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六十五章為修真界除害

  
  ff37;ww.ff35;ff18;xff33;.ff23;om 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我們都是一個門派的,如果你喜歡我,你就拿去吧,我願意……其實當初在神藥門的時候,我就對你,對你……”哪怕這並不是隱私場所,可是劉曼香說出這話來,竟然絲毫都不顯得突兀。而且她的語聲越說越糯,越說越低。
  而她胸口的衣服也似乎隨著她的話越來越鬆,露出來的白色也越來越多。不但改稱葉默為師弟,而且還擺出了一副早就愛慕葉默多時的姿態。
  葉默冷冷的盯著劉曼香,相比之下京欲闐說的話更加可信一些。劉曼香是什麼人,葉默雖然不是很了解,可是畢竟在一個門派之中。
  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那種可以為了門派而忍辱負重的女人,京欲闐說她為了一顆‘凝嬰丹’,葉默覺得這更加可信一些。
  看見葉默冷冷的盯著自己,劉曼香的語氣更是淒切可憐了,似乎剛才京欲闐根本就不是她殺的。
  最後她竟然轉過身子,彎下腰來愈發淒切的說道:“師弟,我知道你恨我,你打我一頓吧。”
  說完更是翹起了自己的臀部,這還不算,她甚至還撩起了衣裙,露出渾圓隻有一絲粉紅的褻衣來。
  就算是葉默看的也有些口幹舌燥,不得不暗自佩服這個女人會利用自己的本錢,而且不顧任何的羞恥。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羞恥。
  原本晃得有些眼花的葉默忽然抬起頭來,看向了京欲闐和劉曼香兩人剛來的方向。
  “啪啪”幾聲單調的鼓掌幾乎在葉默抬頭的同時傳來,“閣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竟然喜歡在大白天的路邊做這種事情,袁某佩服之極,實在是佩服之極……”
  葉默眼神一凝,他看著晃悠悠走過來的那名修士,眼多了一些疑惑。他當然認識過來的這名修士,此人叫袁冠南。可是袁冠南剛才的那話是什麼意思?
  而且這個袁冠南一直和文彩依一起,這次他怎麼一個人出現在了這?
  很快葉默就明白了袁冠南的意思,他應該是認出自己就是寧小麻了。明白了這點後,葉默更是有些寒意,他無論用‘匿沙’還是‘九變’,或者是用原來的麵目,目的都是一個,就是為了不讓別人認出來。這個袁冠南既然現在能認出他。那豈不是說,自己的幾種裝扮他都認識?他是怎麼做到的?
  袁冠南走到劉曼香不遠處,饒有興致的看著劉曼香還翹著的臀部,似乎還在用心欣賞。劉曼香終於也知道了害羞,她委委屈屈的站了起來,不過卻沒有去整理胸前的衣服。
  “這位師妹。是不是這人在逼迫你?如果是的話,你隻管說出來,等會和我去做個見證就可以了。”袁冠南一臉正色的說道。
  “我,他,我……”劉曼香臉色漲的通紅,隻是說了三個字,就再也說不出來了。似乎她真的害羞的無法說話,更是語無倫次。
  葉默心冷笑,這個女人如果在地球的話。絕對是影後級別的人物。
  袁冠南溫和的對劉曼香點了點頭,這才看著葉默淡聲說道:“寧小麻,你很不錯啊,這才短短的時間,你就從元嬰三層晉級到了元嬰四層,我估計所有的人都小看你了,你不是一個簡單的修士。”
  頓了一下,袁冠南又嘿嘿的笑了一句,“不過淩曉霜還真的沒有看錯你。好色無恥我可以理解。可是好色到你這種程度的。我袁某還是第一次聽說。說不得,我也要為修真界除一除害了。”
  葉默隻是握住了‘紫銊’。根本就沒有在意袁冠南的話,他絕不相信袁冠南能高尚到這個地步,甚至說出為修真界除害的話來。
  此刻他最在意的是袁冠南是怎麼認出他,然後又是怎麼找到他的?葉默相信以他的隱匿法寶和他的小心,絕對不會露出破綻的。可事實上是袁冠南不但認出他來了,還找到他了。
  之所以取出了‘紫銊’,是因為他已經不打算讓袁冠南活著離開了。他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這袁冠南知道他的身份了,他不殺此人殺誰?袁冠南可不是那麼好殺的,這一點葉默同樣很清楚。
  倒不是葉默認為自己殺不了此人,之前他殺田傲風是因為不知道田傲風的身份,而現在他知道了袁冠南的身份,甚至比田傲風還要牛的一個人物,一旦他殺了袁冠南,引起的轟動絕對比殺了田傲風還要大。
  葉默伸手在‘紫銊’上麵抹了一下,然後淡聲說道:“姓袁的,這沒有外人,也不要大話連篇了。當婊子的人很多,也不在意多你一個,隻是不要將牌坊舉到我的麵前就行了。我知道你盯住我,肯定有目的,如果你有什麼疑問的話,我可以盡數告訴你,不過這之前,我也有一個疑問,希望你可以回答。”
  袁冠南卻哈哈一笑說道:“無論我是不是大話連篇,你也看不見了。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倒是真的有問題要問你。好吧,我袁冠南也沒有必要和你這樣一個將死之人計較,你是想問我是怎麼找到你的,對不對?”
