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九十五章南安試名碑


    第九百九十五章南安試名碑

    葉默心暗歎,看樣子指望別人總是不可靠的。就算是他能得到人推薦過去又怎麼樣?難不成將宋映竹等人都丟下來?看樣子他還是要想辦法自己能去南安洲才可以。否則的話,他永遠隻能看別人的眼色行事。

    更何況,他還不認識任何高手。

    隻是想到洛影和寧輕雪的時候,葉默感覺到自己的手心有些發熱,他太迫切的要去和她們匯合了。

    宋映竹感受到了葉默發燙的手心,她看了葉默一眼,更是攥緊了葉默的手,似乎一放開,他就去了南安洲。

    葉默明白宋映竹的心思,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擔心,就算是要去南安洲,他也很快就會回來。如果沒有辦法回來,他就想辦法將宋映竹等人也帶走。

    而且葉默還想到,這幾個條件幾乎是網羅了北望洲修煉最天才的弟子了。三百歲就以修煉到虛神,不用問,也知道這絕對是天才。那些人特意花了如此大的代價,專門網羅這種天才,肯定是有些目的的。

    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隻有自己的實力提高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葉默拿出丹藥分給幾人,特別是葉菱和宋映竹要結丹了,葉默拿出的更是特等的‘培真丹’。

    而黎經旻拿著葉默給他的‘草還丹’時,激動的差點哭了出來。他想不到這竟然是真的,此時他才知道當初自己的決定是多麼正確。

    無數金丹圓滿修士,就是因為沒有晉級元嬰的丹藥,這才卡在金丹一輩子。而他剛剛晉級金丹圓滿,就得到了‘草還丹’。

    其餘人知道隻要到了境界,就有丹藥的時候,更是愈發振奮起來。

    宋映竹已經得知了憶墨的事情,一顆懸著的心稍微放下了一點。更是和葉默纏綿了一夜,這才去準備結丹。

    宋映竹和葉菱結丹的事情,葉默交給虞雨芊照看了。他必須要煉製出來大批的丹藥,將自己的修為提上去。

    更何況‘啼嘩獸’的妖丹葉默雖然已經得到了,現在能不能煉製出來‘天華丹’還是兩說。還有葉默很想知道那個逆天修士莫千和二世祖奧奇龍的戒指麵到底有什麼好東西。

    ‘墨月’在葉默回來後開始低調起來,生意也一改以往的擴張手段,漸漸收縮,不再往外擴散。

    ‘墨月’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給了甄小珊和餘奇洋兩人,而黎經旻更是著手準備結嬰。

    至於葉默,一回來除了和宋映竹一起呆了一夜後,就閉關了。

    ……

    斐海城第一商業協會‘揚海商業協會’在得知紀稟已經回到南安洲後,立即開始研究針對‘墨月’的對策。

    因為如果讓‘墨月’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以後斐海城根本就沒有‘揚海商業協會’什麼事情了。雖然對付一個有劫變修為修士支持的勢力,是有一定危險的。可是‘揚海商業協會’的會長楊有康卻一句話道出了真相。

    ‘墨月’之所以能得到那個劫變陣法宗師的支持,是因為那個陣法宗師看中了‘墨月’的防禦陣法,見獵心喜,愛屋及烏。現在那名劫變修士已經回南安洲了,甚至永遠都不可能在回北望洲。至於‘墨月’那點事情,他能不能想的起來還是兩說。當然最主要的是,‘墨月’根本就沒有虛神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去南安洲,所以‘揚海商業協會’也沒有必要顧忌。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卻收到了‘墨月’自己收縮自己生意的事情,無論是宣傳還是對外的擴張都開始收縮,最後甚至連斐海城的丹藥業務都開始收縮。

    “既然他們自己也看清楚了局勢,說明還有些自知之明,倒也不是蠢笨到家。我們的對策也改一下。不用下重藥了,溫水煮青蛙,等過個一兩年,再一舉將那點地盤拿過來好了。”得知‘墨月’開始收縮自己的生意後,楊有康也立即改變了自己的策略。

    ……

    和北望洲斐海城建立起了洲際傳送陣的熱鬧一樣,此刻南安洲的南安城卻更是熱鬧。

    南安洲最大的修真城市莫過於南安城了,南安城最有名的地方莫過於試名碑廣場了。

    南安城試名碑廣場一共屹立了五塊石碑,分別是金丹、元嬰、虛神、凝體、乘鼎等試名碑各有一塊。

    至於練氣和築基修士那是沒有試名碑的,而劫變和化真修為的修士本來就很少,能修煉到這個等級已經是一種傳說了,每一個這種等級的修士,別人都可以叫出名字來,他們本身就是一個碑記了,根本就不需要試名碑。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一位能修煉到劫變以上的修士,都曾經是試名碑上的風雲人物。

