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八十三章沒有實力就沒有道理


    本來收靳芷姮為徒是葉默臨時冒出來的想法,不過當看見靳芷姮真的拜他為師了,葉默忽然有了一種滿意,他似乎感覺自己的這個做法並沒有錯。

    葉默隨手拉起靳芷姮說道:“我的真名叫葉默,不過現在我也有一些仇人,如果有人問起我的名號,你就說我叫洛小默好了。”

    葉默知道莫影這個名字肯定會被雷雲宗懷疑,而寧小麻這個名字在隕真殿曝光太多,這次他幹脆起了一個洛小默。

    雖然用了洛小默,他心還是有些無語,什麼時候自己可以用葉默這個名字堂堂正正的說話啊?

    靳芷姮盡管有些疑惑不解,可她並沒有多問什麼。突然多了一個師父,讓她感覺似乎多了很多一般。之前她每天隻是活在掙靈石,還債的循環當中。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甚至沒有什麼更高的理想。唯一的想法就是,早點將靈石還清了。

    “師父,你來丹城也是為了參加三個月後的丹王大賽嗎?你是一個丹王嗎?”靳芷姮依然沒有忘記這個問題,拜了葉默為師後,還是問了出來。雖然渴望葉默是一個丹王,她就有了一個丹王的師父,可是她心依然清楚,爺爺那麼大的年紀都沒有成為丹王,師父可能也隻是一個靈丹師。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你對丹王大賽很是期盼?”

    靳芷姮點了點頭說道:“我爺爺這一輩子就是為了參加一次丹王大賽,可是他離開的時候也才是一個七品靈丹師。距離成為丹王還有好長的路。爺爺說他這一輩子可能都沒有辦法成為丹王了,還說我的資質不適合煉丹,沒有必要繼續他的路。”

    其實在北望洲,一個七品靈丹師已經有相當高的地位了,可是在南安洲,而且還是丹城,一個七品靈丹師還真的不算什麼。

    “丹王大賽的事情等會再說,我先將院子麵的閑客打發走。”葉默雖然是想通過參加丹王大賽在丹城站穩腳跟,但是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況且他得知莫有深的師父是丹城的丹王長老後,心已經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

    景瑛璃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葉默覺得這個女人想問題很周到,而且對丹城比他熟悉太多了,所以他還是準備等景瑛璃來了後再說。

    “師父,那些房客是因為我欠他們的靈石,不能打發的。”靳芷姮聽到葉默說將那些人打發走,頓時急了。

    這是丹城,如果丹城可以隨意的欺負人,她早就被人排擠出丹城了,甚至連命都沒有了。

    那些人雖然占據了她的小院子。可是卻並沒有強行占據,而是因為她欠了對方的靈石。

    葉默擺擺手說道:“其餘的你不用管。你隻管聽我的,去將那些人都叫出來再說。”

    葉默站在了院子當中,但是半晌後,靳芷姮隻是帶了兩人出來。其中一人臉上還有些不耐煩,如果不是他看不透葉默的修為,說不定早就發作了。

    另外一人倒是沒有發作,而是掃了葉默一眼,又冷冷的盯著靳芷姮說道:“靳姑娘,我們的時間有限。你有什麼話就快點說吧。這個月你一塊靈石都沒有還上,我還沒有顧得上問你。”

    靳芷姮臉色漲的通紅,她低著頭說道:“對不起,魏前輩,我師父找你們有些事情。”

    “你師父?”那兩人又打量了葉默一下,卻並沒有再說什麼。他們看的出來,葉默的修為比他們高。可是高又如何,這是丹城,不是別的地方。

    葉默的神識掃到還在房間麵若無其事的另外三人,忽然冷哼一聲。三道神識刺丟了過去。那沒有出來的三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

    此刻他們已經知道在院子麵的是個高手當中的高手,更是不敢留在房間麵,立即都跑了出來,隻是看向葉默的眼神有些忌憚。

    這還是因為葉默使用的是最輕微的神識刺,他現在的‘紫眼神魂切割’已經修煉到了第三層,可以隨意的施展神識刀了。如果神識刀過去的話,這三個人就算是不成為亡魂,也瘋魔了。

    看見了葉默強悍的威勢,先前來到院子中間的兩人也都有些驚慌起來。雖然丹城規矩森嚴,可是如果人家在這殺了自己幾人,就算是被丹城懲罰,也和他們無關了。

    “這院子是芷姮的爺爺留給她的,你們是不是仗著修為高點,住在這個院子不但不付靈石,還問芷姮要靈石?”葉默冷冷的掃了幾人一眼,淡聲說道。

    那名先出來的魏姓修士站出來抱了抱拳說道:“這位前輩,雖然你是靳芷姮的師父,可是也不能在丹城不講道理。我們是住在這不錯,可是並不是我們想住在這,是因為靳芷姮欠了我們的靈石還不起,無奈之下,我們才舍棄自己的住處來這住下而已。”

    葉默哈哈一笑,“這麼說來,你們還是為靳芷姮好了?”

