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二十一章葉默試名


    第一千二十一章 葉默試名

    蕭飛看見自己的名次已經在方種師的上麵,點了點頭,似乎在預料之中,不過他看了看前麵的十個名字,又搖了搖頭,好像並不是很滿意。

    “蕭公子……”

    “蕭大哥……”

    試名碑廣場上傳來了各種呼喊聲,顯然此時蕭飛超越方種師引來了大批的粉絲。

    蕭飛回過頭笑著對無數的呼叫聲抱了抱拳,然後身形一展,轉眼就消失在了試名碑廣場。

    而留下的無數粉絲並沒有因為蕭飛一句話沒說而有絲毫的意見,反而更是熱烈的議論起來。很多人甚至暗自下定決心,爭取也在那金丹試名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那種萬眾矚目的榮譽,就算是修士,也沒有人能拒絕。

    可是那隻是一種想法而已,並沒有人在蕭飛的後麵去試名。試名碑屹立在試名碑廣場不知道多少年了,如果這麼容易上的話,那每天上去試名的人也太多了。所以一般隻有進了名人堂的修士,或者是有把握打敗名人堂的修士才會去試名。

    否者的話,那就不是被無數人羨慕和崇拜了,而是被無數的人譏諷嘲笑,根本就抬不起來頭。

    那已經形成了一個習慣了,試名成功是英雄,試名失敗是狗熊,是不自量力,是丟人現眼。所以就算是有人要試名,在沒有把握的時候,也會選擇沒有人來廣場的時候試名。

    當然還有一個主要的問題是,每個人在試名碑上隻能試兩次,兩次後如果失敗,將再無機會。而且這兩次還是有條件的,那是指第一次進入了試名碑的名單後,才有第二次試名機會。如果你第一次試名就沒有進入試名碑的名單,那你永遠也沒有第二次了。

    除此之外,一些門派招收弟子是很少招收試名碑失敗修士的。倒不是因為他們不自量力,而是因為在試名碑失敗後,心理都會有一些陰影,在以後修煉的道路上想要達到更高的層次很難。當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會受到這種陰影,有的修士甚至會更加努力,可這種修士相對來說要少很多。

    葉默默默的看著無數喧鬧的人,沒有去試名。雖然他現在已經戴了頂級的麵具,可是博容是知道他會來試名的,所以他必須要等到所有的人都離開了,這才會去試名。

    在他試名之前,他還要確認博容在不在這。

    葉默相信,他的名字在南安城充其量隻有寥寥幾人知道而已。就算是他在試名碑上出名了,也隻能吸引認識他的人,而別人對他還是一無所知。

    可能因為蕭飛超越了方種師,登上了試名碑第十一的緣故。試名碑廣場上的修士並沒有立即散去,依然在激動的議論。到了最後,終於有兩人忍不住那種激動的澎湃,也來到試名碑前麵準備試名。

    第一人甚至隻是到了五丈左右就被擋住,他刻下名字後,試名碑上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更別說顯示出他的名字了。第二人不知道借助了什麼手段倒是超過了六丈的高度,可是他的名字一樣在試名碑上毫無動靜。

    雖然兩人在譏諷嘲笑當中,立即滿臉通紅灰溜溜的衝出了試名碑廣場,可是兩人的生平事跡還有來曆,都被試名碑廣場上的人翻了出來。他們兩人不但失去了再一次試名的機會,還將被人作為反麵例子議論無數年。

    有了這兩人的例子,廣場上雖然還有很多想試試的人,但是卻沒有人再出來去試名了。

    葉默沒有離開,他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默默等待。他必須要盡早在金丹試名碑上留下名字,然後躲起來晉級元嬰,再回到南安城繼續等候洛影和輕雪的消息。

    試名碑廣場上喧囂和熱鬧在淩晨時分已經漸漸的消散,除了還有十幾名零散在試名碑廣場感受別人成功經驗的修士,大部分的修士都已經離開。

    葉默知道,就算是再等下去,人也不會再少了。他站了起來,這個時候試名對他來說是最佳的時候。

    葉默走到金丹試名碑的前麵,一名模樣不錯的女孩閉著眼睛正站在那動也不動,似乎在感受,又似乎在回味著什麼。

    因為要試名,葉默早就注意過試名碑的周圍,這個女孩在那個蕭飛試名後,就一直站在這個位置。後來有兩個人又來試名,她讓了一下,等那兩個人試名後,這個女孩又站在了這個位置。

    “你能不能讓一下?”葉默走到那女孩的麵前提醒了一句。

    那女孩知道葉默過來了,可她還是閉著眼睛,直到葉默說話,她才睜開眼睛說道:“我站在這影響你嗎?”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你已經影響我了,我要試名。”

