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九十章兩次受傷


    想到這,葉默沒有選擇斐海城的方向,反而是往‘雙角島,的方向飛去。這條線路葉默走過一次,很清楚,他知道再往前走幾千之後,就有一個小島,雖然那個島不是‘雙角島”但對葉默殺人滅口來說,已經足夠了。

    幾千的距離,葉默的‘飛雲船,並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到了。葉默到了小島之後,立即開始布置陣法。當初他四級陣法大師的水平,被計致元追殺,也可以在幾十個呼吸之間布置一個困殺陣。現在他已經是五級陣法大師了,同樣要在幾十個呼吸之間布置一個三級的困陣,顯然沒有任何問題。

    如果被奧奇龍知道,葉默布置的困陣竟然不是針對他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很是憤怒。

    其實還真的是這樣,葉默之所以布置一個困陣,而不是布置一個殺陣,確實不是針對奧奇龍的口奧奇龍雖然三個人,而且還有一個金丹圓滿,但是葉默卻並沒有放在眼。他自信,就算是沒有陣法,他也可以斬殺這三人。

    真正讓葉默忌憚的是最後麵追來的那名金丹圓滿修士,那名修士不但隱匿功法比前麵幾人厲害,而且他的修為在葉默看來也是強悍無比。那種強大的氣息,甚至有當初葉默在‘沙原藥穀,遇見的董天涯那種氣勢。

    要知道董天涯可是南安洲金丹名人堂的第四,可以和這種人比氣勢的顯然不是等閑之輩。就算是葉默,現在也不能說贏得了董天涯。由此可見,後麵隱匿跟蹤來的那名金丹圓滿是多麼厲害了。

    這個家夥才是葉默布置困陣的原因,葉默不想讓這家夥逃走,所以必須要布置一個困陣。雖然倉促之間,葉默隻能布置一個三級陣法但是對葉默來說這已經夠用了。

    盡管葉默布置陣法的水平已經遠遠比當初厲害,可是他剛剛布置完陣基的時候奧奇龍和他的那名金丹圓滿管家已經到了小島上。

    看見葉默站在小島之王,並沒有繼續逃。奧奇龍冷笑的說道:“你逃啊繼續逃啊。在拍賣會你不是很牛嗎?現在怎麼不牛了?”

    葉默微微一笑淡聲說道:“奧大公子,你那隻眼見看見我像逃的樣子?你又那隻眼見看見我不牛了?”

    奧奇龍頓時語塞,是啊,眼前的這個暴發戶修士氣定神閑,哪有一絲想要逃的意思?他分明是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再說從他說話的口氣當中,也可以看出,他依然很牛啊。

    “很好,你果然有種。”奧奇龍氣急反笑,他回頭看看身後的那名管家說道:“桐中,先給我廢了他,暫時不要殺他。”

    那名管家倒也聽話,他聽了奧奇龍的話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遲疑,一隻碩大的八角金錘就被他祭出。他知道葉默是個暴發戶,所以對打殺葉默是沒有任何忌憚的。如果不是暴發戶,如葉默這種二世祖的性格,絕對會去最高級的包廂,而不是去沒有身份的暴發戶包廂。

    這管家祭出的這個金錘很是奇怪,竟然沒有錘柄,看起來就是一個八角球一般。

    可是這八角球金錘一被祭出,瞬間就變成了座八角的鐵山一般,向葉默壓了過來。葉默也有些佩服這個修士這一錘下來頓時就讓葉默周圍的空氣變得艱澀起來。

    讓人有種處於爛泥當中的感覺。隻是這種感覺,葉默根本就不用掙脫,隻是真元稍微運轉了一下那種陷入泥潭的感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默明白這一下就好像自己的‘幻雲束元刀,一般,有束縛對方真元的作用。不過他的這一下和‘幻雲束元刀,不同的是他完全是憑借自身的渾厚真元要對雙方打鬥的空間進行一個束縛。

    可惜他區區金丹修為,這種束縛太輕微了,不要說葉默了,就是普通的金丹後期修士,他這一下也沒有辦法束縛住。

    就好像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卻偏偏要用那麼大的口氣。

    “砰”的一下,葉默被這一下砸出數百米遠,跌撞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當場就噴出了一口鮮血。隨即就好像失去戰鬥力一般,動也不動。

    葉默心也是無奈,他和別人打架,還要強迫自己吐血,這真是太鬱悶了。可是葉默知道,一旦他在打鬥當中占了上風,那名狡猾如狐的黃雀就算是不立即撤退,也必定會做好撤退的打算。

