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六十八章魂記


    (插播幾句話,《最強棄少》首發站點是138看書網和中國移動閱讀,在這兩個站點,每天更新時間固定。如果是看|盜|的,就不要來不停的詢問老五更新時間了,謝謝!)

    ------------

    葉默冷靜下來,他發現從剛才和這女修遇見開始,直到現在說話的主動權一直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主動機會。

    “袁冠南區區元嬰五層,元嬰試名碑排名也不過區區二百多名的一個廢物,你能上到第六層,能殺了他也不算稀奇。”那女修不理葉默,淡然自顧的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我殺了袁冠南。”葉默沉聲問道,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他在藏著沒有任何意義。

    之前袁冠南在他換了幾個麵具法寶後,還被認出來了,此時葉默對自己的隱匿法寶已經沒有了先前的自信。

    那女修不緊不慢的說道:“因為大部分的八星和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都有一道魂記,任何人隻要殺了這些宗門的核心弟子,那道魂記就會附著在此人身上,這道魂記在數年之內都不會消散,而且這道魂記隻要是凝體以上的修士就可以看的出來。而你身上有一道魂記,甚至還很清晰,顯然你不久前殺了一名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

    說到這,那女修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能上到第五層隕真殿的九星宗門弟子並不多,而袁冠南恰好是那種表麵風度翩翩,內心陰暗睚眥必報的人。如果是他要殺人的話,肯定不會叫上別人,一定會是一個人偷偷的截殺。我想你可能是得罪了他,這才被他截殺,最後反殺了他。”

    葉默聽到這心震驚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修的心思,簡直太聰明了點。她就好像親眼見到的一般。隻是通過袁冠南的性格分析,就認為自己殺的人是袁冠南。

    葉默心震驚,卻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既不承認也沒有否認的問道:“既然你說是至少凝體修士才可以看出來,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那女修似乎知道葉默會這樣問一般,她淡淡一笑,隨手就取出了一麵圓鏡丟給葉默說道,“因為我有這個。它叫‘極鏡’,可以看見肉眼甚至神識掃不到的靈魂體,也可以看穿一般的麵具法寶。”

    葉默接過圓鏡,隨意照了一下,頓時心一驚,他不但看見了自己的身後附著著一道淡淡的影子。還能看見‘九變’下的真實容貌。

    雖然葉默不知道用了‘匿沙’後,這個鏡子是否可以看出來,但是他此時對那些隱匿容貌的法寶更是沒有了信心。

    特別是那道猶如鬼魂一般的影子,以他的神識和感應竟然沒有覺察到,九星宗門果然是底蘊深厚。這種魂記,實在是大殺器。

    “你可以幫我去掉魂記?”葉默並沒有將鏡子還給那女修,隻是沉聲問了一句。事情到了頭上,他反而冷靜下來,此時他想的是怎麼對付九星宗門的事情。而不是擔心。

    那女修讚賞的看了葉默一眼,淡聲說道:“我沒有辦法幫你去掉魂記,不過我可以幫你隱匿起來那個魂記。除非是化真修士才可以看出我隱匿了魂記,化真以下絕對看不出來。”

    葉默暗自搖了搖頭,如果化真修士能看出來,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去請這個女修幫忙隱匿。誰知道隕真殿時間到了後,會不會有化真修士?當初他殺了田傲風都有化真修士去南安城,更何況袁冠南?

    葉默很想知道用自己的天火能不能燒掉那個魂記,可是現在在這個女修麵前。他卻不好去試。

    他想了想再次問道。“是不是這種魂記隻能在元嬰修士身上標示,而無法用在在金丹修士身上?”

    “你說的沒錯。魂記必須要有元嬰神魂的修士才可以做上,金丹修士還沒有凝結元嬰,沒有元神,是沒有辦法做魂記的。”說到這這女修停了下來,她若有意味的看著葉默,忽然淡淡一笑說道:“看來你的膽子還真不小啊,之前的田傲風應該也是你殺的吧?雷雲宗的怒火還沒有過去,你就又挑釁無極宗。你能活到現在,還在真是奇跡。”

    葉默暗自無語,這個女修太聰明了,自己隻是隨便問一句話,她就能猜出田傲風也是自己殺的。不過葉默也沒有繼續去辯駁,殺一個也是殺,殺兩個也並沒有讓自己的處境壞了多少。

    見葉默沉默下來,這女修也沒有繼續刺激葉默,而是說道:“你能上到隕真殿第六層,說明你有切斷石梯精神擠壓的辦法,我的要求很簡單。我雖然也有這種辦法,可是我知道靠我一個人,我是沒有辦法上到第七層的,我需要你的幫助。報酬就是,我幫你隱匿掉魂記。”

