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二十二章榜上無名


    第一千二十二章 榜上無名

    原來是這樣,葉默豁然開朗,他明白了這個試名碑的作用,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簡單的試名碑。任何修士在這種壓力和氣勢以及殺意之下,都會有一種感悟,這對自己的修為絕對有好處。

    同時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很多修士在試名碑之後一蹶不振了,在這種恐怖的殺意下,如果試名失敗,的確對自己的心境有影響。但相反的,如果成功了,將是一個巨大的鼓勵。這種殺意之下,都可以試名成功,說明自己是一個試名碑認同的高手。

    不自覺的葉默開始散發自身的氣勢和殺意,那些壓迫他的強大氣勢和殺意頓時一滯。葉默立即就感受到了一些輕鬆,原來是這樣呢,葉默更是將自己的氣勢完全散發開來。

    當葉默上升到六丈開外的時候,他忽然感覺那些撲向他的殺意突然實質化,隻是瞬間,他就已經感覺自己處於一個巨大的上古戰場了,無數的妖獸、修士甚至惡魔都呼嘯著向他殺來。

    此時的葉默再也不敢有任何的保留,‘紫銊’已經祭出,‘幻雲刀法’完全展開。在‘紫銊’激發的刀芒之下,那些妖獸,修士甚至是惡魔都是一批批的被斬殺。葉默甚至想起了當初在‘沙原藥穀’的時候,當時他斬殺無數的土蠍獸,也是這種情況。

    無數的妖獸屍體都在腳底下堆積起來,似乎他站著的地方越來越高。

    很快,葉默就感覺到那些衝過來的妖獸越來越少了,前麵似乎空曠起來,他還沒有來得及舒口氣,一頭六級的猛象就衝了過來。

    六級初期的猛象,葉默倒吸了口涼氣,這相當元嬰一層的修為啊。猛象還沒有衝到身邊,那種強大的吞滅氣勢就已經將他包裹起來,似乎他隻要遲疑片刻,他就將被猛象吞入口中。葉默嚇的背後冷汗直冒,‘紫眼神魂切割’全力切出,同時不要命的施展出了幻雲第五刀‘幻雲陣殺刀’。

    麵對相當於元嬰一層的妖獸,他除了全力出手外,隻有尋找機會逃走。

    一陣陣的虛弱傳來,葉默的‘幻雲陣殺刀’帶起無數的刀芒,組成了一個‘兩儀回環殺陣’。雖然葉默知道這個殺陣奈何不了六級的猛象,但是卻可以擋住他吞了自己。

    “嗤嗤”的聲音響起,葉默感覺到他的神識攻擊奏效了,‘幻雲陣殺刀’竟然將那頭六級的猛象撕裂成碎片。

    葉默鬆了口氣,他想不到六級的猛象竟然也被他幹掉了。這是怎麼回事?葉默知道,雖然他的神識攻擊,和‘幻雲陣殺刀’厲害,可也沒有辦法殺了一頭六級妖獸啊?應該是神識攻擊的功勞了,想不到神識攻擊集合‘幻雲刀法’還有這種威力。

    忽然間,他感覺身上的壓力一下輕鬆起來。此時他才突然驚醒,自己竟然還在試名,這是怎麼回事?

    葉默已經完全想不通了,他之前也見過蕭飛等人試名,可是他們看起來很悠閑啊,甚至連法寶都沒有祭出來,哪有自己這樣又打又殺的?

    “他在幹什麼?”試名碑廣場上的幾名修士愣愣的看著葉默,有一名修士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一名金丹四層的修士遲疑了片刻說道:“他好像祭出了法寶,而且他的法寶發出了一些紫光,隻是那些紫光被什麼東西全部擋住了。”

    “我就是問他試名就試名好了,為什麼要祭出法寶?這是什麼意思?”原先說話的那名修士再次問道。

    “雖然我也不知道,可是他似乎已經超出七丈了。”又有修士說道。

    “超出七丈又怎麼了?很多人使用爆發性的丹藥,也可以接近七丈,可是連名字都沒有辦法留下來呢。”

    葉默卻不知道別人在議論他,他已經看到了一個乳白色的空白巨大石碑。他似乎明白了過來,喃喃說了一句,“原來試名碑不是要飛的多高啊,隻要在這留下名字就好了。”

    想到這,葉默再不遲疑,伸出手在巨大的空白石碑上寫下了‘葉默’兩個大字。

    葉默見過蕭飛寫的字,寫完後,立即就變成了淡金色,然後沒入試名碑。他寫下自己的名字後,也等了一會,可是那葉默兩個字始終沒有沒入石碑。

    失敗了?葉默剛想到這,更為強大的壓力傳來。再加上剛才他全力出手,神識到現在還有些虛弱,他再也堅持不下去,隻能緩緩的落了下來。

    “他下來了,他寫的名字叫‘葉默’,找找看,在第多少名?”

