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九十二章你也配不上


    景瑛夢疑惑的看著景瑛璃,雖然是她姐姐,可是她同樣明白這個姐姐其實無比通透,心思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可比。那個年輕的修士到底通過了什麼手段,能讓景瑛璃如此信服崇拜?

    不過她隨即就說道:“又是一個以貌取人的修士罷了,等他陪他師父湖旻丹王參加丹王大比的時候,我倒是要試試他。”

    顯然景瑛夢一直以為葉默是湖旻丹王的弟子,所以她並沒有讓景瑛璃解釋。

    景瑛璃豈能不知道景瑛夢的意思,她顯然是想看看葉默是不是以貌取人的家夥,到時候再給他一番譏諷。她掃了一眼景瑛夢,然後同樣淡聲說道:“你也配不上他。”

    “啊……”景瑛夢臉色漲的有些紅,雖然她自付才情比不上景瑛璃,可是卻不比任何女人差,她的容貌也不會比任何女人差。和景瑛璃一樣,景瑛夢同樣是一個極度驕傲的人,這還是她第一次聽別人說自己配不上一個男的。如果說話的不是景瑛璃,她早就發作了。

    剛才景瑛璃語氣雖然不是很熱情,可是姐妹兩人還可以談話,現在景瑛璃一句話出來,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就沉悶起來。那凝體修士的護衛似乎常見這種氣氛,更是一句話都不說。

    ……

    景瑛璃離開,葉默也沒有多留,他和顧旻潛回到小院後,隨意指點了顧旻潛幾句,讓他和靳芷姮一起去煉丹,他卻抓緊時間修煉。

    元嬰五層的修為在北望洲還算是一個人物了,可是在南安洲,葉默知道根本就是任人魚肉的存在。

    二十天的時間轉眼即逝,雖然葉默有大把的靈石,還有‘苦竹’,就是‘嬰元丹’也隨意享用。可是二十天過去後,他依然在元嬰五層。

    大堆的靈石變成了飛灰,卻並沒有給他提供多少靈力。讓葉默清楚,他的修煉僅靠自己的靈石和啃那條靈脈的老本是根本不行了。

    這樣下去,隻能讓自己的靈石越來越少,而且對‘苦竹’也沒有多大的益處,最後說不定還會讓‘苦竹’枯萎。

    葉默出了金頁世界。沒有繼續修煉下去。丹王大比之後。他必須要找到新的靈脈,否則他想要繼續晉級已經很難了。

    要知道現在他還是元嬰五層,如果他是元嬰後期,甚至虛神了。那怎麼修煉?

    “師父。”見葉默出來,顧旻潛立即就走了出來,雖然葉默現在還沒有同意收他為徒,可是他已經自覺的將自己放在了弟子的位置。

    “怎麼樣?”葉默隨口問道,之前他教給顧旻潛一些新穎的煉丹手法。所以這才詢問顧旻潛領悟的如何。

    顧旻潛立即回答道:“神識丹訣我是第一次接觸到,雖然簡單,卻對神識的要求很嚴格。不但要求神識強大,還要求神識靈活運用。旻潛愚鈍,現在還沒有完全領悟。”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織神丹就是用神識丹訣煉製的,如果你不能掌握神識丹訣,就根本談不上煉製‘織神丹’,而且這個丹藥還涉及到一套功法,同樣對神識要求很嚴格。等大比之後。我教你一套神識功法。”

    “是,多謝師父。”顧旻潛激動的回答道,就算不是丹王,顧旻潛也知道神識功法的珍貴性。在整個洛月大陸,有這種功法的都是大門派。或者是一些傳承深厚的修士,普通人想要得到神識丹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時候。芷姮你要多教教。”葉默沒有太多的時間教導靳芷姮煉丹,讓顧旻潛去做這種事情是最好不過了。

    “是。師父。”顧旻潛更是毫不遲疑的應道。

    ……

    葉默離開小院後,卻直接去了陸無虎的煉器鋪子,他很想知道這個‘陸地器神’為什麼要給他一個麵子。葉默是不愁債,可是總背一個不明債務在身上,他感覺不大舒服。

    可是讓葉默失望的是,陸無虎的那個破舊的煉器攤子門竟然是關著的。葉默鬱悶之極,開一個破煉器攤子也就罷了,還三天打漁兩天曬網,這要是有生意才是怪事了。

    “請問這個器閣的主人去了什麼地方?”就在葉默準備轉回的時候,卻聽到一個糯軟的聲音問道。

    葉默一轉身,就看見了兩名漂亮女修,年紀大的那名女修估計都已經是虛神修為了,不過顯然駐顏有道,看起來依然還是少婦模樣。年紀小的那名女修才十幾歲的樣子,金丹九層修為,和年紀大的女修不同的是,這個年紀應該是她的真實年紀。

    葉默愣愣的盯著這兩名女修,甚至忘了回答剛才她們的問話。他注意的是這兩名女修衣服上繡著的標識,赫然是‘飄渺仙池’。

    葉默對‘飄渺仙池’的標識太熟悉了,寧輕雪就在這個門派。他想不到在這竟然遇見了‘飄渺仙池’的弟子,葉默瞬間就想到了還有幾天的丹王大會。輕雪會不會也來到了丹城?

