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一十二章真真假假


    “葉兄這個上品靈器飛船至少要二十萬上品靈石吧?看起來確實漂亮,隻是防禦力稍微差了點。”陳昱根看見葉默的‘飛雲船’,笑的問了一句。

    二十萬上品靈石?葉默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陳昱根,心說二十萬靈石讓你摸一下。自己用一顆靈晶加上一株‘凝翠藤’才換到這個‘飛雲船’,加起來一百萬靈石也有了吧,這家夥還真會貶低自己的東西。

    雖然葉默也知道自己的這個飛行靈器買的有些貴了,可是也不會隻值二十萬上品靈石吧。當初交換會上,有一名修士拿出一件下品飛行靈器加上二十萬靈石,那個姓賈的都沒有換。

    可是更讓葉默鬱悶的是博容看了看葉默的‘飛雲船’卻點了點頭說道:“葉兄的這個‘飛雲船’應該有二十萬靈石,不過這‘飛雲船’被人加了一個簡單的防禦陣法,有些兩不像了。”

    葉默有些無語的點了點頭說道:“兩位說的不錯,我的這個‘飛雲船’確實是二十萬靈石買來的。不知道博兄的飛車用了多少靈石?”

    博容見葉默問到他的飛車,立即開心的說道,“這飛車本來值十二萬上品靈石,可是因為我運氣,最後隻用了十萬靈石就弄來了。”

    聽了兩人的話後,陳昱根歎了口氣說道:“煉器師還是賺錢啊,隨便一件靈器就是十萬靈石,我們卻要拚死拚活出去賺取。俞白生前輩的遺跡我能得到五十萬靈石,我就可以著手準備凝嬰了。要是能得到一件下品道器,那就太幸運了。”

    葉默雖然有疑惑,但是卻沒有繼續詢問,他已經知道這的上品靈器似乎比北望洲便宜很多,而且賺取靈石似乎也和北望洲差不多。唯一的優點,這的靈氣比北望洲要濃鬱太多了。難怪他們看見自己的上品靈器,隻是稍微有些驚訝而已了。自己原先看見他們都是中品以上的飛行靈氣,還以為他們都是有錢的主呢。好像情況並不是這樣啊。

    但是博容幾人似乎是金丹修士當中混的並不好的,他們能拿出這些東西,事實上比起北望洲的修士還是要好了很多。

    說心話,五十萬靈石,葉默還真的沒有放在眼,他戒指麵加上小世界的靈石就有將近一個億。葉默也知道,他打劫的那兩個人應該都是倉庫的管家,這才發了這麼大的一筆。普通的虛神修士或者是元嬰修士。應該沒有那麼富有。

    不過俞白生是一個煉器宗師,他是普通人嗎?

    ……

    博容說的那個深海,還真的不是一點點深。四人離開漠海城後,一直飛行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這才來到了一處方圓一千多的礁島之上。這處礁島四處都是奇形怪狀的礁石,隻能偶爾看見一兩株等級並不是很高的靈草。

    而且這靈氣也不是很充足。一個虛神的煉器宗師會選擇在這建府?葉默雖然疑惑,可並沒有出聲,他的神識掃出去,在這礁島上並沒有發現任何隱匿陣法。

    葉默的神識本來就比一般的修士強大,加上他修煉的是神識法決,此時的神識已經可以將這個礁島全部掃到了。

    雖然並沒有發現博容說的那個隱匿,或者是防禦陣法,但是葉默並沒有多說什麼,他隻是跟隨著博容。在這種空曠的地方。三名金丹九層修士,他自信還可以輕易拿下。

    陳昱根和鄭億刀似乎並沒有對博容起疑心,隻是緊緊的跟隨著博容,而葉默綴在最後。

    博容帶著三人來到礁島很普通的一個碎石灘邊停了下來。

    “就是這嗎?”陳昱根疑惑的問了一句。

    博容點了點頭,“沒錯,就在這。”

    葉默心奇怪,他是一個五級的陣法大師,這根本就沒有任何隱匿陣法,這他還是看出來的。

    博容卻沒有在意葉默的奇怪。他拿出一枚陣旗忽然丟了出去。那陣旗落在碎石灘的一角後。原來平淡無奇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些靈氣波動。

    “是這。我感覺到陣法的波動了。”陳昱根驚喜的叫了一句。

    葉默大驚,這明明沒有任何陣法,可是那個博容拿出一陣旗丟出去後,就有了陣法,這種手段比起他來更高一籌啊。天下修士是真的能人輩出啊,果然到處都有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如果不是博容這一手,葉默永遠都不會知道還有這種陣法手段。他剛才丟下的那枚陣旗應該就是隱匿陣法的激發陣旗了。

    不對,葉默忽地想到博容說他之前精通一些陣法,可博容顯然隻是一個陣法師,還不到陣法大師的境界。以一個陣法師的本事,他怎麼可能隨意的就能發現自己都沒有辦法發現的五級隱匿陣法?還有激發這個隱匿陣法的陣旗?

