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九十七章找茬


    洛影冷冷的看了一眼文彩依淡聲說道:“你如果覺得自己厲害,盡管去找名人堂的人決鬥,我不喜歡和不認識的人多話。”

    這個絕色的女人為什麼要找自己決鬥,洛影一直不懂,如果說真的是為了袁冠南,洛影覺得更是荒唐,對那個姓袁的,她沒有任何印象。

    文彩依和洛素素的話一說出來,現場頓時有了一絲很奇怪微妙的味道。兩個女人都是南安十美之一,而且排名還是並列第一。怎麼兩人剛見麵,就帶著一股火藥味?

    寧輕雪聽了文彩依話後一直在打量這個女人,她的身材甚至比自己和洛影都稍微高了那麼一點,秀發披在後肩,秀麗絕倫的臉上更是帶著一第九百九十七章找茬絲絲傲意。她的皮膚甚至沒有北薇的白,可是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女人獨特的吸引力,似乎讓人看了一眼後就再也移走自己的目光。

    在寧輕雪看來,文彩依雖然是絕色女子,可是比起素素來,還差了那麼一點點,她充其量隻能和自己比一下而已。

    “文彩依,素素姐和你從未見過,你為什麼要和她決鬥?”寧輕雪皺眉有些不大滿意的問道。

    “我不喜歡和別人並列,我會讓所有的人知道,南安十美第一的隻有一個人。”文彩依平靜的說道。

    袁冠南有些不大滿意的看了看文彩依說道:“彩依,不要說這樣的話,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文彩依冷冷一笑,竟然沒有理睬袁冠南。

    洛影平淡的看了一眼文彩依“我從來都沒有認為我是什麼南安十美,如果你喜歡你拿去好了。輕雪和北薇也都不會在乎這個什麼十美,你喜歡可以一起拿去,沒有人會找你。從今天起,不要將什麼南安十美和我們聯係在一起。你如果覺得無聊,你可以隨便找人去決鬥,我沒有你那麼無聊。輕雪,北薇,第九百九十七章找茬我們走。”

    說著洛影一拉寧輕雪和唐北薇的手,轉身就走。

    此時廣場上的人都愣住了,這個洛素素不在意十美還可以說她淡泊名利,可是她又有什麼權利讓寧輕雪和唐北薇退出南安十美?而寧輕雪和唐北薇竟然絲毫都沒有反對,都跟著她離開。

    文彩依隻是愣了片刻,就再次上前攔住了洛素素“你有這個自知之明也好,不過有的男人不是你能染指的,就算是你敢占有,我也會奪回來,一樣要找你決鬥。”

    “彩依……”袁冠南有些不大滿意的再叫了一句,顯然他認為文彩依說的是他。

    洛影性格外柔內剛,她是不屑和文彩依這種無聊的人爭鬥,可是現在見文彩依還不依不饒的攔住她,她語氣轉冷的說道:“我是有丈夫的人,我隻占有我丈夫,任何人都搶不去,你也不行。除了我丈夫外,就算是你將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霸占了,也和我無關。”

    雖然洛影感覺文彩依不是這種當著所有人的麵說男人的淺薄女人,可是她既然說了,自己就沒有必要客氣了。

    全場嘩然,沒有人能想到南安十美排名第一的洛素素已經有了丈夫。眾多對洛素素心生愛慕的人頓時如落冰窟,雖然他們知道就算是洛素素沒有丈夫,他們也沒有機會,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現實是另外一回事。

    “素素,你已經成婚了?”袁冠南臉色忽然蒼白起來,連說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他,他是誰?是誰?”

    洛素素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再不停留,轉身就走。

    文彩依呆呆的愣了片刻,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那個洛素素還沒有出手,隻是幾句話就將她完敗了。

    什麼自己將全天下的男人都霸占了也和她無關?這分明說她是一個水性楊hu之人。看著洛影離開的背影,文彩依臉色陰沉起來,原本她說那句話根本就不是為了搶袁冠南,至於因為誰,那隻有她自己知道。可是洛素素的話卻傷到她了,那話簡直就是在說她人盡可夫一般。

    她心已經在暗中發誓,無論你丈夫是誰,我也會讓你知道,我想搶哪個男人還沒有人能阻攔。或許有一天,我搶了你的丈夫,然後一腳踢再踢給你,你就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是多大。

    至於剛才她還要搶的袁冠南,此時在她的眼就是空氣,沒有人明白她到底在想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要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

    而此刻閉關一個月的葉默已經出來,迎接他的是已經結成金丹的葉菱和宋映竹。

    看見葉菱和宋映竹雙雙結成金丹成功,葉默心愈發欣喜,正想將金丹期到元嬰期的修煉資源一股腦的給兩人,卻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氣漩渦在斐海城外爆發開來。

