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八章別秀優越

  
  第一千一十八章 別秀優越
  葉默同時看見了人群中一名金丹修士坐在甲板上,沒有左臂。另外一名修士站在距離他數十幾外的地方,那站著的修士頭頂有一把飛劍在旋繞,顯然剛才就是他斬下那坐著修士胳膊的。
  讓葉默奇怪的是被斬斷胳膊的修士是金丹九層,而站在那堶蜈C環繞的修士卻隻有金丹八層。而且那飛劍環繞的修士看起來年紀還不大,一頭長發甚至有些飄逸的味道。
  更讓葉默驚訝的是,那坐著的修士並不是沒有還手之力,隻是他低著頭,甚至看都不敢看那站著的修士一眼。似乎那站著的年輕修士砍掉他的胳膊,是給他麵子一般。
  圍觀的人稍微讓開了一些,加上甲板很大,圈中甚至比幾個足球場還大。
  “你,將那斷臂撿過來。”那站著的年輕修士看見斷臂落在了葉默的麵前,立即伸手一指葉默冷聲說道。陣陣殺意隨著他的說話聲,散發出來,猶如一把冰劍入體一般,讓人很不舒服。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葉默,又看了看葉默的身後。葉默回頭看看自己出來的地方,是普通艙的通道。心埵釣ワ白,估計這家夥看見自己從普通艙出來,以為好欺負,所以要立威。
  不過區區一個金丹八層的家夥,竟然敢在自己這個金丹九層後期的修士身上立威,葉默倒是第一次看見。
  葉默不想惹事,可是卻並不怕事。就算是看見了馮老實他很緊張,可就是馮老實要殺他,他也會反抗一下,更別說區區一個金丹八層的家夥了。如果那家夥不叫,他充其量隻是看看熱鬧而已。
  葉默撿起了了地上的斷臂,丟向了那斷臂的修士。那斷去的胳膊猶如長了眼睛一般,正好嚴絲合縫的湊在了那坐在地上修士的斷臂處。
  那斷臂修士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幫他撿回來了斷臂,感激的對葉默點了點頭,但同時卻對葉默露出一個歉意的眼光。然後才拿出數顆丹藥吞了下去,又在自己的斷臂處接連施展了幾個小法術。他隻顧療傷,卻依然不敢看那名年輕的長發修士。
  那金丹八層的修士沒有想到葉默雖然撿起來了斷臂,可是卻送給了自己砍斷胳膊的人,顯然是和他唱對台戲,他的臉色立即就難看起來。
  “你找死……”那金丹八層的長發修士立即就被葉默激怒,頭上旋繞的飛劍發出一聲嗡鳴,似乎要擇人而噬。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為有一場熱鬧可看的時候,船身忽然一震,而且還是劇烈的震動,很快,眾人就感覺到船身有些傾斜了起來。
  這艘船根本就是巨無霸,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移動的陸地,而這種巨無霸平時在海埵璅哄A也隻是偶爾微微震動一下。如此這樣傾斜,那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就在眾多修士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一陣尖銳的鳴叫聲傳來,這種鳴叫大家都很清楚,就是遇見危險了。
  “八級海角蛟……”終於有人發現了問題,雖然不知道八級海角蛟為什麼會出現在內海,可是遇見八級的海角蛟那根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再也沒有人在甲板上看熱鬧了,很多人都想衝出海船自己逃生。
  可是海船上有防禦禁製,那些衝出去的修士都被禁製給彈了回來。
  正在這海船亂成一團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蛟龍頭顱從禁製外伸了進來,那船上的禁製遇見了這個巨大的頭顱,就猶如擺設一般,立即破碎不堪。數十名修士甚至連反應都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巨大的蛟頭給吞滅了。
  禁製破碎,沒有修士會留下來,幾乎所有的修士都衝出海船,紛紛逃生。
  葉默當然也不會傻傻的繼續留在甲板上,剛才海角蛟的碩大頭顱和強悍氣息,葉默就知道,這隻海角蛟就算是要吞滅虛神修士也是簡單而言。
  按理說漠海城和南安城之間的海域不會有什麼高級妖獸,可是事實上是葉默第一次坐船就遇見了八級的海角蛟。
  雖然知道漠海城有乘鼎修士,殺八級的海角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誰知道那些乘鼎修士什麼時候會過來支援?
