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四章遺跡物品

  
  鄭億刀看見博容也受傷了,再聽聽博容說的話,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防禦陣法被破去後,露出一個洞府的入口,隻要看看這入口,幾人就知道,這確實是一個修士遺跡。
  “果然是一個修士遺跡。”鄭億刀被洞府的入口吸引,就是受傷的陳昱根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博容好像知道他被懷疑了,直接說道:“我先進去,你們跟在我的後麵。”
  說完也沒有征求葉默等人的意見,就先一步跨進了入口。鄭億刀看見博容進去,立即也跟了進去。
  陳昱根也站了起來,他雖然受了重傷,可是麵對一個虛神煉器宗師的洞府,當然不願意落在後麵。
  葉默因為博容對俞白生的陣法很熟悉,反而對他的防範是最小心的。所以他還是落到了最後,跟在了陳昱根的後麵。
  四人來到一個不是很大的石室當中,博容已經最先停了下來,幾人都盯著坐在石室當中的一具屍體。那屍體沒有了任何生機,但是肉身竟然還在,隻是早已死去多時了而已。
  “下品道器防禦護甲?”陳昱根驚叫出聲。
  那屍體外麵的衣服顯然已經腐爛,但是媊悛漕噶m護甲卻完好無損的顯露出來,分明是一件下品道器防禦護甲無疑。
  “果然是俞白生前輩的遺跡……”鄭億刀驚歎一聲,剛才對博容的懷疑已經消散殆盡。
  “我隻要這一套護甲就不枉此行了……”陳昱根喃喃的說了一句。
  下品道器護甲的價值在場的人沒有誰不清楚的,就算俞白生是三品煉器師。下品道器護甲的珍貴程度也不是簡單而言的。首先一件下品道器護甲的材料並不是爛大街的東西,有的時候就算是五品、甚至七品的煉器宗師,也不一定有可以煉製下品道器的材料。
  其次,就算是可以煉製道器的煉器宗師,也有煉製道器的材料,但也不一定能百分之百的煉製出來道器。萬一失敗,那材料就完全毀掉。而煉器的失敗率不會比煉丹低,這些因素結合起來,下品道器的價值顯然可以預料,更何況是一件下品防禦道器?
  “好。陳兄剛才破陣受傷最嚴重,那這件道器護甲就歸陳兄所有,你們三人有沒有意見?”博容忽然開口說道。
  葉默搖了搖頭,他沒有什麼意見。雖然下品道器不錯,可是一件護甲被被人穿過的,他不大喜歡。他有些潔癖,更不用說是從一具屍體上扒下來的。當初他之所以要拍下‘彩虹羽衣’,那是因為‘彩虹羽衣’根本就是剛剛煉製出來,還沒有被人煉化過。
  鄭億刀強忍著那種不舍說道:“我也沒有意見。”
  陳昱根大喜。他對葉默三人抱了抱拳說道,“如此多謝三位了。陳某感激不盡。”
  說完陳昱根快速的上去將那屍體上的護甲脫了下來,不過他還算是有心,還拿了一套衣服再次幫那屍體套上。做完這些後,他才從那屍體上取下儲物戒指,將儲物戒指交給博容。
  博容拿到儲物戒指後,直接說道:“儲物戒指媊悛滲姻捃T製已經消失,我現在將戒指媊悛漯F西直接拿出來放在地上,大家一起查看,各位有沒有什麼意見?”
