《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二六章不惜一切代價

  
  讓丹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很多想要繼續尋求葉默煉丹的人都得到一個消息,那就是剛剛奪得丹王大比第一的葉默在自己的住處閉關了,聽說是要衝擊元嬰後期。
  而且他還請萬陣門的門主紀稟布置了一個八級防禦大陣,可以說現在的丹城除了丹會和城主府,就是葉默這個小院的防禦等級最高了。一個八級的防禦大陣,還有兩名凝體修為的手下,不要說這堿O丹城,就算不是丹城,也沒有人敢上門尋事。
  此時很多人都似乎明白過來,為什麼葉默在丹王大比結束後,要說一年後在墨月之城才有織神丹出售了,原來他要閉關衝擊元嬰後期。以他現在元嬰五層的修為想要修煉到元嬰七層,就算是資質再好,一年時間估計也有些夠嗆。
  ……
  葉默在丹城閉關衝擊元嬰後期,最鬱悶的莫過於雷雲宗的田極了。倒是無極宗反而沒有了消息,可是田極鐵了心要殺掉葉默,為他的徒弟田傲風報仇。
  此時在丹城雷雲宗的駐地,幾名凝體修為以上的長老,甚至連兩名化真修士和副門主都在。
  因為葉默的身份問題,雷雲宗已經有部分長老對是不是一定要殺葉默有了擺動。
  “這已經不是為傲風報仇的事情了,現在傲風是葉默殺的,任何人都知道,如果我們因為葉默的身份就放棄報仇,我雷雲宗以後也不要在南安洲立足了,更不用說自己是九星宗門了。”一名麵白無須的修士站出來冷冷的說道,此人赫然是一名乘鼎修士了。
  “我同意鍾長老的話,更何況我們一直在追殺的林異半和徐彤現在也跟在了葉默身邊,如果我們不殺葉默,還如何立足南安洲?如何在九星宗門抬起頭來?”一名同樣是乘鼎修為的長老立即附和這名無須修士的話。
  雷雲宗的副門主薑建甌點了點頭,葉默殺了田傲風的事情,現在估計已經有很多人都猜測到了,而且他還是金丹試名碑的第一名,甚至他的名字還在橫著的白玉石碑之上。
  如果雷雲宗因為葉默現在的身份地位就放棄了對他的追殺,雷雲宗確實是聲勢大跌,這已經不是為田傲風報仇的事情了。
  “無極宗那幫縮頭烏龜,葉默殺了他們的第一核心弟子袁冠南,竟然現在連個聲音都沒有,真是不恥他們的所為。”那白麵無須的鍾長老忽然提了一句無極宗,顯然對無極宗無聲無息的做法很是鄙視。
  薑建甌看了一眼那鍾長老,淡聲說道:“鍾長老如果這樣認為無極宗就大錯了,我敢肯定無極宗比我們更想殺葉默。可是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和我們一樣大張旗鼓的去做。”
  “薑門主說的對,無極宗的宗主陽費城,還有化真長老賀臨都是善於心計之輩,現在袁冠南被葉默所殺沒有人知道,他們更是不可能聲張。所以他們不和我們一起殺葉默,是因為根本不想得罪丹城的城主和萬陣門的紀稟。”此時又有一名長老附和著說道。
  那麵白無須的鍾長老冷聲的說道:“要是按照羅長老你這麼說,那無極宗還不是做縮頭烏龜,不敢報仇而已。”
  “哼,鍾長老,人家不想得罪丹城,不是想要做縮頭烏龜,我敢肯定,無極宗的門主比我們更想殺了葉默。隻是他不需要明著殺,隻要暗地堥荋N可以了。”那羅長老毫不猶豫的一句話堵回去。
  見鍾長老還要說什麼,薑建甌擺了擺手說道:“羅長老說的沒錯,他們想要殺葉默的心情不會比我們差,所以這點不用懷疑。”
  “我們是不是可以放出葉默殺了袁冠南的事情,這樣的話無極宗就可以和我們聯手了?”一名凝體修士小聲的提議道。
  “不用。”薑建甌一擺手說道:“對我們來說隻要殺了葉默就可以,無極宗殺了也是殺了,我們殺了也是殺了,這無關緊要。一旦我們暴露了無極宗,反而讓葉默多了一些提防。還有,之前提議的去墨月之城鬧事就不用了,隻要葉默沒死,我們是不能去動他的地盤的。還有月奇超站在他的後麵,我們不得不提防一二,更何況在葉默去丹會煉丹之前和清夢齋的善冰嵐談了好久,可見清夢齋對葉默也有很大的好感。”
  ……
  無極宗似乎真的沒有要拿葉默怎麼樣的意思,早就撤離了丹城。不過正如薑建甌所預料,無極宗的宗主陽費城此時卻一臉陰沉的看著幾名無極宗的長老。
  葉默殺了無極宗的天才弟子袁冠南,竟然有長老說不能找葉默的麻煩,這真是豈有此理。
  似乎明白陽費城的意思,一名乘鼎修士站出來說道:“葉默氣候已成,想要明著殺他顯然已經不現實。雷雲宗這麼做迫不得已,我們卻不需要。不過他有墨月之城,雖然我們無法直接對付墨月之城,他總會回到墨月之城去。我有兩種辦法,一是我們一邊看住葉默,隻要等他回到墨月之城,就暗中下手,區區一個元嬰修士,就算是他身邊有凝體護衛,我們要殺他也是輕而易舉。”
  陽費城點了點頭說道:“馮木容,你繼續說。”