  葉默踏著‘飛雲船’衝出海船後,頭也不回的選擇了一個方向急速逃命。好在船上的修士實在是太多了,那海角蛟一時半會還沒有辦法一網打盡,很多修士都逃了出來。但一些運氣不好的修士,都成了海角蛟的盤中餐。
  飛出幾萬埵a的時候,葉默鬆了口氣,不過他並沒有尋找去南安城的方向,而是停了下來,然後回頭說道:“追了這麼久,想必你也沒有什麼耐心繼續追下去了吧。”
  隨著葉默的話音落下,一名長發男子突兀的出現在葉默的身後,然後冷冷的說道:“不錯,竟然能知道我追你,果然有幾分打抱不平的底子。隻是可惜了,你的膽子雖然不小,運氣卻不好。”
  葉默站在‘飛雲船’上淡然的說道:“你區區一個金丹八層的家夥,竟然敢追我一個金丹九層的高人,你也很有膽子……”
  “哈哈哈哈……”那長發修士聽見葉默的話,忽然哈哈大笑,甚至無法停止下來,似乎聽見了一個最好笑的笑話。
  葉默沒有說話,隻是隨意的盯著他,等他繼續說話。
  “我區區一個金丹八層的修士,你一個金丹九層的高人,好好好,我田傲風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一個區區金丹八層的修士。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區區一個金丹九層的修士敢在我麵前自稱高人,你有種,很有種……”那長發修士竟然哈哈大笑,可是他的眼堶有半分笑意。
  葉默無語的搖了搖頭,突然開口打斷田傲風的話,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別秀你的名字了,我知道你叫田傲風了,可惜我沒有聽說過。還有,別秀你的優越性了,我沒時間陪你玩,爺還要去試名碑廣場試名。再說,你不優越點會死嗎?”
  “很好,你成功挑釁到我了……”田傲風話音未落,已經祭出一把青色的長劍,同一時間,那青色的長劍已經帶著一片青慘的光芒向葉默籠罩了過來。
  這不是他剛才用的那把飛劍,葉默一眼就看出來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窄如此薄的長劍。
  那青色的長劍祭出後,帶起的劍氣猶如一道颶風一般轉眼就將葉默的前後左右全部封死。
  就是葉默如此真元修為,也感覺到了一種空間的停頓。不過葉默從來都是對陣修為比他高的人,對陣比他修為低的人,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堙C
  葉默手一伸,‘紫銊’已經到了他的手中,下一刻,一道淡紫色的刀芒已經和席卷向他的青色劍氣撞擊在了一起。
  “、……”
  紫青色的劍氣和刀芒撞擊後,發出劇烈的響聲,就連整個空間都有一種蕭殺的感覺。瞬間,兩人之間就被一片灰茫茫的真元激蕩遮蓋。
  刀氣和劍氣四溢開來,周圍的水花是一片狼藉,帶起了無數的水浪擴散開去。
  葉默暗驚,他還真的小看了這個田傲風,可以說這個家夥是他遇見的金丹修士當中最厲害的一個,而他才金丹八層修為。南安洲果然底蘊深厚,臥虎藏龍,比北望洲要深厚太多了。
  之前葉默遇見的最厲害的金丹修士應該是那個莫千堙A可是當時他的修為還是金丹中期。如果現在他遇見了莫千堙A‘紫銊’數刀之間就可以破去那‘惡魂絲線’。
  而這個田傲風和他對拚了一招,竟然沒有落在下風,可見這個金丹八層的田傲風顯然比莫千堶n厲害很多了。
  嗯?田傲風見自己的一劍對方竟然擋住了,而且看輕鬆的樣子,似乎是毫不在意的就擋住了,根本就沒有用力。他心堣]是暗驚,什麼時候金丹修士當中冒出了一個這麼厲害的角色了?難道也是大門派的核心弟子不成?
  其實他想的還真沒錯,雖然他第一招和葉默看起來平分秋色,可是葉默是真心的沒有出力。從心婸﹛A葉默確實是小看這個田傲風了。
  “你是誰?”田傲風沒有繼續出招,隻是盯著葉默,冷聲問道。他是雷雲宗的天才弟子,金丹四層就已經進入了金丹名人堂,在試名碑上留下了名字。如今他已經金丹八層了,可以說南安洲比他強的對手是寥寥無幾,有幾個都是可以叫的出來名字的,而葉默顯然不在他們幾人之內。
  葉默彈了一下手堛滿扔萎陛式A懶聲說道:“別廢話,要打就打。剛才你的優越性去了哪堙H”
  似乎被葉默的話激怒,田傲風冷哼了一聲,一張口,一個青色的圓珠就被他吐了出來。那圓珠剛出來的時候,還才龍眼大小,可是轉眼就變成了拳頭大小,而那增大的速度卻越來越快。
  難道要自爆金丹?不會吧?這還才剛剛開始打呢,那個青色的珠子也不像金丹啊。
  葉默剛想到這堙A就聽見田傲風大喝一聲‘臨’,同時數道法決打了出來。
  

Snap Time:2018-10-18 21:38:07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