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二章天火的威力

  
  第一千四十二章 天火的威力
  前麵那名元嬰修士從南門又換到北門,可是葉默卻一點都不落下的跟著他的後麵,如果不是路線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他甚至又會懷疑葉默是不是真的有同伴接應了。
  那修士出了北門後,更是加快速度,當他發現葉默根本沒有絲毫想逃的念頭跟著他時,心堻熊M有了一些不安。
  當兩人離開隕真城將近兩萬埵a的時候,那名元嬰修士停了下來,他已經確信葉默是根本不懼怕他。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不怕他一個元嬰七層的修士,可是他卻不想繼續拖下去了。
  他一停下來,甚至連話都沒有說,直接祭出一柄血色的長,轉身間,手堛漲憒滫矕N帶起了無數灰白色的魔氣,對葉默鋪天蓋地般的席卷了過來。他的打算是,就算是葉默有什麼陰謀,隻要他在極端的時間內殺了葉默,也就行了。
  竟然是一個魔修?葉默念頭閃動間,‘紫銊’同樣帶著紫色的刀芒被葉默祭出。
  那白色的魔氣還沒有到葉默麵前,一陣細微的‘劈啪’聲音就傳了過來。
  這是腐蝕魔氣,葉默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魔修,竟然修煉的是腐蝕魔氣。
  就算是葉默可以擋住這種腐蝕魔氣,他也不敢讓這種魔氣接觸到,誰知道這東西有多厲害。
  此時葉默更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紫銊’散發的氣勢越發強烈,越來越多的紫色刀芒激發而出,轉眼就形成了一個防禦陣法。
  這是葉默第一次用防禦陣法劈出的‘幻雲陣殺刀’,葉默真元強大,隨著他的刀氣越來越多,那白色的腐蝕霧氣已經完全被葉默的刀芒陣擋住。
  那元嬰修士看見葉默用刀法劈出一個刀芒陣,竟然硬生生的擋住了自己的白色魔氣。頓時愣了一下,不過下一刻,他不驚反喜。
  他沒有想到葉默區區元嬰三層,和他相差數個小等級,竟然如此厲害。既然對方如此厲害,那就是他以為可以吃定自己,所以不會有埋伏了。這果然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夥,際傳學說的沒錯。
  之前看見他譏諷際傳學,對文彩依也絲毫不讓,還以為他真的來頭有多大。弄了半天,原來是個愣頭青。仗著自己有幾下,已經將任何人都不看在眼堣F。這種人,就算是今天不遇見自己,遲早也是被人殺的料。
  想到這堻o元嬰修士更是再無顧忌,一聲尖銳的嘯叫,那百色的魔氣更是翻湧起來,轉眼就浸透了葉默的幻雲刀芒陣。四周的空氣更是被魔氣腐蝕的爆裂聲不斷,一股難聞的刺鼻氣味傳來,讓人作嘔。
  “小子,區區一個刀芒陣也想擋住我的‘無生魔煙’”那修士說完,不斷的打出法決,身邊出現的白色煙霧越發濃厚,轉眼他和葉默打鬥的周圍就變成了一片濃霧。
  這家夥絕對是扮豬吃虎,葉默自己知道自己的修為,他雖然隻是元嬰三層,可是他八係同修,修煉的又是無上神決‘三生決’,所以無論是真元的深厚和神識的延伸範圍,都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比的。就是翰梁帝國元嬰八層的葛連,葉默也相信他可以輕易斬殺。
  而這個修士隻有元嬰七層,他的真元渾厚和這個什麼‘無生魔煙’簡直太過驚人了。葉默相信,就算是之前他遇見那個吳預遇見此人,也不一定可以討好。
  葉默隻是念頭轉動的瞬間,那翻滾的白霧魔氣就愈發恐怖起來,他的‘幻雲陣殺刀’已經完全不能阻攔。
  如果是別的修士,葉默此時肯定采用‘紫眼神魂切割’來給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了,甚至會用‘無影’去偷襲對方。
  可是這個魔修顯然不好用這種辦法,他的那種腐蝕魔氣如此厲害,就算是自己殺了他,他的那魔氣依然還在。
  那魔修見葉默沒有絲毫的措施,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無生魔煙’侵入他的周身範圍,更是冷笑連連。區區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雖然修為不錯,比一般的三層修士厲害的多,可是自己竟然差點被這個修士唬住了。
  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當他確信附近將近千堛漲a方沒有人之後,頓時再不猶豫,渾身的氣勢更是暴漲,就是他的‘幻雲陣殺刀’激發的刀芒也變得密集起來。
  “垂死掙紮……”那元嬰七層的修士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給我去死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那祭出後除了帶起白色魔霧,卻一直沒有實質性攻擊的血色長忽然爆出一團殺意森然的血芒,直接從他的‘無生魔煙’當中穿出。這血芒一出來,似乎就凝固住了周圍的空氣,直奔葉默的丹田而來。