    “哥,那是黎大哥結嬰造成的,師父和珊姐都去了,我們也去看看吧。”葉菱連忙說道。

    葉默沒有想到,他一出來,不但是葉菱和宋映竹結丹成功,而黎經旻也開始凝聚元嬰了。一旦黎經旻凝聚元嬰成功,‘墨月’的勢力,將再上一層樓。

    想到這,葉默立即祭出‘飛雲船’,一拉宋映竹和葉菱,已經衝向了斐海城外。

    斐海城外數千的地方,此刻已經聚結了眾多的修士,還有不少的修士往這邊趕來。雖然元嬰修士在斐海城很多,可是更多的是金丹和築基修士,有些人一輩子也看不見一次凝結元嬰,有這種機會,沒有人願意放過。

    黎經旻坐在一處簡單的聚靈陣中間,虞雨芊和甄小珊更是緊張的在陣外護法。

    一些自覺的修士都自動的站在三千米之外,但是有幾名金丹修士卻一點都沒有在乎別人是在凝聚元嬰,站在了很近的地方,臉上的表情甚至還很隨意。

    葉默看見這一幕,心一怒,凝聚元嬰最怕打擾,上次虞雨芊凝聚元嬰的時候,他布置了陣法,那些人都在陣法之外。可是黎經旻結嬰顯然沒有布置防禦陣法,隻有一個簡單的聚靈陣而已。

    葉默知道這也怪他,他隻是說自己閉關,也沒有說閉關多久,所以一個月後他沒有出關,黎經旻就先行開始結嬰了。

    “師父……”聽到葉菱的叫喊,虞雨芊這才發現了葉默等人過來,緊張的神色才稍有緩和。立即和甄小珊過來,和葉默三人站在了一起。

    葉默卻飛身而起,對四周的修士抱了抱拳說道:“各位朋友,今天是我‘墨月’的黎管事結嬰的大好日子。感謝各位前來捧場,隻是請各位觀看的朋友退後到五千米之外,我要布置一個陣法,‘墨月’葉默再次感激不盡。”

    “‘墨月’葉默?是不是就是那個經常看不見人影的會主?怎麼才金丹五層?”

    “應該是他了,你不要小看人家金丹五層,他金丹二層的時候,就輕易斬殺過金丹中期的修士。”

    “原來是這樣……”

    隨著許多修士的議論,大多數修士依然開始退後。修士不同層次的晉級屬於最大的事情,在修真界,如果有人妨礙修士晉級,那將是最大的仇恨。要說是生死之仇也不為過,所以葉默說了這話後,大多的修士都開始退後。

    但是等眾人退後到五千米之後,還有五名金丹修士,依然站在圈內,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圈內,還是距離黎經旻千米之內的地方。可以說這個距離,已經直接威脅到了黎經旻的結嬰了。

    葉默丟下數枚陣旗後,冷冷的看著還在圈內的五名修士說道:“‘墨月’有人結嬰,我已經感謝過各位,你們幾人為什麼還留在這?”

    “哈哈……”五人中那名金丹圓滿的修士忽然哈哈一笑說道“真是笑話,他結嬰關我什麼事情?這個地方是你‘墨月’的嗎?區區一個金丹五層修士,也敢說清場。”

    葉默再次丟下幾枚陣旗說道:“幾位可要想清楚了,當我布置完陣法的時候,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怎麼,難道你還想動手不成?哦,我明白了,你們有一位元嬰修士,很好,歡迎動手。我們‘揚海商業協會’的元嬰修士好像比你們‘墨月’多的太多了,隻有一個元嬰修士也敢讓我們走?”一名金丹八層的修士,再次譏諷道。

    這個時候,不要說葉默,就是在一邊觀看的其餘修士都已經明白,這五名金丹修士根本就是故意來搗亂的。

    “看了‘墨月’不是很好過啊,‘揚海商業協會’還真的對他們有意見。”

    “顯然,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派人來妨礙別人結嬰了,阻人道基,那是天大的仇恨啊。”

    ……

    邊上明白這事情的人都開始議論紛紛,而葉默知道這幾人是‘揚海商業協會’的後,竟然不再勸阻攔。手的陣旗不斷的被從他撒出去,無數的靈石同樣也被他砸進了陣法當中。

    作為一個五級的陣法大師,沒有人能看的出來葉默到底布置的是什麼陣法。但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看的出來,隨著葉默丟下的陣旗越多,這附近的靈氣似乎越豐厚,而在陣當中的黎經旻越模糊起來。

    到了最後,就是連‘揚海商業協會’的那五名金丹修士也模糊了起來。!!!

    

Snap Time:2018-08-21 07:56:33  ExecTime: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