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五章苦竹的下落

  
  ff37;ww.ff35;ff18;xff33;.ff23;om 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聽了葉默的話,那女人原本還算是平靜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起來,一些紅斑映襯在她的醜臉上,顯得愈發明顯。
  過了好一會後,那女修才漸漸的平息下來,她沙啞的說道:“不錯,我同樣也是一個惡毒女人。我一生中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為了博容這個畜生欺騙了伍大哥,讓他和他的朋友死不瞑目。因為我很傻,竟然相信博容那個畜生。這件事除了我和博容外,沒有其餘的人知道,你能知道這件事,肯定是博容那畜生說給你聽的。”
  說完,她盯著葉默再次說道:“如果你是他的朋友,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葉默淡然一笑,“我是認識此人,可卻不是他的朋友,當時他說這件事的時候,在場的人也不是我一個。”
  那女修並沒有懷疑葉默的話,卻接著說道:“他騙走我的‘草還丹’後,竟然還要殺我滅口。隻是因為一個偶然,我逃掉了性命,卻被這個畜生毀容了。後來我始終跟著他,想殺了他。可惜他很細心,哪怕是我將一切手段都放在隱匿行跡上,我也一直沒有機會,直到有一天……”
  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對方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更換隱匿法寶,原來她一直在做這種事情。
  那女修帶著憤恨的神色說道:“那天他帶著另外一個女伴去無心海的深海,我雖然明知道不能殺了他,可我還是忍不住跟蹤了上去,我想要找機會。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畜生和他的那個女伴說了幾句話後,他那女伴似乎明白了什麼,指著他大罵。那畜生卻突然對他的女伴動手,當即就重傷了他的女伴。他的那個女伴臨死前跳入了無心海媊恁A被躲在海堛漣痡洠哄C”
  葉默點點頭說道:“博容的那個女伴叫俞娘燕是嗎?”
  “你知道?”那女修更是一年驚訝的盯著葉默,這件事她肯定博容不會說出來。對方怎麼知道的?
  不過很快她就點頭說道:“是的,她就是俞娘燕,娘燕雖然被我救起來,可惜的是並沒有活下來,她傷的太重了。她臨死的時候,將他父親的遺留下來的東西都轉贈給我了……”
  葉默聽到這堙A眼神立即明亮起來。俞娘燕的父親就是俞白生,俞白生留下來的東西顯然有‘苦竹’。難道這個女修是想用‘苦竹’和自己交易?這不可能吧,這東西如此珍貴?”
  似乎看見了葉默的眼神立即變亮,這女修暗自歎了口氣,她估計自己找的人也不怎麼對頭。一聽到遺產,就這麼一副表情。不過此時她箭已上弦,不得不發了。
  想到這堙C她隻好說道:“你應該知道娘燕的父親是誰了,不錯,就是俞白生前輩。如果你能將博容殺了,我會將俞白生前輩的東西全部交給你。媊悀ㄕ有數千萬上品靈石,還有幾件真器,甚至有一件上品真器。最珍貴的是,媊捘晹酗@顆‘虛絡丹’……”
  不等這女修說完,葉默已經打斷了她的話說道:“你說俞白生前輩最珍貴的東西隻是‘虛絡丹’?”
  那女修驚訝的看了看葉默,然後說道:“難道‘虛絡丹’還不珍貴嗎?”說完又補充了一句。“沒錯,最珍貴的就是‘虛絡丹’。”
  葉默頓時失望了起來,‘虛絡丹’雖然珍貴,可是葉默相信他肯定能弄到‘虛絡丹’的靈草,然後自己可以煉製出來‘虛絡丹’。他最關心的就是‘苦竹’,為什麼這個女修沒有提到‘苦竹’?
