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一八章第一丹王


    ww.x.om   很遺憾的是,煉丹是一個謹慎容不得任何失誤的工作,特別是對於高級丹藥來說,一點點的失誤都可能引起一爐丹藥的報廢。

    一股淡淡的焦味傳來,接著‘噗噗’的幾聲細微的輕響。久乾心一沉,他知道自己這爐丹藥應該失敗了。

    接著兩顆帶著些許焦黑的丹藥落在了早就準備好的玉瓶之上,久乾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煉製天級七品丹藥‘鼎乘丹’失敗了。不是他做的不好,事實上他已經做得足夠好了。而且他肯定如果葉默也失敗的話,過程的分也不可能比他還高。

    他能在準七品丹王的水平煉製‘鼎乘丹’到最後一步才出了點問題,已經發揮出了最大的實力。奈何他的煉丹水平確實還沒有達到煉製天級七品丹藥的水準,失敗也是情理之中。就算是煉丹之前,他也想過這個結果。

    現在他隻能的等候葉默的煉丹結果,他的輸贏已經不由自己控製,完全掌控在了對手的手。

    可是久乾也知道,就算是洛小默最後也煉丹失敗,過程得分比他低,但是從洛小默的手法和煉丹的過程來看。就算是低也低的有限,加上之前的得分,他輸的可能還是占了絕大多數。

    久乾倒出玉瓶當中的兩顆丹藥,看了看丹藥的成色。果然不出他所料,兩顆丹藥連下等中的下等也沒有,完全是兩顆廢丹。

    雖然他很想留在第十丹王階上看看葉默最後的情況,可是他剛剛收起丹爐。眼前就憑空出現了一行字,‘第十丹王階挑戰失敗’。

    下一刻。他已經被丹王階掃了下去,落在了眾多早就被掃下的丹王旁邊。

    看著依然還在台上煉製丹藥的葉默,久乾臉色陰沉。幾名仰慕他的丹王走到他的麵前,想要和他套個近乎,可是久乾卻連說半句話的意思都沒有。幾名丹王碰了個壁,卻也不敢責怪久乾。

    久乾被掃下去,卻一點也沒有影響到葉默,此時他已經開始成丹了。在‘幻雲飛旋刀’的刀決下。葉默控製的漩渦靈氣已經徹底形成了六顆‘季柍丹’的雛形。此時他腦海中渾無外物,甚至連久乾被掃下第十丹王階他都不知道。

    ……

    “旋丹法……”月奇超激動的手都有些顫抖,相比起別人對葉默的天火更在意,他對葉默的旋丹法卻是更為在意。煉丹水平到了他這個等級後,一種新煉丹傳承的吸引力是根本無法阻擋的。

    同樣沈硯青也激動起來,伍坦沒有聽說過旋丹法,可是葉默的神識丹訣。和這靈氣漩渦的想法簡直就匪夷所思,讓人聞所未聞。他一樣的被葉默吸引。

    “這就是他煉製‘織神丹’的時候創造出來的煉丹手法,沒想到已經成熟到這個地步了,丹道果然無止境。”沈硯青驚歎著說道,他同樣被葉默眼花繚亂的幻雲刀決衍生出來的旋丹法吸引了。

    葉默再次吞下一顆‘複神丹’,打出收丹訣。手一揚,立即就帶起了六顆晶瑩流轉的丹藥。

    丹藥未入玉瓶,那淡淡的香味已經彌漫擴散出去,不要說評委席,就是觀眾席上也有大量的修士聞到了‘季柍丹’的香味。

    “這是什麼丹藥?”就是伍坦也詢問出聲。他也不知道葉默煉製的是什麼丹藥。作為一個六品丹王,他連參賽選手煉製的是什麼丹藥都不知道。心極其慚愧。

    伍坦不知道葉默煉製的是什麼丹藥,那幾名四品丹王更是不知道葉默煉製的是什麼丹藥。

    就連沈硯青也將目光看向了月奇超,雖然他也分辨的出來季無檀和柍無檀,可是‘季柍丹’他卻真的沒有見識過。

    月奇超盯著葉默手的玉瓶,一臉震撼的說道:“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是一個七品丹王,還煉製出來了‘季柍丹’。”

    “你說他煉製的是‘季柍丹’?”讓幾人奇怪的是,插嘴的不是幾名丹王評委,而是煉器大師陸無虎。

    看見幾名丹王評委都看著自己,月奇超一臉慎重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肯定葉默煉製的是‘季柍丹’。季無檀和柍無檀組合在一起,唯一可以煉製的天級七品丹藥就是‘季柍丹’。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這個丹方,沒有想到他竟然知道。可見葉默的際遇不凡,他的成就絕對會比我們都要高。這不是天才,他根本就是一個不世之才。我想不出來,哪一位丹道前輩可以教出葉默這樣的丹王。”

    說完不等幾名評委詢問,月奇超就繼續說道:“‘季柍丹’是一種能修複修士丹田的丹藥,就算是丹田破碎,‘季柍丹’一樣可以修複。這種丹藥的逆天之處,就是用七級靈草煉製出來了八級級靈草甚至九級靈草才能煉製的丹藥。”