    葉默一下來,試名碑廣場上聚集的十幾名修士就已經注意到了。因為葉默飛的很高,而且還祭出了法寶,他一下來,那些修士就開始在試名碑上尋找葉默的名字。

    葉默自己也緊張的從上往下看,可惜的是他看到最後一名後,依然沒有他的名字。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名字?葉默實在是不甘心,他再次從下往上,再從上往下看了幾遍,依然沒有他的名字。

    “哈哈……”廣場上已經有人笑了出來,“我說吧,就算是衝的再高又有什麼用處?如果什麼人都可以在試名碑上留下名字,那試名碑也不叫試名碑了,直接叫個點名冊就好了。”

    葉默的心沉了下來,他肯定自己不會比蕭飛差,可是蕭飛排在了第十一,而他竟然沒有名次。肯定是試名碑出現了什麼問題,因為隻有他在試名的時候被攻擊了。而且還遇見了六級的猛象,雖然葉默也知道那可能是幻陣,可那幻陣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東西。

    那些不屑的議論讓葉默也有些尷尬,好在現在隻有幾個人議論,如果是白天那滿廣場的人議論,可真夠丟麵子的。身臨這個位置,葉默才知道那種感受。

    好在葉默也知道他之所以沒有留名在上麵,肯定是別的原因,絕對不會是他的修為不夠。更何況他在試名碑上試名的時候,那種氣勢和壓力給了他一種領悟。他相信這次試名對他隻有好處沒有壞處。

    原本對試名碑排名就沒有多大在意的葉默,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離開了試名碑廣場。他需要找地方去結嬰,結嬰後,他準備去‘飄渺仙池’尋找輕雪。

    ‘飄渺仙池’是八星門派,管理上應該比九星門派玄冰派鬆一些,說不定他可以見到輕雪。

    沒有辦法在試名碑上留下名字,南安城是不能呆了,繼續留在這沒有任何意義。不過倒是可以在南安城留個兩天,將試名碑上的領悟整理一下再說。

    葉默剛想找一間客棧,就看見兩名金丹修士急匆匆的從一家客棧出來,然後踏上了飛行靈器往城外而去。

    “我們現在就去北城外。”其中一名修士說了一句,就是這句話讓葉默心一動。這兩人在這個時候可以出城,顯然和守城的人關係不淺。葉默雖然來南安城才一天時間不到,可是他已經知道南安城管理非常嚴格。進出城都有時間規定的,晚上一般都不允許出城的,傳送陣更是不會打開。

    這兩人可以說去北城外,說明他們有辦法晚上出去。

    如果是平時,葉默根本就不會管這種事情,可是現在他卻很是謹慎,畢竟還有一個和他有仇的博容。他忽然感覺繼續留在南安城有些不妥,如果這兩人能出城,他就跟在兩人後麵出去。

    想到這,葉默小心的跟著兩名金丹修士往城外而去,就算是要整理所得和晉級元嬰,他也不一定要留在南安城。

    葉默的隱匿本事,兩名金丹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察覺。葉默跟蹤了兩人到了南安城北城門口的時候,卻發現北城門口外麵已經有了十幾名金丹修士,甚至還有一名元嬰修士。

    那兩名修士一到,城門禁製就打開了,葉默緊隨著兩名修士衝出城門口,那城門口立即關閉了起來。外麵修士太多,還有一名元嬰修士,葉默沒敢立即就走,而是小心的潛伏起來。

    “怎麼樣?”那兩名修士一出城,其中那名元嬰修士就問道。

    兩名金丹修士中的一人立即回答道:“我們已經統計了北門方圓百的客棧和最近租賃洞府的修士,相信沒有一個錯漏。”

    葉默聽到這心一驚,那個博容有這麼大的能量?竟然還能指揮這麼多金丹修士,甚至還有元嬰修士?看樣子應該是‘安北三魔’出手了。自己幸虧沒有去尋找客棧,不然被人堵住,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好,南安城現在六個出入口,北門口是我們看守的,我不希望我們守的地方出現問題。從現在開始就算是一隻螞蟻進出城,我們也要做到有數。明天我雷雲宗的幾位長老會過來,無論他是誰,敢殺我雷雲宗的核心弟子,也要被抽魂煉魄。”葉默剛想到這,就聽見那名元嬰修士冷冷的說道。

    “禮師叔放心,此人敢殺傲風師弟,就是我們的死仇。隻要他敢來南安城,他就永遠也別想走。”那名葉默跟蹤來的金丹圓滿修士立即堅定的回答道,語氣中帶著絲絲殺機,顯然是仇恨滿心。

    那元嬰修士點了點頭,“好,我雷雲宗也算是南安洲九星宗門的翹楚,此人敢殺我雷雲宗的核心弟子,顯然也不是一個簡單角色,你們要小心一點。就算是最遲,明天淩晨的時候,田長老也會到了。此人在無心海暗算了傲風,他要離開就必須要經過南安城,所以你們不用擔心他不會來南安城。”

    葉默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不是博容,自己殺的那個田傲風竟然是九星宗門的。如果不是自己小心的話,明天就算是死了也不知道怎麼死的。

    (感謝許多朋友的月票和打賞,老五謝謝了!)

    

Snap Time:2018-04-20 11:15:18  ExecTime: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