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八十章寧小麻就是葉默


    震驚過後,淩曉霜臉色變的通紅起來,她還從未如此丟人過。剛剛說和葉默認識已久,轉眼就被人當麵識破。偏偏兩人還都是南安十美中的人,淩曉霜難堪無比。顯然在別人看來,如果不是她說謊,那時就她已經偷偷的愛慕上那個葉默了。

    這種事情讓南安十美排名第二的淩曉霜情何以堪,更是丟人丟到家了,甚至連解釋都沒有辦法解釋。

    雖然臉色紅的猶如柿子一般,心尷尬的同時也震撼無比。她想不到寧小麻就是葉默,這個橫空出世的天才,為什麼如此淫色?想到這個問題,淩曉霜臉上的**緩緩退去,更是皺起了眉頭。

    文彩依見淩曉霜被她一句話說的沒話說,也沒有理她,而是繼續盯著顧未問道:“據我所知,你雖然和葉默一起進入了散修大廳,可是你從未和他說過一句話,又何來照顧一說?”

    顧未心一沉,暗罵自己多嘴,剛才隻要認認真真回答文彩依的話不就好了?自己因為對葉默尊敬了一些,立即就引起了懷疑。

    無論是南安十美的名頭,還是無極宗的核心弟子,顧未都知道,文彩依要殺了他,就好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

    他咬了咬牙,對文彩依再次拱了拱手說道:“文師姐,葉前輩雖然隕落了,可是他在隕落之前托他的朋友博容前輩給我帶來了一品丹藥,所以晚輩對他很是感激。”

    “博容?”文彩依自言自語的又重複了一遍,這才皺著眉頭說道:“你的意思是說葉默臨死的時候還可以托人帶東西,他不是突然死去的?”

    “這個晚輩不敢妄自猜測,不過博前輩說他是葉前輩的朋友。”顧未也感覺到這個文彩依似乎和葉默前輩有些梁子,不敢再有什麼廢話。

    文彩依冷笑了一聲,“那個博容去哪了?”

    她已經感覺絕對不會有這麼巧的事情,之前那個博容剛好發現了隕真禁地,現在就成了葉默的朋友,這太巧合了。不過她對博容不了解。要查到葉默,勢必先去查博容的來曆。

    葉默之所以說自己就是博容,要的就是文彩依去查博容的來曆,博容的來曆詭異,而且葉默肯定博容不會隨便將自己的根底泄露出去。否則他還找什麼‘苦竹’?文彩依要查博容,就暫時不會查到他的頭上來。

    顧未再次答道:“博前輩說他要去六層。他自己是生是死也不清楚。後來我出來後。確實沒有看見博容前輩,我想他應該遇難了。”

    文彩依沉默下來,心想的卻是難道葉默真的和博容是朋友?還是說博容被葉默殺了?或者說葉默被博容殺了?

    “你將博容的相貌刻給我看看。”片刻之後,文彩依再次說道。

    “是。”顧未很快就將博容的相貌刻畫給了文彩依。

    文彩依拿著顧未刻畫的相貌,更是眉頭皺起來了,因為顧未刻畫的人確實就是博容。葉默有一個隱匿氣息的法寶,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同樣知道那個法寶隻能隱匿氣息,而不能改變容貌。否則她也不會在三層的那個亂石灘認出葉默來了。

    文彩依沒有繼續詢問顧未。而是回過頭對淩曉霜若有意味的笑了笑,“和你相交已久的小麻師兄死了呢,清霜師姐,我先走了,你慢慢問。”

    淩曉霜此時已經完全平靜下來,她就好像沒有聽到文彩依的話一般。轉而對顧未問道:“葉默來自什麼地方?”

    “葉前輩來自墨月之城,他還讓博前輩托話給晚輩,讓晚輩以後照拂墨月之城一二。”顧未連忙回答道。

    “墨月之城?”淩曉霜疑惑的又問了一句。

    顧未趕緊解釋道:“墨月之城是一個凡人城市,靈氣先天不足,葉默前輩隻是那個普通城市的城主而已。”

    “他竟然是一個普通凡人城市的城主?”淩曉霜愈發疑惑了,難道這兩個葉默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況且就算不是同一個人,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應該也不會去一個凡人城市做城主?

    應該不是同一個人了。淩曉霜自己給自己回答道。如果是同一個人,他在金丹試名碑試名的時候才金丹修士,而這才多少時間,就已經是元嬰三層了。就算是袁冠南晉級也不會這麼快。

    不過。葉默是袁冠南嗎?袁冠南能在金丹試名碑上激出橫空出世白玉碑?