  那叫馮木容的乘鼎修士不慌不忙的說道:“第二,葉默來南安洲沒有多久,那寧輕雪似乎也拜在“飄渺仙池,時間不長,我想是不是他們本來就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們隻需要查查還有那些人和葉默熟悉的,甚至是關係非常好的,然後從這些人下手。既然是報仇,就不用管手段了。”
  陽費城點了點頭,“不錯,這個辦法很好,馮長老,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但是不要透露半點關於葉默殺了袁冠南之事,至於袁冠南被殺的事情現在也暫時不要調查了。那葉默擅長隱匿,想要在丹城守住他估計不大現實。”
  “是。”馮木容抱拳說道:“其實我已經讓人去調查了,結果已經查到,隻是現在還沒有傳遞到我這堥荂C”
  不等陽費城說話,旁邊的一名化真修士立即揮手說道:“馬上就將結果傳進來。”
  “是,賀師叔祖。”那乘鼎修士說完後,馬上發了一道訊息出去,片刻之後,一道傳書飛劍就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稍微看了一下那飛劍上的傳書後,立即躬身說道:“當初和寧輕雪一起的還有四名女子,其中洛素素和唐北薇去了九星宗門玄冰派,而雲紫衣和落霏去了七星宗門劍穀。”
  陽費城皺了皺眉頭,忽然說道,“立即備禮物去這兩個門派,將這四名弟子說給我無極宗的核心弟子。給玄冰派送上一顆“真靈丹,外加一條靈脈,至於劍穀就辛苦賀師叔一趟了。”
  還在開會的幾名長老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門主的開價太高了,整個無極宗也隻有一條中品靈脈,外加六條下品靈脈,這一下就送出去一條靈脈。這個聘禮簡直是史無前例的,更何況還有一顆“真靈丹”“真靈丹,可是天級九品丹藥,劫變修士晉級化真需要的丹藥,可以說一顆就可以值一個七星門派了。
  不要說一個袁冠南,就是幾個袁冠南也不一定值這個價錢啊,而且這個價錢還不是直接要葉默的命。可是現在門主陽費城和化真長老都鐵了心要殺葉默,其餘的長老就算是想反對,也不敢說出來。
  連這種珍貴的東西,門主也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就送出去了,顯然已經對葉默恨之入骨,甚至不惜一切代價了。至於讓賀臨這個化真修士去劍穀,完全是威脅,赤luo裸的威脅。顯然一個化真修士降臨七星宗門,那七星宗門哪媮晹酗洇靰瑣l地?
  ……
  葉默顯然不知道雷雲宗和無極宗在做什麼,此時他已經離開丹城數十萬埵a了。
  因為輕雪留在了丹城,為了以防萬一,葉默還特意的請紀稟幫忙布置了一個八級防禦陣法。
  大鑄山距離丹城不算近,但是相比起偌大的南安洲來說也不算是遠。就是葉默也花了三天的時間,才到達距離大鑄山最近的一個村鎮莽山鎮。
  此時葉默帶著九變,幻化成了一個滿臉胡須的中年男子。這一帶已經是靈氣不是很充裕的地方,來往的修士最高的也不過是元嬰修為,所以葉默戴著九變,也不怕被人認出來。
  葉默進入莽山鎮後,才感覺這堛澈媬v和人氣簡直根本就不匹配。很多的建築都是很豪華,甚至很講究,可是人卻並不多。絕大多數還是一些煉氣和築基修士。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多,至於元嬰修士,他隻能偶爾看見幾個而已。
  為了讓自己不顯得特殊,葉默將自己的修為顯示在了築基後期。
  葉默隻知道靳芷姮的爺爺靳先貴來大鑄山尋找藥王靈脈後,就沒有再回去,至於是不是隕落在了大鑄山,葉默也不知道。
  大鑄山方圓數萬堙A葉默知道在這數萬堛漲a方尋找一個靈脈的所在地,顯然是困難無比。雖然他反複詢問過靳芷姮,可是靳芷姮當時太小,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當年和靳芷姮爺爺一起去大鑄山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所以想問別人,也沒有地方去問。
  “朋友是去大鑄山尋找上古遺跡嗎?”葉默剛進入莽山鎮,一名尖嘴猴腮的築基修士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躥到葉默麵前小聲的問道。
  葉默心堣@愣,難道大鑄山的上古遺跡滿大街的人都知道了?這樣他還尋個屁。
  在一個葉默都沒有注意的角落,一名普通的金丹修士看見葉默後,頓時臉現喜色,立即轉身若無其事的離開。......
  

Snap Time:2018-10-16 20:04:53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