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零五章葉默必死無疑(賀archicad賞加更)

  
  方種師愣愣的盯著驚喜不已的寧輕雪和黃芊,正想詢問一下,在一邊和‘飄渺仙池’幾位長老說話的師父忽然站了起來,並且告訴他,必須要馬上回到雷雲宗看台那邊去。
  隻要看看師父的臉色,他就知道應該不是小事,方種師也隻能很是無奈的站了起來,有些不舍的跟隨師父離開。
  方種師和他師父剛剛離開,寧輕雪的師父鄭柯茵臉色就沉了下來,她盯著寧輕雪冷聲說道:“輕雪,剛才方種師和他師父在這我就沒有說了,你知道你剛才的行為是多麼惡劣嗎?難道我‘飄渺仙池’就是如此沒有教養的一個宗門不成?”
  因為葉默成功而滿是欣喜的寧輕雪聽了師父的話頓時愣住了,一會後她才反應過來,站起來對師父行了個禮恭聲說道:“師父,我是有丈夫的人了,你還要說那些話……”
  “放肆……”鄭柯茵沒等寧輕雪的話完全說完,就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冷聲說道:“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再敢提你什麼有丈夫的人了,我立即廢了你。我‘飄渺仙池’從來不缺天才弟子,更何況你還算不上什麼天才。方種師的事情,你同意也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寧輕雪愣住了,師父一直以來對她雖然很嚴厲,可是從未如此不講道理過。那方種師雖然是天才,可是‘飄渺仙池’也是八星宗門,有必要這樣巴結他們嗎?甚至連門派弟子的幸福都不管了?
  “什麼事情。”雖然鄭柯茵壓抑了自己的動作,可是‘飄渺仙池’的幾名長老依然發現了,其中一名長老很是不滿意的沉聲問道。
  寧輕雪此時已經冷靜下來,她對師父和那名長老恭謹的行了個禮,不亢不卑的說道:“我就是有丈夫的人了,就算是你們馬上殺了我,我也不會去什麼雷雲宗。丹王大比之後,我就要和我丈夫離開‘飄渺仙池’……”
  “哼……”那名長老忽然冷哼一聲,寧輕雪的話陡然止住,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顯然剛才已經被那一聲冷哼傷到了內腑。
  黃芊連忙扶住寧輕雪。驚慌的看著那名長老和寧輕雪的師父,一個字都不敢說。
  寧輕雪的師父就要動手,‘飄渺仙池’的副門主冷聲說道:“在丹城丹王大比之上這樣成何體統?有什麼事情回到門派再說。”
  “是。”鄭柯茵和那名長老立即躬身應道,不再說話。
  那副門主看了一眼寧輕雪,忽然說道:“門派提供給你們最好的修煉資源和保護。當門派需要你們出頭的時候。我也不希望你們拒絕。更何況方公子人中龍鳳,也不至於貶低了你。這件事現在不要再提了,反正也不急於一時,等到回門派之後再說。”
  黃芊卻鬆了口氣。隻要回門派之後再說,那輕雪姐應該沒事了。雖然她很想告訴門主和長老,那個洛小默就是輕雪姐的丈夫,可是她看見門主幾人陰沉的臉色後,就再也不敢說話。萬一門主惱羞成怒。再惹出什麼事情來,那可就糟了。更何況那個洛小默現在已經成名了,還不知道對輕雪姐怎麼樣。萬一不是輕雪姐想的那樣,那可就糟糕了。
  ……
  方種師和師父急匆匆的回到門派的看台,卻發現幾名長老甚至還有一名劫變巔峰太上長老臉色也是陰沉無比。
  “怎麼回事?”方種師下意識的問了出來,他在雷雲宗地位不一般,所以雖然他的修為很低,但是這樣問話卻並不顯得突出。
  “殺害傲風的凶手已經找到了,隻是現在還沒有辦法對他動手……”一名乘鼎修為的長老沉聲說道。
  方種師立即驚聲問道。“既然找到了,為什麼沒有辦法動手?難道對方也是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就算是九星宗門,他殺了我雷雲宗的核心弟子,也必須要償命啊。”
  幾名長老陰沉著臉,沒有說話。方種師卻更是不明白了。在南安洲無論是誰殺了傲風師弟也必須償命。就算他老爹是化真修士也不行,可是為什麼門內的幾名長老臉色如此難看?
