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四章要和葉默交易的女修

  
  第一千四十四章 要和葉默交易的女修
  葉默在大廳的一角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立即開始閉目養神,並且將自己的氣息隱匿了起來。..w w w .  . c o m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候,葉默感覺到船身一震,他的神識立即掃了出去,卻發現坐著的船已經衝上了天空,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是轉眼間,隕真城就從他的神識當中消失。
  大廳的散修很多都互相認識,一些熟悉的朋友開始閑聊,還有些人開始交易材料和丹藥之類的東西。卻很少有人修煉,這種嘈雜的地方,確實不宜修煉。
  和葉默一起的那名叫顧未的金丹修士早就坐在角落的地方,更是一言不發。
  通過這些人的議論,葉默多少了解了一些隕真殿的情況。這大船竟然要行走六天的時間才會到隕真殿,看來葛連也不是很清楚。
  葉默通過這船的行走速度,就能感覺的出來,這船的速度比起他的‘飛雲船’要快的太多了。這種速度至少是極品真器,甚至已經超越了真器。
  第一天還沒有過去,很多修士就開始結伴前往船頭的甲板處。因為這次去隕真殿的修士眾多,天才弟子和大門派的修士更多。很多人是為了去多結識幾名天才弟子,但是更多的人是想去看看甲板上的坊市。
  聽說每次隕真殿開啟的時候,甲板上就有各種修士擺的地攤,大家都互相交換所需要的東西。
  葉默沒有心情上去,他根本不想在任何人麵前曝光,更不用說和很多的天才弟子一起去甲板購物了。
  雖然有很多的修士上了甲板,可是大廳媊悛滬蚺h依然很多。散修中元嬰修士很少,畢竟大部分資質不錯的修士都被大宗門收走了。除了十幾名元嬰一層或者二層的修士外,連元嬰三層的修士就隻有葉默一個人,更不用說元嬰中期的修士了。
  而葉默卻發現他的修為在這大廳媊捖熊M是最高的,葉默本來就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在了元嬰一層,甚至不是很穩的境界。現在發現自己的修為就算是在元嬰一層,依然是很搶眼的時候,立即就想將自己的修為顯示在金丹圓滿。
  因為這媊悛髐朱篝〞滬蚺h是最多的,甚至比金丹九層的修士還多。不過葉默立即就停止了自己的這種做法。至少已經有幾個人知道他是元嬰一層,他再次顯示在金丹圓滿,隻能讓自己更加的突出而已。
  隨著一些購買到材料或者是交換到丹藥的修士回來,大廳媊悀S漸漸的熱鬧起來。
  而此時葉默的神識卻掃到了幾天前剛見過的那個文彩依,文彩依正走向這邊的大廳。葉默心堳o有些奇怪,當初他見到文彩依的時候,她的表情就好像她是全世界最優越的人種一般。這種人一般都是住在最豪華的房間,享受著各種奉承,又怎麼可能來散修大廳?
  葉默根本不相信她會來找自己,一個他從來就沒有暴露過自己的氣息,第二個她也不知道自己會來散修大廳參加隕真殿的試煉吧?
  文彩依身邊的那個英俊青年,都已經是元嬰五層的修為了,和文彩依並排走在一起,男才女貌,倒也是很般配。
  不過無論對方是不是認出來了自己,葉默還是隨意的抹了一下臉,將戴在臉上的‘匿沙’快速的換成了‘九變’。
  ‘匿沙’隱匿氣息雖然連乘鼎修士都不一定看的出來,可是‘匿沙’有一點不如‘九變’,就是在變換相貌上沒有‘九變’徹底。確切的說,‘匿沙’隻是隱匿氣息,改變原始的相貌體態,雖然也可以改變一些容貌,卻沒有‘九變’徹底。
  而‘九變’雖然隻是一個靈器,可是卻可以更換九種不同的相貌,隻是檔次較低而已,也隻能讓虛神以下的修士看不見,超越了虛神就沒有辦法了。
  “彩依,你放心,如果找到那個家夥,我會讓你滿意的。”文彩依和那男修走到門口的時候,那男修忽然說了一句。
  葉默聽見了,心堳o冷笑,看樣子自己還猜錯了,這個女人竟然真有可能是來找自己的,甚至還找幫手來了。應該是他用一千萬靈石打了她的耳光。以文彩依這種驕傲優越的女人,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之所以找到這堥荂A應該是猜測自己購買真器護甲也是去隕真殿的。所以這個女人在確認了自己不是大門派的弟子後,就來散修大廳碰運氣了。
  “袁師兄……”
  “文師姐……”
  這兩人一來到散修大廳,很多散修立即走上來打招呼。不過這兩人隻是隨意的點了點頭,就仔細的用神識掃著大廳。
  葉默此時已經猜到那個袁師兄應該就是袁冠南了,果然是一個英俊胚子。不過無論你多帥,你和文彩依一起我沒意見,但是要想打素素的主意,那就別怪自己腹黑了。
  文彩依的神識在大廳媊拲膜F一遍又一遍,不要說發現那個用一千萬靈石譏諷她的那個散修了,就是連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她都沒有看見。
  “不在嗎?”袁冠南見文彩依掃了幾遍後,眼神媊悕顯的露出失望,說了一句廢話。
  文彩依點了點頭,還沒有說話,袁冠南就繼續說道:“一個散修能修煉到元嬰三層,顯然至少已經超越一百歲了,又怎麼可能來這堸悒[隕真殿試煉?”