    “什麼?‘季柍丹’竟然是這種丹藥?”伍坦驚聲說了出來。修士丹田,越高級的修士丹田一旦受損,就越難修複。因為在元嬰修為之上的修士,丹田已經和元神緊密相連,普通的靈草根本就沒有辦法修複。而高級靈草,特別是修複丹田的靈草更是鳳毛麟角。再說,就算是找到了,也不一定能煉製出來丹藥。

    由此可見‘季柍丹’的珍貴之處了,這種丹藥雖然用起來不如‘鼎乘丹’普及,卻毫無疑問是更為稀少的丹藥。

    “看樣子這次丹王大比洛小默應該是第一名了。”紀稟笑著說道,他還惦記著和葉默去探討陣法的問題。

    月奇超點了點頭說道:“第十丹王階葉默煉製出來了天級七品的‘季柍丹’,而久乾被丹王階掃下,顯然應該是葉默連續三輪第一名。隻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單獨挑戰第十一丹王階。”

    葉默當然不會吃飽了撐的,繼續去挑戰第十一丹王階。對他來說第十丹王階煉製出來了‘季柍丹’,他已經成功了,而且此時久乾被掃下去,他也沒有了後顧之憂,何必去畫蛇添足?

    這一爐‘季柍丹’他采用旋丹法和神識丹訣,雖然浪費了兩顆‘複神丹’,可是卻煉製出來了一爐不錯的‘季柍丹’。雖然隻有四顆上等,兩顆中等沒有特等丹藥,可是葉默已經非常滿意了。這個成績甚至比他在第九丹王階煉製‘露凝丹’還要好一點。

    葉默收起丹爐站在第十丹王階上,看了看下麵,他知道此時已經不用去擔心久乾的嚼舌了。

    “洛小默……”

    “七品丹王洛小默……”

    “繼續上第十一丹王階。”

    無數的叫喊在觀眾席上爆發開來,現在就算是不懂煉丹的也知道此時的獲勝者是葉默。這個參賽之前等級最低的七品靈丹師,事實上根本就是一個等級最高的天級七品丹王。

    雖然之前觀眾席上也有久乾的臨時粉絲,可是當久乾被掃下去後,幾乎所有的人都開始歡呼葉默。

    不斷的讓葉默上第十一丹王階,有的人甚至還叫出了上第十二丹王階。就算是有丹城的正副城主在,也有人叫出了第一丹王洛小默。

    葉默當然不會去第十一丹王階,第一個,他根本煉製不出來天級八品丹藥。不要說天級八品丹藥,就算是普通的天級七品丹藥他煉製起來也很艱難。他這個七品丹王嚴格意義上來說,還不成熟。不過葉默也知道,這隻是一個時間問題,他既然能用旋丹法煉製出來‘季柍丹’,天級七品丹藥對他來說已經不是問題。所需要的隻是一些時間,和多練手一下而已。

    第二個,他根本就不用去第十一丹王階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更不需要去畫蛇添足。

    見葉默就要從第十丹王階上主動躍下,沈硯青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恐怕是第一個主動從丹王階上躍下的參賽者了。”

    月奇超一笑,“其實說他是第一丹王也不為過,以葉默的丹道修為,想要超越我們隻是隨時隨地的事情。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一論丹道了。”

    沈硯青和其餘幾名評委立即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月奇超的話。

    陸無虎又是嘿嘿一笑說道:“你恐怕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讓他分解‘化桑丹’吧。”說完又掃了一眼其餘幾名丹王,“至於你們,恐怕都是想討教人家的旋丹手法罷了。”

    幾名丹王評委都臉現尷尬,卻也知道陸無虎說的是事實。

    “還是我先和他談談吧,當初在北望洲我就和葉默約好了,隻是一直沒有時間見麵而已。”就連老好人紀稟也有些急不可待的說道,他雖然是一個陣法宗師,可對陣法的喜愛已經到達了一種癡迷的態度。葉默雖然隻是一個陣法大師,可是他布置的陣法太獨特了,很多東西甚至連他都看了好久才明白過來,甚至還有一些不明白。

    這次陸無虎沒有笑紀稟,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紀稟是真的想要和葉默見麵,而且他說的也是事實。

    葉默掃了一下廣場上數十萬的修士觀眾,點了點頭,正想飛躍而下,忽然他的目光看見了一個白色衣裙的女子。

    那女子正一臉激動的盯著他,眼的期盼和淚光就算是葉默相距這麼遠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輕雪……”葉默再也無法遏製住心的喜悅和激動,早就將比賽不允許出賽場的規則丟到了一邊,直接朝寧輕雪飛身而去。

    (月票榜單第十五了,前麵幾位大神都完本了,老五忽然想,萬一前十了呢?萬一呢?)

    wxs.o

    

Snap Time:2018-04-26 15:56:19  ExecTime: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