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九十八章神一般的修士

  
  “輕雪,雷雲宗的方公子你原來就認識的,這位是方公子的師父雷囉前輩,以後你需要多……”
  那中年女修的話還沒有說完,寧輕雪就站起來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對不起,師父,我是有丈夫的人了,至於別人我認識不認識都無關緊要。請在百度搜索,熱門小說最新章節搶先閱讀!”
  寧輕雪雖然對師父很尊敬,她知道沒有師父自己不會有今天。可是今天師父的話已經觸到她的底線了,如果不是已經看見了葉默,她的情緒說不定會更糟糕。
  那中年女修臉色一沉,立即就要發作,不過她看了看不遠處坐著的幾名‘飄渺仙池’的長老,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的怒火。
  之前自己的這個弟子雖然平時話不多,可是從未像今天這樣直接抵觸自己的,看樣子自己管教的太鬆了。
  寧輕雪資質雖然不錯,不過在‘飄渺仙池’也不是資質最好的那幾個人,她之所以在‘飄渺仙池’有名,更因為她南安十美的名頭。可以說這個名頭對修士沒有任何幫助,充其量隻是一個花瓶名頭而已。
  ……
  同樣關注葉默的不僅僅是寧輕雪,碧丹宗的邱雪也是緊緊的盯著葉默,別人不認識葉默,她可是一眼就認出來了葉默。當初在‘沙原藥穀’麵,葉默還送了幾顆‘青蘊丹’給自己和師妹兩人,沒想到今天會在丹王大比的地方看見他。而且他竟然是一個七品靈丹師,不但如此,此刻的他還是一個元嬰修士了。
  在丹王大比廣場一角的真鼎派,此刻同樣有三名修士驚喜的看著葉默。
  “郭師兄,我看見葉大哥了,他竟然還是一個七品靈丹師……”丁玲一臉欣喜的說道,語氣興奮無比。
  郭祈釩隻知道點頭了,此時他已經是元嬰修士,而這一切都是葉默幫忙的。他心同時暗自說道,我就知道葉兄這種人絕對不會在隕真殿出事情,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
  “可是,葉大哥殺了地魔宗的柴空,現在柴空的師父也在這,他會不會認出葉大哥?萬一葉大哥被認出來,可就完了。”燕七看見葉默一樣的欣喜,不過他很快就想起了在‘沙原藥穀’,葉默殺了柴空的事情來。當時在場的人那麼多,葉默的畫像肯定會被有心人傳到地魔宗去的。
  事實上,地魔宗的一名虛神後期修士已經看見了葉默,他手拿著一個玉簡盯著葉默恨聲說道:“殺我弟子柴空,門人顧一成,今天總算是讓我找到你了,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逃到什麼地方去?”
  “他竟然還是一個七品靈丹師?”天衍宗的王普一臉震驚的盯著葉默,當初他在‘沙原藥穀’想要殺掉葉默,結果追丟了。沒想到再次見到葉默的時候,人家已經是七品靈丹師,還是元嬰修士了,早已將他丟出去幾條街。
  而坐在貴賓席上的莫有深卻臉色陰沉的盯著葉默,他想不到葉默竟然來到了南安洲,而且還成了一個七品靈丹師。
  “如果我讓你走出了丹城,我就是畜生。靈丹師又如何,我要你死也是踩死一隻螞蟻而已。”莫有深臉色猙獰的盯著葉默,他現在想的是怎麼幹掉葉默。至於葉默能不能在丹王大比中得到名次,他毫不在意。一個七品靈丹師要是在丹王大比當中得到名次,那才是怪事。
  同樣的一幕還發生在雷器宗,一名金丹大圓滿的修士盯著葉默對旁邊一名虛神老者說道:“師叔,就是此人,我三株‘五彩蓮’,被他強行訛走了兩株。此人是北望洲的修士,沒有想到竟然來到了南安洲,還要參加丹王大比,實在是太猖狂了點。”
  如果葉默在這,肯定可以認出這名修士就是在‘沙原藥穀’遇見的那個黃玉山。
  那虛神修士掃了葉默一眼,冷聲說道:“玉山,不要聲張,‘五彩蓮’的事情非同小可,不要弄得人盡皆知,到時候我們找個無人的地方做了他就算了。”
  “師父,就是此人救了我,隻是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而已。沒想到他叫洛小默,還是一個七品靈丹師。”擎海派的一名修士卻很是感激的看著葉默,如果不是葉默,在‘沙園藥穀’他就被黃卓和蔡士彰殺了。而當時葉默攔住他們,隻是詢問了南安十美中的洛素素而已。
  葉默知道他以原來的麵目上台參賽丹王大賽,會被很多人認出來,隻是他肯定想不到,會一下就多了這麼多的仇敵。
  丹城的副城主沈硯青還在評判台上報著名字,不過已經報到最後幾人了,“雨丹門,二品古溪丹王勞奚,散修三品有語丹王宗師道……天藥湖,四品生亭丹王季郵亭,清夢齋,四品清蝶丹王清蝶……丹城,五品半仙丹王徐半昌。”
  報完徐半昌後,沈硯青沒有繼續報下去,而是說道:“以上的五百六十一名丹王和丹師,將代表我們南安洲丹界的最高水平,參加本屆丹王大賽。下麵請我們丹城的月城主說話,同時宣布第一道參賽試題。”
  沈硯青下去後,葉默倒也稍微放下了心,畢竟這次參賽的最高水平隻有五品丹王,而且還隻有徐半昌一個人。就算是自己拿不到第一,拿個第二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
