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九十九章有屁回去放


    第九百九十九章有屁回去放

    不但是葉默,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剛才說話的人,這人顯然是剛剛來到。逼n惑

    葉默心卻是一沉,元嬰三層修士,即將要跨入元嬰中期。自己這邊雖然有兩名元嬰修士,但都是元嬰一層。麵對一個元嬰三層的修士,先不說能否打的過,就算是打的過,對方的元嬰修士不斷的過來,而‘墨月’隻有兩名元嬰修士。

    就算是對方明知道人是自己殺的,葉默此時也不會承認。如果不承認,他還站在道理的一方,一旦承認了,雖然殺了影響別人結嬰的修士並沒有什麼錯誤,可是這樣一來,就顯得對方的道理並沒有虧的太厲害。

    想到這,葉默沉聲說道:“這這麼多的朋友旁觀,你們‘揚海商業協會’也有人在這,我倒是不明白,你哪看見我殺了你們的人?難道他們留在晉級元嬰的雷劫當中不出來,被雷劫波及,這種事情也是我要負責的?”

    那元嬰修士顯然剛到這,隻知道死了幾個人,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現在聽了葉默的話,立即皺了皺眉頭,看向了自己這邊的兩名金丹修士。

    那兩名金丹修士不敢隱瞞,畢竟這旁觀的修士太多,說假話馬上就有人會指出來。就算是別人顧及‘揚海商業協會’,不敢明麵上指出來,但是暗地的議論是跑不掉的。

    那元嬰修士問清楚了原因,同樣沉著臉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這麼說來,是你布置了困陣,讓我們的人沒有辦法出來?”

    葉默冷笑一聲,“布置困陣讓你們的修士不能出來?這是我聽見最好笑的笑話。黎管事結嬰,我布置的當然是防禦陣法。而且你們的人願不願意出來,這這麼多的人,你可以隨便問一個。再說了,我布置的區區一個三極陣法,也能擋住五名金丹修士?真是太好笑了。”

    那元嬰修士皺著眉頭,他根本就沒有懷疑葉默的話,以葉默這個年紀,能布置三極陣法已經很了不起了。一個三極陣法確實是沒有辦法阻攔五名金丹後期的修士,可是事實是偏偏他們的五人都沒有出來。

    葉默隻顧自己說,卻沒有看見在旁觀者當中,還有一名金丹圓圓滿修士,嘴角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他心卻暗道,“明明布置的是四級困陣,卻偏偏要說一個三極的防禦陣法,有意思。不過如此年輕的四級陣法大師,確實是自己第一次見到的。”

    此時虞雨芊等人一起來到葉默身邊,那名元嬰修士看著對方兩名元嬰,有些遲疑。雖然他已經是元嬰三層,可是麵對兩名元嬰修士,他也不敢說穩贏。

    葉默哪會和他一樣的遲疑,他見這名元嬰修士不說話,立即對虞雨芊等人說道:“虞姐,我們走。”

    說完他祭出‘飛雲船’,六人上船後,轉眼就進入了斐海城。葉默之所以這名急切的要回‘墨月’,那是因為‘墨月’有他布置的完整陣法,而且還有傳送陣,就算不是‘揚海商業協會’的對手,他也可以從容的離開。

    因為葉默知道,如果不借助別的手段,他的‘墨月’隻有被秒殺的份。

    果然葉默這邊一走,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撤離。

    ‘揚海商業協會’那名臉syin沉的元嬰修士,同樣帶著幾名金丹修士進入了斐海城。葉默知道這事情沒有結束,他同樣也知道這事情沒有結束。

    他之所以沒有現在動手,還是有些吃不準‘揚海商業協會’會長是什麼意思。

    ……

    葉默一回到‘墨月’,立即就將修煉的丹藥分發了出去,特別是‘嬰元丹’,葉默更是煉製了數瓶留給黎經旻和虞雨芊兩人。

    而他卻要繼續布置‘墨月’的防禦陣法,當初材料有限,他隻是勉強將‘墨月’的防禦陣法和攻擊陣法布置成為了四級而已。現在他得到了赤紅大量的礦石和材料,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將四級陣法提升到五級。

    四級陣法對付元嬰修士還行,但葉默絕對不會相信‘揚海商業協會’會沒有虛神修士,一個能在斐海成為第一商業協會的勢力豈能沒有虛神修士?

