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零二章神秘墨月


    第一千零二章神秘‘墨月’

    “據我得到的消息是,你應該是最新煉丹名人堂的第一。隻是得罪過‘鬼仙派’這才遠走斐海城,或者你還想過要去南安洲。”普宇封看著葉默,淡然的說道。

    葉默心冷笑,他雖然沒有刻意去宣傳自己這個煉丹名人堂的第一,但是也知道,這個第一的名頭隻要有心人,肯定能查得出來。

    就算是‘鬼仙派’找上門來了,他也不懼,聽說那‘鬼仙派’也隻有一名虛神修士而已。他能斬殺‘揚海商業協會’的虛神修士,就可以斬殺‘鬼仙派’的虛神修士,隻要他敢來,自己就敢殺。這是斐海,不是河州。

    至於‘仙寶樓’和‘萬丹閣’他更不用在意了,這兩個勢力隻是下麵的人和他有仇,不可能全派殺到斐海來。如果一兩個元嬰修士殺過來,那還真的不夠看。

    而且葉默這次果斷殺滅‘揚海商業協會’的虛神修士不是沒有理由的,他相信,隻要自己將‘揚海商業協會’趕走了,那斐海城就必定要和他結盟。一旦和斐海城的城主府結盟,他相信普通的勢力也不敢來囉嗦什麼,就是‘鬼仙派’也不敢來這。

    見葉默冷笑,普宇封急忙說道:“我不是要拿這個消息去換取什麼,我也知道,既然葉會主在斐海城,也就不會怕了‘鬼仙派’。我隻是和葉會主做一個交易,如果葉會主同意那最好,不同意,就當我沒有來過,那些事情依然沒有任何人知道。”

    這個普宇封看問題清楚透徹,而且為人精明,葉默也不想讓他太過難堪,隨即說道:“有什麼事情,就直接開口吧,沒有必要轉彎抹角。我‘墨月’既然敢公開留在斐海,就沒有打算怕過別人。”

    顯然感受到了葉默的不太舒服,普宇封苦笑一下說道:“葉會主也應該知道,去南安洲很難,而且不是一般的難。就算是虛神修士也需要三百歲之下,可以說一般的修士根本就不可能踏入進南安洲的傳送陣。如果葉兄想去南安州的話,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葉默聳然動容,眼前這個不起眼的金丹修士竟然有去南安洲的辦法?既然他有辦法,為什麼他自己不去南安洲?南安洲的修煉要比北望洲好了太多了啊。

    感受到了葉默的驚異,普宇封有些滿意的繼續說道:“葉會主應該聽說過,如果虛神之下的修士想要用傳送陣,就必須要北望洲的劫變修士推薦……”

    “你有辦法讓劫變修士推薦我去傳送陣?”葉默盯著普宇封沉聲問道,去南安洲的事情對他來說不是小事情。但如果隻是推薦去,葉默反而沒有了原先的熱切。因為葉默知道,要推薦也最多是一個人,他不可能帶宋映竹等人一起走。

    普宇封點頭說道:“雖然我沒有辦法讓劫變修士直接推薦你,但是我有辦法讓劫變修士找到你,請你出手幫忙,然後你可以提出推薦的要求。”

    葉默沒有問普宇封怎麼能讓劫變修士主動找他,而是恢複了平淡的樣子問道:“說吧,你的條件是什麼?”

    聽了葉默的問話,普宇封臉色有些紅漲起來,顯然有些激動,不過他隨即就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激動說道:“我想要一顆能晉級元嬰的丹藥,無論是‘草還丹’,還是‘凝嬰丹’。”

    葉默不置可否的說道:“我‘墨月’隻是一個剛剛起來的小商業協會,你覺得,我可以提供這種丹藥給你?”

    似乎知道葉默會這麼說,普宇封忽然拿出一個陣盤放在葉默前麵說道:“再加上這個陣盤,這個陣盤是我先祖傳下來的,我普家曆代都是陣法師,隻是到了我這一代後,陣法修為早已不複當年先祖的水平了。”

    “六級防禦陣盤?”原本看見陣盤後,葉默還不在意,當他發現這是一個六級防禦陣盤的時候,再次動容。

    雖然他已經是五級陣法大師,但是要讓他煉製陣盤,充其量也隻能煉製三極四級陣盤。

    五級陣盤不要說沒有那種極品材料,就算是有材料,葉默現在的水平也煉製不出來。而普宇封拿出來的竟然是一個六級陣盤,葉默不由不動心。

    他能拿出六級陣盤,不要說還幫葉默得到劫變修士的推薦,就算是沒有劫變修士的推薦,這個陣盤也足以打動葉默。這可是好東西,葉默一把抓過陣盤,仔細的觀察了半天,這才讚歎一聲說道:“果然是六級防禦陣盤,驅動一次就需要十萬上品靈石,也是一個消耗靈石大戶啊。”

    普宇封尷尬的笑了笑,雖然他也知道六級陣盤是逆天的東西,拿出去買的話,絕對可以賣出一個非常好的價格來。可是他一個金丹修士拿出這種逆天的東西出售,可能靈石還沒有捂熱,就被人殺了。

