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三章天才雲集

  
  第一千四十三章 天才雲集
  “這不但是天火,而且還是升級到紅色的天火,是誰有紅色的天火?”原先那名修士更是肯定的說道。..
  比起別的奇異火種,天火不但難得到,更難升級。有些人教訓得到了天火,甚至一輩子也沒有辦法讓天火提升一級,而紅色的天火更是稀少。倒是地火,有的人甚至可以升級到青色。
  ……
  葉默不知道他的天火已經被人猜出來了,他回到住處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煉化‘九韻’。隕真殿已經開啟,見識了那個元嬰七層的魔修後,葉默更是不敢大意。他知道他在同階修士當中絕對算是佼佼者,可是這個世界天才太多,有的時候並不是自己不如對方,對方突然的一個古怪手段,說不定就足以殺了他。
  此時隕真城卻再次傳出了一個消息,就是元嬰試名碑排名第二百一十九的魔修盧劍強,不久前被人斬殺在隕真城外。
  這個消息一出來,很多人都開始猜測到底是誰殺了盧劍強。因為盧劍強雖然是一個魔修,而且心狠手辣,可是他卻有一個特點,從來不和比他高的修士對敵,而且他的逃跑手段也很了得。
  可是從傳出來的消息上就可以知道,盧劍強是和別人熱戰中被斬殺。這個消息顯然就表明了,盧劍強也是死於元嬰修士之手,所以隕真城媊悛漱悀~元嬰修士,和一些元嬰高手都成了猜測的對象。
  ……
  “什麼?他竟然殺了盧劍強?”文彩依聽到這個消息後,半晌都不敢相信。她雖然當時猜測出來了去追葉默的那個散修是盧劍強,卻也不敢肯定。現在盧劍強被人斬殺在隕真城外,很明顯是那個元嬰三層的修士殺了盧劍強。
  文彩依出身在九星宗門,而且自己又是核心弟子和南安十美之首。雖然她的心胸不寬,而且她的性格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可並不代表她是蠢人。相反,她更清楚真正的天才弟子有多麼恐怖,多麼厲害,強於她的人比比皆是。
  可就算是再強悍,也沒有辦法以元嬰三層的修為斬殺元嬰七層的盧劍強啊。如果是殺了其餘元嬰七層的修士,她還好接受點,但是盧劍強是什麼人,她再清楚不過了。雖然盧劍強膽子不大,可是手底下確實是又狠又厲害。他的‘無生魔煙’,就是一些元嬰圓滿修士也不敢輕易麵對。
  就算是她的師兄袁冠南也沒有辦法做到在元嬰三層殺了元嬰七層的盧劍強,而這個在元嬰三層就可以斬殺盧劍強的修士,究竟逆天到了什麼程度?
  之前被葉默用靈石羞辱的感覺完全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忌憚。如果自己在偏僻的地方遇見這種修士,顯然對方不會對她手下留情。而且從他引盧劍強出城,然後不聲不響的將盧劍強斬殺,文彩依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心機深沉的家夥。而到現在為止,她對這個元嬰三層的修士一點都沒有影響。
  ……
  葉默煉化護甲後,又修煉了幾天,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離開了許昌吉的住處再次來到思苑酒家,葉默卻不知道葛連和尤翩平此時卻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葉默隻是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葉默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所以眼看隕真殿就要開啟了,而葉默還不見蹤影,他們能不急嗎?葉默可關係到他們兩人以後的前途啊。不要說隕真城有禁製,就算是沒有禁製,他們區區元嬰修士,也不敢用神識在城媕H意的掃來掃去。
  所以一看見葉默,尤翩平就好像看見了親人一樣的親熱,趕緊衝上來問寒問暖,甚至根本就不敢問葉默這幾天去了什麼地方。
  “葉兄,明天你兩人就跟碧丹宗一起上船,我們隻是碧丹宗附帶的,所以你盡量不要多話,甚至看都不要亂看。因為那船上的都是一些門派的天才弟子,萬一得罪了人,我們根本擔當不起。”尤翩平為了表示親切,甚至沒有叫葉默城主了,而是叫葉兄。
  “還要上船?”葉默疑惑的問了一句,他以為和‘沙原藥穀’一樣,隻要通過傳送陣進入隕真殿就好了。
  葛連點頭說道:“是的,要先通過船在可以進入隕真殿。尤道友的話雖然有些低調,可也是實情。”葛連見識過葉默的脾氣,所以他也很怕葉默到時候不知道低調,反而壞事。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的,葛兄和尤兄放心好了。”
