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五十一章此人叫寧小麻

  
  “天星派?”葉默忽然補充了一句,“十美之一的尹盼蝶也是和你們一個門派的?”
  聽了葉默的話後,那名女修眼媗S出一個鄙視的眼神,就葉默這樣也敢打盼蝶師姐的注意,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點。不過隨即她就很是高傲的說道:“沒錯,盼蝶師姐正是我們天星派的。”
  她可不知道葉默了解南安洲就是從南安十美開始的,所以郭祈釩一說起天星派,他最先想起來的就是南安十美之一的尹盼蝶。
  郭祈釩已經不打算繼續要‘凝翠藤’,他們真鼎派也隻是一個五星宗門而已,在八星宗門的天星派麵前隻是一個弱小的存在。他找八星宗門的弟子要東西,簡直是做夢,弄不好還會影響到自己的宗門。
  “那兩株‘凝翠藤’在什麼地方?”葉默沒有理睬那女修的話,直接問道。
  天星派的三名弟子這才想起來葉默是一個元嬰修士,雖然他們八星宗門就算是金丹弟子也不用在意元嬰修士,可這堿O隕真殿,而對方的來曆也不清楚,萬一對方用強的話,說不定他們幾個小命都要丟在這堙C
  明白了這個道理後,那名女修和她的兩個同伴臉色都有些難看起來,顯然認為葉默對‘凝翠藤’動了心思。
  葉默當然不會在意區區兩株‘凝翠藤’,雖然這是煉製‘凝嬰丹’的主藥材,可是他太多了。
  “在我這堙C”那女修遲疑了一下說道,平時散修在她的眼奡N是螻蟻的存在,可是現在形勢人家比她強。
  葉默聲音變冷的說道:“將‘凝翠藤’拿出來,然後滾。”
  “瑜師妹,將東西給他,我們走。”旁邊的一名男修顯然看出來了葉默並沒有將天星派看在眼堙A立即開口說道,他知道繼續下去隻是吃眼前虧而已。說不定眼前這個元嬰修士一怒之下,將他們三個金丹全部殺了。
  現在他們先將東西給了葉默,等遇見自己的同門後。再和這個家夥算賬。
  那叫瑜師妹的女子雖然心有不甘,還是準備拿出‘凝翠藤’。隻是她還沒有動作,西北處就升起了一朵巨大的煙花,接著又有幾種不同顏色的煙花升起。
  “是我們天星派召集同門……”那女修震驚的說了一句後,甚至忘了繼續拿出‘凝翠藤’。踏上飛劍就衝了過去。
  那兩名男修也同樣跟著衝了過去。
  葉默卻沒有發怒。他也呆滯的看著西北邊的煙花,那各種不同顏色的煙花肯定代表各個不同的門派。這麼多門派召集本門的弟子,葉默倒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按照地圖上麵的標識。‘苦竹’存放的位置正是那個地方。
  想到這堙A葉默心急如焚,立即匆匆的對郭祈釩說道:“我要去看看,等會再說。”
  說完,葉默直接祭出‘飛雲船’向西北方的位置快速的飛去。
  郭祈釩看著轉眼消失的四人。喃喃的說了一句,“這位前輩倒是有些像我在‘沙原藥穀’遇見的葉兄,似乎對南安十美很感興趣。”
  隨即他就搖了搖頭,也祭出飛行靈器跟了過去。
  ……
  葉默始終想不通,這處荒蕪無比的亂石灘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聚結在這堙H這埵雂硐E結了四五百人,這肯定還是很多人沒有上到三層的緣故,否則這人會更多。
  在這些人的前麵有一個已經暴露出來的防禦陣法,竟然是一個六級防禦陣法。看見這個防禦陣法後,葉默心堣@沉。這個陣法位置正是那女修給的地圖上標識的位置。也就是俞白生存放‘苦竹’的位置。不用問,葉默也知道,這防禦陣法外麵的一個隱匿陣法已經被破去了。
  葉默不知道這個防禦陣法是不是俞白生前輩布置的,還是他找別人布置的,但是葉默知道。一旦‘苦竹’被暴露,就算是他搶到了,也是後患無窮,永無寧日。
  這麼普通的一個地方。為什麼會有人發現這個防禦陣法?當葉默的眼光掃到戴了隱匿麵具的博容時,頓時明白了過來。看樣子俞娘燕雖然沒有將地圖告訴博容。但是卻被博容打聽到了大致的位置。
  這個博容運氣也厲害,他剛來這堙A竟然比自己還先一步找到存放‘苦竹’的地方。
  隻是這個博容是知道這媊悁部平W竹’的,他為什麼要暴露給別人知道?