    他下定決心來找葉默,還是看見了‘墨月’的防禦陣法已經是五級陣法了。他相信,一個五級陣法大師,才不會因為一個陣盤殺人滅口。況且,他還有一手準備。

    “好,成交了,這是‘草還丹’。”葉默根本就沒有婆婆媽媽,他一看中這個陣盤,甚至沒有問普宇封去南安洲的事情,就將一顆‘草還丹’丟給普宇封。

    普宇封沒想到真的得到了‘草還丹’,手激動的都有些顫抖了,他的情況比黎經旻好不了多少。黎經旻是早就知道他金丹圓滿後,有晉級元嬰的丹藥,還那麼顫抖。而對普宇封來說,這是意外之喜啊。

    “竟然還是特等的‘草還丹’?”普宇封的聲音都在顫抖了,他不但換到了‘草還丹’,甚至還換到了特等的‘草還丹’。

    那六級陣盤在他手確實很浪費,他三極陣法師的水平,倒也不缺靈石。可是每次用六級陣盤消耗十萬上品靈石,也不是他能消耗的起的,還不如拿出去,換取自己最需要的東西。對他來說,元嬰修為比六級陣盤實惠太多了。

    葉默又看了半天,這才滿意的收起陣盤,對普宇封問道:“我很是奇怪的是,你怎麼會知道我有‘草還丹’?”

    普宇封平複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竟然一下對葉默敬畏起來,一個能隨便拿出特等‘草還丹’的人,豈能小看?他小心翼翼的說道:“當初虞前輩跟隨葉會主的時候,也隻是金丹後期修為,但是很短的時間就晉級元嬰了。而不久前的黎管事,也成功晉級元嬰……”

    葉默不用普宇封後麵的話說出來,他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不由的皺起眉頭。既然普宇封能想到,別人豈能想不到?”

    不過葉默隨即就放開了心思,既然他連虛神修士都可以殺,豈能在意其餘的金丹修士和普通的元嬰修士?

    普宇封沒有感受到葉默在想什麼,立即站了起來對葉默再次抱拳說道:“葉會主,我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麵讓劫變修士來找你幫忙,並且給你推薦。”

    葉默點點頭,將普宇封送走。雖然他急切的要去南安洲,可就算是得到了推薦,也隻有他一個人去而已,這還有映竹等人,他一樣的無法放下心來。所以對於普宇封說的話,他很是矛盾,又想去南安洲,又放心不下‘墨月’。

    走到門口的普宇封忽然轉過頭來對葉默再次說道:“葉會主,如果之前來這的‘揚海商業協會’人不能離開,那葉會主盡可放心了。因為‘揚海商業協會’現在隻有兩名元嬰修士坐鎮,而且會主楊有康已經去了南安洲,數年之內應該是不可能回來的。”

    “多謝了。”葉默聽了這話後,這才鬆了口氣,還有一個虛神中期的修士楊有康去了南安洲,看樣子他不用擔心了。數年之後,在他丹藥的堆積下,誰能肯定‘墨月’就沒有虛神修士?

    如果隻有兩名元嬰修士,那‘揚海商業協會’還真的沒有什麼資格來和‘墨月’叫板了。

    ……

    ‘墨月’和‘揚海商業協會’之間的瓜葛,還在被人津津樂道的時候,‘墨月’忽然開始做生意了。並且爆出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事件,那就是‘揚海商業協會’仗著強勢,一名虛神修士帶著五名元嬰修士以及五名金丹修士,無故上門搶劫‘墨月’會主的東西。

    這條消息可以說是瞬間驚爆了所有人的眼球,可是沒有人會不相信,因為這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都有水晶球記錄。雖然水晶球前麵物品名稱被掐掉了,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那物品顯然不同一般,這才故意掐掉的。

    一時間,整個斐海城都嘩然起來。

    虛神修士不不顧自己的身份上門搶奪金丹修士的東西,而且還說,他看中的東西搶了又如何。這種事情如果不曝光當然沒有什麼,可是一曝光了,那可就不是小事。

    ‘揚海商業協會’的名聲瞬間被醜化,甚至沒有辦法抬起頭來。可這還不算結束,‘墨月’竟然還提出了另外一個條件,就是‘揚海商業協會’必須要就此時對‘墨月’賠償和道歉。讓出‘揚海商業協會’的地盤,然後賠償靈石一個億。

    ‘墨月’一個新近發展起來的小商業協會,竟然敢如此獅子大開口,問‘揚海商業協會’要靈石還不算,竟然還要賠償一個億?甚至還要將‘揚海商業協會’趕出斐海,這簡直比‘揚海商業協會’的虛神修士搶奪金丹修士的東西還要好笑。

    可是當別人得知,在‘墨月’爆出‘揚海商業協會’虛神修士搶奪的晶元球錄像,以及提出的苛刻條件後,‘揚海商業協會’竟然沒有迅速作出反應,就感覺到這件事似乎不是那麼簡單了。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那十一名進入‘墨月’的‘揚海商業協會’修士,似乎就此銷聲匿跡了。注意到這一點後,‘墨月’頓時神秘了起來。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4 15:32:45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