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七十八章有驚無險


    原本被化真修士壓迫的那些隕真殿出來的修士,頓時轟動起來。無極宗的第一天才弟子袁冠南竟然在隕真殿死了?人家是三十多歲就已經元嬰五層了,可以說前途無量啊。

    三十多歲元嬰五層,這估計還是強行壓製的結果。如果不是為了根基不穩,說不定人家現在都已經是虛神修士了。可是這樣一個人竟然在隕真殿沒有出來,這實在是有些讓人不敢相信。

    “有誰敢殺袁冠南?”

    “我估計是在隕真禁地沒有出來……”

    “是啊,袁公子元嬰試名碑排名二百一十二,有誰可以殺了他?”

    議論紛起,說各種各樣的都有,就是沒有人說袁冠南真的是被人殺了的。

    景瑛璃卻暗自佩服葉默的周到想法,雖然當時她也想到了袁冠南死了很有可能驚動化真修士,她的隱匿‘魂記’辦法不一定好用。可是當時她隻是要尋求葉默的幫忙,至於出來後,葉默會不會被人發現,那不是她要管的事情了。

    現在看來葉默的小心又一次救了他的命,如果不是他自己去了那個魂記,現在他已經被拉出來了。

    那化真修士聽見了人群中的議論,頓時又是一聲冷哼,那些議論馬上就停息了下去。冒犯了一個化真修士,就算是人家將你殺了,你也沒有辦法跳天。

    “彩依,你出來將之前的事情說一遍。”此時又有一名乘鼎修士來到眾人的麵前說道。

    葉默看了一眼那名乘鼎修士,顯然也是無極宗的。隻是此刻他的臉色陰沉無比,不知道那被自己殺了的袁冠南是不是他的弟子。

    文彩依神情鬱鬱的走出來先是對兩名化真修士躬身施禮,然後才對那名乘鼎修士說道:“馮長老,當時我和袁師兄在隕真殿第五層,袁師兄說要去有點事情,讓我等他一炷香的時間。可是我等了幾個時辰後,也沒有等到袁師兄,我就知道袁師兄應該是出事了。”

    那化真修士聽到這。他再次看向了出來的兩千來人說道:“到了隕真殿第五層的留下來,其餘的散去。”

    很快原本兩千來人的祭壇一下就走了一千多人,葉默的神識稍微掃了一下,發現留下來的隻不過區區五百來人而已。

    人數一下少了這麼多,顯然自己的目標就變大了,這個排除法狠啊。

    一些修為不到元嬰三層的修士也被漸漸排除,到了最後,葉默發現現場隻有一百多名修士。而他恰好在這一百多人之中。

    之前葉默看見十幾名化神修士,可是他此時發現的卻隻有兩人出來,那個叫苦心的金剛寺化神修士一樣的沒有出來。

    “你叫什麼名字?”那化真修士忽然將目光盯在了葉默的身上,葉默戴了麵具,元嬰四層修為,但是真元氣息給他的感覺卻很是強烈。顯然不是一般的修士。

    葉默心大罵,這雖然隻有一百多人,但是他的修為在這一百多人麵算是低的了,這化真修士難道有窺心術?可以看出自己心所想?

    葉默等了一下,發現景瑛璃表情淡漠,絲毫沒有管他的事情,隻好硬著頭皮出來說道:“晚輩玄音閣內門弟子席斐,奉門主之命保護瑛璃小姐。”

    聽了葉默的話,那化真修士將目光看向了景瑛璃。雖然那化真修士一個字都沒有說。但是景瑛璃還是上前行了個禮,語氣平淡無奇的說道:“是,前輩。”就好像那化真修士問過一般。

    旁邊的那名無極宗的乘鼎修士在那化真修士旁邊說道,“這是玄音閣的家事。”

    那化真修士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詢問葉默。

    葉默此時才有些明白過來,如果景瑛璃急著要幫助他開脫,那才是要壞事。看樣子原來的那幾個護衛,似乎並不是她很喜歡的。

    “咦,不對啊。臨道友。”此刻另外一名化真修士似乎發現了什麼。咦了一聲說道。

    “什麼事情,伍兄?”無極宗的化真修士也有些疑惑的看著剛才說話的修士。

    那剛才說話的修士皺著眉頭說道:“臨道友。我肯定這些修士當中沒有殺害袁冠南的凶手,因為‘魂記’根本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去掉的。更別說這些最高修為隻有虛神的修士了。”

    無極宗的那化真修士歎了口氣,他何嚐不知道這點,袁冠南潛力巨大,就這樣隕落在隕真殿,他是不甘心啊。

    “而且,你有沒有看見進去的十一名虛神修士,出來的隻有兩人?連虛神修士都可以隕落,更何況是元嬰修士?況且這次隕真殿對整個洛月大陸開放,誰能肯定其餘的地方就沒有逆天的人物進去?”那叫伍兄的化真修士說道。

