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九十九章丹王大比第一題


    月奇超這次沒有壓下聲音,而是用真元鼓動著說道:“這位修士叫葉默,無論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的名字和他為修真界做出的貢獻將永遠被洛月大陸後來的修士和丹師記住。”

    月奇超的威望在丹城和南安洲也是排在首位的幾名高人之一,此時他如此鄭重的說出葉默的名字,立即就引起了整個廣場上到處都是在叫“葉默,這個名字。

    就是葉默自己,此刻也感覺到熱血沸騰,他不是憤青,不是一個易於衝動的人,可是此時他竟然有一種將“織神丹,的煉丹秘密公布於眾的想法。同時他心也歎了口氣,早知道丹城城主這麼重視自己的“織神丹”他早就去尋找丹城城主幫忙了,哪還用轉彎抹角的來參加丹王大賽?

    不過既然來了,葉默也想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無論如何,這總不是一件壞事。

    坐在評判席上的紀稟也驚異的差點站了起來,葉默他知道,就是“墨月,讓他惦記的那個布陣陣法的家夥,沒想到他竟然還是一個煉丹奇才。一個陣法奇才,又是一個煉丹奇才,這家夥簡直就是怪胎啊。

    清夢齋的善冰嵐在聽到葉默的名字後,就猜測弟子淩曉霜口中那個叫葉默的修士,很有可能和月奇超口中的人是同一個人。隻是她的弟子淩曉霜去了一個凡人城市,沒有辦法詢問她。

    ……

    “葉默?”方種師忽地站了起來,看著已經有些不知所措的寧輕雪顫抖著聲音問道,“那個葉默,葉默……”

    他很想問一下那個葉默是不是寧輕雪口中的人,可是他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問出口。如果真的是他,那人家還沒有出場,就已經將他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了。

    如果人家真的是創造出“織神丹,的丹師,而且還是在築基修為,用築基真火煉製出“織神丹,的修士,那已經太逆天了。自己就算是一個天才,又如何和這種讓整個洛月大陸修士都記住的天才對比?

    寧輕雪也有些ji動,可是她卻不敢肯定月奇超口中的葉默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

    正當寧輕雪的腦子還是一團漿糊的時候,方種師卻問她葉默是不是自己說的人,她想到糾纏不清的方種師脫口說道:“是的,就是他。”

    方種師頹然坐下,他感覺身體有些發軟。幾天前剛剛說要見識一下那個葉默,看看他到底有多天才,可是這還沒有見到人,自己就先敗退了。

    寧輕雪的師父疑惑的看了看寧輕雪和方種師,然後對寧輕雪問道:“輕雪什麼就是他?”

    寧輕雪底下了頭,對方種師她可以隨便說,可是對自己的師父,她卻不敢瞎說。如果不是看見葉默已經是七品靈丹師了,她幾乎都肯定那個煉製出“織神丹,的葉默不是她的葉默。可是因為看見葉默已經是靈丹師,這讓她有了些猜測和期盼。

    對她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葉默創造出了“織神丹”而是自己是否可以和他一起走。不過如果葉默真的煉製出來了“織神丹”自己要和他一起走,再也沒有任何阻攔。

    寧輕雪沒有說話,她的師父隻是看了看她和方種師,也沒有繼續問。如果是她和方種師之間的話題,自己還是不要參與的好。

    而同樣驚異的文彩依卻想到了在隕真殿沒有出來的寧小麻,她知道寧小麻就是葉默,隻是她同樣和寧輕雪一般,不敢肯定寧小麻是不是創造出“織神丹,丹方的那個葉默。

    ……

    等會場上的聲音再次小下來後,月奇超的語氣變得低沉起來,“各位參賽的丹師和丹王,說你們代表著整個洛月大陸的丹道水準,也不為過。有的道友甚至一點也不比我差,甚至更甚於我。既然我們都是為丹道奮鬥,北望洲一名築基修士能創造出“織神丹,的丹方,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以往我們的丹會大比都是以“十二丹王階,來一次決出前五十名。這次我們將學習北望洲,三輪決出最終的成績。”

    葉默雖然不懂什麼是“十二丹王階”可是聽到月奇超說以往都是一輪定出名次,不由的有些無語。當初北望洲煉丹名人堂大比的第一輪就淘汰九成以上的參賽者,葉默都覺得坑人,這一輪就決出前五十,豈不是更加坑人。那個“十二丹王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竟然還有這種功效。

    月奇超的語氣越來越凝重,“這次南安洲丹城對丹王大比的重視要超出以往的任何一屆,我相信很多的修士朋友都看出來了。沒錯,你們看的很準。雖然現在修真界似乎很安穩,猶如一潭清水,但這隻是表麵現象而已。不久的將來不但是南安洲,就是整個洛月大陸的修真界也都可能會處於危機當中。一些大門派的弟子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一些端倪,這是丹王大比,我不多說。可是我們這些丹王和丹師必須要為洛月大陸做出一些貢獻,為南安洲的修士煉製出更多更有用處的丹藥。”

    就是葉默也都奇怪,這是丹王大比,扯什麼修真界的危機?這似乎扯的有些遠了。

    可月奇超卻絲毫不覺得,而是自顧說道:“在上古修真界,有很多逆天的丹藥,可以讓修士修煉速度加快,而且還不影響根基。可惜的是,這些丹藥很多都失去了丹方。六十年前,我和一位前輩一起去探尋了一個上古遺跡,在那個遺跡麵我們找到了幾種丹藥。這些丹藥加起來總共有將近六百顆…...”