  葉默注意到博容的眼神很陰沉,顯然他暴露出這堣]不是故意為之的,應該是不小心暴露了。
  這個防禦陣法還沒有被破去,正當葉默在想用什麼辦法在這些人破去陣法之前進去的時候,又有數人飛遁了過來。
  而這數人當中至少有兩個人葉默不願意看見,一個就是淩曉霜,還有一個就是文彩依。可就算是他再不願意看見這兩人,葉默也不能走,‘苦竹’對他的誘惑太大了。
  “什麼事情?”飛遁而來的數人當中,為首的那名男子剛一落下就立即問道。
  葉默認識此人,元嬰五層修為,無極宗的天才弟子袁冠南,之前他在散修大廳還見過此人。
  一名無極宗的元嬰修士立即站出來出聲說道:“袁師兄,我因為看見這媄z發出一股強大的靈氣漩渦,這才過來,然後發現了這地魔宗的修士,我懷疑這堳雃野i能是隕真禁地的入口。”
  說完,他一指站在一邊的博容。
  隻是他說出隕真禁地,四個字後,周圍又爆發出一陣的吵雜聲音,顯然隕真禁地這四個字非同小可。
  袁冠南點點頭,對博容說道:“你出來說說是怎麼回事?”
  “是。”博容在袁冠南麵前根本不敢有絲毫的不爽,他立即就站了出來說道:“我在第二層就不小心和幾個同門走散了,到了三層後,我就想找個地方發一個信息讓幾個同門和我在三層匯聚。我發現這個亂石灘很空曠,正是容易看見的地方,所以就準備在這媯平埭X個同門。”
  說完博容又看了看趕過來的幾名地魔宗的修士說道:“因為我略懂陣法,在這堻熊M發現了一個隱匿陣法,我打開隱匿陣法後,居然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防禦陣法。但是那隱匿陣法剛一破開,這周圍就聚集了無數的靈氣漩渦,最後越來越大,直到一炷香的時間才消失。”
  後麵的事情他不用說,大家也猜測到了,肯定是靈氣漩渦吸引了很多的修士,然後這些修士又以為這堿O什麼隕真禁地,邀請的人越來越多。
  葉默心塈N笑,這個博容充其量隻是一個三級陣法師,也敢說略懂陣法。如果不是他專門研究俞白生的陣法,就算是他知道‘苦竹’在這個地方,也沒有辦法找到隱匿陣法。
  隻是現在這堻Q別人誤以為隕真禁地,他應該怎麼辦?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進入媊悎釣哄平W竹’顯然是天方夜譚。
  忽然葉默感受到了一陣冷意,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卻發現文彩依一臉冰冷的盯著自己。眼堭a著濃鬱的殺機,恨不得立即就殺了他。葉默心堛器D,這個女人已經認出他來了。
  如果是別的事情,葉默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可是事關‘苦竹’,讓他逃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就走葉默猶豫的時候,又有一道冰冷的眼光掃向了他。
  葉默心媟t自不爽,這次是清夢齋的那個淩曉霜。葉默之所以不爽,那是因為他故意落了文彩依的臉,以文彩依的那種狗屎性格,對他不爽還情有可原。可是這個淩曉霜,自己從來都沒有得罪過她,相反自己還幫助過清夢齋的幾位師姐師妹,她憑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再次有幾人飛遁了過來,這幾人就是剛才被葉默趕走的那三個天星派的金丹修士,他們的速度慢,葉默都到了有一會了,這三人才來到這堙C
  這三人一來這奡N看見了葉默,那名女修立即走到一名帶著麵紗的窈窕女子麵前說道:“盼蝶師姐,這人仗著自己是元嬰修士,想要搶劫我們的東西。”
  說完一指葉默,語氣帶著強烈的不滿。
  那蒙著麵紗的窈窕女子冷眼看了一眼葉默,淡聲說道:“你一個元嬰一層的修士,竟然搶我天星派金丹修士的東西,是否還有廉恥?還是我天星派得罪過你?”
  簡單的幾句話,不但將葉默說的一錢不值,而且還隱約威脅了葉默,他們是天星派的人,葉默竟然敢搶天星派的弟子,是不是活膩了。
  葉默心堨豪荋N不爽了,這個女人還聽一麵之詞,甚至還用天星派來威脅他,他葉默什麼時候怕別人威脅過?
  隻是葉默還沒有說話,清夢齋的淩曉霜卻主動開口了,“盼蝶師妹,此人叫寧小麻,是一個登徒子,好色而且無恥。隻要看見有些姿色的女人就會上前糾纏,甚至用一些下流手段。”
  顯然她想到了程娜娜,當時程娜娜一臉的淚水,加上還為葉默說話,不用問,已經被葉默得手了。
  ......
  

Snap Time:2018-10-20 04:02:35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