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六章俞白生的遺言


    竟然是小挪移符?葉默看見博容消失的瞬間,就知道他沒有辦法再殺了博容。小挪移符可以瞬間挪移千之外,這已經超出了他的神識範圍,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再鎖定博容。

    小挪移符也是八級符籙,價值非常高,葉默沒有想到博容竟然有一張,真是便宜他了。

    見葉默隻是瞬間就將博容打敗,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臉色立變。兩人等到葉默收了那些陣旗後,立即對葉默抱拳感謝,並且一句話也不敢多說,隨即告辭轉身就走。

    葉默沒有在意這兩人的離開,雖然下品道器他一樣沒有得到,但是他感覺一個虛神煉器宗師不會隻有這麼點底蘊。

    他快速的離開這後,第一個拿出來的不是‘煌星石’,而是那個下品靈器丹爐。那丹爐他剛得到的時候,就辨認出來了麵的幾種藥材。分別是泊鬆果、絨元花、海益藤、萵麻。

    葉默是一個丹王,對藥材比一般的人都精通很多,泊鬆果、絨元花隻是區區的二級靈草而已,而海益藤也隻是三級靈草,就算是萵麻也不過是四級靈草。

    一個虛神修士就算是受傷了,也不可能隻用二級三級的靈草煉丹,更何況這幾種藥材根本就無法形成任何丹藥,其藥性根本就是南轅北轍,毫不相關。這些藥材在附近的海島都可以采集到,也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再說了,這幾種低級藥材俞白生會沒有辦法完全煉化?

    而這幾種藥材名稱的第一個字聯合起來根本就是‘博容害我’的音,博容區區一個金丹修士豈能害到虛神修士的俞白生?

    葉默隻是稍微想了想就知道肯定是因為‘煌星石’,以俞白生這種煉器宗師的頭腦,怎麼可能隨意的暴露出自己買到了‘煌星石’?這不是讓他被別人追殺嗎?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別人暴露出來的。

    博容能暴露出俞白生的事情,顯然和俞白生關係不淺。博容本身資質雖然不錯,可還入不了俞白生這種天才的眼,更不可能和俞白生有什麼瓜葛。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攀上了俞娘燕路子。這才接近了俞白生。

    想到博容借助俞白生的女兒得到好處,反而來害俞白生,葉默對逃走的博容愈加厭惡,隻恨沒能殺了他。

    俞白生通過藥材提示博容害他,這個信息很有可能是留給和博容一起來的俞娘燕的,這就說明了俞娘燕對煉丹也精通一二。俞娘燕和博容應該也來過這,隻是俞白生想不到的是,俞娘燕根本就沒有機會看見他留下來的丹爐。因為在沒有進入他的陣法之前。俞娘燕就和博容鬧翻了。或者說因為什麼原因識破了博容,結果很有可能被博容所殺。

    唯一讓葉默想不通的是,既然俞白生能猜測到博容和俞娘燕會來,為什麼還將所有的東西丟放在儲物戒指麵?如果這樣的話,就算是俞娘燕知道了博容害的他,俞娘燕也沒有辦法報仇啊?難道他不想給他女兒留一點後路?

    後路?

    葉默想到這。立即就仔細的研究其手的丹爐來,這確實是一個下品靈器丹爐,而且做工很粗糙。雖然用料都不錯,可是並不是好東西。

    很快葉默就發現了不對,這個丹爐竟然是第一次煉丹。也就是說這個丹爐很有可能是俞白生臨時煉製的,一個煉器宗師會煉製出這種粗糙的下品靈器?難道丹爐有問題?想到這,葉默對自己的猜測越發有信心起來。

    他幹脆開始拆解這個丹爐,葉默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丹爐根本就是組裝起來的。甚至可以說是用一些普通的配件組成的一個靈器。他幾乎沒有費任何手腳,就打開了丹爐。

    丹爐的麵果然是中空的,一枚玉簡和一個玉盒躺在丹爐的中空之處。

    葉默拿起玉簡,心不由的暗自佩服俞白生,不愧是煉器宗師啊,竟然能讓一些配件組裝在一起,也可以成為靈器,簡直就是天才。

    而且俞白生對人性的把握也非常到位,他身上是下品道器護甲。手是儲物戒指。隻有傻瓜才會注意地上翻倒的粗糙丹爐。如果還有人會注意他的丹爐,那除了看出一些問題的就隻有他的女兒了。

    葉默是看出了丹爐的問題。才收起來的。而他的女兒看見了父親的東西倒在地上肯定會扶起來,收回自己的戒指。俞白生連這個都想到了,顯然是將複仇的希望放在自己的女兒身上。

    葉默拿起玉簡看了看,玉簡果然是俞白生留下來的。

    “娘燕,玉簡你自己看完,不要給任何人看,不要有任何的動容。你記住,為父是被你身邊的那個博容所害,此人人麵獸心,他接近你很有可能就是衝著我俞家的‘苦竹’……”