    “果然是這樣。”那名無極宗的化真修士總算是看清楚了眼前的狀況,立即驚異的說道。之前因為心怒袁冠南的被殺,他沒有注意,現在看來還真的如此。

    那叫伍兄的化真修士忽然對還在祭台上的修士大聲說道:“有進入隕真殿六層的站出來。”

    葉默看見包括他和景瑛璃在內,隻有四十名不到的修士。

    “好,有沒有進入隕真殿第七層的?”那伍姓修士再次高聲問道。

    這次沒有一個修士站出來,葉默顯然不會站出來。他相信以景瑛璃的聰明,肯定也不會站出來。

    景瑛璃果然臉色冰冷,動都沒有動。

    兩名化真修士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在對方的眼也看出了一些擔憂。無極宗的那名化真修士,也沒有繼續詢問袁冠南的事情,而是揮揮手說道:“大家自行散去。”

    說完他又對旁邊的那名化真修士說道:“伍兄,我總感覺隕真殿和以前不同了,不說隕真禁地突然出現,而且這次還折損了這麼多的虛神天才修士,這似乎很不一般啊。”

    葉默雖然不知道兩名化真修士說什麼,但他估計應該是和隕真殿有關係。不過這已經不關他的事情了,他此時巴不得走的越快越好。

    ……

    送他們來的大船已經等在一邊了,葉默一句話都不說,隻是跟在景瑛璃的身邊。大船開啟後,葉默總算是稍微鬆了口氣。

    他的房間在景瑛璃的旁邊,在他進入房間的同時,景瑛璃傳音給他說道:“火焰和珠子都不能泄露,否則死路。”

    就算是景瑛璃不傳音,葉默也不會傻的到處宣傳自己有淨靈珠甚至還有天火。他怕的是景瑛璃說出去,現在景瑛璃這麼說,顯然知道輕重,葉默心倒是很感激的。

    景瑛璃說這句話的目的不是真的怕自己說出去,而是在向自己保證,她不會說出去。

    幾天時間轉眼即逝,雖然船上的人比來的時候少,可是卻比來的時候更是熱鬧。但是葉默卻從不出去,一直留在房間。期間他感覺到景瑛夢來過一趟,不過那個女人隻是在門口徘徊了片刻就離開了。

    到了隕真城廣場後,葉默還是緊跟著景瑛璃,景瑛璃卻忽然祭出一把飛劍對葉默冷聲說道:“姓席的,如果你還敢再跟著我,別怪我一劍殺了你。你去幹你自己的事情,我不用你跟著。區區一個元嬰四層的內門弟子,也敢妄言保護我。”

    說完景瑛璃轉身就走,連看都沒有看葉默一眼。

    葉默心存感激,他知道這是景瑛璃給他機會獨自離開。說自己去幹自己的事情,是提醒他去丹城,然後兩人在丹城再匯合。

    葉默似乎有些無奈的眼睜睜看著景瑛璃離開,突然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不見。葉默之所以這麼快就隱匿了自己所有的氣息,那是因為他看見了景瑛夢正向他走來。

    此刻他哪有心情去見景瑛夢,他必須盡早回到‘墨月之城’,將‘墨月之城’托付給許昌吉。

    景瑛夢看著葉默離開的背影皺了皺眉頭,她剛剛還鎖定了葉默,可是這轉眼間對方就消失不見了,父親派出去的人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葉默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換了一身衣服隱匿了自己的氣息,又戴上‘九變’幻化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相貌後,這才走向隕真廣場。

    他很遠就看見了臉現驚喜的尤翩平和葛連,這兩人圍著顧未,顯然沒有想到葉默死了,顧未竟然出來了。

    葉默的神識小心的掃了出去,很快他就找到了在廣場一邊擺著一個地攤,臉上有些失望的李千萍。

    葉默走過去,發現她的地攤上隻有寥寥幾樣四級靈草,和幾樣低級靈器。而李千萍更是心不在焉,顯然心思不在做生意之上。

    “這個靈草我要了。”葉默拿起其中一株靈草,隨手將一個有禁製的盒子遞給李千萍說道:“這是報酬。”

    說完轉身就走,連李千萍問話的機會都沒有給。

    李千萍驚異的拿起那個木盒,神識稍微掃了一下,頓時臉現驚喜,想也不想就將盒子放入自己的戒指麵。當她再次用神識掃描葉默的時候,卻發現葉默早就不見了。

    “你果然是守信之人,拿來了博容的人頭。”李千萍喃喃說完,快速的收拾起自己的攤子,消失在廣場的外圍。

    ......

    

Snap Time:2018-01-19 13:04:51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