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三章合力破陣

  
  博容開始破陣的時候,葉默才知道博容真的沒有說謊,他對眼前這個陣法研究的確實很透徹,或者說他本身就很精通陣法。
  那個隱匿陣法隻是半天時間就在幾人合力的攻擊下煙消雲散,露出一個完好無缺的防禦陣法。
  如果說在破解這個隱匿陣法之前,葉默還對自己的猜測有些疑惑的話,現在這個陣法在半天時間就被破了,葉默已經知道博容說的話肯定有假話在其中。
  這樣一個隱匿陣法,就是對他來說,要破去也需要一兩個時辰,畢竟這種陣法是他第一次見到。當然如果第二次遇見類似的布陣手段,葉默估計他隻要半柱香時間就破了。
  但是他是五級陣法大師啊,而博容充其量隻是一個三級陣法師,一個三級陣法師對這個五級隱匿陣法的了解如此深,每次攻擊的地方都是陣門所在,這絕對不是一年半載就可以做到的。
  “博兄果然對陣法了解透徹,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就破去了五級隱匿陣法,陳某欽佩不已。”陳昱根看見露出來的防禦陣法,立即很是欽佩的抱拳對博容說道。他對陣法不懂,以為博容真的是研究了一年後,就找到了這個陣法的破陣方法。
  “,如果沒有把握,我也不會找幾位過來了。”博容一笑說道,眉宇之間依然有些得意。
  他永遠也想不到,他竟然找了一個五級的陣法大師進來。
  “既然防禦陣法已經出來了,我們趕緊破了這個防禦陣法吧。這雖然偏僻,可也要防止夜長夢多。”鄭億刀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顯然他對那個遺跡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葉默忽然也微微一笑,“博兄的陣法果然非同一般,博兄,不是我多想啊。你和陳兄還有鄭兄都是多年的朋友,我隻是單獨一個人……”
  聽到葉默這句話,博容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鬆了口氣。葉默明知道他和陳昱根、鄭億刀兩人熟悉,可他卻什麼都不問,也似乎沒有什麼防範就跟來了。這讓他心反而不安。現在葉默問出來了,他反而鬆了口氣。
  不過博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陳昱根就一笑說道:“葉兄多心了,我和博兄認識也不過才十數年的事情,博兄因為一直在漠海城,我們經常一起組隊出去發財,其實鄭兄和我們也是這樣認識的。葉兄如果因為這事情有心結的話,我想大可不必。”
  “沒錯,我第一次遇見博兄。還是博兄剛剛到達漠海城的時候,也不過十幾年的時間。和陳兄的話一樣。葉兄根本就不需要多心。”鄭億刀卻正色說道。
  葉默聽了兩人的話,心已經了然。一個才到了漠海城十幾年的修士,就能運氣這麼逆天,找到俞白生的遺跡,而且連俞白生布置的五級陣法也可以窺破,顯然不正常。
  雖然明知道博容說的是假話,可有一點他說的至少是真的,就是這個隱匿陣法他沒有騙自己。難道說博容真的願意和他們平分這個虛神修士的遺產?
  這博容給葉默的感覺就是,他似乎是專程來到漠海城。目的就是為了尋找俞白生的遺跡一般。但無論如何,他隻要能得到‘煌星石’就好了,博容無論做什麼,隻要不涉及到他,他也可以不管閑事。
  博容之所以找到葉默等三人,其實三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朋友很少。都沒有什麼後台。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不會有人為這三人去調查什麼,他也不需要有任何擔心。
  隻是博容想不到,防禦陣法還沒有開始破。他就被葉默懷疑了。
  “這個防禦陣法雖然是五級的,但是要破起來也不是很難。因為這個陣法有四個陣門,我們四人同時攻擊一個陣門,一天時間應該可以建功。”博容見葉默三人都沒有什麼異議,直接開始敘述陣法的破解辦法。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四人同時攻擊一個陣門,豈不是更加快?”陳昱根插口說道。
  博容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不需要找你們過來了。這個防禦陣法的四個陣門必須同時攻擊,並且四個陣門要同時削弱,否則的話將會引發其中一個攻擊陣法,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四人一個都跑不掉。陳兄,五級攻擊陣法,我是走不掉的,你可以嗎?”