    葉默看到這,渾身都激動的顫抖起來。‘苦竹’是什麼東西,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葉默卻通過“物”了解了這種東西,應該說是一大靈根,傳說中的靈物。

    相傳坐在‘苦竹’下修煉可以清心明目,不受心魔幹擾。修煉者都知道,修為越高心魔幹擾就越大。特別是在渡劫的時候,心魔更是無法阻擋的東西。如果沒有心魔幹擾,那簡直就是想修煉到什麼程度,就修煉到什麼程度。

    而葉默更知道那隻是‘苦竹’的一個作用而已,‘苦竹’更大的作用就是煉器,聽說就是讓一個不懂煉器的人用‘苦竹’煉器,也可以煉製出來道器。雖然是聽說,可是也表明‘苦竹’絕對是修真界最逆天的天地靈物之一了。甚至比‘仙棬花’和‘九彩蓮’還逆天。

    俞白生竟然有‘苦竹’?自己怎麼沒有發現?葉默來不及的看了下去。

    “他告訴為父‘煌星石’的事情,為父去拍賣行後,他又將為父得到‘煌星石’的消息告訴了‘安北三魔’,為父被‘安北三魔’暗算,可見此人心機之深。如果為父幾十年後沒有出來找你,他必定要蠱惑你尋找為父的隕落的地方。如果此人在你身邊,你不要動聲色,旁邊玉盒麵有兩枚‘爆陰珠’,足以殺他……”

    葉默打開了旁邊的玉盒,果然發現麵是兩枚‘爆陰珠’。

    將兩枚‘爆陰珠’收進自己的戒指,葉默才繼續往下看。

    “博容此人既然能接近你,還能將消息傳遞給‘安北三魔’,顯然和‘安北三魔’關係非同一般,如果你不能殺了他,需要盡快離開此人。”

    葉默在意的是‘苦竹’的下落,可是馬上就要看完了,俞白生卻沒有再提到‘苦竹’,心不由著急。

    “如果你不是我女娘燕,而是博容那狗賊,算我沒說。如果你是另外一個有緣人,那你能找到這,可能我女已經被博容那狗賊害了。我俞白生英雄一生,被一小人暗害,死不瞑目。無論你是誰,隻要你能幫助我殺了博容和‘安北三魔’,我俞白生必有厚報。‘安北三魔’被我用噬魂陣法所傷,必定會尋覓此類丹藥療傷,可由此查訪。俞白生絕筆!”

    葉默看到這大是失望,沒有再提到‘苦竹’。不過留下了一個厚報,這個厚報能不能得到還是一回事,畢竟俞白生已經死了多年了。

    但是無論能不能得到,想要俞白生的厚報,就必須要斬殺博容和‘安北三魔’。想到這,葉默再次回到了原來俞白生的那個洞府。

    因為葉默知道,就算是他殺了博容等人,要‘苦竹’的報酬還是要找到俞白生。

    雖然俞白生隻是一具屍體,誰知道他有沒有留下什麼後手?一個虛神修士留下來的後手,葉默自付他還看不出來。

    葉默收起俞白生的屍體,又找了一處偏僻的海島,幫助俞白生挖了一個洞府,這才用防禦陣法和隱匿陣法將洞府隱藏住。

    他決定以後如果有機會殺了博容幾人,還要來看看這個厚報是不是真的。

    被噬魂陣法所傷,葉默當然知道,修複神魂的丹藥極其稀少,他的‘複神丹’就是其中一種。‘織神丹’雖然也可以修複神魂和神識,可是檔次畢竟低了不少。

    對於斬殺博容,葉默是沒有絲毫壓力的。如此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渣,殺就殺了。葉默都不用想,博容修煉的資源和陣法水平都是俞白生教的。

    估計那個俞娘燕很醜,不然的話,她怎麼能看得上博容這長相也很一般的家夥?

    ……

    雖然沒有得到‘苦竹’,可是葉默也算是小發了一筆,不但得到了最想要的‘煌星石’,而且還得到了兩顆‘爆陰珠’。

    至於去獵取‘九足海蛇’,根本就被葉默選擇性的忘記了,他相信以他的修為,想要在金丹試名碑上留下一個名字,應該還是不費什麼力氣的。

    幾天後,葉默再次回到了漠海城,他剛想找一個客棧休息一下,就聽見兩名從他身邊經過的修士議論道:“馮丹師的煉丹水平真是沒有話說,這次竟然幫我煉製了六枚上品‘凝碧丹’。”

    “是啊,如果他不要‘九足海蛇’內丹作為報酬的話,我估計他的生意在南安城會更好一些。”另外一名修士感歎了一句。

    ‘九足海蛇’內丹?馮丹師?葉默忽然想起了博容對他說的那個煉製‘曇花丹’的馮老實來,難道他們說的這個丹師就是馮老實不成?葉默抬頭果然看見看一個‘老實丹閣’的牌子。

    

Snap Time:2018-06-23 22:04:39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