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八十五章你欠我一次人情


    見葉默詫異,景瑛璃再次說道:“因為報名丹王大賽必須要取得七品以上靈丹師的資格才可以,現在你不要說丹王稱號了,就是七品靈丹師的稱號都沒有,又怎麼可以報名?”

    “我師父是丹王啊。”靳芷姮立即說道

    之前得知師父是丹王的時候,靳芷姮都不敢相信,可是現在她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自己有一個丹王師父。現在景瑛璃說葉默沒有報名資格,立即就問了出來。

    靳芷姮剛問出來,就明白了景瑛璃的意思。隻有自己知道師父是丹王是不行的,要參加丹王大賽,就必須要得到丹城的認同。隻有丹城認同的丹王,才是真正的丹王,才可以參加丹王大賽。

    景瑛璃當然知道葉默是丹王,而且還是四品丹王,她見靳芷姮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沒有繼續解釋。

    “好。”葉默也知道這是必須的,如果現在他可以不懼雷雲宗或者是無極宗,那他根本就不願意去丹城要這個丹王的稱號,但是要參加丹王大賽,就必須要得到丹城的承認。

    景瑛璃顯然看出來了葉默其實心對這個丹王大賽並不在意的,他參加大賽的主要目的還是要一個強大的身份。

    她擔心葉默沒有進取心反而不能發揮出十足的水平,想了想對葉默說道:“如果你有把握進入前三的話,那就是和莫有深對著幹,也無須懼他。一般每次丹王大賽的前三都會被丹城聘請為長老或者是供奉。莫有深的師父長順丹王,就是五十年前的丹王大賽的第三。如今已經是丹城的長老了。”

    葉默沉吟片刻說道:“如果隻是要拿到前三,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這話葉默倒是沒有說謊,他的煉丹手法是‘三生決’衍生,暗自契合天地規律,五行自生變化。加上他現在是四品丹王,和那個長順丹王也是差不多,他相信自己不會比其餘的人差。更何況別人從四品丹王晉級五品丹王或許需要數百年,甚至千年也不一定行,而他說不定隻要一晚上就可以,這就是‘三生決’的逆天之處。

    景瑛璃同樣認為葉默取得前三沒有問題。這才勸說葉默來參加丹王大賽,如果葉默不能取得前三,這次大賽不是幫他,說不定還是害他。

    見葉默說差不多,她微微一笑說道:“如果你取得了丹王大賽的前三,就算是你暴露天火,隻要留在丹城,也沒有人敢打你的主意。況且一旦你在丹城成名,成了長老或者是丹城的高層在南安洲行走也方便太多。無論是誰都要尊稱你一聲丹王。如果你需要什麼藥材,甚至隻要說一句話。就有人專門送到你的麵前。這個名頭甚至比七星宗門的門主還好用。”

    葉默籲了口氣,他也想不到丹城的一個丹王竟然有這麼多的好處。不過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區區元嬰修為就算是煉丹再厲害,他也不敢暴露天火。在葉默的想法中,沒有晉級到凝體之前,他是不會暴露天的。

    景瑛璃見葉默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更是說道:“其實就算你在大比當中沒有得到任何名次,但是隻要你得到了丹城丹王的稱號,就有無數的人要巴結你。唯一可慮的是。一旦你沒有名次,長順丹王要打壓你,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明白了,你先帶我去見那位前輩吧。”葉默點點頭,他以為景瑛璃刻意的幫助他,固然因為自己是陣法大師和丹王,同時更因為自己救了她。現在看來。估計自己是丹王的成分更大。

    看樣子自己必須要成為丹城的一個丹王,而且還要在丹王大比當中出人頭地。正如景瑛璃說的那樣,如果他在丹城出名了,莫有深他根本就不用害怕。唯一可慮的就是不知道那個長順丹王的修為怎麼樣。如果是一個強悍的存在,就算是自己留在丹城,也要暗防著他對自己下黑手。

    ……

    葉默以為能幫助他報名丹王大賽的人在丹城肯定有些身份,至少要應該住在靈氣最豐厚的城中心。他沒有想到景瑛璃帶著他七轉八轉,都已經要到城角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入眼的是一間又小又破碎不堪的法器鋪子,一名看不出來年齡的老者正在煉製一件中品法器,神態專注,似乎非常用心。

    法器鋪子既偏僻又沒什麼好東西,顯然不可能有顧客。葉默想到,隕真城的‘於陽器閣’的那個法寶店雖然偏僻,可是人家卻是名聲在外,是可以賺錢的,而這個簡單的法器鋪子,葉默想不出來怎麼賺錢。

    “陸爺爺,晚輩景瑛璃拜見。”景瑛璃對那個專注煉器的老者卻非常尊敬,還沒有到近前的時候,就遠遠躬身施禮道。

    葉默心一愣,難道景瑛璃就是要找這個人幫忙?他連忙用神識仔細的查看這名老者的修為,卻發現他的神識根本就無法看清楚,頓時心一驚。

    葉默此時已經是元嬰五層修為,就算是上次兩名化真修士,他也可以稍微感覺的出來對方的修為。可是這個煉製法器的老頭,他竟然絲毫都看不出來對方的修為。那豈不是說,這個老頭至少是化真修為?

