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四十章競價


    (感謝祝賀星上☆心下成就宗師,宗師威武!)

    屋子麵似乎除了這三個坐著的修士外,再無外人。(,小說更快更好..)

    葉默打量了一下這個器閣,寥寥幾件靈器放在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木頭做的架子上麵,甚至沒有東西遮住。此時看起來,上麵已經蒙了一層灰了。

    在房間的麵似乎還有一間屋子,但是有一個陣法擋住,葉默的神識無法滲透進去。

    如果不是許昌吉極力推薦,他還真的不敢相信這有一個煉器大師,還是九品的煉器大師。而且這麵幾件灰塵撲撲的低級靈器隨意亂放,也能叫一個器閣?

    “請問一下,於陽大師在不在?”葉默找了一圈沒有找到這器閣麵的人,隻好對坐在最邊上的一名修士問道。

    這修士冷哼了一聲,甚至連眼睛都沒有掃葉默一下,更不用說回答了。似乎葉默就是一團空氣,而旁邊的兩個人,甚至連表情都沒有動一下。

    葉默有些無語,這三個家夥還真的有個性啊,不過三人當中修為最低的一個也是元嬰四層的修為,最高的一個已經是元嬰七層修為了。可以說隨便誰都比他的修為高。

    葉默見狀無奈,隻好走到空下來的那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也懶得再問。這三名修士的其中兩人一看就知道年紀不大,很有可能也是來買法寶,準備進入隕真殿的。

    那三名修士見這剛進來的修士問了一句後,沒有人回答,他竟然也坐了下來,頓時都有些意外的看了葉默一眼,不過依然沒有說話。

    葉默知道他們的意外是什麼,在修真界修為相差一點就是一個巨大的差距,更何況葉默是元嬰初期,而這三人都是元嬰中期或者後期。可以說在這葉默修為最低,是根本沒有話語權的,三人都沒有理睬葉默,顯然是不歡迎葉默的到來。而葉默這個元嬰初期的修士竟然不識趣的坐了下來,三人這才有些驚訝。

    葉默並沒有等多久的時間,門口再次來了一名顧客。同樣是一名元嬰修士,隻是這名元嬰修士是一名女修。修為卻隻有元嬰一層,比葉默還低,在幾人當中算是修為最低的一個了。

    如果說葉默剛才來的時候,還沒有人注意的話,那麼這名女修的到來,立即就引起了原先三名修士的注意。

    因為這不但是一名女修,還是一名極其美貌的女修。雖然是瓜子臉,可是線條卻柔和圓潤,就好像被修飾過一般,顯得更是養眼。她的皮膚可能比不上淩曉霜,可是她往門口一站,立即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曲線,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女人的味道。可偏偏她的臉色又冰冷無比,這種感覺給人很是怪異。

    就連葉默也是暗讚這女人長得勾人魂魄,這絕對是一名不會比淩曉霜遜色半分的女修,而且她身上似乎還有一種吸引男人的獨特魅力,讓人不由自主的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這女修眉毛有些上翹,顯然是一個自主性很強,而且很有自信心的女人。

    葉默隻是心暗讚了一句,立即就收回了目光。雖然這個女人長得極美,可是在葉默心也就這樣。葉默看來,無論是洛影還是輕雪,甚至連小韻都不比眼前的這個女人差半分。

    那女子見沒有座位了,就站在殿閣的中間,卻沒有說話。

    葉默可沒有讓位的覺悟,他感受到了麵真元的波動,似乎火元素很強烈,應該是於陽還在煉器。

    不過葉默沒有讓位,卻有人站起來了。站起來的是那名元嬰五層的修士,那名修士出來一步,對那女修很是客氣的抱了抱拳說道:“文師妹,我是天衍宗的際傳學,你坐我這吧。”

    那女修冷眼看了一眼際傳學,依然站在那動也沒動。際傳學馬屁拍到了腳跟上,頓時就有些尷尬,不過他隨即就自嘲的笑了笑,又坐了下去,顯然沒有任何要發作的意思。

    葉默卻有些奇怪,這個女修隻有元嬰一層,而那個際傳學是元嬰五層。天衍宗這個宗門葉默在‘沙原藥穀’也聽說過,據說是一個七星宗門,甚至他還得罪過這個門派麵的一個叫王普的家夥。一個七星宗門的弟子,怎麼會這麼好說話?

