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零五章離前安排


    如果一開始結交‘墨月’,還可以說是雪中送炭,現在最多也隻能說一個錦上添花而已,可有可無。

    也是,有了望月宗做後台,還有誰敢對‘墨月’怎麼樣?

    期子魚也感覺到鬱悶,自己一個虛神後期修士,拜訪一個金丹修士,不但要等,還要不安,這真是……

    就在期子魚心不是滋味的時候,卻被請了進去。

    葉默看見期子魚忽然有些熟悉感,他修煉神識功法,感覺此人的神識似乎觀察過他。不過這期子魚畢竟是一個城主,自己現在還在斐海城,人家都已經進來了,葉默立即也站了起來抱拳說道:“期前輩,葉默因為瑣事很多,一直不能前去拜訪城主大人,今天城主大駕光臨,實在是惶恐不安。”

    這話虛偽,可是葉默知道,人家期子魚也知道。不要說葉默沒有去拜訪期子魚,就算是去了,也見不到期子魚本人。

    蘇建湖倒是對葉默有些刮目相看了,按理說以葉默這種精明的人,在期子魚進來後,肯定要大拉和自己的關係。甚至隱晦的將望月宗說成‘墨月’的後台,可是人家一個字都沒有提。

    “葉會主果然是年少有為,如此年輕,竟然已經是煉丹名人堂第一了。期子魚後悔來晚了啊。”這期子魚對葉默客氣完畢又對蘇建湖抱拳說道:“這位應該是八星宗門望月宗的蘇長老了,見過蘇兄。”

    “。”蘇建湖為人老辣,隨便打了個招呼,他望月宗沒有必要對期子魚客氣。如果不是看在葉默的份上,他根本就不會和期子魚有交集。他和自己一樣是虛神後期又如何?斐海城雖然赫赫有名,可是望月宗要滅斐海城隻是隨手之間的事情。

    葉默見兩人打過招呼,他卻沒有說話。

    蘇建湖見狀隻好說道:“我是來請葉丹師幫忙的,以後‘墨月’的事情就是我‘望月宗’的事情。‘墨月’在斐海城,還請期城主照拂一二。”

    “好說,好說。”期子魚聽到這話後,精神一振,他等的就是這句話。所以他等蘇建湖一說完,立即就對葉默說道:“葉丹師,以後‘墨月’的事情,同樣也是我斐海城的事情,有什麼問題,葉丹師可以直接提出來。”

    葉默也在等這句話,他要的不是區區一個去南安洲的名額,他更在意的是得到望月宗和斐海城雙方麵的支持,這樣的話,他才可以放心的前往南安洲。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蘇長老和期城主了,以後葉某要是去了南安洲的話“墨月’還請兩位多多看顧一下。”葉默站起來抱拳說道,這才是他的目的。

    聽到葉默這麼說,期子魚心一驚更是稍稍鬆了口氣。他心之所以吃驚,那是因為葉默竟然有去南安洲的資格,這顯然是望月宗宗主的推薦了。

    鬆了一口氣,是因為葉默並沒有要求蘇建湖對付他斐海城,而是請求自己幫忙,如果是這樣,反而好辦了。

    葉默又拿出那壺‘石筍髓酒’,然後又拿出三個杯子,一人滿了一杯。

    “這是厲侞鉿要搶的那壺酒?”期子魚一看見葉默拿出來的酒壺,立即就認出來了。明顯的他看過那個記錄晶元球的內容書海閣書海閣。

    “石筍髓酒……”接著蘇建湖和期子魚幾乎同時報出了這酒的名稱。

    “你竟然有‘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蘇建湖一臉震撼的看著葉默“萬年石筍髓’不要說他,就是化真修士都要眼饞。

    期子魚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厲侞鉿要搶葉默的東西了,這種東西,不要說厲侞鉿,就是他都想搶了。

    葉默心冷笑,果然是這樣。他肯定如果不是蘇建湖找他幫忙,而期子魚害怕望月宗,說不定這兩人又開始搶奪了。這些老家夥確實都不簡單,他一拿出來這個東西,不但厲侞鉿認識,眼前的這兩個人也認識。

    不過他拿出‘石筍髓酒’,卻不是隨便的,而是深思熟慮過。

    現在兩人問起,葉默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是‘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

    不等兩人震驚,葉默繼續說道:“當年我還是築基的時候,得到了五滴‘萬年石筍髓’……”

    “什麼,那五滴‘萬年石筍髓’竟然被你得到了。”期子魚再次驚訝出聲,蘇建湖也露出了然的神色,顯然他也知道這件事。

    葉默露出茫然的神態說道:“我倒是不知道這五滴‘萬年石筍髓’有什麼出處,隻是當年我得到了後,就用來兩滴釀造了一壺酒,其餘的三滴還在這……”

