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五章玉盒引起的衝突


    聽到博容的問話,陳昱根和鄭億刀都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四人都說好了可以讓葉默隨意拿一個玉盒的,既然可以讓葉默隨意拿一個玉盒,那就是說無論對方的玉盒麵是什麼東西,他們也沒有權力過問的。

    可是沒有想到,東西分完了,博容竟然要問葉默那個玉盒麵的東西,這顯然不符合之前幾人的約定。

    不過是人都有私心,陳昱根和鄭億刀雖然奇怪博容為什麼這樣問,可是卻並沒有說出來。

    好像知道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不會提出異議一般,博容隻是盯著葉默,眼帶著一些威脅的意味。

    葉默淡然一笑說道:“剛才我分的東西是最少的,而且我拿玉盒也是大家同意的。玉盒麵如果是‘煌星石’,那就是我的運氣,如果不是‘煌星石’算我吃虧。不過無論玉盒麵是什麼東西,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博容嘿嘿一笑說道:“我們一起過來,大家的東西都分在明處,唯有你的玉盒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們也不是要你的玉盒,隻是讓你拿出來看看而已。”

    葉默冷笑一聲說道:“那就對不起你了,玉盒現在已經是我的東西,就算是有仙丹,我不願意拿出來,你又如何?”

    “那就由不得你了。”原本一直麵帶微笑的博容忽然臉色一沉,手的數枚陣旗已經被他丟了出去,四人所處的環境轉眼一變,就成了一個困殺陣。

    雖然是一個三級的困殺陣,可是陳昱根和鄭億刀臉色立即就變了,他們兩人看著博容說道:“博兄,你這是幹什麼?”

    博容卻連忙說道:“陳兄、鄭兄,你們不用擔心,實話和你們說吧,其實我來這主要可能就是為了葉默手的那個玉盒。可是現在玉盒被他拿走了,我當然不甘心。如果兩位願意幫忙將我的那個玉盒取回來,我願意送出剛才得到的所有東西。”

    剛才博容不但得到了一件道器,而且還分到了五成的靈石,還有大量的材料。

    要知道五成的靈石可就是一百五十萬上品靈石啊,對於陳昱根和鄭億刀來說,這已經是一筆財富了了。

    陳昱根和鄭億刀對看了一眼,沒有說話。既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博容知道他們已經默認了,立即就祭出一個青銅鈴,同時又拿出幾枚陣旗,想要速戰速決。

    “等等,博兄。”鄭億刀忽然叫住了博容。等博容停下後,他又問道:“不知道博兄要找的是什麼東西?竟然讓博兄連下品道器也顧不上?”

    博容遲疑了一會,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一咬牙說道:“是一枚‘虛絡丹’,我是得知俞白生的隱匿陣法後,這才調查到他還搶了別人的一枚‘虛絡丹’。”

    “什麼?‘虛絡丹’?”陳昱根和鄭億刀同時驚訝出聲,顯然被博容的話驚到了。

    就是葉默也愣了一下,‘虛絡丹’是什麼丹藥,他當然知道。那是元嬰修士晉級虛神用的丹藥,可以說再多的靈石也不一定能買得到的東西。博容竟然說自己得到的玉盒麵有‘虛絡丹’,他可真是能扯啊。

    葉默雖然不知道他的玉盒麵除了‘煌星石’外,其餘的一樣材料是什麼,可是他也知道那絕對不會是‘虛絡丹’。

    聽說是‘虛絡丹’,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都不說話了,陳昱根受傷嚴重還不怎麼有心思,可是鄭億刀卻有了想法。

    ‘虛絡丹’這種東西,就算他現在還是金丹九層也非常想得到。晉級虛神的丹藥。誰不想要?原本他還以為博容拿出下品道器太過大方了,現在看來。他哪是大方,實在是小氣的不能再小氣了。

    博容似乎知道鄭億刀所想,他直接說道:“我還有辦法弄到一顆‘草還丹’到時候也送給兩位。”

    博容的話猶如一顆炸彈一般徹底的讓鄭億刀兩人傾向了他這邊,雖然明知道隻有一顆‘草還丹’,可是作為一個金丹圓滿修士,還有什麼比‘草還丹’還吸引人的?

