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八十一章丹城


    丹城,在南安洲是一個象征。

    唯一的十星城市,一個比南安洲最大的城市南安城名氣還要大的城市。

    在別的城市,你可以不守規矩,可是在丹城就必須要守規矩。外界傳言,沒有人敢在丹城欺行霸市,也沒有人敢在丹城耀武揚威。當初田傲風在無心海被殺,雷雲宗的化真修士敢在南安城威壓全城,封鎖全城,可是如果這事情發生在丹城,那雷雲宗是絕對不敢這樣做的。

    但是在修真界,就算是規矩再嚴厲的城市,一樣的是以實力為基準,就算是在丹城也是一樣,實力為尊。如果一定要說還有誰敢在丹城欺負人,那必定是丹城的丹師無疑,在丹城,丹師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丹城距離墨月之城不近,葉默沒有使用‘紫銊’,以他坐在‘飛雲船’上的速度,花了將近一個月,才趕到丹城。

    還沒有進入丹城,葉默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丹藥清香,同時感覺到這的靈氣已經超越了普通地方的數倍。葉默整個人甚至都精神一振,對丹城更是期望。

    這果然是一個丹藥聖地,這還沒有進去,就聞到了丹藥清香,葉默對這深感滿意。

    葉默在丹城之外百的地方就下了‘飛雲船’,不是葉默不想飛進丹城,而已這就已經有了禁空禁製。在禁空禁製的外圍,一個強悍的九級防禦大陣屹立丹城四周。

    葉默雖然是一個六級陣法大師,可是這種一點都沒有損壞的九級防禦大陣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九級陣法之內不但有攻擊陣法。還有一個九級的聚靈陣法。

    難怪靈氣這麼濃鬱,葉默看著數個九級陣法,心大是感歎。他肯定丹城之下還有靈脈,甚至還不止一個靈脈。

    許多的修士進進出出,讓葉默驚訝的是,丹城竟然連城守都沒有,更不用因為進出的次數多而交給靈石。

    不過葉默的神識隨即就掃到了幾道隱晦的身影,立即就明白了那些身影應該是暗中監視的修士,頓時心了然,丹城應該是內緊外鬆。不是沒有城守,而是隨時都有人暗中注意。

    一進入丹城後,那種清香藥氣就更濃烈了。葉默心暗想,難怪很多修士都喜歡來這,如果在這種環境下修煉,不但靈氣充沛,而且還有靈藥功效,顯然比別的地方好出太多了。

    幾名虛神修士和一名凝體修士在葉默身邊走過,葉默搖搖頭。在丹城還真是虛神遍地走,凝體多如狗啊。就這麼一個城市。說不定就可以滅掉北望洲一個大洲。此時他更加相信景瑛璃所說的,如果自己在丹城站住了腳,九星門派還真的不會找他麻煩了。

    葉默知道景瑛璃這個時候應該還沒有到丹城,他在丹城一點都不熟悉,無論是要加入丹城,還是參加丹城的這一屆煉丹大比,都需要景瑛璃的幫忙。

    就在葉默還在考慮是不是找個地方先住下來,先修煉兩個月,等景瑛璃來了後再說話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不遠的地方。

    看見那人後,葉默心心一驚,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殺了他,但是他很快就清醒過來,立即轉過身來,隻希望那個人的神識不要掃到他。

    那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莫有深,他在丹城居然看見了莫有深。

    而且此時的莫有深已經是金丹九層的修為了。如果他是進入南安洲才開始修煉的話,那他的速度簡直太過驚人了。葉默肯定他的修煉速度絲毫不比蘇靜雯差,可蘇靜雯是什麼靈根,隱冰靈根啊。

    葉默轉過頭。站在一個小地攤邊上,拿起一個鏽跡斑斑的法寶殘片在手看著,神識根本不敢外放。

    如果莫有深認出了他就是葉默,那他就是死路一條。此時莫有深的身邊有兩名虛神修士,一名甚至是虛神九層了。顯然莫有深的修真資質很逆天,而且他還找到了一個強大的靠山,甚至這個靠山還非常看重他,派了兩名虛神修士做他的保鏢。

    這一刻葉默鬱悶無比,為什麼這混蛋一來這就混的這麼牛?自己卻每升一級都在苦苦掙紮,甚至還沒有出名,九先豎了一大批的敵人。

    雖然葉默不知道莫有深依靠的是什麼門派,可是現在他已經知道無論他是想教訓莫有深,還是想殺掉莫有深,都不是簡單的事情了。或者說一旦被莫有深看見他,他必死無疑。以莫有深的個性,看見了他葉默,那是必殺無疑的。

