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三十三章繁華城市


    第一千三十三章 繁華城市

    葉默冷笑一聲,氣勢更甚,隻是這次他的氣勢全部都逼向了齊再方。 齊再方隻是元嬰五層修為,雖然比葉默高了兩層,更是元嬰中期修士。可是葉默八係同修,別說齊再方這種普通的元嬰五層修士,就算是頂尖的元嬰五層修士也不一定擋得住。

    齊再方竟然被葉默的氣勢逼得退後了一步,這才一臉驚容的看著葉默。不要說齊再方臉s大變,就是葛連幾人的臉s也是大變。葉默區區元嬰三層,竟然用氣勢逼退了齊再方,顯然是一個絕對的天才修士。

    那國王噴出一口血後,臉s蒼白無比的坐在坐在位置上,再也不敢看葉默一眼,隻是他心在想什麼,隻有他自己知道。

    葛連見齊再方被葉默一逼氣勢頓時弱了下來,以他一個元嬰中期的修士,竟然不敢再對葉默叫板,心不由的暗爽。這個齊再方來自翰梁帝國的齊家,仗著有一個虛神修為的族人,平時就對他也不怎麼客氣,這次被葉默丟了麵子,真是活該。

    不過葛連知道絕對不能讓這個葉城主和葛連打起來,他連忙站起來說道:“剛才大家都是一些小誤會,我想解釋清楚就沒事了。這樣吧,王上發布一個全國公告,墨月之城以後和翰梁帝國沒有任何關係,墨月隻是葉城主個人的城市,葉城主呢,也不用計較這種小事了。”

    顯然墨月之城這種事情在他眼,根本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葉默要的就是這句話,他收回壓迫齊再方的氣勢,冷眼看著翰梁帝國的國王。那名剛才被葉默氣勢壓的吐血的國王連忙站起來說道:“好,好沒有問題,我馬上就去發布這個公告……”

    齊再方卻沒有再說什麼,讓他和葉默打,打贏了是應該的,如果輸了,他將再也沒有臉留在翰梁帝國。雖然他是齊家的人,可是齊家也隻是一個普通的修真家族,除了一個一直閉關的虛神修士外,別的什麼都沒了。

    葉默見這國王已經同意這件事,也點頭說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辭了。”

    說完轉身就走,根本就沒有多一個字。

    見葉默離開,葛連和尤翩平連忙打了個招呼,也跟了出去。齊再方臉上無光,更是轉身就走。留下來的榮正倒是安慰了那國王幾句,也沒有停留。

    所有的人都走完了,那國王才憤怒的揮了揮手,將大殿還在跳舞的那些舞女全部趕走,這才鐵青著臉恨恨的說道:“一群養不熟的白眼狼,白養著不做事就罷了,我翰梁帝國的城市說送出去就送出去。我隆家前輩出關的那一刻,就是你們償還的時候。姓葉的,憑你也配占據雙河城?總有一天,你會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的。”

    ……

    葉默剛走出沒有多遠,葛連就在後麵叫道:“葉城主,請稍緩。”

    葉默停了下來,葛連還需要碧丹宗的弟子名額,所以他也不擔心此人對自己不利。等葛連和尤翩平走到近前,葉默抱了抱拳說道:“葛兄,尤兄,剛才在大殿葉某沒有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在此抱歉了。”

    葛連心有些不屑,你一個元嬰修修士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說出去誰相信啊。不過這話他是不會說的,他笑的同樣抱拳說道:“葉城主應該也聽尤道友說過碧丹宗的事情了,葛某先道謝一句了。”

    葉默當然知道葛連說的是什麼意思,他點了點頭說道:“葛兄那話,這本就是應該的。”

    尤翩平卻插口說道:“葉城主,今天我和葛道友找你。一個是為了感謝你,還有一個是距離隕真殿隻有五個月不到了,在進入隕真殿之前很多修士都會齊聚隕真城。其中九成的元嬰天才都會去,這期間隕真城不但有各種修士論道,還有各種天才修士之間的比試。甚至很多你想要卻見不到的靈藥和材料,在隕真城都可能看見。”

    葛連點點頭插口說道:“我和尤道友也想去隕真城看看這種盛況,雖然我們沒有資格和別人去論道,但是聽聽對自己也不壞,更何況還能見識那些大宗門的天才弟子比鬥,對自己的修為是肯定有好處的。如果葉城主不忙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去隕真城,畢竟幾個月後隕真殿也在隕真城開啟。”

    葉默聽了尤翩平的介紹就想去了,不要說自己幾個月後還是要去,就是衝著隕真城有無數的修士前去兜售物品,就讓他心動了。一直以來,他的修煉資源都是靠反搶和‘沙原藥穀’所存的,如今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要了。現在他靈石多多,如果可以在隕真城得到更多的資源,何樂不為?

