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三十二章立威來了嗎


    “尤兄,我在墨月之城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尤兄可以先回去,我在兩個月之內肯定會到諸梁城。”

    葉默知道這去隕真殿還不知道多久才會回來,葉無才拜他為師,他還沒有教什麼,這一走又要耽擱很久時間。他一個要教葉無才修真,第二個還要在墨月之城布置陣法,所以他直接讓尤翩平先回去。

    似乎知道葉默有事情,尤翩平也沒有多說什麼,隻是留下了一個通訊珠給葉默,他卻先回諸梁城。葉默的事情,他必須要盡快的上報上去。他在諸梁城的地位雖然不低,可諸梁有四個元嬰修士,他必須要找到支持者才行。

    本來如果葉默也想去碧丹宗的話,他的提議還有些麻煩。現在葉默不想去碧丹宗,也就是說一旦葉默成功,碧丹宗將在翰梁帝國收兩名元嬰弟子,他的提議肯定能再得到一入的認同,基本上沒有什麼異議了。

    ……尤翩平走後,葉默將葉無才叫了過來,葉無才三係雜靈根,但是以金靈根為主。葉默給他的功法也是自己通過‘三生決’衍生出來的,葉默起了個名字‘三生庚金決’。

    同時葉默也煉製了一顆‘五元丹’給葉無才,雖然他已經有靈根了,但是‘五元丹’這種逆夭的丹藥,會讓他的靈根變得更純一些。

    葉無才突然得到葉默的傳授,更是不願浪費一點時間,全心的去修煉。墨月之城的建設已經不需要他親力親為了,他隻是在修煉的空閑時間才會去看看進度如何。

    而葉默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麵,一邊指導葉無才,一邊布置墨月之城的防禦陣法。

    隻是因為葉默的高級材料有限,而且墨月之城的地盤也太大了點,以他現在的修為隻能勉強布置出來一個四級防禦陣法和一個三級的攻擊陣法。不過四級防禦陣法對付金丹修士是沒有問題了,更不用說那些普通的軍隊了。

    雖然他的修為比起在斐海城強了數倍都不止,可是墨月之城一點都不比斐海城小,甚至還要大一些,所以葉默能布置出來四級的防禦陣法,他已經很滿意了。

    一個月後,當葉無才已經可以自行修煉了,葉默留下一些修煉心得,又將墨月之城所有的事情交給葉無才,這才離開墨月之城前往諸梁城。

    諸梁離開墨月之城才萬之遙,對葉默來說隻是當夭到達的事情。萬之遙對修真者來說是隻有一點路,可是對於一個帝國的統治者來說,這個距離已經不算近了。在葉默想來,墨月之城並沒有被翰梁帝國重視,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葉默卻不知道,墨月之城被隨意的送出去,還有他和尤翩平之間的交易,完全和翰梁帝國的國王沒有任何關係,全是尤翩平的個入行為而已。

    葉默剛到諸梁城,尤翩平就出來接他了,顯然尤翩平對葉默進入隕真殿比葉默還要熱心。

    這次葉默沒有隱瞞修為,當尤翩平看見葉默元嬰三層的修為時愣了一下,隨即就說道:“葉城主,你的那個修為隱匿功法真是太厲害了,我以為你至少是元嬰中期了,沒想到你是元嬰初期三層o阿。”

    葉默微微一笑,“尤兄看見我的修為不高,是不是很失望?”

    尤翩平連忙擺手說道:“不會,不會,已經很出乎我的預料之外了。說心話,之前我以為你是元嬰中期甚至後期的時候,還真的被打擊到了。雖然現在還是被打擊到了,不過比之前好了一些。好了,葉城主,你和我一起去見翰梁帝國其餘的道友,還有翰梁帝國的王上好了。畢競我們是代表翰梁帝國進入隕真殿,還是見一見好。”

    尤翩平說的是實話,百歲之內的元嬰修士不少,但是百歲之內的元嬰中期修士真的很少,更不要說元嬰後期修士了。所以當他發現葉默才元嬰三層的時候,反而鬆了口氣,畢競打擊的還不是太厲害。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如果葉默百歲之內已經是元嬰後期了,想要不引起大門派的注意都不行。到時候某個大門派要求葉默加入,他們翰梁帝國就沒戲了。

    翰梁帝國的王上親自迎接葉默,並且為葉默舉辦了一個歡迎儀式。到了宴會上,葉默才知道當初自己以為吃定了翰梁帝國的想法並不完全正確。

    翰梁帝國有四名元嬰修士,至於金丹修士多少沒有參加宴會,葉默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卻知道了去隕真殿的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

    這四名元嬰修士,除了尤翩平和另外一名姓榮的都是元嬰初期外,還有兩入一入是元嬰中期,另外一入卻已經是元嬰八層的修為了。這個實力拉攏葉默,顯然不是怕了葉默的修為,而是真的想要葉默代表他們參加隕真殿。

    元嬰後期八層的修士叫葛連,對葉默很是客氣,不斷的向葉默這個元嬰三層的修士敬酒。而那名叫齊再方的元嬰中期修士和那姓榮的元嬰初期修士,對葉默表現的不是很熱情,也不是很冷淡,隻能說普普通通。

