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一零一章引起躁動的名次(賀解學士賞加更)


    丹王大比的第一題雖然困難無比,可是對評委來說卻極其簡單,隻要根據答出藥材多少評分就可以了。

    眾人等了才一個時辰不到,丹城硯田丹王沈硯青就站在了評委台的最高處朗聲宣布道:“本次丹王大比第一輪比賽已經結束,並且決出了前一百名成績出色的丹師和丹王,現在由我來報名,報到名字的請留下來進行第二輪的比賽。沒有報到名字的丹師朋友,請退出賽台,等大比之後你們依然有機會和眾多門派合作。”

    隨著沈硯青的話,無論是觀看比賽的修士和門派,還是參賽者都寂靜下來。特別是參賽者,就算是不能進入前五十,但是如果能在前一百留下名字,那不但是一種榮譽,同樣對自己的前途也有極大的幫助。

    沈硯青這次並沒有看一眼就將手的名次牌放下,而是對著名次牌讀道:“雨丹門九品靈丹師賈有田43.5分,第一百名,丹城九品靈丹師王蕭颯43.9分,第九十九名……天藥湖一品丹王侯西寶55.2分,第72名,天星派一品丹王馮淩56分,第71名……”

    一些被報到名字的丹師或者丹王所在的宗門已經有人前來祝賀了,雖然隻是小聲的祝賀,可是那種撲麵而來的榮譽已經讓他們的宗門滿意不已,而被報到名字的丹王或者丹師更是躊躇滿誌。進入前一百名,就意味著名聲大振。

    天星派的馮淩聽到自己得了57分,還是第71名的時候甚至不敢相信。雖然他很高傲,可是這是丹王大賽,對他來說隻要進入前一百就已經非常滿意了,沒想到他超額完全了這個任務,不但進入了前一百,而且還是71名。

    他雖然在賽台之上,可已經能想像的出師妹尹盼蝶的驚訝表情了。她肯定想不到我可以取得第71名的好成績,這一刻他竟然想起了那個洛小默,他和湖旻丹王的名字都沒有被報到,估計落榜了吧?

    不等馮淩想湖旻落榜,就聽見沈硯青的報名,“青湖二品丹王顧旻潛62.8分,第43名,雨丹門二品丹王勞奚63分,第42名……”

    馮淩一愣,再也沒有之前的躊躇滿誌了,雖然他對湖旻丹王沒有看輕,可是並不認為他比湖旻丹王差多少,可是人家第一輪就進入了前五十,而他還在71名,這個成績根本就不值得炫耀。唯一讓他安慰點的是,他的那個跟班徒弟落榜了,沒有聽到名字。

    心情波折起伏的還有坐在貴賓席上的莫有深,他之前聽說‘織神丹’是葉默煉製的後,就一直緊張不已。他很擔心眼前的這個葉默就是煉製‘織神丹’的葉默,如果真的是這樣,他不要說殺不了葉默,甚至還要擔心被葉默所殺。自己的丹王師父雖然厲害,可是如果葉默真的借口殺了他,自己的師父也不能拿煉製出‘織神丹’的天才怎麼樣。

    不過現在聽到沈硯青報出三十之後的成績也沒有葉默的時候,他總算是放下了心來。他相信就算是葉默在厲害,一個七品靈丹師也不可能進入前三十名。沒看見沈硯青城主現在報的名字全是清一色的丹王啊,幾乎沒有一個靈丹師。

    而坐在‘飄渺仙池’駐地的寧輕雪,卻完全忘記了周圍的人,她的眼睛隻是盯著葉默,同樣緊張的聽著沈硯青的報名,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指甲已經將手心掐破,甚至有血跡流下。

    方種師雖然在聽著沈硯青報名,卻一邊關注著寧輕雪。當他發現寧輕雪的手心都被她自己掐破的時候,心充滿了疑惑,他不明白寧輕雪為什麼要這樣,難道這參賽者當中有她很關心的人不成?

    “散修三品丹王宗師道71.5分,第十四名,丹城四品丹王王茂71.7分,第十三名……”沈硯青越報到後麵,現場就越寂靜,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第一輪進入前三十的都是絕對的精英。丹王大比和別的煉丹比賽不同,第一輪就完全可以賽出各自的煉丹水平。

    但是報到最後十名的時候,一些修士慢慢的有些沉不住氣來,開始小聲的猜測。

    “我估計第一名應該是丹城的半仙丹王徐半昌,人家畢竟是五品丹王。”

    “不一定,天藥湖的四品丹王季郵亭實力強悍無比,多次在各地的煉丹大比當中取得第一名,他有那個實力取得第一輪的第一。”

    “生亭丹王是不錯,可是他之前參加的那些比賽能和丹王大比相提並論嗎?更何況碧丹宗的念生丹王用的還是天火。”

    “念生丹王用的天火又怎麼了,半仙丹王用的還是更高級的極庚火呢。”

    ……

    不知道是感覺到了小聲的議論,還是因為別的原因,沈硯青的聲音陡然加大:“合歡派二品丹王李啟亮73.2分,第九名……清夢齋四品丹王清蝶74.1分第六名,碧丹宗四品丹王丘念生74.3分,第五名,天藥湖四品丹王季郵亭74.9分,第四名,丹城五品丹王徐半昌77分,第三名……”

    “轟…….”不等沈硯青將最後的兩個名字報出來,現場已經完全轟動起來。

    “怎麼可能,幾名三品丹王和四品丹王名次都出來了,甚至連五品丹王半仙丹王也隻有第三名,什麼人可以取得前兩名?難道還是靈丹師不成?”