    “不錯。”那修士雖然知道葉默的修為比他們要高出很多,但是他似乎吃定了葉默不敢拿他們怎麼樣,這才張著嘴巴說瞎話。

    “很好。”出乎他預料的是,葉默並沒有生氣,而是掃了一下這個院子,忽然再次問道:“靳芷姮欠你多少靈石?”

    那魏姓修士準備葉默動強的時候馬上就鬧出動靜,呼叫丹城的護衛來。可是他沒有想到葉默竟然不動強而是問靳芷姮欠他多少靈石。”

    隨即他就明白了葉默隻是裝腔作勢,在丹城他也不敢動強,想到這,語氣頓時大聲了起來,“她欠我十四萬靈石。”

    葉默聽到他的語氣,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也沒有點破,再次問道,“是不是靳芷姮將靈石還給你們後,你們馬上就會離開這?”

    “當然,我魏武亞也是一個守信之人,豈能霸占別人的地盤,更何況就算是我要霸占,丹城的守衛也會立即滅掉我。”那魏姓修士毫不猶豫的說道,似乎他根本就是一個很正直的修士。同樣他後麵那句話也是要警告葉默,這是丹城,不是動強的地方。

    葉默裝著沒聽到一般,繼續問道:“我就不問修煉洞府了,就問丹城一間中等的客店住一年需要多少靈石?”

    “應該要十五萬靈石左右吧,不過這當然不能和客店比。”那魏姓修士顯然明白了葉默說話的意思。

    葉默冷笑一聲,沒有理他的小心思,再次問道,“那你在丹城租一個這樣的小院房間,一年需要多少靈石?”

    “需要兩三萬靈石左右吧?”那魏姓修士額頭已經滲出汗來,葉默的話問的如此明白,他豈有不懂的道理?

    葉默再次嘿嘿的冷笑了一聲說道:“我不用去問,也知道不止兩三萬靈石。我姑且就算你三萬靈石,好,我問你你在這住了幾年了?”

    “六、六年……”魏姓修士語氣已經有些顫抖了。

    “六年,很好。就算是三萬靈石一年,六年你需要付多少靈石給靳芷姮?就算是你再高的利息,也不會要將近十萬的靈石吧?”葉默說到這,語氣更是冰寒,他掃了掃心驚膽戰的其餘幾人說道:“你們不但不感激芷姮好心讓你們住了六年,反而每天問芷姮收取靈石。你們是沒有將芷姮的師父我放在眼,還說沒有將丹城的規矩放在眼?區區金丹,很了不起嗎?”

    說道這,葉默忽然冷哼了一聲,在場的幾名修士立即心神一顫,那名修為最低的修士更是又噴出一口鮮血。

    冷哼完後,葉默語氣愈加嚴厲的說道:“我聽芷姮說,十年後,你們連這個院子也要奪去,如果你們這還不算是欺壓低級修士,那什麼算是欺壓低級修士。是否需要我叫護城守衛來,讓你們將你們的理由說說清楚?”

    幾名修士頓時臉色發白,如果這個道理真的說到丹城護衛那去了,確實是他們欺壓低級修士。

    “前輩,晚輩一直修煉當中,竟然已經忘了芷姮妹子已經還完了靈石了,晚輩立即就搬走。”一名光頭修士反應最快,他說完馬上就回轉到住處,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立即就走。

    “留下借條。”葉默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借條,還是說了一句。他沒想到自己這麼一說,那修士還真的留下了一道神識玉簡。

    其餘幾名修士看見有人離開,都知道靳芷姮有了葉默這樣一個師父,他們想要繼續霸占這個院子的想法已經不切實際了,立即都趕緊收拾了自己的東西,灰溜溜的離開了這個小院。

    “師父,這就行了?”靳芷姮以為師父叫那些人出來,會還靈石給他們,沒有想到隻是幾句話就將這些人叫走了。

    說完後,靳芷姮拍拍胸口說道:“早知道我也用這個辦法了,我竟然傻的天天給他們賺靈石。”

    葉默歎了口氣說道:“我用這個辦法可以,你用就不行了。你以為這幾個人不知道住在這要省很多靈石嗎?那是就是因為欺負你沒有人幫忙。你要記住,要想別人和你講道理,你就必須強大自己的實力。沒有實力,就沒有道理。”

    靳芷姮點了點頭,她已經明白了葉默話的意思。無論任何地方,道理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之上。

    .....

    (書海閣書海閣)w

    

Snap Time:2018-07-20 13:00:46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