    每一塊試名碑都是高聳入雲,想要試名的修士根據自己的修為,來到相應的試名碑前麵,刻下自己的名字。

    試名碑會根據刻名者所刻的名字,將你的功力修為自動歸結到其中一個名次麵。

    一般的情況下,修為越高的修士,刻的名字就越高,而且還越深。這是試名碑判別的主要因素,但卻不是絕對因素。因為試名碑還可以從你刻畫的名字當中判別出你的法力修為,以及主要攻擊手段等等,甚至連修士的意境都可以辨認出來。

    所以說,試名碑判斷出來的名次,基本上和名人堂的排名差不多。隻是名人堂隻有金丹名人堂和築基名人堂而已,而試名碑卻能涉及到乘鼎修士。

    每次有修士去試名廣場試名的時候,這都很熱鬧。但是這些熱鬧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從來沒有像這幾天一般,試名碑廣場是人滿為患的。

    幾乎是整個南安洲的精英核心弟子都來到了這,因為這幾天是‘南安城修士交流會’的日子。眾多的精英核心弟子都會跟隨門派的前輩一起過來,在這互相交流一些修煉心得,然後再互相交易一些法寶丹藥之類的。

    而這些精英人才都擠到了南安城,大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沒有人認為自己比別人差的。互相不服氣的情況下,比試的最好辦法莫過於試名碑了。如果都是一個等級的修士,能在試名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然後自己的名字又高於對方的話,這比什麼都有說服力。

    隻有極少數的修士,因為不可調和的矛盾,才會選擇去決鬥。但是對更多的修士來說,試名碑才是最有說服力的地方。

    這次‘南安城修士交流會’來的主要修士都是金丹修士,還有一些元嬰修士,所以試名碑廣場上前來試名的大都是金丹修士和元嬰修士。

    此時在金丹試名碑之前,一名身穿藍衫的年輕男子正傲然的看著高聳入雲的金丹試名碑,身上的藍衫無風自動,顯然此刻他的真元已經布滿了周身。

    周圍的人都靜了下來,紛紛看著這名藍衫的年輕人,等著他在試名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在試名碑廣場的一角,一群女人站在那,其中一個有著娃娃臉的女孩兩眼露出興奮的說道:“蓉姐姐,那個藍衫方種師是金丹名人堂的第一,你說他這次能不能進入試名碑的前十?”

    被叫著蓉姐的女子也正盯著那名藍衫青年,聽到這圓臉女孩的問話,嘴角微微冷笑了一下說道:“方種師固然不錯,但是要想進入前十,那是做夢,能進入前二十已經算是不錯了。”

    “蓉姐,你是金丹名人堂的第三,你能不能在這次試名碑上超過那個姓方的?”那圓臉女孩依然帶著期盼的問道。

    那蓉姐聽了這話後,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這才黯然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還沒法超出他,但是再過個半年,我想我也許可以做到。”

    聽了兩人說話的一名綠裙女子忽然插口問道:“蓉姐,那前十名是什麼人啊,怎麼連名人堂第一的方種師都沒有辦法超過?”

    蓉姐微微一笑說道:“北薇師妹,一般的金丹修士,隻要有些本事的,都會來金丹試名碑留下名字。如果他以後晉級元嬰後,又會去元嬰試名碑留下名字。但是一旦在元嬰試名碑留下名字後,他金丹試名碑的名字會自動消失。還有些人在金丹名人堂留下名字後,就失蹤了,所以他們的名字就一直留在上麵。”

    那綠裙女子顯然就是唐北薇了,她聽了蓉姐的解釋後,反而更奇怪的問道:“這麼說來,隻要在金丹試名碑留下名字後,以後不去元嬰試名碑,這個名字永遠都會在上麵不成?”

    那蓉姐搖了搖頭,“不是,三百年後,這些人就算是不在元嬰試名碑上留下名字,也會消失。”

    頓了一下,她繼續說道:“除了試名碑的第一,無論是哪一塊試名碑,隻有第一的人名字永遠不會消失。直到後麵有人超過他,他的名字才會消失。你看那前十名,都是最近三百年來在金丹試名碑上留下名字的強者,隻是他們都失蹤了,沒有在元嬰試名碑上留下名字而已。”

    說完,她看了看一邊一直低著頭想心思的一名淡黃衣裙女子問道:“素素師妹,你有什麼心思嗎?”

    那淡黃衣裙的女子還沒有抬頭回答,那一直站在金丹試名碑前的藍衫青年,忽然猶如一道藍光一般,衝天而起。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8 14:02:13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