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一五章天火出


    此時在所有觀眾眼看見的是,第八丹王階久乾先煉製好了天級五品丹藥,然後等待洛小默。而第九丹王階,正好相反,洛小默煉製好了天級六品丹藥,然後等候久乾。

    看樣子這兩個人,一個善於煉製天級五品丹藥,一個善於煉製天級六品丹藥。不懂煉丹的修士,也隻能得出這個結論。

    沒有人知道葉默煉製時間長,是因為他是真的需要那麼長的時間,久乾時間長卻是被葉默害的。雖然葉默沒有故意去害他,可是已經影響到他的煉丹了。

    又是半個時辰後,久乾總算是將多餘的藥液分解出去,速度開始快了起來,隻是半柱香的時間,他就完成了收丹,並且帶出了幾顆‘鼎元丹’。

    看著自己帶出來的四顆‘鼎元丹’,一顆上等丹藥,三顆中等丹藥,久乾恨不得立即祭出法寶將葉默殺了。如果不是因為葉默的幹擾,他至少可以煉製出三顆特等丹藥,三顆上等丹藥。可是現在,雖然不知道葉默煉製的丹藥如何,他肯定自己煉製的丹藥不如對方。

    葉默看見久乾站起來,也站了起來,不等久乾發怒,他就先說道:“已經超出四個時辰了,多出來的時間我就算了,我不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

    久乾兩眼噴出怒火的盯著葉默冷聲說道:“你是故意要擾亂我煉丹的心神是不是?你這是故意搗亂比賽秩序,你確實是一個很有心計的人。”

    葉默看了看第十丹王階。轉身看都沒有看久乾淡聲說道:“很好,你去告狀吧。我很期待。到時候我會主動和評委們說,你等我是為了我好。我等你卻是故意擾亂你的心神,不用你解釋。”

    說完葉默根本就不等久乾回答,轉身飛身而起,已經衝上了第十丹王階。

    久乾憤怒的目光漸漸的消失,他的表情變得冰冷起來。無論在任何人看,就算是自己說對方幹擾了他煉丹,他也是沒有理由的。

    破壞規則是他先做的。無論是先說話,還是先等了葉默四個時辰。

    他看了看已經上到了第十丹王階的葉默,語氣再次變得冰冷而自信,“就算你是六品丹王又如何?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絕望。”

    說完,久乾毫不猶豫的衝向了第十丹王階,第九丹王階的受挫,並沒有讓他覺得自己就會輸給葉默了。因為他還有留手。

    本來他並沒有打算拿出自己的全部實力,可是那洛小默太強悍了,就算是自己在第九丹王階沒有任何受挫,也不能在第九丹王階決出勝負。因為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也是一個天級六品丹王。

    這不怪他想不到,天級六品以上的丹王,在整個南安洲也不會超過兩手之數。這還包括一些隱世的老妖怪。他怎麼能想到在一個丹王大比上,他竟然能遇見天級六品丹王?而且還是一個比他還要年輕的天級六品丹王?

    ……

    “轟……”當葉默和久乾全部飛身上了第十丹王階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轟動起來,就連幾位評委也坐立不住了。

    上了第十丹王階,能煉製出來丹藥。就意味著是天級七品丹王了,天級七品丹王和天級六品丹王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天級六品丹王雖然少。但是總有那麼幾個,可是天級七品丹王在整個南安洲,除了隱世的老丹王外,也隻有丹城的正副城主。就連一代煉丹天才伍坦,也止步於六品丹王。

    當那些大宗門發現葉默和久乾可能都是天級七品丹王的時候,再也坐不住了。七品丹王就意味著可以煉製出來天級七品的‘昆乘丹’,‘昆乘丹’是凝體晉級乘鼎的修士需要的丹藥,可以說平時根本就見不到。而且乘鼎以上修士需要的丹藥,都需要七品以上的丹王才可以煉製出來。

    一名乘鼎修士對一個門派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就算是很多九星宗門,乘鼎修士也是極其難得。

    如葉默和久乾這樣兩個如此年輕的天級七品丹王,原本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現的,而現在不但出現了,而且還出現了兩個,又如何能不讓那些大門派激動?

    一個門派經曆了無數年的積累,總有些好東西。像一些高級靈草還有一些材料都不稀奇,可是就算是有好靈草和好材料,也不一定能變成丹藥和法寶。

    現在所知道的七品丹王隻有丹城的正副城主,丹城的兩位城主地位多高?他們什麼沒有?而且請他們煉丹的高人有多少?加上他們還需要修煉,一年之內能幫人煉製一爐丹藥已經是最大的量了。

    而且能請動他們的都是一些頂級高人,普通的門派根本就別想,就算是九星宗門,也不能經常請人家吧,最多請一兩次而已。

    到了月奇超和沈硯青這種高度,他們豈能缺少修煉的資源,或許他們最缺少的就是修煉的時間。更何況,就算是有他們想要的資源,你能不能將自己的請求送達到兩位城主的麵前還是兩回事。同樣,就算是你有逆天的煉器材料,你可以請得動陸無虎幫你煉器?

