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八十八章未現身先揚名


    ww.x.om   作為丹城的第一丹息樓,這麵寬敞巨大,就好像一個小型廣場一般。葉默四人到了丹息樓門口就發現,麵至少已經有百名丹師。

    葉默發現這些丹師三五成群的聚結在一起,或者是互相討論,互相爭執。有部分丹師甚至現場煉丹,一些丹藥的味道飄出,更是襯托出丹息樓的氣氛。

    丹息樓的門口站著兩位丹童,看見馮淩四人過來,那丹童連忙上前行禮。葉默以為馮淩要遞出邀請帖,之前他說是收到邀請的。沒想到馮淩隻是遞出了自己的丹王勳章,那丹童簡單的看了一下馮淩的勳章,就再次恭謹的將勳章遞還給馮淩。

    葉默見狀也隨手拿出自己新得的勳章遞給那丹童,那丹童倒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葉默,不過依然是很恭謹的接過勳章看了看再還給葉默。

    看完後,那丹童立即朗聲叫道:“天星派一品淩星丹王馮淩、散修七品靈丹師洛小默光臨……”

    隨著丹童的呼叫,靈息樓麵很多的丹師都回頭看了過來。尹盼蝶有些無語的看了看葉默,似乎還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景瑛璃卻小聲的在葉默耳邊說道:“你的勳章不用拿出來的,隻要有馮淩的丹王勳章我們就都可以進來了。如果沒有馮淩的丹王勳章,你的七品靈丹師勳章是進不來的。”

    葉默有些尷尬的收起自己的勳章,原來自己還是沾了馮淩這個丹王的光。不過現在他也知道了在丹城認證的丹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名號。比如長順丹王,淩星丹王。說不定以後自己來認證丹王的時候,也有一個丹王名號。

    “馮道友……”

    “馮兄……”

    隨著葉默四人進入靈息樓,立即就有人來打招呼,顯然馮淩的名氣還不算低的。就是尹盼蝶,也有很多人上前打招呼,估計是衝著她南安十美的名頭去的。隻是葉默和景瑛璃兩人卻無人詢問,景瑛璃太醜,而葉默區區一個七品靈丹師在這麵可能是最低的存在,根本就不會有人在意了。

    馮淩很是熟練的和來打招呼的丹師寒暄。並且將葉默幾人都介紹了出去。估計是看著馮淩的麵子,也有幾個丹師來和葉默景瑛璃打招呼。

    很快這就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圈子,轉而開始談論丹道。

    葉默隻是聽著他們談論自己又煉製出來了什麼丹藥,成色又怎麼樣了,或者是誰能在丹王大賽上進入前十。隻是聽了一會後,葉默就深感無聊。

    正當葉默想要離開的時候,就聽見丹息樓的一角爆發出爭吵。

    本來丹息樓的氣氛很是和諧,雖然各人的觀點不同,但是也沒有到爭吵的地步。而這一爭吵,頓時吸引了整個丹息樓的丹師或者丹王。紛紛看了過去。

    此時正在爭吵的一名光頭丹師忽然站出來對丹息樓內所有的丹師抱了抱拳,然後朗聲說道,“各位丹道朋友,我之所以和湖旻丹王爭吵,是因為湖旻丹王說‘引神草’可以入丹,甚至還說有人煉製出來了‘織神丹’。我讓他指出煉製出織神丹的人是誰,在哪,可是他又說不上來。最後他急了,竟然說是北望洲的一個修士。”

    說到這。那名光頭丹師的聲音更是高昂:“眾所周知,‘引神草’的藥性根本無法束縛,無數丹道前輩證明過,‘引神草’是不能入丹的。而湖旻丹師為了顯示自己的見識,竟然連這種話也說的出來。我們煉丹者是需要不斷的創新求異,可是根本的立足點還是以事實為依據,否則害人害己。我也不是貶低北望洲。我們南安洲的修真和煉丹水平在洛月處於第一的位置,就算是‘引神草’可以入丹,難道北望洲還會比我南安洲先成功?”

    “對,我支持祁陽丹王。‘引神草’怎麼可以入丹?洛月大陸上古出過多少驚才豔豔的丹王?他們都沒有能夠將‘引神草’入丹,北望洲有人將‘引神草’入丹這個說法也太好笑了。”立即就有修士附和那名光頭丹王。

    不等此人說完,更多的丹師都開始附和那叫祁陽丹王的光頭男修。

    “是啊,如果‘引神草’真的入丹了,就算是北望洲的修士發現的,那丹方也流傳到丹城來了。用‘引神草’煉製出來的‘織神丹’,我不用說,所有的人都能知道它的珍貴性,不可能到現在我們還不知道。”