  “這麼厲害?”陳昱根咋舌說道,臉上甚至還有些緊張,顯然是有些擔心那個五級攻擊陣法。
  葉默心倒是點了點頭,雖然這個防禦陣法讓他一個人就可以破掉,但是博容的辦法卻沒有瞎說。這個陣法是有四個陣門,而且這四個陣門還必須同時削弱。否則的話,還真的可能引起攻擊陣法被激發出來。
  如果這個陣法真的是俞白生布置的,那麼此人的陣法水平顯然不比煉器水平若。隱匿陣法、防禦陣法、攻擊陣法形成了連環套,而且要發現他的隱匿陣法就必須要用他煉製的陣旗,一般的人想要進入他的陣法麵發財,那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難。
  在博容的引導下,四人同時攻擊這個防禦陣法的四個陣門,半天後,這個防禦陣法果然降低了。陳昱根和鄭億刀都是一陣陣的欣喜,顯然博容沒有吹牛,他真的懂這個防禦陣法。
  又是一輪激勵的攻擊過後,葉默忽然對博容說道:“博兄,俞白生的女兒叫什麼名字?”
  “俞娘燕……”博容沒有在意,下意識的回答道。
  “俞娘燕,嗯……”葉默重複了一句這個名字後,就不再說話,隻是不停的攻擊自己負責的陣門。葉默心冷笑,這個博容對俞白生的陣法如此熟悉,果然和俞白生的女兒關係不一般,自己隨便一試就試出來了。
  博容一回答出來後,臉色就變了變。不過隨即就恢複了正常,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
  陳昱根卻奇怪的問了一句,“博兄,你連俞白生女兒的名字都知道?”
  博容的幹笑了一句,然後麵不改色的說道:“是啊,當初我得到了她的儲物戒指,這才知道她的名字。”
  陳昱根心思比較粗,沒有想到其餘的。而鄭億刀卻感覺出來了博容話有些問題,雖然他不明白葉默為什麼要突然問俞白生的女兒叫什麼,可是博容回答的太利落了。那好像不是偶然得到一個儲物戒指才知道她名字的,似乎她的名字在博容的印象麵很深一般,否則不會這麼快的脫口而出。
  想到這個,鄭億刀對博容也起了一些心思,至少沒有剛才那麼信任了。
  葉默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他至少引起了鄭億刀的警惕,同時也知道了博容的陣法水平應該也是俞白生一脈。
  博容回答了陳昱根的話後,臉色卻陰沉了一下,他似乎無意的看了一眼葉默,卻發現葉默一心攻擊陣法,似乎剛才那句話真的是他無心之中才問出來的,頓時又有些不敢確定起來。
  四人攻擊了將近一天時間後,陣法的轟隆聲音愈發響亮起來,就是不懂陣法的陳昱根和鄭億刀都知道這個防禦陣法即將被攻破了。
  眼看陣法即將要破的時候,葉默知道這個時候應該停止攻擊了,否則這個防禦陣法被攻破的同時,會有一個攻擊反噬。要讓陣法不反噬出來,隻有一個手段,就是現在停止攻擊,然後四人約好時間,對各自的陣門同時進行最後全力一擊。這樣的話,四個陣門同時被攻破,那麼這個防禦陣法就不會反噬。否者的話,就算是攻擊陣法不被激發,最先打破陣門的人也會被防禦陣法反噬。
  五級防禦陣法反噬,肯定是一個重傷。
  可是博容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一般,依然不停的攻擊陣法。葉默冷笑,博容不說,他也沒有必要提出來。他也不知道這三人的底細,同時不知道這三人的關係,沒有必要去做爛好人。
  陳昱根又是一斧頭轟在他負責的陣門之上,那陣門‘轟隆’一聲,頓時被轟開。
  “破了……”陳昱根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就聽見博容大聲叫道:“陳兄趕緊閃開……”
  之上博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陳昱根已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出去多遠。同時博容和鄭億刀也被甩出去多遠。葉默當然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葉默是主動飛躍出去的,而博容三人是真的被陣法的反噬給轟出去的。
  葉默知道這個防禦陣法破了,但是博容三人同時受了傷。葉默隻要看看氣息就知道博容和鄭億刀是輕傷,而陳昱根卻是重傷。
  陳昱根吞了一顆丹藥,立即開始打坐療傷。
  鄭億刀卻盯著博容問道:“博兄,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我們四人一起攻擊四個陣門,那個攻擊陣法不會被激發嗎?”
  博容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道:“攻擊陣法並沒有被激發,如果被激發了我們幾人就不會是受傷了,而是丟命了。我沒有想到這個防禦陣法還有反噬功能,連累了陳兄,真是對不起了。”
  說完,博容臉上露出愧色。
  ......
  

Snap Time:2018-12-19 12:31:09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