    想到這,葉默的心開始怦怦亂跳起來,他的眼神更是炙熱,渾忘了這種眼光的極不禮貌。

    “哼。”那名年紀大點的女修很是不舒服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對身邊的那名女孩說道:“芊芊,我們走。”

    此時葉默才反應過來,他連忙攔住了兩名女修,抱拳很是客氣的詢問道:“兩位師姐,請問你們是‘飄渺仙池’的嗎?”

    “是又如何?”此時那名年紀大的虛神女修更是不耐煩了,她已經沒有了問葉默話的意思,甚至就要祭出自己的法寶了。

    葉默見對方誤會,趕緊說道:“剛才對不起,我並不是要冒犯兩位師姐,我隻是向兩位師姐打聽一個人。請問貴門的寧輕雪這次來丹城了嗎?”

    那年紀小的女孩不屑的看了看葉默,忽然說道:“就你這癩蛤蟆樣子,也敢詢問輕雪師姐,我呸!”

    “和這種人多說什麼,芊芊,我們走。”那年紀大點的女修更是懶得理睬葉默,一拉那剛才對葉默呸了一下的女孩,轉身幾個起落就消失不見。

    葉默想不到剛才發出糯糯聲音的女人,脾氣竟然如此暴躁。他悵悵的看著兩女離開的方向,半晌也沒有動一下。無論如何,這次丹王大比他一定要出人頭地,讓九星宗門忌憚,然後將輕雪和洛影接到自己的身邊來。葉默相信,她們留在自己的身邊,比什麼八星九星門派更要好。

    “怎麼了?剛才被美女拒絕了?”葉默還在惆悵當中,又是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遠沒有了剛才那糯軟的聲音好聽。

    葉默看了看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那名女修,沒有回答她的話。這名女修葉默認識,就是景瑛璃的妹妹景瑛夢。

    雖然葉默不知道景瑛璃為什麼對這個妹妹有些不喜,但是景瑛璃是他的朋友,至少現在他還是站在景瑛璃的角度去考慮問題的。況且他也不知道景瑛夢找他什麼事情,因為他和景瑛夢根本就不熟悉。之前因為景瑛夢在隕真殿出來對他的一句威脅,讓他心還有些反感。

    景瑛夢長的確實非常漂亮,周身甚至總是若有若無的籠罩著一層薄霧一般,讓人有一種和仙女對麵的感覺。這種感覺可能會讓很多男修趨之若鶩,可是葉默卻極度不喜。

    所以此時葉默絲毫提不起來興趣和景瑛夢說話,美女他見的多了。更何況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他都不是以貌取人之輩。女人長得漂亮,看了固然很舒服,可是如果是劉曼香那種女人,就算是再漂亮,他殺了也還嫌髒了手。

    同樣景瑛璃那種女人,就算是再醜,和她在一起,總是不會有絲毫的不舒服。

    “你師父對你好像很不錯啊?”景瑛夢沒有從景瑛璃口中得知葉默和顧旻潛的關係,現在轉而來問葉默。

    葉默搖了搖頭,沒有回答景瑛夢的話,隻是轉身就走。

    “等等……”景瑛夢當然也是來找陸無虎的,可是看見葉默要走,她立即就有些奇怪起來。自己比剛才那兩個‘飄渺仙池’的女修漂亮多了,這個家夥怎麼對自己就這種態度?剛才葉默對那兩個女修的態度,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還有什麼事情?”葉默停了下來,語氣變得平淡起來,他已經從剛才寧輕雪的思緒當中回過神來。

    景瑛夢被葉默的問話問的有些惱怒,隻是她很快就一樣的冷靜下來,對葉默嫣然一笑說道:“你是我姐姐的朋友,等於也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去靈息樓坐坐好了。”

    葉默淡然說道:“我是你姐姐的朋友,怎麼也成了你的朋友?我可不認為我和你是朋友,還有,我現在沒有心情去靈息樓坐坐。”

    說完,葉默再不理睬景瑛夢,幾個閃身就消失不見。他已經用上了五行遁法,隻是不想和這個景瑛夢糾纏而已。

    “這是什麼遁法?”景瑛夢驚異的看著葉默消失的地方,喃喃說道。

    ......

    列表

    

Snap Time:2018-01-18 02:24:15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