    聽到葉默說其餘的三滴‘萬年石筍髓’還在,蘇建湖和期子魚同時站了起來,眼都是熱切,顯然‘萬年石筍髓’的珍貴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

    兩人都想開口問葉默要拿三滴‘萬年石筍髓’,可是隨即就想到了當年的價格,都坐了下去。

    一滴一億的價格是起拍價,而且就算是兩人能籌集三億靈石,那也是元氣大傷,更何況兩人自付要籌集這個靈石實在是太難了。

    兩人一口將麵前的酒喝掉,就好像感覺渾身修為再次上漲了一個檔次一般。兩人都知道,這種感覺其實不是錯覺,而是這種酒化解了他們體內的丹毒。

    修煉之人最怕的就是丹毒,想要沒有丹毒,就不能吃丹藥。但是不吃丹藥,想要修煉到更高,哪怕資質再牛,也不行。

    所以修煉的人吃丹藥的時候,都是有顧忌的。等級越高的丹藥,丹毒就越少,但是也越難排除。如果沒有丹毒,任何一個人理論上都可以用丹藥堆積到化真,事實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葉默知道機會已經成熟了,他忽然看著蘇建湖說道:“蘇長老,其實‘複神丹’的主藥並不是‘複神木藤’。隻是後來那一味主藥根本找不到了,別的丹師隻能用‘複神木藤’代替而已。而且用‘複神木藤’代替煉製出來的‘複神丹’不但效果大打折扣,還有一個後遺症。”

    “啊……”蘇建湖再也無法淡定的坐著,甚至連剛才的三滴‘萬年石筍髓’都忘了。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有些吃吃的問葉默,“這麼說來,就算是你煉製出來了‘複神丹’,也……”

    期子魚這才知道望月宗是來求葉默煉製‘複神丹’的,不過這種事情他是沒有辦法插口的。

    葉默微微一笑,對蘇建湖說道:“蘇長老不用著急,等我將話說完。”

    等蘇建湖再次安靜下來,葉默才再說道:“望月宗求‘複神丹’顯然是因為有人神識受傷了,無法修複。”

    “沒錯。”蘇建湖木然的點了點頭說道,心似乎還在想著別的事情。

    葉默卻又說道:“雖然‘複神木藤’不是煉製‘複神丹’的真正主靈藥,但是我卻知道煉製‘複神丹’的真正主靈藥是什麼。”

    “是什麼?”不用葉默問,蘇建湖就直接問道。

    “就是我們剛才說的‘萬年石筍髓’,所以你不用擔心“萬年石筍髓’我還有三滴,倒是可以煉製一爐‘複神丹’……”

    葉默的話剛剛說完,期子魚心就升起一絲淡淡的失望,本來他還打算用別的東西和葉默換著三滴‘萬年石筍髓’的。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要拿出來煉丹。

    果然葉默的話剛剛說完,蘇建湖立即又驚喜起來,不過隨即他就想到了什麼,臉色有些尷尬的看著葉默說道:“這樣一來,我們欠葉丹師的太多了……”

    葉默心暗道,說了這麼多,就是要你欠我的,否者我才不會廢話這麼多。

    葉默哈哈一笑說道:“蘇長老這麼說就見外了,以後我要離開斐海“墨月’還需要蘇長老照拂。”

    蘇建湖總算是明白了葉默的意思,立即拍著胸脯說道:“葉丹師,你放心,我望月宗以後直接安排一個虛神長老來斐海為‘墨月’坐鎮幾十年。”

    “那倒不用,如果能照拂‘墨月’十年,葉默已經感激不盡了。”葉默連忙站起來說道。

    葉默相信,在他留下的大量資源下,十年時間,虞雨芊應該可以晉級虛神了。

    聽到蘇建湖的話,期子魚也站起來說道,“葉丹師放心“墨月’在斐海穩如泰山。”

    葉默得到了這兩方麵的保證,心總算是踏實了一點,他將又拿出一個壺,將壺的‘石筍髓酒’分成了兩壺。然後給了蘇建湖和期子魚兩人一人一壺,兩人更是感謝不已。這東西就是這點啊,完了就沒有了。

    ……

    期子魚不但結交了望月宗,也得到了好處。更是滿懷欣喜的離開,蘇建湖卻留下來等葉默煉丹。

    葉默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第一厲侞鉿覬覦的東西,他已經拿了出來,沒有人再對他猜疑了。第二,拉到了望月宗和期子魚這兩個強援,就算是他不在斐海“墨月’應該穩如泰山了。

    第二才是葉默最擔心的,宋映竹等人都在斐海,如果沒有後台,他絕對不會放心離開北望洲的,誰知道他這一去是多久時間?(未完待續)

    ♂♂

    

Snap Time:2018-04-20 11:19:14  ExecTime: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