    “什麼?你說你要試名?”那女孩驚訝的叫出聲來,還沒有等她繼續說話,就有一名男修急匆匆的過來。

    那男修走到葉默麵前對葉默抱了抱拳說道:“這位朋友,我師妹對蕭公子很是仰慕。之前蕭公子試名後,她一直不想離開,想感受一下蕭公子的氣息,如果有打攪之處,還請諒解。”

    葉默看了看這名男修,三四十歲的樣子,金丹三層修為,比那女修還要高出兩層。他一看這男修的眼神就知道,這男修對他的師妹很是喜愛。

    忽然之間,葉默竟然有些同情這個男修,自己喜歡的女人喜歡另外一個男人。她在感受那個男人的氣息時候,他還要站在邊上等候她。

    葉默無語的看著這對師兄妹,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師兄,他說,他要試名。”那女孩忽然開口說道。

    “什麼?你要試名?”那男修的反應和那女修一摸一樣。

    葉默點點頭說道:“我是要試名,不過我覺得你更應該關心的是你的師妹,而不是我的事情。”

    雖然葉默對男女之間的感情並不是很了解,卻也知道這個男修這樣對待自己的師妹,最後就算是他得到了他師妹,兩人也不會有什麼幸福的。除非有一天,他也能像蕭飛一樣,做一件在他師妹心永不磨滅的事情,這才有希望。

    那男修顯然沒有聽進去葉默的話,不過他卻拉著他的師妹讓在了一邊,然後對葉默笑笑說道:“你先試名吧,我師妹等會再來也可以。”

    葉默金丹圓滿修為,他才金丹三層修為,而他的師妹才金丹一層的修為,顯然不敢觸怒葉默。

    兩人離開後,雖然那男修沒有露出什麼奇怪的表情,但是那女孩卻露出了一些厭惡。顯然她有些厭惡葉默,因為葉默將她趕走了,或者說厭惡這個人不自量力,竟然也敢學蕭大哥去試名。

    除了剛才離開的那男女修士還注意葉默外,廣場上稀稀拉拉的其餘十幾名修士顯然沒有注意到試名碑前麵的葉默,而葉默希望的就是不要被人注意。而剛才離開的那師兄妹注意自己,葉默倒是沒有在意。因為他知道自己試名後,那女修還是要來感受她偶像氣息的。

    葉默站在金丹試名碑前麵後,神識已經再次往外查探了一番,他確信沒有人躲在邊上注意試名碑後才放下心來。博容他不怕,可是‘安北三魔’的厲害卻不是他能抵抗的。

    葉默在試名碑前沒有做任何準備,真元運轉之下,直接衝天而起。他要在極短的時間麵留下自己的名字,然後悄然的離開這。

    “傻帽……”那女孩被她師兄拉到一邊後,看見葉默什麼準備都沒有,就直接飛躍而起,頓時不屑的說了一句。

    那男修連忙再次拉了他一下說道:“師妹,那個人是金丹圓滿修士,你不要說這麼大聲,萬一被聽見了就不好了。”

    那女孩嘴一厥說道:“他不是傻帽是什麼?怕被人嘲笑晚上來試名也就算了,可還穿著無屬性的衣服。就是蕭公子那種天才,是純金靈根也穿金色的修士服來試名,他又算什麼?就算是這樣,明天他一樣的被人譏諷嘲笑。”

    那男修沉默了下來,他知道一旦自己的師妹說到蕭飛,他就不能辯駁,否則的話,他就吃不完兜著走。

    隻是那女修根本就不知道,葉默對試名碑根本就沒有仔細打聽過。至於什麼屬性傳什麼樣的衣服對試名更好,他更是不知道。不過就算是葉默知道,也不會刻意去換一套衣服,那點影響他不會在意的。

    葉默這邊一衝起來試名,立即就吸引了廣場上寥寥的十幾名修士,那數名修士頓時紛紛圍了過來。有人試名這種事情,他們絕對不會錯過的。雖然這試名的修士隻敢在晚上試名,說明了他成功的可能性幾近於零,但是這也是一個話題。

    又有一名修士在繼蕭飛之後,不自量力的試名了。這名修士為了怕被人譏諷和知道,選擇了在晚上試名。不過這也隻是掩耳盜鈴罷了,就算是再晚試名,他的名字也會立刻被人知道。

    葉默上升到兩丈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傳來,隨著他的上升,那壓力越來越大。

    他總算是明白了試名碑為什麼不能上升到更高的高度了,原來越高壓力越大,可是這點壓力對他來說還真的不算什麼。他真元運轉之下,上升的速度更快。

    隻是當他上升到五丈的時候,除了壓力,還有一種強大的殺意傳來。似乎他不落下去,下一刻,他將在這種壓力下,被那種強大的殺意殺滅。

    

Snap Time:2018-04-26 15:54:31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