    “他們已經走了。”就在葉默還捏著手那鏽跡斑斑的法寶殘片在糾結的時候,攤主卻開口說道。

    葉默這才注意起這個攤主來,一個隻有二十不到的小姑娘,五官端正,模樣還算是清秀,眼睛卻很大,隻是皮膚有些微黑,才築基七層的修為。她的攤子上麵隻有一些二級三級的靈草,還有幾件法器,葉默手捏著的就是一個法寶殘片。

    在丹城這樣一個地方擺出這麼一個地攤,葉默不用猜,也知道這個女孩的生意一般般,甚至幾天都不會有一樣生意。

    不過剛才這個女孩竟然能看出他是在忌憚莫有深幾人,葉默心有些吃驚。

    隻是隨即他就笑了笑,收起手的法寶殘片說道:“小妹妹,這個法寶殘片我要了,多少靈石?”

    那大眼女孩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那法寶殘片對你沒有用處,你不用買。你如果得罪了別人,最好是早點離開丹城。”

    葉默知道自己的心思被女孩看出來了,倒也不好繼續買這個法寶殘片,隻是隨意問道,“剛才過去的幾個人,你知道是誰?”

    大眼女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知道,那是丹城二長老長順丹王的親傳弟子莫有深公子。”

    莫有深公子,葉默捏緊了拳頭,這家夥的運氣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啊,不但到了丹城,還成了丹城丹王長老的親傳弟子。這個莫有深已經是丹城的少公子了,自己在這想要出人頭地顯然有些不大現實了。

    葉默站起來搖了搖頭,心更是暗中歎息。不是景瑛璃的辦法不好,而是自己的運氣太背了點。丹城的實力他雖然沒有看見,可是從大街上修士的實力就可以窺見一斑,顯然很強大。無奈的是,他還沒有加入丹城,就先和對方的一個丹王是對頭。

    葉默強行將這些念頭壓下,就算是要離開丹城,也要等到景瑛璃來了再說。想到這,他又對那攤上的大眼女孩問道,“我想找一個偏僻一點的客店,你知道在什麼地方有嗎?”

    那大眼女孩搖了搖頭說道:“這位前輩,您應該是第一次來丹城吧?丹城是找不到住處的,除非您有認識的人或者是和丹城的人有關係。一般的情況下,要來丹城住宿的話,需要一個月甚至幾個月前就訂房間。”

    葉默愣住了,原來他連住的地方都找不到,總不能在大街上等景瑛璃幾個月吧?那些來來往往進入丹城的人,難道都和他一樣,也是沒有住處的?

    那女孩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想法,猶豫了片刻說道:“前輩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去我住的地方對付幾天,我隻收前輩較低的費用。”

    “你在丹城有住處?”葉默更是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這個女孩擺的地攤顯然就是最差的東西,而且修為也隻是區區築基。這種丹城的螻蟻怎麼可能有住處?丹城的房子,葉默根本就不用想,肯定是天價中的天價。

    那女孩聽到葉默的話後,似乎被戳到了痛處,語氣有些低落的說道:“不是我的,是我爺爺留給我的。”

    不等葉默再問,她就繼續說道:“我爺爺一直在丹城生活,而且還是一個高級靈丹師,十五年前,爺爺將我接到這,我就一直住在這了。”

    葉默又看了看這女孩身前的地攤,有些不解的問道,“你爺爺是丹城的靈丹師,你擺地攤,而且上麵的東西……”

    “我爺爺六年前就去世了……”那女孩的聲音更是低落下來。

    原來是這樣,葉默這才明白,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在丹城靠一個地攤生活,不用問,也是很艱難的。估計光顧這個地攤的修士大多數還是給的同情靈石,否則這個女孩根本支撐不下去。

    看這個女孩現在也不過十七八歲,六年前甚至隻有十一二歲,就更小了。一個十一歲的女孩能在丹城生活幾年,已經很不容易了。幸好還是在丹城,如果在別的地方,她說不定早就沒命了。

    葉默想起了憶墨,心最柔軟的地方似乎被觸動了。他看著這個女孩說道:“你收拾一下攤子吧,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

    他已經決定幫這個女孩一下。

    “好。”這女孩見葉默願意去自己的地方住,頓時欣喜快速的將自己的地攤收了起來,很快就裝進了一個儲物袋、

    看著她熟練的將東西掃進儲物袋,葉默疑惑的問道,“你爺爺是靈丹師,你怎麼連一個儲物戒指都沒有?”

    ......

    

Snap Time:2018-04-24 18:25:58  ExecTime: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