    淩曉霜又一次的疑惑起來。

    忽然她的腦海中一道影子閃過,她想起了自己去試名的時候,有修士說之前葉默試名拿出了一個紫色的法寶。雖然她不知道葉默的法寶是什麼東西,可肯定是紫色的法寶無疑。

    而之前那天在靈息樓她看見寧小麻拿出了一把紫色的菜刀,難道那紫色的菜刀就是那個紫色的法寶不成?

    如果這不是巧合的話,寧小麻確實是葉默無疑。如果寧小麻是葉默的話,為什麼他的表現總是如此不一致?對自己色迷迷的,而且還將靈息樓和吳預一起的那名女修騙哭了?

    她已經反複詢問過清儀和清寒等人,確認葉默對她們沒有任何不軌舉動,還確實是幫過她們,難道他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還是真的如他說的那樣,他對自己和別的女人不同?

    想到這淩曉霜臉紅了紅,搖了搖頭,她感覺葉默說的那話就是隨意敷衍或者是刻意調戲。

    也許是自己長得漂亮點,他想要調戲罷了。不對啊,要說漂亮尹盼蝶也不見得比自己差,難道對尹盼蝶已經得手了?不會那麼快?

    但是之前葉默剛見到尹盼蝶的時候,似乎也沒有什麼調戲的表情和眼神啊,甚至還是對敵之中。

    淩曉霜搖了搖頭,她準備去問問尹盼蝶,為什麼對寧小麻的看法改變如此之大。

    隻是她才走了一步,就停了下來,她似乎抓住了什麼。之前要說調戲,葉默也不是一見到她就要調戲的,是自己先說對他有些熟悉,然後他才開始調戲自己,說要送東西給自己。

    自己為什麼覺得他熟悉?淩曉霜確認以前沒有見過那個寧小麻,如果他真的是葉默的話,自己還是在試名碑廣場上知道他消息的。

    試名碑廣場?

    淩曉霜腦海清晰起來,她此時已經確認無疑葉默就是寧小麻了。因為她想起了那絲熟悉感覺,就是因為葉默在她之前試名,兩人相差才幾個時辰而已,而中間也沒有別的人試名。她是感受到了寧小麻身上的真元氣息和之前試名碑上留下來的真元氣息差不多,這才有那麼一點點的熟悉感覺。

    原來真是他,淩曉霜心忽然有些失望。原本她聽了師父的話後,以為師父說的那個人應該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沒想到居然是一個猥瑣無比的家夥,這種人死在隕真殿也算是正常。看樣子師父也看錯了,當時渡過滅絕雷劫的修士也不一定是他葉默。

    “謝謝你了。”淩曉霜走之前還對顧未感謝了一句,對於去墨月之城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興致。

    那個寧小麻雖然猥瑣,不過倒也不是沒有一點本事,連田傲風也被他殺了,顯然他是有些本事的。

    淩曉霜再次一拍腦袋,她苦笑了一下,忽然感覺自己很笨很笨。自己已經將過程全部想明白了,但是結果卻想不到。

    那葉默分明在自己說對他熟悉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是在他之後試名的人了。他之所以當時調戲自己,是因為怕自己認出他來,故意挑起自己的憤怒,然後攪亂自己的心神。

    因為那天晚上雷雲宗封城的師父,他偷偷離開了南安城。而自己在他之後試名,顯然明白他有殺了田傲風的實力,而且他當晚離開也坐實了他的凶手身份。他應該是怕自己認出他就是殺了田傲風的凶手,這才讓自己不繼續去猜測他的來曆,故意調戲自己。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那個葉默應該是從無心海而來,甚至就是雷雲宗懷疑的那個莫影。

    好聰明的一個家夥,這家夥在自己說熟悉的當時就想清楚了事情的關鍵,並且采用了調戲的手段幹擾她。而自己繞了這麼大一個彎子,最後得到了這麼多的訊息之後,這才勉強想到這點。就聰明才智上來說,自己和那個葉默相差太遠了。

    如果這種事情給景瑛璃分析,根本用不了一分鍾的時間,她就可以完全明白事情的原委。可是淩曉霜雖然資質不錯,但是就聰明上來說,和葉默以及景瑛璃來比,還是相差甚遠。

    明白寧小麻就是葉默後,淩曉霜雖然有些不相信葉默會死在隕真殿,可是她感覺還是要盡快將這件事告訴自己的師父。同時她需要去墨月之城一趟,還要問問無量海的那個金丹女修,她是不是認識葉默。

    如果葉默真的死了,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大劫的事情。這些淩曉霜不懂,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師父從來都不會騙她。

    

Snap Time:2018-04-24 22:33:48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