    所以三人一拍即合,相約前去隕真城。

    沒有齊再方在其中,加上一起去參加隕真殿的那名金丹修士,幾人一路上倒也相處融洽,葉默從葛連和尤翩平的口中得知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當然雷雲宗天才核心弟子田傲風的隕落他是知道的,但是南安城金丹試名碑上蕭飛在領先了方種師三天後,就被方種師再次試名壓下,葉默還是才知道。

    除此之外,葉默還知道了金丹試名碑最近風起雲湧,蕭飛在被方種師壓下後,竟然再次鬱悶。被一個女人爬在了頭上,然後落在了第十三。而個女人卻緊隨方種師之後,占據了金丹試名碑的第十二名。

    本來葉默是不打算問的,但是因為聽說那個女人是玄冰派的人,特意詳細的詢問了一下。也知道了那個女人叫趙蓉,是玄冰派的核心弟子。

    可是這還不是最jing彩的,最jing彩的是在趙蓉和方種師之後三天,又有一名修士在試名碑上試名,而那名修士再次將方種師趕下第十一。

    “是誰?”就算是葉默,也忍不住好奇問了出來。

    “九星門派神風穀的核心弟子摩直旭,那家夥才二十四歲啊,太逆天了。”尤翩平帶著一些驚歎的表情說了出來。

    就是葉默也感覺那個摩直旭逆天,才二十四歲,就要晉級元嬰了。顯然這些人在這個關頭去金丹試名碑試名,都是為了晉級元嬰。目的也很明確,應該是為了參加隕真殿的開啟。

    從尤翩平的口中,葉默還得知除了玄冰派的趙蓉外,還有另外兩名厲害的女人登上了金丹試名碑,一個是無極宗的文彩依,一個是清夢齋的淩曉霜。聽說那個淩曉霜剛剛上榜的時候還是第二十三位,但是十天後,她已經是三十三位了。

    由此就可以知道金丹試名碑最近的競爭激勵程度了。

    ……

    到了隕真城後,葉默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人滿為患。

    這簡直就和廟會一般,人實在是太多了。不要說築基修士和練氣修士了,就是金丹修士和虛神修士都多如牛毛,更是偶爾能看見一兩名凝體修士。

    “葉城主,我們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是碧丹宗幫忙安排了四間房間,在思苑酒家,要不我們先去客棧再說吧?”尤翩平首先提議道。

    頓了一下,他又接著說道:“等會我和葛兄一起去論道台,去聆聽南安洲那些天才修士的論道,你也一起去吧。”

    葉默當然不想現在就去住在客棧麵,立即說道:“葛兄,尤兄你們幾人先去客棧吧,我去轉轉,晚上回來。”

    葛連也知道葉默這種修士肯定有自己的事情,當即點頭,四人在隕真城分開。

    葉默現在時間緊迫,他幾乎要將一分鍾當成兩分鍾來修煉,自然不會和葛連等人在一起,他還要去坊市看看有沒有他需要的靈草。至於去論道現場,葉默覺得不如收集材料重要,等空閑的時候再去看看。

    他現在靈石很多,但是對葉默來說,將這些靈石換成自己需要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上次他的半道器護甲才穿了數天的時間就被雷劫破壞,現在他還需要去購買一套護甲。

    此時葉默是深知護甲的重要xing,當初要不是那套護甲,他甚至都不能渡過雷劫。

    ……

    和葛連等人分開後,葉默第一時間就前往了坊市。當葉默看見無數的攤位,還有坊市種各種修士的時候,心暗道,什麼是繁華,這才是繁華啊。

    有需求就有市場,希望自己的墨月之城以後也有這種繁華。

    坊市麵的材料和靈藥等等多如牛毛,但是等級高的卻甚少,不過葉默隻要能用上的都收購下來。就算是他用不上,以後墨月之城也用的上,隻是短短的時間麵葉默已經花出去了幾十萬的上品靈石。

    將坊市的地攤采購一圈後,雖然沒有得到什麼特別的好東西,可是勝在量大。葉默順便走進了旁邊的一家比較大的器閣,他想看看防禦護甲。這種比較好的防禦護甲,一般的攤子上是很難買到的,隻能來這種大器閣看看。

    不過這間器閣麵人很多,所以葉默得到的服務遠遠沒有在南安城‘有道法寶’麵的那種待遇。

    葉默還沒有上樓,就被一樓的一件材料吸引住。這材料等級並不高,充其量隻是四級左右,之所以吸引住葉默,是因為這是一團淡藍s的絲線。

    看見這團淡藍s的細絲,葉默立即就想起了自己戒指麵的那塊‘藍月礦石’。這塊‘藍月礦石’是他當初交換來的,本來他是想煉製幾串藍月項鏈送給洛影等人的,隻是一直沒有找到好的鏈線。現在看見的這團絲線,卻正合葉默的心意。

    “將這個拿給我,我要了。”

    “這個給我看看……”

    一個聲音和葉默的聲音同時響起。

    (2012角spk,葉默現在位於第十五位,請最強的書友們將給葉默投一票,隻要有粉絲值都是免費的,而且不損耗粉絲值。在小說首頁的作品角s下麵,無論是試名碑還是角s,葉默都要成功才行。)

    ......(未完待續。

    (書海閣書海閣)v

    

Snap Time:2018-01-22 06:46:43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