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二十章試名碑新的第一

  
  聽到葉默要去樓上看靈寶之內,在三樓的幾名金丹修士搖了搖頭,有的眼堿あ凗S出不屑。區區一個金丹九層的修士,竟然想買靈寶。不用去問,顯然是為了裝逼。
  陪著幾名金丹修士在三樓看靈器的幾名少女,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和葉默一起的那名少女,顯然為她難過。誰讓她遇見了一個喜歡裝有錢的修士呢?這種修士雖然少,但是隔三差五的也能遇見一個。她們在這媟篿匢坉,在生意不忙的時候,也需要排隊的。沒有導購員喜歡裝的修士,那樣她們一塊靈石的提成都沒有。
  偏偏在南安洲所有的店閣,顧客就是上帝,就算是明知道顧客是裝有錢,四處亂逛,也不買東西,也必須要陪著。
  那陪著葉默的少女臉上一直帶著微笑,雖然心堣]有些失望,可並沒有說出來。
  四樓的東西比三樓少的太多了,甚至連百分之一都不到,麵具類的更少。而四樓葉默一人都沒有看見,顯然沒有人想要買靈寶。
  葉默一進來就來到了一個外觀看起來幾乎是虛無的麵具麵前,那麵具沒有絲毫的靈氣波動,但是葉默知道這個麵具絕對不同一般。
  對於靈寶來說,靈氣波動越少,說明檔次越高。
  那少女見葉默站在了一個那個薄的幾乎沒有的麵具麵前,趕緊解釋道:“這個麵具叫‘匿沙’,戴上後。就好像和隱匿在沙漠當中的沙子一般,很難被人發現。是這媊捖怞n的一件隱匿靈寶,就算是乘鼎修士,也不一定能看的出來,價格是三百三十六萬靈石。如果前輩想要的話,可以將六萬靈石去掉。”
  聽了這少女的解釋,葉默才明白為什麼叫‘匿沙’而不叫‘匿紗’了。不過三百三十六萬的靈石,可真貴啊。之前自己聽博容等人說一件上品靈器二十萬靈石,還以為這堛漯k寶價格不貴,可是真要買的時候。還是天價啊。
  不過這個東西對自己有用,葉默已經決定要買下‘匿沙’了。
  那少女見葉默遲疑了一下,立即開口說道:“這旁邊的靈寶麵具隻要五十二萬靈石……”
  葉默伸手攔住了那少女的話,直接說道:“不用了,我就要‘匿沙’,你帶我去五樓看看,等會我一起給你結賬。”
  “啊……”那少女還沒有徹底的反應過來,眼前的這個人竟然這麼有靈石嗎?三百多萬靈石啊,幾乎可以購買一件差點的下品道器了。
  不過隨即她就欣喜的反應過來。急忙應聲道,“好的前輩。”
  說完後。她漲紅著臉帶著葉默來到了五樓,依然猶如做夢一般。因為她剛來沒多久,隻能接待金丹修士。那些元嬰修士,甚至虛神或者更高級的修士,都有一些老員工去接待了。
  金丹修士進來購買的都是靈器,基本上都是百萬之內,偶爾超過百萬,也不會有多少。所以導購員的提成也少,那少女沒有想到。今天輪到她的時候,竟然接了個金主,她想到提成,想不激動都不行。
  千分之一的提成對她一個築基修士來說,已經是一筆橫財了,三千多上品靈石啊。別看她開口就去了葉默的那六萬靈石,那根本就是早有規定的。任何一個導購員都可以去掉。
  五樓的架子也不多,葉默數了一下,媊悛犒D器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一百件。不過一百件道器,對一個法寶店來說。已經是非常的多了。隻是這媊悛犒D器大多是下品道器,隻偶爾有一兩件中品道器。
  葉默對那些攻擊道器沒有什麼興趣,他的‘紫銊’已經讓他很滿意了。更何況這媊捘晹陷X名元嬰修士在看道器,葉默就算是有錢,也不敢購買
  那幾名元嬰修士看見葉默進來後,隻是掃了葉默一眼,就沒有再看他。
  葉默搖了搖頭,剛想離開這堙A卻看見了靠近門邊的一件護甲。那一直陪著葉默的少女,已經知道葉默有錢了,現在見葉默在一件護甲麵前停留,立即說道:“前輩,這是一件半道器護甲,煉製出來沒有多久,價格是一百六十五萬上品靈石,不過就算是半道器,也是沒有優惠的……”
  還不是道器,隻是一件半道器護甲,就要一百六十五萬靈石,葉默想到當初陳昱根得到的道器護甲,心說如果泄露出去。就是幾個陳昱根也保不住那件道器護甲。
  “前輩……”那少女見葉默又不說話,隻好再問了一句。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好,就這件了。這堿O靈石,多的給你做小費……”
  那少女接過葉默遞給她的儲物袋,用神識查看了好一會,才確定媊悇O五百萬靈石,頓時激動的手都抖了。她今天不但做了五百萬的生意,而且還得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小費,五萬靈石啊。看樣子以後不用來當導購員了,隻要一心修煉就好。
