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零一章殺虛神


    將厲侞鉿給困住後,葉默盡情的施展‘幻雲刀法”起初的時候,他的刀法還無法連貫起來,到了最後葉默的‘幻雲刀法,甚至完全心隨意走。‘幻雲陣殺刀,更是形成了陣法刀芒,最後他已經可以用‘幻雲陣殺刀,的刀芒傷到厲伽鋯。

    厲伽鋯雖然憤怒無比,可是心卻是越來越心驚。如果他沒有經曆過今天的事情,要有人說一個金丹修士的攻擊可以傷害到他,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金丹修士就算是再厲害,刀法再奇詭,也不可能傷害到他一個虛神修士啊。

    可事實是,眼前的這個金丹修士的刀法不但奇詭,而且他那紫色菜刀祭發出來的刀芒,隱約已經形成了一個刀芒陣法。這陣法起初還有些生疏,到了後來竟然越來越純熟,甚至形成了階梯的攻擊。這根本就不是刀法,而是一個陣法了。

    一個金丹修士竟然可以將自己的刀芒組合成一個相當於三級的攻擊陣法,這要多逆天?能做到這一點的,顯然至少是一個四級的陣法大師。

    想到葉默是一個陣法夫師,厲伽鉻冷汗越來越多。雖然很荒唐,但是他的確是第一次對一個金丹修士起了驚懼之心。

    他已經想到了眼前的這個五級困殺陣法根本就不是南安洲的那個劫變修士布置的,而是眼前的這個金丹修士布置的。在這個金丹修士布置的陣法當中被困住,而且還處於逆勢,他能不驚懼?自己隻能破陣和防禦,根本就沒有辦法還手攻擊對方。

    可以說就從這一點上來看,對方就已經處於不敗之地了。更讓厲伽鋯震撼的是,如果這個困殺陣真的是葉默布置的,那麼他根本就不是四級陣法大師,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五級陣法大師。

    先不說如此年輕的修士竟然已經是五級陣法大師了,就是自己被一個五級陣法大師困在他布置的困殺陣麵,那也不是好事。

    要趕緊出去,否則就算是他虛神修為,高出對方太多,到最後也是必死無疑。

    葉默也是鬱悶,他現在可以說占據了先天之利。厲侞鉻隻能想辦法破陣,而沒有辦法對他直接還手。他所有的攻擊都被陣法擋住了,而就算是這樣,他依然無法傷害到厲伍,鉻,他的困殺陣還越來越搖晃,顯然要再這樣下去的話,就算是他有陣法,也堅持不到斬殺厲伽鈴的那一刻。

    虛神修士果然厲害,根本就不是妥級陣法加上他可以殺掉的。

    這幸虧是他不惜材料,將困殺陣晉級到了五級,否則的話,說不定厲伽鈴早就破陣而出了。

    自己的‘幻雲陣殺刀,雖然厲害,可是對高級修士的傷害還是太少了口葉默此時已經在想著如何改進自己的‘幻雲陣殺刀”他在想,如果將這些組成陣法的刀芒改成了真正的刀器,那威力會不會急劇上升?

    隻是不知道改成真正的刀器後,對他的神識要求會不會增大。

    葉默正想著改良‘幻雲陣殺刀,的時候,忽然聽見厲伽鋯尖銳的慘叫了一聲。然後他就感覺自己的刀芒盡數沒入厲伽鉻的身體,再也沒有一絲延遲。下一刻,葉默陣法當中那些隱匿的細芒也幾乎全部穿過了厲伽鋯的身體,厲伍,鋯再也無法進行反擊。

    ,“揚海商會,不會放過你們的……。”掙紮著吐出一句話後,倒地身亡。

    葉默冷哼一聲,毫不猶豫的拿出‘五彩噬魂幡,掃了出去,他不用這個東西,不代表他不會用。虛神修士的元神凝實更甚元嬰修士,剛才的攻擊雖然殺了厲伍,鉻,但是葉默已經看見了厲伽鋯施展元神禁術,他想利用元神逃脫。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元神逃脫,可是高級修士都會那麼一點點。如果不是非常厲害神魂俱滅殺招的話,很有可能被對方逃走元神。

    “啊……”的一聲慘叫,厲伽鋯來不及求饒,他的元神已經被‘五彩噬魂幡,吞滅。

    四周歸於寂靜,葉默鬆了口氣,回過頭來對虞雨芊說道:“剛才多虧你了,虞姐。”

    顯然剛才讓這個虛神修士致命的一招不是葉默發出來的,而是虞雨芊發出來的。不用說那十名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已經被虞雨芊三人殺滅了。

    虞雨芊臉色有些蒼白,剛才那一招是她的禁術,對她有些反噬。她搖了搖頭有些虛弱的說道:“剛才那個虛神修士隻要再過一會,就可能掙脫這個陣法,到時候不但我們幾人,就算是整個‘墨月,也要跟隨他陪葬。”