  不用這兩個人說,葉默也知道他不會多一句廢話。此時他比任何人都要小心,就怕被別人認出來,又不是腦殘,怎麼可能去引起別人的注意。
  見葉默同意,尤翩平舒了口氣,然後小聲的在葉默耳邊說道:“現在的隕真城臥虎藏龍,你知道嗎?前幾天一個極其厲害的魔修叫盧劍強,他在城外被人毫無聲息的斬殺了,甚至沒有人知道是誰殺的,要知道,他可是元嬰試名碑上排在第二百一十九名的高手啊。所以,低調點肯定沒錯。”
  葉默心堣@驚,他隻知道那個魔修很厲害,但是沒有想到那個魔修竟然是元嬰試名碑上的第二百一十九名。
  不過此時葉默也對自己的修為大致有了一個底子,如果現在讓他去元嬰試名碑上試名的話,很有可能在一百多名徘徊吧。等他進入元嬰中期後,葉默相信他很有可能會擠進十名左右,如果他可以晉級元嬰後期,前三估計是跑不掉了。
  不過對元嬰試名碑,葉默是沒有興趣去的。甚至想都沒有想過,他此時已經知道,就算是洛影和輕雪來找他又如何?以洛影和輕雪的名聲,自己此時出來和她們相見,根本就不現實。
  說不定每天上門來挑戰的修士都夠他吃一壺了。
  ……
  第二天早上,葛連和尤翩平就帶著葉默和那名金丹修士來到了碧丹宗的結合地。
  碧丹宗的領隊是一名凝體中期的修士,葉默此時已經是元嬰三層,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是也大致能看出那名修士應該是凝體中期。
  碧丹宗是七星宗門,有一個凝體中期的修士帶隊也很正常。
  那凝體修士掃了一眼葉默和那名金丹修士,看見兩人身上的氣息都是平淡無奇,眼堸{過一絲失望。不過還是對葛連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回去吧,這兩名修士就跟隨我碧丹宗一起去隕真殿好了。”
  “是,楊前輩,晚輩告退。”葛連和尤翩平低著頭,甚至一句多話也不敢說,就退了出去。
  葉默隨意的看了一下,卻發現碧丹宗參加隕真殿的修士多達十六人,由此可見如果是八星甚至是九星宗門,參加的人數應該更多。
  看了一下後,葉默竟然發現了一個熟人,就是當初在‘沙原藥穀’遇見的那個邱雪。隻不過此時她已經是金丹圓滿的修為了,短短的時間就晉級金丹圓滿,應該和當初自己給她的‘青蘊丹’有關係。
  不過此時碧丹宗參加隕真殿的修士都圍在邱雪的麵前,對葉默和葉默一起的金丹修士根本就沒有看見。或者說就算是看見了,也不會有人在意。
  邱雪同樣也想不到,當初在‘沙原藥穀’的葉默會出現在他們的隊伍當中。
  碧丹宗的隊伍到隕真廣場的時候,很多門派的隊伍都已經來了,哪怕是這個廣場巨大無比,也顯得有些嘈雜起來。
  廣場的中間停著一艘巨大的船艦,葉默見過許多的航空母艦,可是那些航空母艦和這個船艦比起來,實在是太小了。這個應該就是帶人去隕真殿的船了吧,葉默心媟t想著。
  此時他不但將自己的修為壓在了元嬰一層,甚至還有些不穩的境界,更是收斂了自己的神識。此時廣場上神識縱橫,他可不想惹事。
  葉默的小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很快他就感覺到數道神識從他的身上掃過去,他甚至懷疑其中的一道就是那個文彩依的。好在他沒有感受到淩曉霜的神識,讓他稍稍的鬆了口氣。
  隨著眾多的修士進入大船,廣場上的人漸漸的少了起來。葉默和那名叫顧未的金丹修士排在了碧丹宗的最後。
  碧丹宗是七星宗門待遇不差,不過因為碧丹宗讓出去兩個名額,多出來了兩個房間。而這兩個房間碧丹宗並沒有給葉默兩人,而是門派媊悁h來了兩名虛神執事。
  所以葉默和顧未雖然是跟隨碧丹宗一起來的,卻沒有機會住到碧丹宗的地盤,隻能跟隨一些散修聯盟的人住在一起。
  參加隕真殿的散修是很少的,這很少的散修都是通過南安洲散修聯盟推薦來的。南安洲的散修聯盟和北望洲不同,也遠遠沒有北望洲有地位。北望洲是因為出了一個淩中天,所以散修也跟著水漲船高。
  不過葉默卻不在意,他最不想被別人發現,越偏僻的地方對他來說是最好不過。
  隻是葉默見識到了散修聯盟的住處後,才知道什麼才是被無視。將近一兩百的散修全部都在一個大廳媊恁A每個人也隻是一個位置而已,根本就沒有單獨的房間。
  對修士來說,其實最重要的是獨立的空間,這麼多的修士擠在一個大廳媊恁A顯然這群散修隻是南安洲高層為了避免閑話,隨意帶上的。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16 11:35:57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