  “因為殺傲風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台上參加比賽的那個洛小默。如果真是他,以銀月城主的性格,我們是絕對不能動他的。”一名雷雲宗的虛神修士回答了田傲風的話。
  “什麼?”方種師和他的師父雷囉幾乎同時震驚的叫了出來。
  那名虛神修士繼續解釋道。“傲風的師父田長老已經調查到確切的消息,台上參加丹王大比的洛小默真名其實叫葉默。來自北望洲……”
  “啊……”方種師聽到葉默這兩個字,臉色立即蒼白起來,他明白了寧輕雪說的話,自己不配和葉默比。當時他以為寧輕雪隻是故意為了貶低他,這才這麼說,後來他聽說葉默就是煉製出‘織神丹’的修士,心愈發有些不安,但還是感覺寧輕雪在故意騙他,因為哪有那麼巧的事情?葉默在北望洲,而寧輕雪在南安洲的‘飄渺仙池’,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交集。
  而現在他聽到洛小默就是葉默,再聯想到寧輕雪之前觀看比賽時候激動的心情,甚至她將她自己的手心掐破了都不知道。如果到現在他不明白洛小默就是寧輕雪說的那個人,他可以死了算了。
  那個葉默竟然如此強大,如此逆天,方種師感覺自己的心情一下壞了起來。至於田傲風是葉默殺的這件事,早就被放在了後麵。
  幾名雷雲宗的長老看見方種師蒼白的臉色以及難看之極的表情,都以為方種師是在為田傲風傷心,倒也沒有在意。有一名長老甚至還安慰了方種師一句。
  方種師回過神來,知道自己的表現有些不大正常,連忙問道:“是怎麼查出來那個洛小默就是殺了傲風師弟凶手的?”
  那虛神修士繼續說道:“葉默從北望洲過來的時間和傲風被殺的時間吻合,而且他從漠海城到南安城必須要經過無心海。我們沒有查到他使用傳送陣的記錄,他應該是坐船的。而且他到了漠海城後,曾經和三名金丹後期修士出海一趟,那三名金丹修士其中有兩人是金丹九層,當時他也是金丹修為。但是那以後他和那三名出海的修士都沒有了消息,我們也沒有找到其餘三名修士的下落,很有可能都被葉默殺了。”
  “他這麼厲害?”方種師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一個金丹修士殺了三名金丹後期,確實不簡單。這種修為和實力幾乎不比他方種師差了。
  其中一名長老冷聲說道:“如果他不是這麼厲害,也沒有辦法殺了傲風。”
  那虛神修士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他坐船的時候應該是改名莫影,這個名字正好和葉默的名字倒過來念諧音。而之前在船上和傲風有矛盾的修士恰好是莫影,這和我們以前定下的凶手是同一個人。加上他剛到南安洲,也不知道我雷雲宗的實力,大膽之下竟然敢殺了傲風。”
  說到這,那虛神修士看了一眼台上的葉默,繼續說到,“他到了南安城後,還去過‘有道法寶’購買過一件護甲和一件靈寶‘匿沙’,還賞了一名女修很多靈石。之後他又去過試名碑廣場試名,可疑的是他的實力竟然沒有留下名字。而當晚我們雷雲宗在南安城尋找凶手的時候,他連夜逃出了南安城,恐怕當時憑借的也是‘匿沙’。”
  那虛神修士的話說到這,根本不用繼續解釋,也不用繼續調查葉默後麵的事情,方種師也明白葉默顯然是凶手無疑了。
  就算是葉默在這聽見了這番話,也會大大的佩服此人的分析,雖然他說的不是百分之百正確,可是九成已經接近了事實。
  “可是現在那葉默氣候已成,想要殺他恐怕不易。”方種師的師父雷囉皺著眉頭說了一句。
  一名灰衣老者站起來恨聲說道:“無論他是誰,就算是丹城的城主,殺了傲風,我也要將他挫骨揚灰。”
  他就是田傲風的師父田極,當初得知田傲風被殺的時候,甚至口噴鮮血,可見田嗷風在他心的地位。
  此時一名中年修士也站出來說道:“田師兄,那葉默殺了我門核心弟子田傲風,顯然是要償命的,可現在正如雷師弟所說的那樣,他氣候已成,想要簡單將他斬殺估計不易,丹城也不是現在的雷雲宗可以抗衡的。我想他葉默總不可能一輩子留在丹城,他總有出去的時候,現在我們已經有人去查他離開南安城的去處了,一旦查實,我們就守住他要去的地方,總有機會殺了他。”
  這中年修士是雷雲宗的副門主薑建甌,他說了話後,就是田極也隻能暫時忍住心的怒火。因為他們都知道,想現在衝上台去殺葉默,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幾人沉默了沒有一會時間,一道傳書飛劍就落在了那中年修士的手上。
  他打開看了看,立即就冷笑著說道:“那葉默必死無疑。”
  ......
  

Snap Time:2018-12-14 06:18:38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