    那種厲害修士,一旦做了撤退的打算,就算是他已經布置了一個簡單的困陣陣基,也沒有辦法留下對方。

    一旦這有人逃走,他就算是戴了‘九變,也會被查出一些蛛絲馬跡來。這種風險葉默是絕對不會冒的,更何況,葉默還知道他根本就不能親手殺了奧奇龍。

    奧奇龍身後的靠山,葉默不用想也知道至少是虛神修士,虛神修士和元嬰修十可是相差太大了。奧奇龍是‘傲城商會,的少主,葉默絕對不相信他身上沒有下遇害後的神識跟蹤。

    如果自己猜測正確的話,任何人殺了奧奇龍,那個信息也會被傳回去。所以葉默不但不能殺奧奇龍,還要等著那個喜歡做黃雀的冤大頭來殺奧奇龍。

    既然他現在不能表示強勢,那隻有受傷一條路。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有多牛,原來也隻有這點本事。你再叫價啊,或許你叫一個高價,我倒是可以饒了你……,白癡,一個暴發戶也敢在‘斐奇島,如此囂張。”

    奧奇龍走到葉默麵前,不屑的盡情譏諷,“你放心,我現在還不會殺你,我會帶你回去慢慢的伺候你的。”

    此時奧奇龍眼的葉默就是一個白癡,一個等著受盡酷刑的白癡。

    葉默心暗自搖頭,這個奧奇龍簡直和他口中說的那個白癡一摸一樣。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打鬥曆練經驗,就算是今天不死,遲早也會被殺掉。他也不想想,如果自己隻是這點、本事,也敢將他們引到這來,然後等死?

    “龍大哥,不如現在就殺了他,然後將他的戒指拿來看看,這個暴發戶到底有多少靈石。”此時那名金丹二層的美貌女修走了過來,扶住奧奇龍的手臂,嬌滴滴的說了一句。

    她口中雖然這樣說著,可是她的眼已經貪婪的要滴出水來,緊緊的盯著葉默的戒指。

    “且慢……”那名金丹圓滿的修士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不對,按理說葉默這麼囂張,不可能就這麼一下啊?隻是他剛剛叫了一句,就看見葉默突然躍起,一個大印就被他祭出,轉眼就變的猶如小山一般大小,然後迅速的砸向了奧奇龍。

    那金丹圓滿修士心一驚,立即就要上前幫忙,可是他已經來不及了。

    不過奧奇龍卻冷笑一聲,“雕蟲小技。”話音未落,他同時祭出了一把璀璨如銀的寬劍。那劍剛被祭出,就化成一道寬約丈餘的銀光。

    那銀光後發先至,竟然一下就劈中了葉默的大印。那大印被這銀色的巨劍劈飛出數千米遠,然後落在地上,顏色變得暗淡起來。

    而葉默卻再次被劈飛出數百米遠,這次直接將小島上的一塊岩石撞得粉碎,然後又是一口鮮血。

    葉默心暗怒,那個隨後跟來的修士看見自己第一招敗得太快,竟然心生jing惕,反而不敢出來。葉默無奈之下,隻好又來了個偷襲。這個偷襲他施展出了普通金丹五層修士的實力,他相信那個想當黃雀的修士應該看不出來。如果這次他還是不上當,葉默就決定自己來了,他發揮出全部實力,也就不見得留不下這四人。

    “這就是你的憑仗?區區金丹五層的修士竟然敢偷襲我。”奧奇龍不屑的對葉默再次譏諷了一句,然後斜著眼看著葉默,“或許你總算是知道金丹後期九層後金丹中期五層的區別了,可惜了,你現在知道也沒有什麼用了。”

    葉默是徹底的無語了,剛才他偷襲之前,故意催動真元,直到那奧奇龍有反應的時候才出大印,這家夥竟然恬不知恥的說什麼五層和九層的區別。

    桐中鬆了口氣,可是他立即就再次jing覺,馬上回頭。

    就在這個時候,“唉……。”一聲歎息在幾人的耳邊響起。

    除了之前就覺察的桐中,奧奇龍和那名女修此時才知道,又有人來到這個島上了。

    葉默聽到這聲歎息,反而放下心來,這家夥總算是出來了,否則他還不知道要裝到什麼時候。現在好了,等這些家夥狗咬狗的咬了一嘴毛,他再收拾東西走路。

    葉默也知道,這次之所以他能讓那名狡詐的金丹圓滿修士相信,不是他比對方聰明,而是他的修為沒有被對方放在眼。

    對一個比普通金丹圓滿修士更厲害的修士來說,葉默的區區金丹五層,根本就不夠看,或者說根本就被忽視了。就算是這樣,那個金丹圓滿修士,也是等到葉默第二次偷襲失敗後才出來。

    “果然是暴發戶加二世祖,一個金丹五層的家夥,還真的敢想啊,來到這個小島,布置一個困陣,想要用困陣殺了兩名金丹九層口可惜了,困陣沒有時間布置完成。”那金丹圓滿修士來了後,說話根本就是旁若無人。

    他說到這,忽然看向了葉默說到:“你第一次受傷我知道你是裝的,可惜你的修為連裝都裝不起來。你應該想靠困陣吧,你以為就算是你的困陣布置起來了,就能困住他們三人?你就別做夢了。”

    ♂♂

    

Snap Time:2018-07-17 00:46:49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