  葉默不置可否。鄭億刀搖頭說道:“我沒有意見。”
  陳昱根剛剛得到了博容的好處,顯然也沒有意見。博容見葉默沒有說話,也沒有再次征求葉默的意見,隻是將儲物戒指媊悛漯F西搬了出來。
  葉默此時注意到的卻是地上一個倒掉的丹爐,丹爐媊悁陶\多根本就沒有煉化的藥材殘渣,這些沒有煉化的藥材殘渣表明當初這具屍體的主人還在煉丹。
  葉默心媟t道,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俞白生的話。那他也太天才了點。不但精通陣法,是一個五級陣法大師,還是一個三品的煉器師,甚至還會煉丹。這簡直是比自己還要牛的一個人。比自己學的東西還要複雜。
  無論是煉丹、煉器、還是陣法都是需要一生精力才可以去研究的通的,葉默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之所以能精通陣法和煉丹,不是他比別人真的聰明多少,而是他修煉的是逆天功法‘三生決’。
  葉默肯定俞白生修煉的不是‘三生決’,一個不是修煉‘三生決’的修士竟然連續涉及數個方麵,而且都有不小的成就,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地上倒的那個丹爐已經布滿了灰塵,不過是一個下品靈器而已,因為有下品道器在前麵,所以這件下品靈器竟然沒有人去關注。
  此時博容已經將儲物戒指媊悕狾釭漯F西都取出來攤在了地上,東西不少,但大多是一些煉器材料,還有兩件下品道器以及三百萬左右的上品靈石。
  靈石雖然不少,但是作為一個三品的煉器宗師來說,這點靈石真的不多。不過葉默看見那些煉器材料,就知道這個儲物戒指的主人可能真的是俞白生。一個煉器宗師才這點靈石,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的靈石應該都用來購買各種材料了,這才造成自己並沒有多少的靈石了。
  媊悃S有丹藥,估計都被俞白生用完了。但是卻有大量的陣旗,那些陣旗被博容隨意的丟在地上,分布在各個地方,顯得淩亂。
  一個五級陣法大師的儲物戒指媊悁酗j量的陣旗,倒也不稀奇。可是葉默看見那些陣旗隨意丟棄的地方,心奡N是冷笑了一聲。
  這個博容還真有心機,他看似將俞白生的陣旗丟的到處都是,但顯然位置都很有講究。鄭億刀和陳昱根看不出來,可不代表葉默看不出來。他一看就知道這些陣旗隨時都可以形成一個簡單的三級陣法。
  能在短時間內形成一個三級陣法,不是博容的布陣水平有多高,而是這些陣旗都不是普通的三級陣旗。
  如果這是一個四級陣法的話,葉默現在會想辦法改變幾個陣旗的位置,可是三級陣法他根本就沒有興趣去改變,一個三級陣法對他來說和一張紙沒有什麼區別。隻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破去。
  “這堥漭韝U品道器,都是攻擊法寶,我和鄭兄一人一件,葉兄可以尋找一下有沒有‘煌星石’,大家看如何?”博容這句話說出來,陳昱根和鄭億刀當然沒有什麼問題。他們三人都一個人一件道器了,隻有葉默什麼都沒有得到,還要去看看有沒有‘煌星石’。
  三人都一起看向葉默,這是進來之前就已經說好的,如果葉默不同意的話,那麼三人就要對付一個人了。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沒有意見,我找找看有沒有‘煌星石’。不過如果沒有‘煌星石’,我隨意拿一樣東西,也沒有什麼關係吧?”
  聽見葉默這麼說,鄭億刀和陳昱根都鬆了口氣,這樣最好,皆大歡喜,三人都有道器。葉默畢竟是一個不熟悉的人,他有沒有道器和三人沒有關係。
  現在葉默說起這話,鄭億刀連忙說道:“沒有問題,如果你找到了裝有‘煌星石’的盒子,媊捄L論還有別的什麼東西,都是你的。如果沒有,你可以隨意的拿一個玉盒。”
  畢竟這堛漱j頭都被三人拿走了,地上的玉盒大部分都是裝的材料。俞白生是一個煉器宗師,好的材料肯定被他用了,其餘的一般材料,又有什麼能比得上道器的?所以葉默的提議,三人都表示同意。
  葉默走到那一堆材料當中,隨意的在媊悎野X了一個玉盒。他修煉‘紫眼神魂切割’,雖然玉盒都有屏蔽神識的禁製,可是他‘神魂刺’早就看見了玉盒媊悛漯F西,確確實實是一顆‘煌星石’。而且除了那顆‘煌星石’外,玉盒媊悁乎還有一樣別的東西。
  葉默是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將‘煌星石’拿起,收到自己的儲物戒指當中。本來他來這堙A隻是碰碰運氣的,沒有想到真的遇見了‘煌星石’。至於那樣他也沒有看出來的東西,葉默認為等會再看不遲,唯一遺憾的是‘煌星石’太小了。
  雖然其餘幾人都說好了‘煌星石’歸葉默,那是沒有看見‘煌星石’的情況下,如果真的出現了‘煌星石’,誰也不敢保證對方不會起意。畢竟‘煌星石’的等級太高了,如果用‘煌星石’換取一件下品道器,葉默是絕對不會幹的。
  見葉默拿起一個玉盒看都沒有看就收起來了,三人都愣了一下,不過這是之前說好的,誰也不好意思讓葉默拿出來看看他得到的是什麼東西。
  接下來的靈石、礦石還有一些其餘的零碎,葉默都隻是要了一成,對他來說得到了‘煌星石’就已經滿意了。
  東西分完了,隻有幾枚陣旗丟在一邊,葉默卻走過去將那下品靈器丹爐拿起來,然後看了看藥材的成分,又聞了聞媊悛疑藹魖道,這才收了起來。一件下品靈器丹爐,幾人都沒有看中,所以葉默收起來,也沒有人出來說話。
  葉默此行圓滿,直接抱拳說道:“這次合作我很滿意,我就此告辭,幾位以後有緣再見。”
  見葉默要走,博容的臉色卻有些難看起來,他忽然開口問道:“葉兄,不知道你剛才得到的玉盒媊悇O什麼東西?”
  。。。。。。
  

Snap Time:2018-10-23 05:23:13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