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千章困住虛神


    “萬年石筍髓釀造的石筍髓酒……”那名虛神修士震撼的脫口而出,下一刻他已經站了起來,根本就沒有想到剛才葉默說的話。

    葉默冷笑,這酒是他故意拿出來顯擺的,他就不相信一個虛神修士能忍得住不搶奪‘萬年石筍髓’這種逆天的東西。

    到時候他將聲音掐了錄製成為一個記錄晶元球,表明‘揚海商業協會’的人見財起意,要搶他的東西。事後別人隻知道他拿出來的是好東西,又有誰知道他拿出來的是‘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

    這‘石筍髓酒’雖然有‘萬年石筍髓’的成分,但非常稀少,當初葉默釀造這種酒是為了排除丹毒的。後來他又煉製了‘筍益丹”雖然浪費的‘萬年石筍髓’比‘石筍髓酒’要多,可是效果也好一些,這才沒有繼續用‘萬年石筍髓’釀酒。

    這個時候,拿出這種酒來顯擺太合適不過了。那是因為葉默的‘萬年石筍髓’已經不多了,如果他的這種東西還多的話,他說不定都直接喝‘萬年石筍髓’了。

    本來葉默還打算這修士認不出來的話,他就直接說一下的,沒想到這個家夥見多識廣,自己就已經認出來了。這倒好,省卻了他自己說出來的麻煩。

    那虛神修士兩眼直直的看著葉默手的酒杯,更是貪婪的盯著葉默的戒指,心越發感覺這次來‘墨月’做的太對了。

    ‘萬年石筍髓’的珍貴,修為越高的人就越明白,可是‘萬年石筍髓’不是隨便能得到的,或者說根本就是傳說當中的東西了。而他偏偏就見過一次,那是他晉級虛神不久後,參加的一次拍賣會上。

    當時拍賣會上就出現了五滴‘萬年石筍髓”隻是區區五滴‘萬年石筍髓’卻沒有一個人能報的起價格,要知道當時參加的卻是虛神以上修士的拍賣會,甚至還有凝體修士。可以說能修煉到虛神之上,有幾個身上不是富貴驚人的,可就算是這樣,依然沒有人出的起起拍價,而當時的起拍價卻是五億上品靈石。

    最後那‘萬年石筍髓’去了什麼地方,他也不知道,可是今天他竟然在這看見了‘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難道是天意嗎?

    “好酒……”虞雨芊幾人喝了一口酒後,頓時感覺到渾身舒服不已,立即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萬年石筍髓’的珍貴,不但是那名虛神修士,就是那些元嬰修士眼睛都直了。可是他們清楚,就算是這種東西搶來了,也沒有他們的份。

    “你見識倒是蠻廣泛的,難不成你們來就是為了問我這個問題?既然如此,你們可以走了。”葉默拿起酒壺又給自己滿了一杯,淡然的說道。

    可是葉默還沒有將酒壺收進去,那虛神修士手一抬,原本在葉默手的酒壺和酒杯就自動被他搶到自己的手。

    那虛神修士根本就不顧,一口將酒杯麵的酒喝了,忽然哈哈大笑,他心的喜悅是任何人都無法說出來的。因為他明白自己發了,剛才那酒確實是‘萬年石筍髓’釀造的。現在他竟然有整整一壺,此時他興奮的有些難以自己。

    到時候將這個金丹小修抓起來,逼問出他從哪得到的‘萬年石筍髓’。隻是可惜了,用‘萬年石筍髓’釀酒,簡直就是烏龜吃大麥,糟蹋糧食啊。

    他公然將葉默的酒壺收緊自己的戒指,然後冷聲說道:“‘墨月’無緣無故殺我‘揚海商業協會’的人,我‘揚海商業協會’隻有兩個要求,第一,殺人的修士和那名結嬰的修士都必須自盡謝罪。第二,‘墨月’的財產,我們沒收了,‘墨月’其餘的人都自廢修為,退出斐海城。”

    說完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顯然知道那五名金丹修士的死,應該和這個葉默有關係。

    葉默心冷笑,這顯然是要斬盡殺絕了。

    可是他卻麵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一個虛神修士都來這了,我們反抗也是無用。我答應你所有的條件,好了,現在可以將我的東西還給我了吧。我想,你們既然已經達到目的了,不會再搶我一個金丹修士的東西吧?”

    那虛神修士一愣,心說答應所有的條件你都死了,還要東西幹事麼?可是他此刻心卻是根本就不會細想,也是,區區一個小商業協會,隻有兩名元嬰一層修士,拿什麼來和‘揚海商業協會’鬥?可以說,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麵的戰鬥。

    “想要東西,就別想了,我厲侞鉿看中的東西,沒有拿出來的習慣。”那虛神修士根本就忽視了葉默的話,說完,他一揮手對身後的幾名元嬰修士說道:“全部殺了,等會就說他們想要謀奪我們的東西就好了。”