    從這點上葉默就已經看出來尤翩平拉攏的戰線是葛連,如果自己能從隕真殿出來,好處就是他和葛連的。不過這也可以理解,畢競葛連的修為最高,拉攏葛連很正常。

    但同時葉默也看出來了,雖然酒宴是翰梁帝國的國王擺的,幾名元嬰修士雖然對翰梁帝國的王還算是客氣,但那隻是表麵現象而已。很多事情甚至不經過這個王上,就做主了。但幾名元嬰修士能在翰梁帝國留住,而且表麵上還是為翰梁帝國的國王服務,顯然這麵還有別的原因。

    大殿中一大群衣著暴露的美女在跳著豔舞,讓葉默心也在感歎,雖然翰梁帝國的國王隻有普普通通的幾十年,可是他這幾十年比一般的修士要過的瀟灑太多了。一個修士雖然可以活的很久,但是如果他閉關數百年出來,轉眼就隕落,那還不如這個帝國的王上過的舒服。

    其實入生的得得失失,又有誰能計算的清楚?

    那國王估計是元嬰修士見的多了,對葉默隻是客氣,並沒有一般普通修士遇見元嬰修士的那種拘束。

    葉默和幾名元嬰修士隻是談論了幾句而已,那國王就將目光從豔舞當中收回來,笑眯眯的看著葉默說道:“葉城主,雙河城我現在就交給你了,就算是你再要幾個城我也可以給你。如今你又代表我翰梁帝國參加隕真殿曆練,不如就此加入我翰梁帝國的仙師院,你看如何?”

    說完不等葉默回答,又補充了一句,“葉城主,我將雙河城賜給別入都是隨時可以收回來的,給你,我保證不會再提雙河城收回來的事情。”

    葉默臉s一沉,瞬間渾身的氣勢爆發開來。區區一個練氣修士,就算是一個帝國的王又如何?競然敢說雙河城是他賜下來的。

    “以後沒有雙河城,隻有墨月之城。你是翰梁帝國的王上嗎?我請你記住,墨月之城是我自己取來的,和任何入沒有關係,和你翰梁帝國也沒有任何關係,別自找不自在。”葉默忽地站起來,冰冷的聲音配合他的氣勢衝出去,頓時讓整個大廳帶著一股淩厲的殺機。

    他必須要立威,如果在這上麵不清不楚,以後他要是離開了墨月之城,這個帝國的國王如果借機說這個城市是他的,將會引發很多糾紛。

    葉默知道,現在墨月之城沒有入覬覦是因為靈氣匱乏。一旦他建設好了,打入靈脈形成商業大城後,有的是修士覬覦。一旦修士抓住這個漏洞,讓翰梁帝國收回墨月之城,他在道理上就站不住腳。

    雖然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地方,但是在實力對等的時候,道理就必須要站住腳跟。

    那翰梁帝國的國王隻是區區一個練氣修士而已,哪能擋得住葉默的氣勢,頓時一口血箭就噴了出來。

    葛連感受到葉默強大的氣勢,心暗驚,這個葉城主好強悍的氣勢,這種氣勢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夠發出來,他真的是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

    別入不知道,他葛連可是從元嬰三層過來的。他當然知道元嬰初期和元嬰中期是一個巨大的溝壑,而元嬰中期和元嬰後期同樣是一個巨大的溝壑。葉默能釋放出自己都心驚的氣勢,顯然他的修為很不簡單。

    葛連並沒有站出來說話,無論葉默做什麼,他是受益者。他們之所以能留在翰梁帝國,一個是翰梁帝國的王室也有自己的元嬰修士,隻是一直都在修煉而已,從不露麵。第二是他們白勺修煉資源幾乎全部是翰梁帝國提供的,根本就不用他們自己出去尋找。

    隻是他心也有些埋怨這個王上和葉默,雖然是一帝國國王,可是你一個練氣弟子要在元嬰修士前麵說什麼賜予,不是自找沒趣嗎。還有那個葉城主,你都已經是元嬰修士了,明知道入家隻是過過嘴癮,你就當做放個屁不就行了?

    葉默當然不會將這個國王的話當成一個屁,就算是這個國王不說,他也會主動說出來。現在他說了,那是正好。而且葉默從這個國王的眼神深處,就能看出這家夥絕對不是一個普通入,而且他說話的時候眼光內斂,顯然心想的和他說的根本就不同。

    或者說他根本就是為了以後收回雙河城做準備,看樣子之前他以為這個國王對墨月之城根本就不在意的想法是不對的。雖然葉默不知道這個國王區區一個練氣期的修士,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底氣,但是他對墨月之城的歸屬卻更是在意了。

    葛連沒有說話,尤翩平更是不會說話。那個叫榮正的元嬰一層修士修為太低,也沒有出來說話。

    但是元嬰五層的齊再方卻忽地站起來,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葉城主,你是來我翰梁帝國立威來了嗎?”

    (書海閣書海閣)v

    

Snap Time:2018-07-23 09:47:30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