  “也是。”文彩依顯然同意了袁冠南的說法。
  葉默神識強大,而且兩人說話也沒有刻意隱藏,所以兩人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心堸收O冷笑。
  等兩人出去後,葉默立即將‘九變’換下。
  葉默剛剛換好‘匿沙’,一個身材有些臃腫的修士突然走到葉默身邊坐了下來,然後說道:“前輩,你和文彩依有些矛盾嗎?”
  語聲帶著一些嘶啞,葉默聽的很清楚,這竟然是一個女修。
  葉默聽到這句話後,心堣@驚,第一反應甚至是殺了眼前這個臃腫的修士。一旦被文彩依知道自己就是她要找的人,那自己也不用去隕真殿了。
  隻是這種事情除了自己外,外人怎麼可能知道?
  “你是誰?”葉默很快就冷靜下來,隨即布下一個聲音禁製。他知道要是在這堭人,就算是他和文彩依沒有間隙,也會死的很難看。
  他盯著這個女修,等著她的回答。這女修不但臃腫不堪,而且臉上的五官都有些變形,更是有一塊塊的紅斑,很是難看,甚至能稱得上葉默見過的最醜的女人了。修為也不算高,金丹七層,勉強進入金丹後期。
  那女修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我隻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就說下去,如果你不願意,我就不說了。但是前輩你放心,無論你是否願意,我都不會說出你是文彩依要找的人。”
  頓了一下,她不等葉默繼續詢問,就接著解釋道:“我之所以知道你是文彩依要找的人,是因為剛才文彩依和袁冠南進來的時候,你更換了麵具法寶。我一直在關注你,如果你不是文彩依要找的人,你應該不會換麵具法寶的。而我一直在隱匿自己的行跡,所以一眼就看出你當時在做什麼。”
  竟然是在換麵具的時候被發現的,葉默有些無語。除非一直盯著他看而且關注他的人才會發現,否則他換麵具隻是手一抹的間隙,應該不可能被發覺的。看來就算是再細小的動作,也有可能出問題啊。
  葉默從她的話當中聽不出任何的虛假,隻好皺了皺眉頭說道:“你說一下你的交易吧,如果我能做我就做,如果不能,那就對不起了。”
  那女修點了點頭,略一思考說道:“我想請你幫我殺一個人,此人這次必定會去隕真殿,而且代表的還是六星宗門地魔宗……”
  還沒有交易,這女修就叫自己殺六星宗門的人,葉默心塈N笑,也不答話。不過地魔宗葉默倒是很清楚,當初在‘沙原藥穀’的時候,他就斬殺過兩名地魔宗的人,一個叫顧一成,還有一個叫柴空。那顧一成的絕招‘魔芒鎖魂網’確實是厲害,而且葉默聽郭祈釩說,他的這招還沒有大成,如果大成了將更是厲害。
  似乎知道葉默不會將自己的要求放在心上,那女修卻沒有絲毫在意的繼續說道:“他叫博容……”
  博容?葉默心堣@驚,差點問了出來,那女修似乎看見了葉默的動容,不過見葉默沒有說話,也沒有察覺,繼續說道:“這個惡魔騙走我的‘草還丹’,毀我容顏,這還不算,他父子二人還合夥騙人女,殺人父,陰險惡毒,畜生不如……”
  葉默聽到這堙A臉色一冷,他盯著這女修冷笑說道:“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吧,你的‘草還丹’又是怎麼來的?我估計也是和博容一樣,通過欺騙幾條性命得到的吧。”
  葉默聽到‘草還丹’,立即就想起了博容說的那個‘一丹殺兩人’的故事。這事情如此隱秘,博容怎麼會知道?唯一的解釋他也是當事人,而這個女修說博容騙了她的‘草還丹’,很可能,她就是‘一丹殺兩人’中的那個女人。
  不過還有一點葉默清楚,如果是博容的話,那他肯定不會去隕真殿,因為葉默知道博容說不定已經超過兩百歲了。但是葉默並沒有說出來,他想知道這個女修究竟要做什麼。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4 12:54:38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