    “小丫頭又來找我什麼事情?”老者似乎對景瑛璃並不是很熱情,不過說完這句話後,卻掃了葉默一眼,顯然葉默剛才用神識查看他的修為已經被他知道。

    “晚輩葉默,拜見前輩。”葉默見這老者的神識掃來,連忙也上前見禮道。

    那老者盯著葉默卻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景瑛璃說道:“說吧,又要麻煩我什麼事情?”

    景瑛璃聽了老者的話後,長長的籲了口氣說道:“陸爺爺,這位是我的朋友葉默,他想要去參加丹王大比,可是現在他的煉丹水平還沒有得到丹城的承認。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至少要等到丹王大比之後了,所以……

    “你是想讓我幫他去得一個丹王的稱號,然後再幫他報名?”那老者嗡聲說道,語氣似乎很是不屑的樣子。

    景瑛璃卻非常鎮定的說道:“是的,陸爺爺,晚輩帶來了妍姨的書信。”

    葉默聽到那老者甕聲的語氣,心就知道這老頭很可能不願意幫忙。他聽了景瑛璃的話後,心倒是有些奇怪那個妍姨是誰,竟然能說動這個看起來很不通人情的老頭。

    沒想到那老者一擺手忽然說道:“我不是你陸爺爺,你也不用拉近乎。不過……”

    說到這,這老者忽然又看了看葉默說道:“這家夥倒是很有發展前途,今天我就給一個麵子給這個家夥。你叫葉默是吧?好,這個玉牌你拿過去,交給丹會的那些家夥,什麼事情隻管說就好了。”

    說完他丟了一塊青色的玉牌給葉默,然後又說道:“這個玉牌以後就給你留個紀念,葉默,你可要記住,你欠我一次人情。不是因為景瑛璃那個小丫頭我才幫忙的啊,是因為你我才幫忙的。好了,去吧,別耽誤我煉器。”

    景瑛璃和葉默都麵麵相覷,根本就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不過景瑛璃見機的快,趕緊拉著葉默給這老頭行了個禮退出了這個破舊的法器鋪子。

    兩人走出很遠後,景瑛璃依然有些尷尬,她帶著信來幫助葉默,沒想到根本就不需要她,葉默自己就可以搞定了。

    “其實我根本就是第一次見到這個老者,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給我一個麵子。”葉默不等景瑛璃問就先說道。

    他是真的有些不懂,而且對這個陸前輩的好意也並沒有感覺到多開心。在葉默看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而這個陸姓老者就等於無事獻殷勤,可是偏偏自己還看不出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要盜自己什麼東西。

    “陸前輩行事不拘常理,你也不要多想了,我們先去丹城丹會將報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景瑛璃看見葉默大皺眉頭,隻好勸說道。

    “他到底是什麼人?”葉默想了想還是有些不大放心的問了一句。

    景瑛璃語氣帶著敬意說道:“其實陸前輩在丹城的地位比第一丹師的地位不會差,他有一個外號‘陸地器神’。就是說他煉器的本事,他其實是一個九品煉器宗師,南安洲煉器第一人。除了丹城寥寥一些高層外,很少有人知道他定居在丹城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他是九品煉器宗師?”葉默震驚的說道,自己去的時候,這老者正在煉製一件中品法器,這樣的人也叫煉器宗師?

    景瑛璃淡淡一笑說道:“你是不是因為看見他正在煉製一件法器?所以認為他根本就是一個最蹩腳的煉器師?如果你知道他煉製法器用的都是一些什麼材料,你就不會這樣認為了。”

    “是什麼材料?”葉默下意識的問道。

    景瑛璃也沒有隱瞞,“陸前輩煉製法器的材料就是路邊隨意撿來的任何東西,這些材料沒有品級,甚至對修士沒有任何的作用。一塊泥土,一塊石頭,一根雜草他都可以用來煉器。

    葉默倒吸了一口涼氣,能用任意東西煉製出來法器,這簡直駭人聽聞。就算他是四品丹王,也無法用普通的雜草煉製出來凡品丹藥啊。

    “你說帶我去煉器,就是找這個陸前輩?”葉默想起了之前景瑛璃說的話。

    景瑛璃搖了搖頭,“想要陸前輩煉器,你就別想了。我說要帶你去煉器,是找另外一個人。”

    ......

    

Snap Time:2018-01-19 17:53:38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