    但是葉默很快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際傳學一個元嬰五層要討好一個元嬰一層,如果隻是因為那女修漂亮,他肯定會繼續說下去。可是那女修對他理都不理,他還不敢發作,顯然那女修地位比他高。

    姓文的女修,地位比際傳學高,又是元嬰一層,還這麼漂亮,葉默用腳跟也可以想到這個女人就是南安十美之一的文彩依了。

    本來葉默對這個女修的感官還是不錯的,畢竟愛美之心人人有之,就算是不認識,但是這種美女看著也很養眼。

    可是當葉默聽說這個女人是文彩依的時候,感官立即就惡劣起來。這個女人自以為是,竟然挑釁洛影,這讓葉默很是不喜。隻是他想不到,這樣九星宗門的核心弟子,竟然也來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器閣買東西。

    際傳學的尷尬並沒有持續多久,麵的屋子禁製就被打開了。一股還未消散的炙熱從麵傳了出來,接著從麵走出一名黑瘦的男子。這男子帶著一團炙熱,就好像剛從火焰麵走出來一般。

    說黑瘦甚至不能形容他的長相,他不但皮膚黑,而且瘦的就好像一根竹竿。隻是他一頭灰紅色的頭發,讓整個人看起來稍微有人一些生氣。

    這男子一走出來,和葉默並排坐著的三名元嬰修士立即都站起來,一起對他拱了拱手說道:“於大師……”

    文彩依叫的卻是“於前輩……”

    葉默這才明白,原來這個黑瘦的男子就是於陽,不過他的修為已經是元嬰九層,勉強也算的上是一個前輩了。

    於陽麵對幾人的問候,默然不語,他走到那個有些寒酸的櫃台後麵坐了下來,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這是今年最後一次生意,東西還算不錯,極品攻擊靈器‘黑岩劍’,價格一百一十萬上品靈石;半真器‘揉指金網’一百九十萬上品靈石;半真器護甲‘九韻’二百九十萬上品靈石。”

    說完,於陽又看了看葉默五人,補充了一句,“價高者得,如果有好的材料,可以作價。”

    葉默聽了於陽的話,這才明白為什麼許昌吉說他的價格稍高了,這那是稍高?這簡直比一流的真器閣的東西還要貴很多。而且這個叫於陽的家夥顯然是厚黑之輩,最後還來一個競價,這不是明顯的宰人嗎?

    難怪自己來的時候,另外三人不大喜歡,這人一多了,想要買東西不但價格高,還有競爭性。

    剛才他聽於陽說什麼這是今年最後一次生意,看樣子他每年的生意還有次數的。葉默因為是從許昌吉那得到的消息,而許昌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到的的消息,顯然也不是很準確,至少許昌吉就不知道於陽做生意,每年都是有次數限製的。

    好在葉默還算是運氣,正好遇見今天他開張。而另外四個人不用問,都是早就知道於陽的規矩和開張的日期了。

    “我們理會得,這是老規矩了。”剛才討好文彩依碰壁的際傳學立即笑眯眯的說道,“這次運氣不錯啊,還有兩件半真器。那件極品靈器‘黑岩劍’估計也接近半真器了吧?好東西啊,好東西。”

    半真器是介於下品真器和極品靈器之間的一種法寶,比靈器要好,但是又比下品真器稍差一點。

    “九韻我要了。”葉默一看見那件半真器護甲就有些喜歡,更何況這護甲還有一個韻字。讓葉默想起了小韻,所以他立即就決定買下這件護甲。

    “不知道天高地厚,區區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竟然敢說你要了……”天衍宗的際傳學冷笑一聲說道。

    文彩依聽了際傳學的話,也冷哼了一聲。際傳學這才明白過來,文彩依也是元嬰初期,立即額頭就滲出了一些汗,小心的賠笑道:“文師妹,我說的不是你,你是九星宗門的天才核心弟子,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葉默不屑的看著際傳學,冷冷的說道:“頭再低就要撲在地上啦。再說了,於大師的意思也是價高者得,我說我有要了,這有什麼問題嗎?有問題,就就加價好了。”

    文彩依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敢對際傳學這樣一個七星宗門的核心弟子不客氣,甚至還敢說出價高者得這種話。不過她立即就明白了葉默就是際傳學口中的那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夥,隨即就釋然了。

    際傳學聽到葉默譏諷他對文彩依低眉彎腰,頓時就想發作,可是一想到這是‘於陽器閣’,那些怒火馬上就消散一空,隻是將葉默列入了必殺的名單之中。隨即他同樣冰冷的說道:“三百一十萬靈石。”

    “三百五十萬。”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葉默還沒有加價,文彩依竟然先行加價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8-20 19:08:23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