  葉默更是不理這個修士,手一揚,一團同樣的紅色從他的手堻Q祭出,幾乎在葉默祭出紅色的瞬間,那紅色就化成了巨大的恐怖火焰,從葉默的周圍擴散了開去。
  “嗤嗤……”的聲音響起,空氣中隻是瞬間留下了陣陣的焦臭味道,片刻時間,那還翻滾包圍住葉默的‘無生魔煙’已經變成了虛無。
  “哢嚓”
  “……”
  此時葉默的‘紫銊’和對方的血色長才撞擊在一起,一瞬間,血芒四濺,而紫芒卻直接再次組成了無數螺旋的刀氣,那些刀芒之氣似乎有靈性一般,又一次被葉默祭出。
  那四濺的血芒就是血色長激發出來的,不過被葉默的火焰燒了個精光。而葉默卻趁機再次劈出了‘幻雲飛旋刀’。
  “噗……”那元嬰七層的修士沒有想到葉默的真元竟然一點都不比他差,甚至還有過之,他當即就是一口鮮血噴灑了出去。不等那血落在地上,葉默的火焰已經將血完全氣化,同時那恐怖的火焰已經向他席卷而來。
  “我的‘無生魔煙’……”那元嬰七層的修士還沒來的及去擔心自己的魔煙,葉默的‘紫銊’就又化成了無數的飛旋刀芒。
  那元嬰修士隻勉強收回血色長擋住刀芒,葉默那恐怖的火焰就將他完全裹住。
  “你竟然有天火,我……”這修士隻是說了半句話後,就徹底的被‘霧蓮心火’卷走。
  他臨死的時候,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人家根本就不懼怕他這個元嬰七層了。以他的修為都被對方輕易斬殺,可見一般的元嬰後期修士在他麵前根本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他恨的是,如此厲害的元嬰修士,他竟然沒有見過,甚至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隻是這些已經來不及後悔了,他的意識已經被天火卷滅。
  葉默殺了這修士後,直接攝起他的儲物戒指,轉身就走,不大一會時間,他就從南門再次進入隕真城,甚至連那血色長都沒有去管。
  葉默心堳亄M楚,就算是他和這元嬰魔修在城外兩萬堛漲a方打鬥,但是對方的魔煙如此恐怖,想不引起大能的注意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殺了這魔修後,立即就返回了城堙C
  同時葉默對自己的‘霧蓮心火’很是滿意,這更讓他想用自己的天火創造出一套攻擊法技出來。否者遇見更厲害的修士,他的天火就算是厲害,這樣毫無章法的祭出,也不一定能鎖住對方。一旦對方懂火,或者是火係修士的話,想要用天火競功,說不定更加困難。
  ……
  在葉默剛走才一炷香不到的時間,他和那魔修打鬥的地方就來了兩名修士。那兩名修士的氣勢一看就知道比葉默不知道強了多少了,有一人甚至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葉默離開的方向。
  “血色長?”其中一名修士攝起地上的血色長看了一會後,又疑惑的說了一句。
  另外一名修士接過那血色長看了看,然後點頭說道:“這血色長好像有些來曆,三千年前在血魔施覽的手下,不知道殺了多少人。聽說最近這血色長落在了一個叫盧劍強的散修手堙A這盧劍強也是一個殺人如麻的魔修。難道是誰殺了盧劍強?聽說這盧劍強很謹慎,雖然他可以越級殺人,可是他從不冒險和比他修為高的人打鬥,又怎麼會被人殺?。”
  原先的那名修士解釋道:“血色長有一個外號叫‘血屠’,當年施修仗著‘血屠’確實殺了不少人。‘血屠’如今是落在了一個叫盧劍強的後輩手堙A不過既然這‘血屠’被隨意的丟在地上,顯然盧劍強已經被人斬殺了。而且這堨敦囿熔疙顑顯,周圍還有‘無生魔煙’的味道,這說明斬殺盧劍強的修士也是一個和盧劍強修為差不多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那修士將‘血屠’丟在這堙H好歹這也是一件上品真器,不過這件真器似乎已經沒有了靈性。”另外一名修士再次疑惑的問了一句。
  原先的那名修士卻皺著眉頭,過了片刻,他才謹慎的說道:“米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堶銴~有天火的痕跡。‘血屠’被天火破壞了,這才被隨意的丟在這堙C”
  “什麼,你說是天火?竟然有修士有天火?”另外一名修士顯然被這個消息震撼了。
  天火,就算是九星宗門也不一定有的東西,碧丹宗能得到一個‘蘭岩火’,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若非如此,以碧丹宗的底蘊,怎麼可能去理睬區區翰梁帝國?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17 16:18:54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