    葉默倒是感覺有些好笑,這些人還在懷疑‘引神草’是否可以入丹,如果在北望洲,這根本就不用懷疑。因為‘引神草’就是他入丹的,‘織神丹’也是他煉製出來的。

    葉默倒是注意了一下那名幫他爭論的湖旻丹王,皮膚微黑,看起來五十多歲的樣子,而且身上帶著一種炙熱的氣息,一看就知道他有一種奇異火種。

    見到越來越多的人反駁他,那湖旻丹王忽然怒色的也站出來說道:“我顧旻潛從不妄言,‘織神丹’之所以沒有流傳到我們南安洲,不是因為這個丹藥沒有煉製出來,而是因為煉製‘織神丹’的修士後來失蹤了。而且那‘織神丹’的丹方也傳出來了,那個丹方我就有。”

    “哈哈,湖旻兄,我知道你不說謊,我也不知道你是從哪聽來的消息。一個如此天才的修士突然失蹤,會沒有人找他?就算是他失蹤了,既然那‘織神丹’的丹方湖旻兄就有,那請湖旻兄就煉製一爐‘織神丹’試試看吧?”聽了湖旻丹王顧旻潛的話後,又有修士不屑的說道。

    “我煉製不出來。”顧旻潛臉色漲的有些通紅,顯然是很尷尬。

    不等那名譏諷顧旻潛的修士繼續說冷話,一名看起來隻有三十不到的年輕修士站了出來。

    這名修士站出來還沒有說話,周圍的聲音就小了下去,顯然這名年輕修士威望很高。

    葉默也用神識觀察了一下這名修士,表麵上看三十不到的年紀,卻已經是凝體修為,而且氣勢深沉,顯然是吃了駐顏一類的丹藥。實際年齡根本就看不出來。

    看見葉默打量這名年輕修士,景瑛璃小聲的在葉默耳邊說道:“這是八星宗門天藥湖的天才季郵亭,四品生亭丹王。聽說這次丹王大賽,他的奪冠呼聲是最高的。”

    葉默心暗驚,這家夥是一個四品丹王也就罷了,還修煉到了凝體中期,實在是逆天無比。

    “我們聽聽生亭丹王的話。”已經有修士先說了出來,其實周圍不用他說已經安靜了下來。

    季郵亭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顧旻潛說道:“湖旻丹王,你的人品我是一直相信的。隻是‘引神草’入丹的事情太過駭人聽聞,我們煉丹的都知道,‘引神草’化液的同時,藥性自動消散,根本就沒有辦法凝聚,就算是九品丹王也無法聚攏‘引神草’要消散的藥性。不知道湖旻丹王說的‘引神草’入丹,又是從何說起?那‘織神丹’的丹方又是如何?”

    此時顧旻潛也冷靜下來,他聽了季郵亭的話,對他一抱拳說道:“生亭丹王,此事確實是事實,來源處我無法告訴你們。不過我卻可以告訴你們,那人叫葉默,是在北望洲煉丹名人堂大比的過程中使用‘引神草’煉製出來了‘織神丹’,並且一舉奪得煉丹名人堂的第一。”

    丹息樓又是一陣哄鬧,但是季郵亭卻並沒有譏諷顧旻潛,而是再次慎重的問道:“哦,難道此人還是三品丹王或者是以上不成?”

    顧旻潛搖了搖頭說道:“不是,聽說隻是一個靈丹師而已,當初他煉製‘織神丹’的時候,聽說還是築基修為。我知道郵亭兄的意思,可是那‘織神丹’就算是知道了丹方,我們也煉製不出來。這並不是丹王和丹師的區別這麼簡單,而是因為‘織神丹’需要一種奇特的煉丹手法。”

    “可否將‘織神丹’的丹方借我一觀?”季郵亭再次說道。

    顧旻潛倒是沒有遲疑,立即拿出了‘織神丹’的丹方遞給季郵亭。可能是季郵亭的地位很高,在他看‘織神丹’丹方的時候,已經沒有人在譏諷顧旻潛,就是不屑顧旻潛的祁陽丹王,也沒有再說什麼。

    景瑛璃卻一臉驚異的看著葉默,突然傳音說道:“‘織神丹’真的可以煉製出來?”

    此時她已經知道葉默竟然是來自北望洲,而且還是北望洲煉丹名人堂的第一名。從顧旻潛的話語當中,這個葉默顯然在北望洲的名頭很大啊。

    葉默看著景瑛璃苦笑了一下,卻沒有傳音,而是直接說道:“我想會吧,不然的話湖旻丹王也不會這樣說了。”

    景瑛璃是多麼聰明的人,剛才隻是因為知道了葉默的跟腳突然驚異罷了,現在她聽到葉默並沒有傳音,就知道自己剛才傳音等於掩耳盜鈴。

    她想的沒錯,雖然葉默有把握傳音不讓別人聽到,可是景瑛璃卻辦不到。所以葉默話音剛落,季郵亭就轉過頭看向了葉默,“你怎麼知道‘織神丹’肯定可以煉製出來?據我看這個丹方,雖然很富有想象力和創造力,可是想要煉製出‘織神丹’,顯然是不可能的。”

    顯然剛才他聽見了景瑛璃的傳音。

    “無知小兒,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罷了。”聽到季郵亭否定了‘織神丹’的丹方後,立即就有人對葉默不屑的教訓道。

    wxs.o

    

Snap Time:2018-06-22 21:30:42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