    雖然說人外有人,可是葉默也不是妄自菲薄之輩。他就不相信這個博容比他更為厲害,這個陣法自己來肯定是沒有辦法發現,博容怎麼就可以發現?

    原本葉默自信不會懼怕三人圍攻,可是博容的手段讓他多了一絲小心。他謹慎的問了一句,“博兄,我也對陣法略懂一二,可是這個隱匿陣法原先根本就沒有任何痕跡,我相信,就算是一個四級陣法大師來也不會發現,博兄是怎麼發現的?”

    這話顯然是對博容起了疑心了,陳昱根、鄭億刀兩人雖然不懂陣法,不過葉默問出來這話後,兩人也沒有說話,顯然也想知道這個隱匿陣法博容是怎麼發現的。

    一看眼前的架勢,博容就知道他不回答是不可能的了。他稍微沉吟了一下就說道:“一年前,我偶然來到了這,發現了這有兩人正在打鬥,當初打鬥的兩人一人是一名女子,金丹八層修為,還有一人卻是金丹九層後期修為。當時我的修為還沒有達到金丹圓滿,就在一邊潛伏下來。

    後來我見那女子落在下風,而且她似乎有些麵熟,就打算出來幫忙。沒想到那女子卻很剛烈,她在危急的時候,竟然自爆了金丹,和那名男修同歸於盡。我還是晚了一步,等我出來檢查了兩人的遺物後,才知道那女子就是俞白生前輩的女兒。難怪麵熟,因為她有幾分像俞白生前輩。”

    ‘博兄,你能知道這個陣法,是因為俞白生前輩的女兒?”陳昱根疑惑的問了一句。

    博容點了點頭,“沒錯,剛才我丟出去的那枚陣旗就是俞白生前輩留下來的。他的隱匿陣法隻有他的陣旗才可以顯露出來,可以說那陣旗本身就是一件法寶。當初我發現這個隱匿陣法後,卻沒有辦法破陣。我專研陣法,直到一年後,才得出一個四名金丹修士同時破陣的辦法,後麵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葉默心冷笑,他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勾心鬥角互掐心機的事情沒有少見。而且他修煉‘三生決’,思維本身就比一般的人敏捷許多。博容這話雖然看似滴水不漏,也解釋的通,可是葉默卻聽出了其中的問題。

    博容說他最近一年專研陣法,才找到辦法,這葉默是不會相信的。就算是他得到了‘三生決’在小世界研究了幾年陣法,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陣法師而已。同時也沒有破去小世界的‘九星陣法’。

    當然,這還不能作為依據,更讓葉默懷疑的是,當初和俞白生女兒打鬥的修士就是博容。因為他發現了俞白生的女兒尋找俞白生的遺跡,想要殺了俞白生的女兒,獨自占據這個遺跡。可是俞白生的女兒當然不甘心,就自爆了金丹。

    在別人自爆金丹的情況下,博容也是身受重傷了。所以他這一年時間,不是在研究陣法,而是在療傷。當然這是他的猜測,具體情況是不是這樣,葉默也不得而知。不過無論怎麼樣,就憑博容剛才的一番話,葉默就有理由對他更要小心。

    “難怪最近一年,我都沒有得到博兄的消息,原來博兄去研究陣法了。”陳昱根點點頭說道,顯然他了解最近一年博容都沒有怎麼出麵。

    葉默知道一個三級陣法師破解一個五級陣法,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博容的破陣之法肯定不是他研究一年後得到的,他能找到破解的辦法,肯定是早就有的,不是研究了一年才得到的。他之所以說一年,說不定是為他這一年的去處解釋。當然這個解釋是給了解他的陳昱根兩人說的,而不是為了他葉默。

    “雖然隱匿陣法已經出來了,可還沒有破去。我們隻有破去了這個隱匿陣法,才有可能見到防禦陣法。博兄,下麵需要怎麼破解,你直接說吧。”鄭億刀看著眼前已經有些跡象的隱匿陣法直接說道,並且眼的熱切目光更是明顯。

    博容點了點頭,“隱匿陣法我可以破去,等會我攻擊的時候,你們跟隨著我全力攻擊就可以了。相信隻要半天的時間這個隱匿陣法就可以去了。難的是等會要出現的那個防禦陣法,不過我相信我的辦法應該有用。”

    博容的一番話,讓葉默想起來了當初在那個六角大廳,當時那個羅姓老者用‘四象破位陣’,吸取其餘三人的精血和真元給破陣之用。如果博容還是用這種辦法的話,葉默準備立即就殺了他。

    找到了五級陣法,葉默相信以他的五級陣法大師的水平要破了這個陣法,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

    

Snap Time:2018-06-21 18:24:16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