  “還有別的東西嗎?”葉默不甘心的又問了一句。
  那女修很是奇怪的看了看葉默,見他元嬰修士竟然對‘虛絡丹’不是很看重,反而問有沒有別的東西,這實在是太奇怪了點。
  不過她還是說道:“娘燕確實說過還有一樣別的東西。隻是她沒有說名稱。她說那是她家的傳家寶。如果遇見能幫她和她父親報仇的人,就將這件東西的存放處告訴那人。她隻是告訴我那東西絕對不會比‘虛絡丹’差。”
  “好,我同意和你交易了。我殺博容,等我將博容的頭顱拿過來後,你再將那存放東西的地方告訴我。”
  葉默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這女修之前提的交易,他肯定俞娘燕沒有說出來的東西就是‘苦竹’。‘苦竹’太過驚人,俞娘燕沒有告訴這個女修也是正常。不會比‘虛絡丹’差?和‘苦竹’比起來,‘虛絡丹’算什麼?就算是一萬顆‘虛絡丹’也比不上‘苦竹’啊,這可是上古靈根。
  再說了,對於博容這個人,葉默本來就要殺的,有一個交易對他來說殺的更爽點。
  “啊……”這女修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如此幹脆,她隻是說出了俞娘燕的遺言,這人立即就同意了。
  葉默知道對方驚訝什麼,他微微一笑說道:“我隻要最後那樣東西的存放處,至於俞白生前輩留下來的東西,包括‘虛絡丹’我一樣不要。”
  “你不要‘虛絡丹’?”這女修更是驚訝的看著葉默,她想不到對方已經是元嬰修士了,竟然連‘虛絡丹’都吸引不了他。”
  葉默點點頭,“不錯,我不要‘虛絡丹’,你等我在隕真殿殺了博容後,我會來問你要東西的存放處。”
  那女修再次沉默良久,確認葉默說的是真話,這才籲了口氣說道:“我之前想錯了你,你是一個真正光明磊落的人。”
  說完女修拿出一個皮質圖紙遞給葉默說道:“東西就在隕真殿媊恁A這是地圖。娘燕說,這東西雖然是俞家的祖先得到的,可是在他們的手堥S有辦法養活,後來俞白生前輩就將這東西存放在隕真殿。本來這這地圖是見到博容的人頭後才能拿出來的,不過我覺得如果這樣的話,就算是你殺了博容,又要等三十年。”
  葉默接過地圖心堣j是意外,如果這女修不拿出地圖,就算他殺了博容,‘苦竹’豈不是還得不到?隕真殿三十年才開啟一次,誰知道三十年後的情況?萬一‘苦竹’被別人發現拿走了,他更是吃著悶頭虧。
  不過這麼一來,他豈不是先收到了對方的東西,還沒有辦事?
  那女修見葉默收起地圖,再次說道:“我其實已經沒有資格進入隕真殿了,我這次來就是為了找一個人去殺博容那個畜生。前輩既然已經收了地圖,希望不要食言。如果你能出來,我在隕真城內的大廣場等你。”
  葉默淡然一笑,將地圖先收起來,然後說道:“你看我是食言的人嗎?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沒有這個交易,博容此人我也必殺無疑。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據我所知,博容應該也沒有資格進入隕真殿吧?這件事我希望你可以解釋。”
  見葉默盯著自己,那女修咬了咬牙說道:“因為博容和他父親的名字是一樣的,他父子兩人為了騙取俞家的那個傳家寶,不計手段,喪心病狂。博容的父親死後,博容繼承了他父親的所有,甚至包括名字,可憐娘燕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雖然那女修沒有說下去,但是葉默卻聽得頭皮發麻。他已經明白了這件事,這世界還有這種無恥的父子。那俞娘燕也太笨了點,人換了一個她竟然在臨死的時候才察覺。如果是俞白生肯定不會被騙,可惜的是俞白生一百五十年前就被上一個博容出賣了。
  那女修見葉默愕然,默然站了起來,對葉默行了個禮,一句廢話都不說,轉身就要走。
  “等等。”葉默拿出一個玉瓶遞給她說道:“或許這個才是你最需要的。”
  他沒有問這女修和博容之間的恩恩怨怨,這顯然很曲折,這些東西,葉默不感興趣。
  那女修接過葉默遞給她的玉瓶,有些疑惑的打開看了一下,頓時震撼的叫了出來,“草還丹?特等草還丹?”
  她想不到當年費盡心機,傷害了愛自己的男人和他的朋友,才得到的一枚中等草還丹。而今天她隻是隨意的幾句話,就得到了一枚特等的‘草還丹’,人生的機遇之離奇莫過於此了。
  ‘虛絡丹’雖然比‘草還丹’更高級珍貴,可是對於她來說猶如霧堿搌嶀@般,就算是拿在手上,也沒有任何用處。因為她知道以她的資質,想要弄到‘草還丹’晉級元嬰,幾乎是癡人說夢。或許俞娘燕也是看準了這點,這才將這些交給她。
  但是‘草還丹’就不同了,有了‘草還丹’,她就可以晉級元嬰,‘虛絡丹’對她來說也不再是霧堿搌嶀F。
  難怪此人對‘虛絡丹’沒有看在眼看,原來他根本就太富有了。自己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隨意的送出‘草還丹’的。看來做了還是與人方便點好,她剛剛給了對方的方便,馬上就迎來了或許是她這一生中最大的厚報。
  可憐那個博容為了自己身上的一顆中等‘草還丹’,百般算計自己,人家隨意的就丟出一顆上等的‘草還丹’。
  她可不知道葉默不是對‘虛絡丹’不在意,而是‘苦竹’對他的吸引力已經超越了任何東西。這個女修帶來了‘苦竹’的下落,雖然葉默看不起她以前的行為,但是對這點確實是非常感激的。或許就是這一株‘苦竹’,就會讓他的人生大不相同。
  而且葉默也感覺到這個女修的性情比之前已經大變了,之前為了‘草還丹’連害兩個朋友,而現在為了報仇,連‘虛絡丹’也沒有隱瞞。
  ff37;w03c9;30fb;ff313800100.ff43;off4d; ff55;247b;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Snap Time:2018-10-17 16:26:55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