    如葉默這樣的一些螻蟻修士,實在是提不起他動手的興趣。至於等會怎麼說,那還不是由他們這個勝利者說了算。

    幾名元嬰修士不等厲侞鉿說第二遍,已經各自祭出了法寶。

    葉默冷笑一聲“手一揮,數十麵陣旗已經被他丟了出去,五級困陣和殺陣瞬間就被激發。

    虞雨芊三人更是在葉默的指揮下,不斷的開始在葉默灑下陣旗的地方攻擊。

    就算是葉默這個大廳有五級防禦陣法,那驚天動地的搖晃和轟動聲音,也傳遍了大半個斐海城。

    如此大的動靜,可是外麵就好像約好了一般,‘墨月’沒有人逃出來,也沒有人去‘墨月’周圍看熱鬧。至於管理全城的城主府,更是跟死光了一般,沒有一個人出來。

    在葉默撒下陣旗的瞬間,曆侞鉿就感覺到不對勁,當他發現整個大廳竟然變成了霧氣藹藹的一片。隨之周圍一片蕭殺,當他發現自己旁邊沒有其餘人的時候,他立即就知道被困陣困住了。

    “果然是你殺的……”厲侞鉿冷笑一聲,此時他已經確定當初的五名金丹修士是葉默困殺的,這種困陣應該是三極頂級陣法了。

    “不過想憑借區區三極陣法,就想困住厲某,也太天真了……”他話音未落,手已經祭出一個金刻鐵劃,那金刻鐵劃一經祭出,立即就帶起一道金芒刺在了眼前的困陣之上。

    在厲侞鉿看來,他這一招顯然可以輕而易舉的破了三極困陣。可是當他的金刻鐵劃刺中困陣後,那困陣隻是劇烈的搖晃了一下,就再次恢複原狀。

    厲侞鉿大驚脫口而出“這不是三極困陣,是四級……不對,這竟然是五級困陣……”

    當明白眼前的困陣是五級的時候,厲侞鉿再也沒有了剛才的淡定,他想到了之前站在‘墨月’身後的那名陣法宗師,他想不到那個陣法宗師臨走之前竟然幫助‘墨月’布置了這麼強悍的陣法。

    就是厲侞鉿再怎麼想,也想不到,這個陣法根本就不是什麼陣法宗師布置的,而是葉默自己布置的。

    一個五級陣法,足以將他困住好久了,一旦他一時不能脫困,那他帶來的數名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就危險了。他可以在五級陣法下自保,可是金丹修士和元嬰修士不行啊。

    不行,要趕緊破陣。

    可是厲侞鉿的新招還沒有出來,就感受到了四周的空間似乎扭曲起來,無數肉眼看不見,甚至神識也不容易掃到的細芒向他包圍過來。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細芒,可是那種威脅感卻沒有辦法消除。

    不對,這不但是一個五級困陣,麵還有殺陣。想到這,厲侞鉿徹底的要崩潰了。一個五級困陣,再加上一個五級殺陣,他的背後已經冒出了一陣陣的冷汗。剛才他已經試過那個困陣,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陣法,現在他隻能希望眼下的這個殺陣不是那麼厲害。

    就算是他在厲害,他的攻擊再恐怖,但是被困陣困住,也沒有辦法威脅到外麵的人。再說了,人家既然有困陣和殺陣,難道還沒有防禦陣法不成?

    他想的不錯,這麵確實有一個殺陣。這個殺陣,是葉默在當初和計致元打鬥當中領悟到的,現在被他用來布置殺陣對付這個虛神修士。

    厲侞鉿不敢細想,身上一抖,一套同樣黃金色的護甲出現在他的體表,一些沒有被他擋住的細芒擊中了他的防禦護甲,發出‘撲撲’的難聽聲音。

    不等厲侞鉿鬆口氣,無數道紫色的刀芒已經向他席卷而來,那些刀芒似乎有靈性一般,將厲侞鉿完完全全的裹住。

    厲侞鉿大駭,當他發現那些紫色刀芒對他來說威脅並沒有多大時,才舒了口氣。可是轉眼間五級攻擊陣法當中,那無數的細芒又再次席卷而來。而那紫色刀芒似乎無窮無盡一般,而且似乎也猶如一個攻擊陣法一樣,隻是那紫色刀芒組成的攻擊陣法相對要低了很多而已。對厲侞鉿來說,再不厲害,也架不住多啊。

    葉默用困陣這殺陣困住了厲侞鉿,更是不要命的對他進行攻擊。他的‘幻雲五刀”輪流對厲侞鉿進行襲擊,他在演練自己的‘幻雲刀法’。特別是幻雲第五刀‘幻雲陣殺刀”被葉默不斷的祭出。

    如此一個高手被他困住了,如果他不加利用,那才是傻瓜了。

    同時葉默心不由的暗自佩服厲侞鉿,這家夥已經完全被他的陣法困住了,可是他到了現在依然沒有受傷,充其量隻是真元受損了一點而已。

    葉默肯定,如果時間拖的太長的話,說不定這家夥可以打破自己的困陣和殺陣,一旦他出了困陣,那接下來等死的就是他了。

    不過葉默並不是很擔心,一旦虞雨芊等人收拾了其餘十名修士後,都會來幫他攻擊厲侞鉿。到時候,就算是厲侞鉿再厲害,也會吃不完兜著走。

    “啊……”的一聲慘叫傳來,厲侞鉿卻聽得清清楚楚,他明白這是自己帶來的人發出來的。

    此時他已經完全將驚駭放在一邊,眼隻有憤怒。之前他聽不到自己人的慘叫,現在聽到了,顯然是對方所為。(未完待續)

    <<最強棄少>>138看書網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Snap Time:2018-01-18 22:12:08  ExecTime: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