    所以當那些大門派發現葉默和久乾有可能是七品丹王的時候,才會這麼激動。他們請不到丹城的城主,可是葉默和久乾這兩個散修他們可以請到啊。而且他們的年紀還不大,修為也不高,正是需要修煉資源的時候,到時候大把的資源砸給他們,豈能讓他們不心動?

    當然此時兩人還不算是七品丹王,必須要等他們在第十丹王階上煉製出丹藥後,才可以算是真正的七品丹王。一個能在第十丹王階上煉製出天級七品丹藥的丹王,絕對是一個真正的實力派丹王。

    因為丹王階上煉製同等級的丹藥比別的地方難的多了。之前五品半仙丹王徐半昌在第八丹王階上就沒有煉製出天級五品丹藥,就是一個最好的說明。

    “他們竟然有問鼎七品丹王的實力……”作為評委一直沒有說話的四品丹王薑翼也忍不住感歎說道。他作為一個四品丹王本身就是一個天才,而且他見過的天才也很多了。可是從未見過如此年輕的天才丹王,還可能問鼎七品丹王,甚至還不是一個。

    “如果他們兩個真的可以問鼎七品丹王,那確實是我南安洲修真界的大幸。”月奇超也是驚喜不已的說道。同時心也在暗自感歎,如果在第九丹王階上,葉默真的是第一次煉製天級六品丹藥,現在又去煉製天級七品丹藥。那他確實是太逆天了。

    葉默和久乾給他的驚喜太多了,原本他得知葉默是煉製‘織神丹’的丹師就已經很驚喜了,沒想到驚喜還在後麵,此時兩人竟然雙雙登上了第十丹王階。要知道就算是他當年也隻是止步於第九丹王階而已。

    轟動過後,現場甚至自覺的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盯著第十丹王階上的葉默和久乾。甚至他們的一個動作都被反複揣測。

    現在大家關心的不是兩個人誰可以得到第一的事情,而是誰可以煉製出天級七品的丹藥來。

    ……

    葉默在第十丹王階找了個位置坐下後。發現這竟然沒有提供天級七品丹藥的選擇牌,正當他疑惑不解的時候,忽然在他的麵前憑空出現了一個玉簡,“第十丹王階煉製的天級七品丹藥由參賽者自定,藥材也由參賽者自選。請寫上需要煉製天級七品丹藥的靈草,每種靈草隻能選擇一樣。如果煉製的丹藥低於天級七品,立即被掃下第十丹王階。”

    葉默看了一遍就明白過來,對這種題目,他也是滿意的。畢竟這樣的題目,可以讓參賽者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但是葉默也知道。無論是讓他自己自定丹藥,還是讓丹王階提供天級七品丹藥。他都難以成功。

    天級六品丹藥他可以煉製出來,那是因為他本來就有了這個實力,加上‘三生決’的領悟和體會,煉製出來也不稀奇。可是天級七品丹藥,他肯定自己現在還煉製不出來。

    煉製丹藥不是碰運氣,完全是憑借的實力。就算是他煉製出來了天級六品丹藥,那也不是運氣,而是憑借他的實力。

    葉默沒有寫上自己的丹方,他感覺到久乾的神識掃過來,顯然對方也沒有多大的底氣。想到這葉默毫不猶豫的也將神識掃過去,就是不寫靈草。

    久乾看見葉默並沒有選擇靈草,忽然冷笑一聲,毫不猶豫的在前麵提供的靈草自選玉簡上寫下了二十多種靈草。

    他已經明白葉默也和他一樣是個半桶水,肯定煉製不出來天級七品丹藥。他雖然對煉製天級七品丹藥沒有一分的把握,但他畢竟是一個六品頂級丹王,說是準七品丹王也不為過。

    既然這一輪誰都煉製不出來丹藥,他就選擇一個比較難煉製的天級七品丹藥。隻要自己的丹藥難度比對方大,加上自己在煉藥的過程當中的分比對方高應該就差不多了。

    哪怕是對方在第九丹王階比自己的得分要高一些,可是第十丹王階的得分和第九丹王階完全不對等。自己隻要在一些細微的地方超過對方,說不定就將第九丹王階的失分扳了回來。再說了,如果他拿出了全部的實力,也不一定就煉製不出來天級七品丹藥。一旦他成功煉製出來了天級七品丹藥,就算是給他煉製出來一顆低等的天級七品丹藥,他也贏定了。

    葉默見久乾開始選擇藥材,皺了皺眉頭,心說難道這家夥真的是一個七品丹王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就危險了。

    久乾選擇好靈草後,忽然祭出了一團和之前他使用的‘昧煞火’有些差異的火種來,雖然顏色也是紅色,可是卻比‘昧煞火’還要紅一些。那炙熱的溫度,連葉默都有一種感受。

    久乾祭出這團火焰後,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眼盡是戲謔。

    ‘一朵紫炎’,葉默心一沉,竟然是天級火種‘一朵紫炎’,在整個修真界天火當中排名第二,名頭還在他的‘霧蓮心火’之上。

    (第三更,再求一下首頁的那個百部影響作品選票)

    ......

    

Snap Time:2018-04-20 11:19:47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