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一章裝逼我也會


    文彩依一加價,際傳學立即就住口了,他本身對文彩依就很是追崇,怎麼可能和文彩依競價?另外兩人看起來似乎沒有購買能力,更是不會開口。

    而對這個半真器有購買能力的除了文彩依和際傳學之外,隻有葉默了。文彩依見際傳學沒有開口,點了點頭,顯然在她的預料之中,她剛想拿出靈石,就聽見葉默再次報價,“三百七十萬。”

    “你,川…”文彩依一臉怒容的盯著葉默,她肯定葉默是故意的,這件真器護甲雖然不錯,可也值不了三百七十萬,三百五十萬都已經到頂了。

    葉默麵無表情,看都沒看文彩依,隻是盯著那件真器。

    “你找死……”際傳學剛剛對葉默說了三個字,就看見於陽用冰冷的目光盯著他,他甚至感覺到渾身發冷,下意識的將後半句話咽了下去。

    “好,你很有靈石是吧圩前輩,我出五百萬。”文彩依憤怒的說道,她的性格是在任何同等的情況下,都不可以輸給別人。一直的優越和這種性格,才會讓她對洛素素不滿意,甚至提出挑戰洛素素的話來。

    雖然她也確定自己並沒有外麵傳聞的那麼喜歡袁冠南,可是袁冠南喜歡洛素素多餘她,那就是不行。就算是甫安十美,洛素素和她並列第一,她心都是不爽。

    眼下這個真器護甲到了三百五十萬,其實已經是非常高的價格了,五百萬更是遠遠超出了真器本身的價格。

    文彩依之所以要報出五百萬,她是想用靈石死死的將葉默壓住,讓葉默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區區一個散修,也敢和自己比靈石。

    她要拿出五百萬靈石丟在櫃台上,然後拿走半真器,再冷冷的盯著葉默,根本就不用說話。她要讓這個元嬰三層的家夥知道,他那點、靈石不用拿出來現了。

    從三百七十萬,上升到了五百萬,葉默又不是傻瓜,豈能不知道文彩依的想法。如果是一般的女孩,葉默雖然想要這個半真器,也就出個五百一十萬算了。可是文彩依這個女人,讓他極度的不爽。

    既然對方樣裝逼,自己就裝的比她更厲害點。就算是為了素素出口氣,這點靈石也不算什麼。

    “一千萬……”葉默還是麵無表情,可是他的價格竟然在文彩依的價格上麵上升了一倍。

    “什麼?”文彩依呆滯住了,這是個瘋子嗎?一千萬?超出了這把半真器護甲的三倍價格?

    不要說文彩依呆滯住了,其餘幾人一樣的看傻瓜一般的看著葉默。就連於陽也驚訝的看著葉默,甚至開始首次打量起葉默來。

    好一會,際傳學反應過來,立即尖聲對葉默叫道:“你是哪來的不懂規矩的家夥?你知道於大師的習慣嗎?如果你拿不出一千萬靈石,你要用你的命來償還的。

    葉默表情平淡,他隨意的看看了看於陽,見於陽似乎在默認際傳學的話,立即冷冷的說道:“於大師,我雖然是第一次來光顧你的生意,可是你這的環境不怎麼好啊,難道每次客人來了,邊上都有東西大嚷大叫?”

    於陽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際傳學,嚇的際傳學立即縮了縮腦袋,然後他才用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對葉默說道:“雖然我不喜歡別人大吵大鬧,可是那個朋友說的是真話,如果隨意報價會丟命的。”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於陽的話一般,而是繼續說道:“到現在還沒有人報價,你是不是應該將‘九韻,賣給我了。”

    於陽看了一眼文彩依,文彩依眼除了不甘心和極其不舒服外,卻也沒有任何辦法。一千萬靈石,就算是她的身家全部算上也沒有,甚至差的太遠。她也不明白這個不知名的散修,為什麼這麼富有。

    於陽見文彩依臉色難看,卻沒有說話,立即就知道她拿不出這麼多的靈石。他轉過頭對葉默說道,“拿一千萬上品靈石“九韻,是你的。”

    葉默毫不在意的將一個儲物袋丟給了於陽,於陽檢查了一下儲物袋麵的靈石,確實是一千萬,不多不少。

    隨即他帶著若有意味的表情,將半真器護甲丟給葉默。

    葉默拿起護甲,轉身就走。他東西已經到手,文彩依這個女人也教訓了一平,雖然代價有些大,可是為了素素出口氣,也算是值得。至於其餘兩件法寶,他根本就沒有想要過。

    文彩依看著葉默連看她一眼都不屑看,轉身就走了,更是怒火中燒,可是她卻沒有任何辦法口她心明白對方是故意的,這是用她的辦法還擊她,等於打她的臉,還打的啪啪作響。

    不過她很快就調整過來,看著那件半真器‘揉指金網,說道,“這個我要了。”