    月奇超說到這,就是葉默都有些好奇了,他和別修士一樣,都很想知道,這些上古遺跡麵的丹藥到底是些什麼逆天的丹藥。不但加快修煉速度,還不影響根基的。如果真的有這種丹藥,那沒有一個修士不喜歡,所以此時整個賽場鴉雀無聲。

    月奇超繼續說道:“化桑丹,所用的靈草也不是很高級,可是卻能去除修士的丹毒,可以說一旦這種丹藥被還原出來丹方,對所有的修士都是驚天喜訊……”

    月奇超一說出“化桑丹”整個廣場又是一陣的喧嘩。修士要晉級,除了靈氣外,主要就是靠丹藥。但隻要是修煉者都知道,丹藥吃多了是有丹毒的,所以在修真界任何一種能去除丹毒的靈草都是奇珍異寶。

    就算是葉默也能感覺到“化桑丹,的珍貴性,雖然他有“筍益丹,去除丹毒,可是這種丹藥除了他,有誰吃的起?而且他的“萬年石筍髓,也不多了啊。

    似乎知道自己的話肯定會引起轟動,月奇超也很平靜,等聲音稍微小了點後,他再次說道:“天華丹,任何資質的金丹修士隻要一顆天華丹,就肯定可以晉級一個層次,沒有瓶頸,沒有根基不穩的問題。可惜的是,一樣遺失了丹方。”

    天華丹引起的轟動雖然沒有化桑丹大,依然引起了眾多在金丹期停滯住的修士的驚歎,就是一些大門派也在驚歎,如果一個門派有了這種丹藥,那門派的實力立即提升數個檔次啊。

    葉默心卻是一驚,他就是靠“天華丹,以最短的時間跨過了金丹期。但是他的“天華丹,是在萬藥山脈那個八角封印處得到的,沒想到這個丹藥竟然是上古丹方,看來那個被封印住的靈魂體不簡單啊。

    “應劫丹,可以幫助虛神以下修士提高渡劫的成功幾率,霧靈丹,目前我們還沒有得出這種丹藥的作用,估計應該對心魔劫有重要作用……”

    月奇超雖然隻是說出了四種失傳丹方的丹藥,但是整個現場已經轟動了無數次,這些丹藥沒有一種不是修士所需要的,沒有一種不是珍貴無比的丹藥,可是這種好丹藥,竟然都失去了丹方,這是怎麼回事?

    說到這,月奇超歎息了一口氣,“可惜的是這些珍貴丹藥的丹方我們都失去了,我和幾名丹王研究了幾十年,可惜的是依然沒有能煉製出其中的一種,充其量隻能大概知道它們的成分而已。如今修真界並不安慰,我和幾名丹道的前輩商量後,決定拿出餘下的丹藥給前來參賽的各位丹師丹王。一人技短,眾人技長,或許真的有人能和北望洲的葉默一般,能參閱出這幾種丹藥的原始丹方來。”

    月奇超說到這,參賽的和廣場上的修士都已經明白了一些,葉默也猜測到了。應該是這個城主想拿出餘下的丹藥,發給他們,每人一顆,看誰研究出來這個丹藥的成分,並且最後得出丹方。

    如果這就是考試題目,葉默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自己剛好研究出來了“天華丹”甚至連丹藥都煉製出來了。如果是讓他領取到一顆“天華丹”那他根本就不用動,就有丹方了。

    但是看這個月城主說話的語氣,他們得到的丹藥肯定不是這幾種,肯定還有更為珍貴的,隻是人家沒說,葉默也不大在意。

    果然那月城主繼續說道:“這些丹藥加起來大約有近六百顆,所以這次丹王大賽的第一題就是參賽者每人一顆這種丹藥,希望你們可以研究出這幾種丹藥的成分,並且還原出這些丹藥的丹方來。這些丹藥都是九品靈丹,無論你領到什麼丹藥,都是公平無比。”

    還真的是這樣,葉默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了,如果他能領到一顆“天華丹”那運氣簡直太逆天了。不過看情況,他領到天華丹的可能性很大啊,因為從這月城主的口中,葉默知道這天華丹至少有兩百顆。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1 15:01:01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