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六十四章滅門的原因(賀星上☆心下)


    “是‘煙霧芝蘭’,不過數量倒是不少呢,還有十幾株。”劉曼香和京欲闐顯然已經看見了在十幾株‘煙霧芝蘭’,劉曼香主動停了下來,對京欲闐說了一句,那個意思很明顯,就是這些靈藥要不要動手。

    京欲闐看了看站在一邊的葉默,對劉曼香點了點頭,顯然葉默隻有元嬰四層的修為在他的眼還不算什麼。不要說他已經是元嬰五層的修為,就是劉曼香也有元嬰一層修為,他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懼葉默區區元嬰四層。

    不過他顯然也沒有打算強取,隻是看了看愣在一邊表情有些奇怪的葉默說道:“這位朋友,這個蠻牛獸我們一起滅掉,這十幾株‘煙霧芝蘭’我們正好平分,你看如何?”

    區區一個五級蠻牛獸,那是根本不需要元嬰修士聯手,就是劉曼香也可以隨手滅掉。

    葉默的拳頭已經握的有些發白了,他眼角甚至都有了紅色的血絲,原本已經暴走的憤怒在京欲闐說出這句話後,他反而平靜了下來。

    既然遇見了京欲闐,他就絕對不能讓他再走,他必定要冷靜下來,防止讓這個家夥從眼皮底下溜走。否則的話,他要再去東玄洲還不知道要多久。

    見葉默一直沒有說話隻是盯著他,京欲闐皺了皺眉頭。

    “你身邊的這個女人老子看中了,給老子用用,至於你這個垃圾……”葉默掃了一眼劉曼香語氣帶著冷笑著說道。

    和他預料的一般,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京欲闐立即就暴跳起來。哪來的家夥,隻是區區一個元嬰四層而已,竟然連自己的女人也敢打主意。

    怒火同樣的瞬間就衝上了京欲闐的腦門,他手一揚,六道帶著閃閃寒光的飛刀已經被祭出。

    葉默看時,卻發現這竟然是一組飛刀,這六把飛刀每一柄都是一件極品靈器,而六把飛刀組合在一起,竟然不下於一把下品真器。

    這六把飛刀被京欲闐一祭出,立即就在空中快速的伸展。轉眼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的刀幕,將葉默完完全全的籠罩起來。

    站在一邊觀看的劉曼香看見這六把飛刀後,眼露出一絲羨慕,轉而就冷冷的看著葉默。

    京欲闐的厲害全部在這一套刀器上,他的這一組飛刀不但相當於一件下品真器,而且在對敵的時候,還有更為重要的束縛作用。這組飛刀有一個特性,一旦組成刀幕後,在刀幕中的修士將被刀幕束縛住。很難掙脫出來。

    更不要說眼前的這個修士比京欲闐還要低一個層次了,所以在劉曼香的眼。京欲闐已經是立於不敗之地了。

    當自己的這一組飛刀已經幻化成為刀幕將葉默完全罩住後,京欲闐剛才憤怒無比的情緒竟然有些緩和下來。他甚至懷疑對方熟悉自己,否則怎麼知道自己在動怒後,會不顧一切的拿出殺招?好在對方終於如願以償了。

    如果是別的修士,葉默跟本就不屑用這種手段來激怒對方,但是他和京欲闐的仇恨太深了。當年京欲闐才元嬰一層,還是靈藥累積起來的,這才幾十年過去,他竟然已經是元嬰五層了。這讓葉默有些擔心。

    修真界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就拿他自己來說,當初不也是一個普通之人,現在甚至可以秒殺同階。所以他一點也不敢小看數年不見的京欲闐,因為他絕對不能讓此人逃走。

    可是當葉默看見京欲闐的出手後,他暗自搖了搖頭,果然還是靈藥累積起來的。這一出手。葉默就知道,這家夥完全憑借著這一套刀器說話,本身的真元和神識根本就不值一提。

    就算是博容在這,葉默估計他都可以從京欲闐手下逃生。更不用說遇見了自己了。

    葉默不等那飛刀的光華和刀幕席卷開來,他的‘紫銊’已經祭出。如果麵對吳預那種修士,他第一刀還有可能是‘幻雲束元刀’,可是京欲闐和他實在不是在一個檔次上麵,相差的太遠了點。

    ‘幻雲飛旋刀’被葉默劈出後,剛才還將葉默籠罩住的飛刀刀幕就好像破布遇見了利刃一般,立即被戳的千瘡百孔,猶如一個肥皂泡一般的消失不見。

    “哢嚓”的幾聲脆響,懸浮在葉默頭頂的那六把飛刀在瞬間就被紫色刀氣卷走,那些卷走的飛刀全部撞擊在一起,‘叮當’作響。而作為那些飛刀靈器的主人京欲闐此刻竟然也沒有辦法控製。

    京欲闐隻是呆呆的看著被紫色刀芒卷走的飛刀,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又是一道長長的紫色直接劈向了他的丹田。