    ‘虛絡丹’雖然好,可畢竟要到元嬰後期才可以用,如果不能晉級元嬰,一切都是空的。

    而‘草還丹’就不同了,現在就可以吃,馬上晉級元嬰的丹藥啊。況且此時博容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不但用陣法困住了葉默,而且修為比葉默還要高那麼一點點。兩人隻要不是傻瓜,就知道不應該拒絕博容的提議。

    葉默似乎沒有看見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已經祭出了法寶,而是盯著博容說道:“姓博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和那個俞娘燕關係非同一般吧?你十幾年前來到漠海城,也就是為了尋找俞白生前輩的遺跡而已,我甚至懷疑與俞娘燕就是死在了你的手。”

    “陳兄,鄭兄我們沒有必要聽他的廢話,現在就動手……”博容說完手的陣旗又丟了出去,同時他的青銅鈴已經向葉默擊來。他根本就不讓葉默將話說完,顯然葉默說的話他很不喜歡。

    青銅鈴還沒有到,就帶著一道攝人心魄的刺耳聲音,就算是身在一邊的陳、鄭兩人都不得不運功相抗。葉默總算是明白了剛才博容布置好困陣後,還要丟出陣旗的意思了,看樣子他也不是笨人,又在困陣當中加了一個聲音攻擊陣法,雖然陣法的等級很低,可是配合青銅鈴殺傷力倒也是更勝一籌。

    葉默冷笑一聲,‘紫銊’已經祭出,同時一刀劈了出去。“”的一聲,‘紫銊’和青桐鈴撞擊在一起,發出更為刺耳的聲音。博容臉色一變,收回青銅鈴,就要再次招呼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動手。

    可是不等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祭出法寶,葉默已經同樣取出數枚陣旗丟了出去,剛才的困陣突然一變,轉眼就將博容也卷進了陣中。

    博容驚駭的看著眼前變化的陣法,甚至忘記了下一次攻擊。隻是愣愣的看著葉默,呆滯的說道:“你,你竟然也是一個陣法師?不,你不是陣法師,你是陣法大師……”

    博容研究陣法不是一天兩天了,當然知道一個陣法師絕對沒有辦法短時間內就將他的陣法改變。

    葉默冷哼一聲,“你拿出儲物戒指麵的東西,卻將那些陣旗按照不同的位置擺放好,就有困住我們三人的意思了吧?”

    原本準備動手的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因為葉默的強勢,出手就頓了一下,現在兩人聽了葉默的話,更是心一驚,都不自覺的離開博容遠了一些,更沒有再出手的任何意思。

    雖然葉默不介意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的變化,可是兩人不幫博容對他來說不是壞事。

    “你胡說。”博容已經平靜下來,他沒有想到葉默扮豬吃虎,竟然還是一個陣法大師,也就是說自己的做法都在他的算計當中。他一邊想著辦法,一邊還在考慮怎麼將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拉到他這邊來。

    葉默冷笑說道:“你區區一個三級陣法師,居然對五級陣法這麼熟悉,如果不是你很熟悉俞白生前輩的陣法傳承,又作何解釋?你熟悉這個陣法,還讓陳兄受傷,顯然是不安好心。而後你又在整理儲物戒指的過程當中,悄悄布置困陣,不是要算計我們又是如何?”

    陳昱根滿嘴苦澀,他已經明白葉默說的肯定是真的,可是葉默知道那個陣法有反噬,他同樣沒有指出來,看樣子自己根本就是被人看著坑的。

    “你能得到俞白生前輩的陣法傳承,又能找到他的遺跡,顯然你和俞白生前輩關係非同一般。而你自己也說是因為俞娘燕的關係才找到這的,我估計你應該是算計了俞娘燕吧?”

    葉默冷笑著說道,雖然他估計博容也沒有一定要算計他們的意思,但是博容布置好困陣,就是怕萬一起了爭端。一旦起了爭端,他會毫不猶豫的算計另外三人。

    “哼,血口噴人,我和陳兄還有鄭兄多年的朋友,怎麼會算計他們?倒是你,沒有出多少力氣,反而占據了‘虛絡丹’,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博容看見葉默不但懂陣法,而且還比他厲害,立即沒有再強攻葉默,而是想要繼續拉攏陳昱根和鄭億刀兩人。

    葉默根本就懶得和他解釋,手的‘紫銊’再次祭出,這一次和剛才擋住青銅鈴那一招不同。

    ‘幻雲飛旋刀’劈出後,飛旋的紫色刀芒猶如一個個漩渦一般席卷向博容。隨著葉默的修為越高,他的‘幻雲刀法’威力也是越來越大。

    博容來不及細想,趕緊祭出青銅鈴,可是那飛旋刀芒太過密集了,而且真元的渾厚和刁鑽角度遠遠不是博容的青銅鈴能擋住的。博容心驚駭,已經明白他遠遠不是對方的對手,他根本就來不及細想,隨手祭出一張符籙,那符籙隻是卷起一道淡淡的綠光,轉眼就帶著博容消失的無影無蹤,空中隻剩下一個還沒有帶走的青銅鈴。

    

Snap Time:2018-01-18 22:14:41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