  葉默沉聲說道:“不錯,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因為我隻要看過一眼的人,就永遠不會被他躲掉,無論他用什麼法寶。”袁冠南自傲的說道。
  葉默皺了皺眉,他絕對不相信袁冠南的話,袁冠南就算是再有天賦,他能看出凝體修士都看不出來的‘匿沙’?
  見葉默皺了皺眉頭,袁冠南知道葉默沒有相信他的話,他也沒有一定要葉默相信,隻是立即問道:“別人都在搶奪‘九彩蓮’的時候,你在搶奪那靈潭麵的水。我想,你應該有一樣極大的洞天法寶吧?否則不可能以這麼快的速度采集走這麼多的靈潭之水。”
  葉默心一驚,有些事情就在不經意之間暴露,以當時的混亂場麵,袁冠南竟然會關注的盯著他。很顯然,袁冠南早就留意他了。也說明,他袁冠南沒有說謊,雖然葉默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手段,但是有一點肯定的是,袁冠南時刻都知道他就是寧小麻。
  葉默沒有回答袁冠南的話,他知道剛才袁冠南也沒有對他說實話,隻是祭出‘紫銊’冷聲說道:“廢話別說了,要動手就快點。”
  “哈哈,以為自己已經元嬰四層了,就想和我袁冠南動手,果然是無知者無畏啊。既然你想要動手,我就成全你,也為修真界除去一害。”
  袁冠南說完,一抬手一個八極大鼎出現在他的頭頂。
  葉默還是第一次遇見用鼎的修士,這個八極大鼎一出現在袁冠南的頭頂,就滴溜溜的旋轉起來,同時帶起一道道空間風牆。
  同時袁冠南的手上又出現了一支渾身都充滿了殺意的古戟,原來這八極大鼎還不是他的最終法寶,充其量隻能算是一個防禦法寶而已。
  那支古戟一出來,葉默就知道這古戟下不知道喪生了多少亡魂了。那種帶著強烈血腥味道的凶悍殺意,葉默就肯定這古戟絕對不是袁冠南的東西,隻是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弄到了這種凶器。
  當初盧劍強和葉默對敵的時候,使用的是一把血色長,那血色長同樣帶著血腥,可是和這古戟不同的是,那血腥被魔氣完全覆蓋了。而袁冠南手的古戟卻是真正的血殺之氣,就算是沒有出招,也有一種攝人心魄的氣勢。
  祭出古戟的袁冠南再懶得和葉默廢話一句,手的古戟已經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直接砸向了葉默。
  血色的殺氣幾乎將整個空間都凝固起來,似乎讓人感覺隻要接近這血色殺氣,下一刻就會被這血色的殺氣撕裂。
  劉曼香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原本她是想等葉默和這個新來的修士打起來的時候,她就趁機逃走的。因為葉默之前的厲害她是親眼看見了,殺了元嬰五層的京欲闐,就猶如殺雞一般。
  而這個新來的修士也是元嬰五層,肯定不是葉默的對手,可是兩人現在打起來,劉曼香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看錯了。
  這個元嬰五層的修士出手聲勢驚人,自己相距這麼遠,也感覺到一種要被撕裂的心驚。看樣子葉默也不一定是此人的對手,既然這樣那她不需要現在就逃,以這兩個人的本事等會肯定會打的驚天動地,自己再找機會逃走,比現在逃走要好的很多。
  袁冠南的古戟一刺出來,葉默就感覺到胸口一陣的翻湧,有一種即將吐出的難受感。
  不等他感歎袁冠南的真元渾厚,就已經感覺到了周圍空間的遲緩,似乎隻是那麼一那的時間,可是給葉默的感覺卻很長。
  當那古戟從幻化成無數的戟影將葉默四周的空間封鎖住的時候,葉默這才恍然驚覺,袁冠南的第一招竟然和他的‘幻雲束元刀’有些類似,隻是這一下就想完全束縛住了他周身的空間。
  雖然這遠遠不能算空間鎖定,但是葉默卻知道,這一招已經有了一些空間雛形。
  顯然袁冠南還不想這麼快殺了自己,葉默心冷笑,袁冠南將自己當成了一般的元嬰四層修士,顯然他錯的太離譜了。
  葉默同時劈出‘紫銊’,在‘紫銊’的刀氣和他的真元鼓動之下,剛剛還似乎要鎖定他的那些真元牆猶如紙糊的一般破碎不堪。
  ff37;w03c9;30fb;ff313800100.ff43;off4d; ff55;247b;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Snap Time:2018-10-24 00:01:53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