    “對,我們需要解釋。”

    “就算是有靈丹師,也不可能出現兩名吧?”

    “丹城不能讓我們這樣失望。”

    ……

    現場一片哄鬧,顯然如徐半昌和季郵亭這種高級丹王已經有了極多的粉絲,如果五品丹王徐半昌拿到第一,這很正常,一旦連五品丹王徐半昌都沒有拿到第一,那後麵那些丹王的粉絲都會吵鬧起來。

    修士雖然以強者為尊,但是在所有的修士內心最深處,也渴望有一個公正公平的地方。而丹城之所以如此受尊敬,固然是因為丹城實力強悍,沒有任何勢力能夠超越,但同樣的也因為丹城一直是講究公平公正的一個地方,至少在大範圍和明麵上是公平公正的。如果連這個地方都有黑幕,那這些修士心中的失落是可想而知的。

    葉默也很是疑惑,他的丹方本來就可以煉製出‘天華丹’,取得第一或者第二應該沒有問題,但是據他觀察下,控火不錯的丹王都已經被報到名字了。一些沒有報到名字的丹王,都是控火稍差,絕對無法進入前二的,難道真有一個靈丹師和自己一樣?還是真的有內幕?

    忽然葉默想起了之前看見的那個用昧煞火的修士來,他分解丹藥的速度行雲流水,沒有絲毫遲鈍,而且神色輕鬆,不見任何急躁,難道最後兩名有這個修士在?

    沈硯青等眾人的第一波喧鬧過後,忽然一聲長嘯。聲音在整個修士廣場裂空而至,所有喧鬧的聲音都在這一刻被完全壓製了下去。現場再次變得安靜起來,在丹城,甚至在丹城的丹王大比廣場,是沒有人敢喧鬧的。就算是明知道黑幕,如果敢喧鬧,也是死路一條。

    緊跟著沈硯青的這道長嘯之後,一道更為強悍的神識掃過了整個丹王大比的廣場。幾乎所有的修士都感覺到自己似乎被看的通透一般,更是不敢說話,安靜了下來。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剛才那一道比沈硯青長嘯還要強悍的神識是一個化真巔峰修士發出來的,這種修士想要殺誰,根本就不用起身,隻要遠遠幻化出真元大手就可以殺滅任何一名普通修士。

    等整個廣場再次安靜了下來,沈硯青這才再次朗聲說道:“我丹城在南安洲屹立近千年,或者有些小瑕疵,可是在丹王大比這種比賽上,沒有人敢去做手腳。我們也不會去做手腳,任何人取得前三對我們丹城來說,也是天大的好事。就算是我,或者是銀月城主,也不能在丹王大比上指定誰是前三。”

    現場很多修士已經想明白過來,是啊,這種明顯的黑幕,如果丹城也敢做,那以後丹城就算還是丹城,也不是原來那種一呼百應的丹城了。

    見眾人似乎開始想通這件事,沈硯青忽然又一次加大了聲音,“更何況,我們還有‘陸地器神’陸無虎前輩,和九級陣法宗師紀稟門主在這做名譽評委,又有誰敢對丹王大比做手腳?”

    這句話徹底的讓廣場上的修士冷靜下來,‘陸地器神’的名字可不是隨便叫的,據說是南安洲年紀最大的修士之一了。就算是丹城那些潛修的八品丹王,遇見了‘陸地器神’也要尊敬的叫一聲前輩,又有誰敢在他的麵前做手腳?

    “硯田城主,我們相信你,我們相信丹城,你繼續報出第一和第二的名字吧。”

    “是,我們相信丹城。”

    ……

    沈硯青知道他已經不用繼續解釋了,他點了點頭,再次朗聲報道:“散修九品靈丹師久乾,90分,第二名……”

    久乾是誰?這個名字一報出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詢問,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知道誰是久乾。竟然還是一個九品靈丹師,卻取得了九十分的高分,比第三名半仙丹王要高出了十三分,這可以說是前一百名麵最大的一個分差了。一般兩個名次之間超越一分到兩分已經很了不起了,而這個久乾竟然比五品半仙丹王徐半昌高出了十三分。

    原來此人叫久乾,還隻是一個九品靈丹師。葉默下意識的看了看之前注意的那名用昧煞火的普通丹師,他感覺這個久乾絕對不是一個九品靈丹師。如果自己不是拿到‘天華丹’,想要超越這名修士還真的不容易。

    那叫久乾的丹師聽到他的名字後,也皺了皺眉頭,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隻是一個第二名,九十分倒是在他的預料之內,可是第二名這個名次卻是大大的出乎他的預料之外。此時他和所有的人一樣,更迫切的需要知道到底是哪路神仙得到了第一輪的第一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1-23 18:14:37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