    “噗”的一道血箭噴出,京欲闐身上閃現出一道血痕,而一個驚恐不已的小小元嬰竟然被葉默這一刀給直接劈了出來。

    那元嬰剛一逃出來,立即就被紫色的刀氣攪成了碎末。

    失去了元嬰的京欲闐呆滯的看著葉默,如果這事情不是發生在他的眼前,他根本就不會相信,自己一個元嬰五層的修士在一個元嬰四層的修士麵前沒有經過三招就被滅掉了元嬰。這不是相差大,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麵的。

    元嬰一滅,等於他的修為全部完了,而且就算是對方不殺他,他也隻能到此為止。

    “你,你……”京欲闐有心想要說出一兩句威脅或者求饒的話來,可是他你了半天,半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對方連他的元嬰都滅掉了,哪還會怕他威脅,又怎麼會在意他的求饒?此時他最恨的人竟然是劉曼香。剛才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他根本就不會在意這幾株‘煙霧芝蘭’,現在好了,竟然為了區區幾株五級靈藥惹禍上身。

    劉曼香此時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京欲闐憎恨上了,再說就算是知道了,她也顧不上了。她更是驚恐的看著葉默,知道這次是實實在在的撞著鐵板了。

    對方隻是三下五除二就將京欲闐的元嬰滅掉了,要動她一樣的是輕而易舉。她下意識的就想退後,卻發現葉默冷眼看了她一下,寒聲說道:“如果你敢退後半步,我就一刀劈了你。”

    劉曼香打了個冷戰,卻再也不敢退後半步,隻是臉色卡白的快速思考著對策。

    葉默沒有理會劉曼香,他譏諷的盯著京欲闐說道:“你的修為爬的很快啊,當初老子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元嬰一層的修為,現在都已經是元嬰五層了。可惜了,還是你那個便宜老子用丹藥堆積起來的,中看不中用。我真是想不通,你這種垃圾竟然也能上到第五層。”

    “你,你認識我?”京欲闐此時才有些醒悟過來,對方竟然認識他,這樣說來,對方要殺他,也不是因為那個女人和那十幾株‘煙霧芝蘭’了。

    “這位大哥,我願意陪你,我和這姓京的在一起,早就煩透他了。如果大哥願意的話,我馬上就……”劉曼香強忍著內心的害怕,眼露出一些強作的媚色來。並且手一帶,她的上衣就好像沒有係緊一般,偏向了一邊,露出一大塊耀眼的白色出來。顯然,無論剛才葉默說要了她是不是真的,她都打算這麼做了。

    京欲闐雖然人品垃圾,可是看見自己的女人在別人麵前賣弄風騷,氣的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葉默看都沒有看劉曼香,而是冷冷的盯著京欲闐寒聲說道:“姓京的,我師父洛影從不外出,你又是從什麼地方得知她的?”

    “你是神藥門,神藥門……”京欲闐呆呆的看著葉默,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葉默要殺了他,而且還如此仇恨了,原來竟然是神藥門的餘孽。

    還有一點葉默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了自己的師父洛影,西流門竟然將神藥門給滅掉了,滅門啊。

    明白了葉默為什麼要殺自己的京欲闐忽然指著劉曼香恨聲的說道:“是她,是這個賤人,她來到我西流門告訴我父親說神藥門得到了一個藥鼎,那個藥鼎能讓靈丹師煉製出來天級丹藥。而且她還告訴我,說神藥門的洛影絕色無雙,甚至還帶來了洛影的畫像……”

    “你,你說謊,是你父親覬覦神藥門的藥鼎,你覬覦洛影師妹,這和我有什麼關係?為了不讓你們殺,我在西流門竭盡屈辱,我為的就是給神藥門報仇,今天總算是有這個機會了。”劉曼香更是聲嘶力竭的反駁京欲闐。

    雖然葉默現在帶著‘九變’,可是劉曼香已經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葉默了,她實在想不通怎麼可能在這見到葉默,對方還如此高的修為?

    “哈哈,我說謊。”京欲闐雖然身上到處都是血跡,可依然在哈哈大笑,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也沒有指望葉默能饒他。

    他一邊狂笑一邊厲聲說道:“劉曼香,你說神藥門有一個藥鼎,事實上我們隻是得到了一個藥鼎的蓋子而已,那個藥鼎根本就是後來仿製的。你為了得到一顆‘凝嬰丹’,連自己的師姐和師門也出賣,現在連我也一樣的出賣,我算是認清楚你了……”

    劉曼香根本就不等京欲闐繼續說下去,飛劍隨手就祭出,帶起了京欲闐的腦袋。

    葉默冷冷的看著這一對無恥男女對話,一言不發。而劉曼香殺了京欲闐後,對葉默露出一個有些討好的笑容,轉而有些激動的說道:“葉默師弟,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活著,真是太好了,洛影師妹他還好嗎?我,我……”

    激動之下,似乎連話都沒有辦法說出來了。

    ......

    

Snap Time:2018-08-19 07:57:21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