    說完虞雨芊拿出一顆‘生元丹,吞了下去,就地坐了下來,然後對葉默說道:“我們和‘揚海商會,的爭鬥還剛剛開始,現在他們損失了一名虛神,數名元嬰高手,可以說實力損了大半口但是‘揚海商會,的會長楊有康是虛神中期修士,現在必須要有準備。”

    虞雨芊說完後,立即開始恢複真元。

    葉默點了點頭,他收起厲伽鉻的戒指後,黎經旻已經將其餘幾人的儲物戒指送過來了。

    葉默擺了擺手說道:“這些戒指麵的東西等會讓虞姐分配一下,你們拿出對你們有用的,其餘的都當做‘墨月,的財產吧。你們也趕緊休息一下,估計那個楊有康應該不會就這麼算了,我要再去布置一下陣法。”

    經過和厲侞鉿一戰後,葉默知道虛神修士的厲害,如果不是他被困在陣中,虞雨芊用禁術偷襲得手,現在說不定還在僵持當中。在斐海城這個局勢不明朗的情況下,僵持下去,對‘墨月,沒有絲毫的好處。

    所以單憑一個五級殺陣和困陣,再加上他金丹五層的修為是無法輕鬆斬殺虛神修士的。葉默咬了咬牙,將當初得自赤紅的材料全部橄了出來,索性在‘墨月,的困陣麵再次布置了數個殺陣。

    屍個殺陣不行,我用兩個,兩個不行,我用三個。我就不相信,我一個五級陣法師奈何不了你一個虛神中期。

    葉默以為在局勢不明朗的情況下,至少現在不可能有人找上門來,就算是有人找上門來,也是‘揚海商會,的人前來尋仇。

    可是葉默一出來,蘇越就又過來說,有人來找他。

    來找葉默的是一名金丹圓滿修士,看起來四五十歲左右。方臉寬額,眼睛不大,卻很有精神,顯然是一個精明之人。這個年紀就已經是金丹圓滿,如果不是他的資質特別好的話,就應該也吃過駐顏之類的丹藥。

    “葉會主,本人普宇封,一個散修,今天冒昧來訪,希望葉會主不會介意。”那中年僉丹修士不等葉默說話,先抱拳說道。

    葉默吃不準這個普宇封到底是什麼意思,隻好淡聲說道:“普兄應該不會不知道我‘墨月,現在的情況吧?既然別人都不敢和我‘墨月,有什麼瓜葛,為什麼普兄會主動前來?”

    普宇封直接坐了下來,不緊不慢的說道:“我當然知道‘墨月,的情況,我甚至還知道今天來‘墨月,尋事的那些‘揚海商會,修士,應該回不去了。”

    葉默心一驚,他殺了那虛神修士,還有十名元嬰金丹修士,也不過片刻之前的事情,這個普宇封怎麼可能知道?

    不等葉默說話,普宇封再次說道:“原本我還不大肯定,可是我來到‘墨月,之外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說心話,葉會主是我平生僅見的天才,沒有之一。幾天前,我在斐海城外看見葉會主布置了三級困殺陣,然後通過陣法斬殺五名‘揚海商會,的金丹修士,以為葉會主是一個四級陣法大師,現在看來我錯的太厲害。”

    葉默心訝然,他想不到自己在城外布置引雷陣法和困殺陣法坑殺了幾名金丹修士,這個普宇封竟然看出來了。不過如果是當時被揭露出來,他還會擔心,因為當時隻要那元嬰三層修士攔住他們,斐海城的人一去支援,他們‘墨月,的幾個人一個都逃不掉。

    看樣子果然不能小看天下修士啊,能人修士到處都是,隻是別人不願意出來顯擺而已。這個普宇封當場沒有點破他的事情,葉默也沒有多少的感激,他知道此人既然這個時候說出這個事情,肯定有什麼要求。

    不過無論是什麼事情,如果他拿‘揚海商會,來威脅‘墨月,的話,根本就沒有必要理睬了。現在他連‘揚海商會,的元嬰修士和虛神修士都殺了,還在乎多殺那區區五名金丹修士?葉默也相信,此人不會這麼愚蠢,拿這種事情來說話。

    普宇封繼續說道:“我來‘墨月,一看才知道,原來葉會主竟然已經是五級陣法大師,如此年輕的五級陣法大師,不要說我,就是整個洛月估計也沒有人見過。

    今天得見葉會主,普某真是有幸。”

    說完普宇封竟然又站了起來,對葉默施了一禮。

    葉默微微一笑,他感覺到這個普宇封過來,至少應該不是什麼惡意,隨即說道:“普兄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我‘墨月,的處境,我想普兄也知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普宇封再次坐下,語氣愈發清朗起來。

    (未完待續)

    ♂♂

    

Snap Time:2018-01-22 06:48:41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