    好在葉默走了後,再沒有人不識趣的和她競價,看見兩件好點的法寶轉眼被人買走,際傳學隻能將目光轉向那‘黑岩劍”

    那名元嬰七層的散修出乎預料的是沒有出手,在第二件半真器‘揉指金網,被文彩依拿走後,他苦笑著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於陽器閣,口顯然從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他有些無奈,已經放棄了求購法寶。

    文彩依看著這元嬰七層的修士離開,冷笑了一聲,心暗道活該。她已經隱約猜出這個離開的元嬰七層修士是誰了,如果真是那人的話,不要說那個元嬰三層的修士,就算是普通的元嬰八層修士遇見那個人也是死路一條。

    她當然知道那元嬰七層的修士看了葉默的身家後,已經對這的東西不感興趣了。剛才那囂張的家夥隻是一個元嬰三層修士,麵對普通的元嬰七層也完了,更何況是哪個出手狠辣的家夥?

    葉默此時卻停了下來,然後回頭淡聲說道:“我以為追上來的會是那個際傳學,沒想到竟然是你。”

    這人元嬰七層,雖然是原先三人當中修為最高的一個,可也是看起來最普通的一個口葉默估計剛才三人當中如果有年紀超過百歲的,應該就是眼前的這個修士。

    他超過了百歲,購買法寶顯然不是為了去隕真殿。

    “你竟然知道我跟蹤你?”這名剛才在‘於陽器閣,還表現出無奈苦笑的元嬰修士,此時一臉的震撼。

    他雖然是一個散修,但是心狠手辣,而且行事慎密,有些像當初被葉默斬殺的莫千。之前他之所以在‘於陽器閣,表現的平淡無奇,那是因為他看見葉默的大方出手後“於陽器閣,的東西已經不是他追求的目標了,眼前這個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才是他要鎖定的目標。

    這麼富有的元嬰三層修士,如果他能打劫了,哪還用為靈石犯愁?

    葉默見他眼露出掙紮,知道他得知自己能發現他的蹤跡後,對自己有了一些忌憚。他是怕短時間不能幹掉自己,會引起城大能的注意,這才猶豫不已。

    葉默心冷笑,這家夥的胃口還真大,竟然想在城打劫自己,也不怕吃不下撐壞了。

    “你想要我的靈石?”件默直接問道。

    那元嬰七層的修士沒有想到葉默竟然直言不諱的問了出來,他愣了一下,立即就反應過來。自己一個元嬰七層的修士,竟然被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占據了主動,實在是個笑話。

    想到這,他嘿嘿一笑,“沒錯,我確實是對你的儲物戒指感興趣,如果你願意拿出來的話,我不想對你有任何傷害。”

    葉默就好像聽見了隔壁王大媽過來借瓶醬油一般的平靜,他看了看眼前的這個元嬰七層的修士,又看了看他的戒指,忽然笑著說道:“如果你在這搶我的戒指,說不定會被城的大能修士發現。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出城去好了,你看如何?”

    那元嬰修士聽了葉默的話後,忽然愣神了,這是什麼邏輯?特意出城去被自己搶?

    隻是片刻間,他就明白過來,立即冰冷的看著葉默說道:“你有同伴在城外埋伏,所以想騙我出去?”

    葉默無語的拍了拍腦袋,“隕真城有數個出口,如果你不相信我,這樣好吧,你帶路,隨便你從哪出去,我都會跟上。”

    如果不是為了怕城的大能發現,他早就動手了。這家夥怎麼膽子這麼小?

    那元嬰修士反複盯著葉默,他很想知道葉默耍什麼花樣。他可不會相信葉默區區一個元嬰三層修士,就可以對敵他元嬰七層。不要說葉默了,就算是無極宗的天才修士袁冠南也不敢這麼托大。

    就算是袁冠南,也要等到元嬰五層之後,才敢去試名碑試名。

    如果葉默區區一個三層的修士,可以不怕他元嬰七層,那他早就聞名天下了,自己又豈能認不出來?此人很有可能是耍空城計,想要通過這種大話來讓自己不敢動手。

    “好,既然這樣,你跟我來。”那修士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說道,說完他轉身就走。

    對他來說葉默這個元嬰三層的修士雖然說的話天都是空城計,可是至少有一句話是對的,就是自己絕對不能在城動手。因為在這一動手,就算時間再短,肯定馬上有大能發現,並且過來查看。

    

Snap Time:2018-01-19 04:05:21  ExecTime: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