  ……
  拿到了‘匿沙’和半道器護甲後,葉默第一時間就是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煉化了護甲穿在了身上,然後戴上了‘匿沙’。
  “這三百萬靈石花的不冤。”葉默有些滿意的自語了一句。
  ‘匿沙’戴在臉上就好像沒有戴任何東西一般,可是他的氣息和容貌都變了,完全沒有了當初的影子。
  是該去試名碑廣場了,葉默想到這堙A也不願意耽擱時間,立即就起身前往南安城最重要的一個地方,南安試名碑廣場。
  ……
  南安試名碑廣場,葉默已經打聽的很清楚,沒有人試名的時候,這堥瓣ㄛO多熱鬧。但是一旦有人試名的時候,這奡N是南安城最熱鬧的地方,哪怕隻有一個名不經傳的人來試名,這堣]是很熱鬧。
  葉默打算趁沒人的時候來試名,一旦他的名字出現在金丹試名碑上後,他就找地方去晉級元嬰,然後再回來偷偷等候洛影等人的消息。
  如果不是為了讓自己出名,讓洛影和輕雪知道自己已經來了南安城,葉默根本就沒有想過來這婺捰W。更不會在得罪了博容和‘安北三魔’後,還來試名。
  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他來的時候,整個試名碑廣場竟然已經擠滿了人。
  這是怎麼回事?葉默剛想找一個人問問,就聽見旁邊有人議論道:“蕭公子這次不知道能不能超過方種師啊。”
  “很難,方種師是雷雲宗的天才,資質不下於袁公子,蕭公子想要超過他,還真不是一般的難。”
  “那也不一定,半年前方公子在試名碑上留下名字的時候,蕭公子也在,當時他並沒有去試名碑留名。既然現在才來,想必是有了勝過方種師的把握……”
  葉默擠到了議論的修士旁邊,仔細聽他們的議論,他不認識什麼蕭公子,同樣也不知道誰是方種師。隻能旁聽,他怕自己萬一問了什麼奇怪的話,立即就變成了引人注目的人物。
  聽了半天後,葉默才明白過來,原來蕭公子是金劍門的蕭飛,南安金丹名人堂的第二名。而方種師是南安金丹名人堂的第一,也是金丹試名碑的第十一。蕭飛還有一個妹妹叫蕭詩茵,是南安十美之一。
  對那個蕭詩茵,葉默倒是聽說過,但是蕭飛他卻是第一次聽說,不過既然是南安金丹名人堂的第二,顯然也不是一個簡單之輩。
  同時葉默也知道了,方種師雖然是第十一,其實也等於第一,因為前麵的十人都已經失蹤很久了,說不定都已經死了。
  葉默也看向了站在金丹試名碑前麵的那名修士,一身金色的修士服,整個人平靜的猶如一潭清水一般,動也不動。很多人甚至會生出一種錯覺,那個金衣人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一般。但是揉揉眼睛看看,他好像又一直站在那堥S有動。
  葉默點點頭,此人顯然比自己之前殺掉的那個田傲風還要厲害一籌。
  就走別人還在議論的時候,蕭飛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衣服和頭發更是無風自動,周圍議論的聲音立即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知道,蕭飛要試名了。
  果然,隨著那強大的氣勢之後,金丹試名碑下金色的身影衝天而起,猶如一個展翅的大鵬一般。開始的時候看起來很快,可是事實上那速度卻並不是很快,好像有什麼力量壓製住他一般。
  就算是這樣,那身影還是一直到接近七丈高的地方才停了下來,然後伸出手迅速的在試名碑上寫下‘蕭飛’兩個大字。
  ‘蕭飛’兩個字剛被寫出來,就帶著一絲淡金色的光芒滲入試名碑,然後消失不見。
  那金色的身影此刻才緩緩的落了下來,試名碑廣場上一片寂靜,都在等著金丹試名碑上出現蕭飛的名字。
  幾乎在蕭飛落下來的同時,金丹試名碑上就出現了‘蕭飛’的名字,赫然是第十一名。而原先占據第十一的方種師,現在已經被擠到了蕭飛的下麵。
  短暫的寂靜後,廣場上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蕭公子超越了金丹名人堂第一的方種師,已經在試名碑的第十一了,已經是新的第一了。。。。。。”
  “果然,蕭飛是有把握而來,真沒有想到,他竟然在半年時間,就超越了方種師,厲害,厲害……”
  。。。。。。
  

Snap Time:2018-10-16 11:33:54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