    葉默沉默了片刻說道,“好,不過我不能和你一起,這樣吧,五天後,我們在第七層的石梯口相聚。但是你的這麵鏡子要借給我用幾天,或者我不用你幫我隱匿魂記號,我隻要你能幫我找一個出去的身份就好了。”

    那女修驚訝的看了看葉默,好一會才說道:“你想自己去掉魂記?那絕對不可能的。不過你如果想要我幫你找一個出去的身份,那很簡單,我隨時可以幫你辦到。”

    “好,就這樣說。”葉默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那女修見葉默幹脆,也不再說什麼,隻是說道:“我叫景瑛璃,你記好了。”

    “我叫葉默。”這個女修知道自己殺了兩個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葉默也沒有必要繼續藏著自己的名字了。

    說完自己的名字後,葉默似乎想起來了什麼,疑惑的看著景瑛璃,“我知道九星宗門玄音閣有一個景瑛夢,你和她是什麼關係?”

    景瑛夢是南安十美排名第四的女人,葉默對南安十美可以說是了解透徹,所以出口就問道。

    景瑛璃冷冷一笑,“你倒是一個多情種子,不過就你這樣子,我看還是不要想人家景瑛夢了吧。”

    這次葉默總算是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情緒波動,景瑛璃和他說話以來,一直平靜無波,隻是她聽到景瑛夢這三個字後,葉默顯然感覺到了她的一絲情緒波動。葉默的感官很靈敏,他甚至能感受到景瑛璃的一絲怒火和憤恨,不過他聽景瑛璃說話的語氣平靜無比,又好像覺得自己那種感覺是一種錯覺。

    “五天後再見。”葉默沒有了繼續和景瑛璃說下去的想法,直接祭出‘紫銊’轉眼消失不見。

    看見葉默消失不見後,景瑛璃也換了一個方向離開。雖然她的主要目的是隕真殿七層,可是到了六層後好東西肯定是多的很,這五天時間,她也要收集一下自己需要的好東西。

    ……

    葉默離開景瑛璃後,直接找了一個地方進入金頁世界。

    第一時間他就是戴上了‘匿沙’,再用‘極鏡’試了試。‘匿沙’果然比‘九變’的等級要高出很多了。但鏡子麵一樣的有一些蛛絲馬跡,不過如果不仔細看的話,也很難看的出來。

    葉默收起‘匿沙’,看了看這鏡子,這‘極鏡’可以看穿麵具法寶,顯然不是一般的東西,而景瑛璃竟然舍得拿出來借給自己這個毫不相幹的人。可見隕真殿七層的東西對她來說,肯定是非同小可。

    葉默收起‘極鏡’,將自己的神識運轉到了極致,隻是這運轉到極致的神識並不衍生出去,而是仔細的在自己的身體周圍環繞,一遍又一遍的查看。

    鏡子總歸是要還給別人的,如果他不能用神識找到‘魂記’,以後要是再中一次又如何?

    數十遍後,葉默果然在身後找到了一個淡淡的影子,那應該就是殺了袁冠南後,留下來的‘魂記’了。

    葉默更是毫不猶豫的祭出了‘霧蓮心火’,在天火的炙熱下,那‘魂記’似乎在變淡,但是速度並不快。

    葉默心暗罵,這是什麼東西,連天火也燒不掉?

    他幹脆又祭出了‘紫葵火’和‘雪精火’,在三種奇異火種的夾擊下,那道淡淡的影子發出一聲尖銳的淒叫,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默再次拿出‘極鏡’看了看,發現鏡子麵再也沒有了‘魂記’的影子,這才長長的籲了口氣。這個景瑛璃是真的幫了他了,如果不是景瑛璃,自己出去後,被凝體修士殺了,他還不知道為什麼被殺。

    這些大門派可真是惹不得,到處都是危險。

    沒有了‘魂記’的困擾,葉默感覺渾身上下輕鬆多了,之前殺了袁冠南後的那種不舒服一下就消散的無影無蹤。

    此刻葉默總算是明白了之前的不舒服是因為什麼了,原來是一道‘魂記’作怪。

    心情愉悅之下,葉默打開了之前搶到的幾個戒指,發現麵都是大量的靈草和礦石,顯然這些都是在隕真殿采集到的,不過現在已經是他的了。

    當葉默拿起袁冠南的另外一個戒指時,卻驚訝的發現,這竟然是一個獸靈戒。獸靈戒上的禁製對葉默來說很簡單,他破去了上麵的禁製後,出來的居然是一隻可愛的小狐狸。

    “雪絨狐?”葉默脫口而出,難道這就是他在梅內雪山看見的那隻雪絨狐嗎?怎麼來到這了?而且已經是五級靈獸了。

    ......

    

Snap Time:2018-07-17 00:45:39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