    而葉默著重布置的是會客廳的陣法,如果‘揚海商業協會’來人威脅的話,地點肯定是會客大廳,這很有可能是第一戰場。

    之所以這樣做,葉默還有一個打算,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墨月’不是隨便可以打主意的。如果這次不徹底的將‘揚海商業協會’打下去,以後他離開斐海,前往南安洲的時候,一樣還有別人覬覦‘墨月’。

    出乎葉默預料的是,已經是兩天時間過去了,葉默甚至已經將‘墨月’的地盤全部布置成為了五級防禦陣法和五級攻擊陣法,而‘揚海商業協會’竟然還沒有派人過來。

    好像他殺了五名‘揚海商業協會’的金丹修士根本就是應該的一般,這太出乎葉默的預料了。

    隻是葉默也不擔心,他囑咐了眾人各自修煉外,並且要統一口徑,說‘墨月’的陣法是紀稟前輩指點布置的。這才坐等‘揚海商業協會’的人到來,他已經暫時收縮了所有的店鋪,他就不相信‘揚海商業協會’會不找到這來。

    如果不是為了等‘揚海商業協會’的人過來,葉默早就去閉關晉級金丹圓滿了。沒有人知道他已經煉製出來了‘天華丹’,一爐‘天華丹’被他煉製出來了九顆。

    讓葉默無奈的是,他沒有‘啼嘩獸’的內丹,也就沒有辦法煉製出來跟多的‘天華丹’。

    等到第五天的時候,葉默都有些不耐煩了,盛翼中卻來和葉默說‘揚海商業協會’的人來了。而且來的還不是一人,是十一人。

    葉默反而籲了口氣,他不怕這些人來,就怕他們不來。如果‘揚海商業協會’的人真的不來,或者采用別的辦法,他還真的沒有好的應對方法。

    現在他們來了,顯然在自己的算計當中。以‘揚海商業協會’的強勢,既然決心要鏟除‘墨月’,就肯定會以正麵的形式,根本不屑轉彎抹角。這一次,葉默殺了五名‘揚海商業協會’的人,正好給了他們借口。

    “你有沒有去通知斐海城主府?”葉默立即問道。

    他之前已經說過,一旦‘揚海商業協會’的人找上門來,除了來報告自己外,第一件事就是要通知城主府。

    葉默知道要在斐海生存下去,在實力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上,就必須要妥協其中的一方。

    葉默選擇城主府,一個是因為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第二個,作為斐海城的城主,隻要是他通知了,就算是不來,也不可能事後說不知道。

    盛翼中點頭說道:“‘揚海商業協會’人來的時候,我已經派人通知了,來之前就已經得到消息。城主府的管事說,我們‘墨月’和‘揚海商業協會’的事情,他們不宜插手。”

    葉默冷笑一聲,果然是這樣,他對盛翼中說道:“去將虞姐和黎管事叫出來,準備戰鬥了。”

    葉默相信,這次‘揚海商業協會’提出的條件絕對是苛刻無比,他不用問,也知道沒有妥協的可能。最後隻有兩條路,一個是‘墨月’撤離出斐海城,第二是妥協‘揚海商業協會’。至於是否能安全撤離斐海,還要看人家‘揚海商業協會’的臉s。

    在葉默看來,如果‘揚海商業協會’不過分的話,他還會繼續采取忍耐事態,畢竟再換一個地方,依然還有這種事情存在,除非自己的實力達到了不用顧忌對方的程度。

    葉默、虞雨芊、黎經旻、甄小珊四人來到‘墨月’會客大廳後,卻發現這已經坐了十一名修士。

    看見這十一名修士的修為後,葉默的眼角一陣抽搐。竟然是五名金丹圓滿修士,還有三名元嬰初期和中期修士,兩名元嬰後期修士,更讓葉默震撼的是,這還有一名虛神修士。

    此時那名虛神修士坐在上首,其餘十名修士分別坐在了他的兩邊。他看見葉默四人進來,嘴角露出一絲譏諷,冷冷的說道:“既然來了,就坐吧。”

    似乎這是他的地盤,而不是‘墨月’的會客大廳。

    黎經旻立即就要說話,葉默擺了擺手,反而先坐了下來,卻並不說話。雖然對方的實力比他強悍的太多,可是既然敢來這個大廳,他就不用怕。

    這個大廳有一個五級困陣和一個五級攻擊陣法,葉默相信,在他們四人的主持下,要困殺著十一人,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就算對方是一個虛神修士那又如何。

    修真界有一句話叫著‘寧惹閻王,莫碰陣王。”而葉默卻恰好是一個玩陣法的。

    他雖然還不算是陣王,可也是一個陣法大師。

    “你膽子不小啊。”那名虛神修士見葉默毫無懼s,語氣冰冷的譏諷道。

    葉默忽然一伸手拿出四個碧玉的酒杯,又拿出一個碧玉壺,從壺麵倒出四杯清香淡雅的玉液,然後將其餘三個碧玉酒杯送到虞雨芊、黎經旻、甄小珊幾人麵前說道:“虞姐,你們嚐嚐這個,味道不錯哦。”

    說完葉默自己也拿起酒杯喝下一口,閉著眼睛享受了一會,這才看著那虛神修士冷聲說道:“有話快說,有屁回去放。”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7 19:59:51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