  月奇超看起來比沈硯青還要年輕些許,中年的模樣,和沈硯青一般,穿著一件灰色的修士服。身形不高,稍瘦,為人表麵看起來甚至比沈硯青還要和善許多。
  可是葉默知道這隻是表麵現象,自從他看見了費賜江後,就知道絕對不能以一個人的長相來判斷這個人的性格。
  月奇超走到評判台的最前麵,還沒有說話,廣場上所有的修士都開始鼓起掌來。月奇超可以說是整個南安洲修士能知道的丹界最高存在,僅有的兩名七品丹王之一。或者在南安洲還有其餘的高級丹王,可是無論是任何人,想要煉丹的話,能找到的最高丹王就是月奇超和沈硯青兩人了。
  八品以上的丹王或者有,可那隻是傳說當中,人家不會現世,更不會幫人煉丹了。
  月奇超的話和他的長相一般,不急不慢,他對鼓掌的修士抱了抱拳說道:“我南安洲的修士都知道,南安洲的修真水平在整個洛月大陸處於第一的位置,按理說我們的煉丹水平也應該處於第一的位置。可是事實上是修真水平遠遠不如我們的北望洲,已經做出了讓整個洛月大陸煉丹界矚目的成績。”
  說到這,月奇超故意停止了一下,果然廣場上因為這句話的喧嘩變得更大了。他等眾人的喧嘩過後,才用手壓了壓聲音繼續說道:“眾所周知,我們修士在形成元神之前,最重要的並不是丹田,而是神識。而整個洛月大陸,也沒有提供給元嬰以下修士神識修複的丹藥。我們的神識受傷了隻能用‘引神草’,或者是類似對神識有用處的靈藥,可惜的是直接使用這種藥材的利用率太低,甚至不足十分之一。不但造成了藥材的浪費,而且還沒有什麼實際效果。”
  “無數年來,無數的丹師想要將類似‘引神草’這種修複神識的靈草入丹,可惜的是從未有人成功過,可是……”
  月奇超忽然大聲起來,“北望洲已經有一名天才的丹師將‘引神草’入丹了,並且煉製了修複神識和神魂的四品靈丹‘織神丹’。‘織神丹’材料並不珍貴,所有的修士都買得起,可以說他做出了讓整個洛月大陸修真界尊敬的成績,他填補了修真的低級神識丹藥的空白,‘織神丹’的麵世,將有無數的修士受益。
  每一個修士都是從金丹元嬰走過來,每年在洛月大陸因為神識受傷就此無法繼續修煉的修士不計其數,‘織神丹’將讓這些修士不再因為神識受傷就此了斷修仙之夢。所以對這名創造出‘織神丹’的天才修士,我月奇超給他施個禮,我心甘情願。”
  說完,月奇超竟然真的對著北方恭敬的鞠了個躬。而台上的那些參賽丹師和評判因為月奇超的動作,紛紛對北方鞠躬,就連很多觀看比賽的修士,也都跟著鞠躬。
  葉默無奈之下,也隻能給自己鞠了個躬。隻是他的心除了尷尬,更多的是慚愧。相比起丹城的城主月奇超,他感覺自己的思想實在是太狹隘了。他隻是將‘織神丹’抓在手,想要發財而已。
  月奇超這種修士,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顧旻潛和靳芷姮都激動的有些發抖,就連遠遠站在廣場上的景瑛璃也激動不已。雖然他們都知道葉默創造出‘織神丹’會引起很多的關注,可是沒有想到丹城的城主月奇超會如此在意‘織神丹’。
  琴慕心看著葉默,心竟然也充滿了自豪。那個創造出‘織神丹’的修士就在這,而且還是和自己一般,都來自北望洲。
  “真的將‘引神草’入丹,煉製出‘織神丹’了?”
  “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對了上次湖旻丹王還拿出一個‘織神丹’的丹方來著。”
  “那人是誰啊?應該是一個大門派的核心弟子吧?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
  “要是我也認識這種天才就好了。”
  ……
  此刻無論是賽場上的丹師,還是廣場上的觀眾,都議論紛紛。都想知道,那個創造出‘織神丹’的修士是誰。
  月奇超伸手又再次壓了壓,然後說道:“我知道大家都很想知道那個修士是誰,其實我可以告訴你們。他配出‘織神丹’丹方的時候是不是丹王我不知道,可是我卻知道,那個時候他才是築基修士,而且還是一個散修,他的成就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更為難得的是,他創造出‘織神丹’隻是在一次煉丹比賽當中,用的還是築基真火。我已經向北望洲發出了邀請,想邀請這名天才丹師來到丹城,隻是現在還沒有消息回傳過來……”
  現場再次轟動起來,煉製出‘織神丹’的修士竟然隻是築基,而且還用的築基真火,天下真的有這種神一般的修士?
  “是誰?”
  “他叫什麼?”
  此刻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這個神一般的修士叫什麼。
  (賀處女座雪色、wdsh淡如水賞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2-19 11:17:45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