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八十五章墨月消息

  
  竟然真的有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那金丹八層的修士已經忘了自己的處境了,呆呆的看著那一道轉眼即到的紫虹。心堜艙M打了個冷戰,暗自付道,好快的刀芒。
  “不知天高地厚……”那金丹九層的修士冷笑一聲,手堛漸掍伅篔臙N要再次祭出,可是他忽然感覺到渾身的真元一滯,他的白玉圓環竟然不能完全激發,隻是被激發了一小部分就此打住。
  怎麼回事?這金丹九層的修士剛想到這堙A立即就明白他的真元已經被束縛住了。明白這一點後,他頓時大驚,渾身發冷。他太清楚自己的真元一旦被束縛住的後果了,隻要對方的第二刀在他真元掙脫之前劈來,他必死無疑。
  再也顧不得小看這個席卷而來的金丹五層修士,這金丹九層修士接連施展燃燒精血的辦法,燃燒了三口精血,這才堪堪掙脫了葉默的‘幻雲束元刀’。
  這名修士絕對不是金丹五層,那金丹九層修士明白這個道理後,再也顧不得留下來和葉默正麵戰鬥,反而轉身就逃。
  如果他繼續和葉默打鬥,說不定還有機會逃走,可是他一旦轉身就逃,那半分機會已經被他葬送了。
  葉默的第二刀已經劈天蓋地的殺了過來,那金丹九層的修士隻來得及祭出圓環抵擋了一下,就被漫天的刀芒卷沒。
  一枚戒指落在了葉默的手心,他這才回頭看看那已經驚呆的金丹八層修士。
  那名金丹八層的修士。震撼的睜大了眼睛盯著葉默,如此遠的距離,兩刀就斬殺了一名金丹九層?就算是那金丹九層和自己打鬥半天,真元受損,又對對方輕敵。但是也不可能兩招就被斬殺啊?這簡直太離譜了點,難道對方是金丹圓滿?就算是金丹圓滿,也不可能。
  其實這名金丹八層的修士進入了誤區。葉默第一刀‘幻雲束元刀’雖然厲害,但是還不至於兩刀就斬殺了一名金丹九層。
  那名金丹九層被葉默第一刀給驚住了,和一個能束縛住他真元的修士打鬥。那和找死有什麼區別?本來要是他不心生懼意,在掙脫束縛之後立即轉身就逃的話,葉默就算是可以贏他。也至少是一段時間的打鬥之後。而且在這過程當中,隻要葉默不布置陣法,他甚至有逃走的機會。
  可惜了,他太怕死了,加上第一招就完全被葉默打的心驚膽戰,最後甚至不敢和葉默正麵對抗,一心想逃的時候被葉默第二刀斬殺。
  “您是金丹圓滿前輩?”這名金丹八層的修士愣了半天,這才冒出一句。
  葉默不置可否,笑了一下這才問道:“這堿O什麼地方,距離斐海城還有多遠?”
  那金丹八層修士這才醒悟過來。自己被救了,立即再次對葉默施禮說道:“晚輩李起善,多謝前輩救命之恩。這媔Z離斐海城不是很遠了,往東邊還有一萬堨炙k就是‘斐奇島’。‘傲城商會’無恥勾結妖獸,欺騙金丹修士出海送死。我一定要將這件事爆出去。前輩,晚輩先告辭了,等完成這件事後,再專程來感謝前輩。”
  葉默點了點頭,他知道李起善的意思,現在他要去舉報‘傲城商會’。顯然這件事九死一生。葉默都不用想,也知道‘傲城商會’是一個巨無霸。麵對這種巨無霸,李起善自己也知道力量太小。
  不過好在他隻要將消息帶出去就好了,因為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所以李起善也隻是說等完成這件事後再來感謝。
  對這個李起善,葉默倒是有些欣賞。他看見李起善轉身就走,忽然又叫住了他,拿出剛才那金丹九層修士的白玉圓環丟給他說道:“這個中品靈器不錯,就送給你吧。如果你以後沒有地方去,可以去斐海城找我,我叫葉默,斐海城‘墨月’的人。”
  “好。”李起善也沒有推辭,收了東西轉身飛快的消失不見。至於‘墨月’,他一直在深海,倒還沒有聽說過。以為隻是一個不大的小地方而已,並沒有放在心上。
  葉默卻前往了‘斐奇島’,隻要到了‘斐奇島’,他至少也有了一個方向。
  萬堣宏說A對葉默來說,很快就已經到了。
  ‘斐奇島’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讓葉默有一種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海島,而是一個內陸城市。
  之所以上了‘斐奇島’,葉默是想順便打聽一下斐海城的事情。還有葉默打算通過傳送陣回斐海,這樣速度會快點。
  葉默一到‘斐奇島’就聽見一件讓他振奮不已的消息,就是南安洲、北望洲、東玄洲要建立洲際傳送陣了。
  一共有三個傳送陣,兩個在南安洲,一個在北望洲,一個在東玄洲。這個消息讓葉默振奮不已,本來他還想修煉到虛神之後,想辦法弄一個大型的飛行真器,帶著映竹等人去南安洲的,現在有了傳送陣,簡直是天大的福音。
  原本葉默都不打算進入那家小酒肆的,但是因為聽見了這一個消息,葉默主動走了進去。
  幾名正在邊吃邊議論的築基修士,根本就不知道因為葉默聽到了他們的話,主動來到了這張飯桌。
  葉默知道自己金丹修為的話,這些修士說話可能會警惕一些,所以他直接將自己的修為顯示在了築基五層左右。
  “幾位道友請了,我叫葉默,一直在深海曆練。剛才聽到幾位說北望洲要建立到南安洲的傳送陣,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葉默特意走到這張桌邊,抱拳問了一句。
  坐在這桌上吃飯的也不過三名修士,一名身穿黑色修士服的男子,築基九層修為,在他旁邊坐著的是一個憨厚老實的青年,築基七層修為。看見這個青年,讓葉默想起了當初在碎葉城遇見的那個盧銘來,還有那個皮膚黑黑的女孩木荷,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一名女修,三十來歲的樣子,身材豐滿,築基八層修為。
  葉默突兀的過來搭話,幾名修士都是一愣,不過當他們看清楚葉默隻有築基五層的修為後,立即放鬆了警惕。畢竟築基五層的修士在他們三人當中屬於最低的修為了。
  那名女修嫣然一笑說道:“這位小哥請坐吧,剛才我們說的確實是真的,你沒有聽說過,是不是因為一直在外麵曆練,沒有回過‘斐奇島’?”
  葉默慚愧的說道,“沒錯,我確實是曆練剛回來,所以聽說這個消息很是吃驚。”
  “哎,現在我們就是想要出去曆練,也難了。這附近的海島都被妖獸席卷一空,你看現在‘斐奇島’上有這麼多的修士,那都是沒有地方去才滯留在此處的。一些金丹前輩已經在四處尋人,準備組隊前往更深海的地方去尋找機緣,但是這些人走了後,也沒有消息回來,畢竟去遠海的時間更長。我們修為太低,就是可以組隊,也不敢去深海。”那名憨厚的青年修士聽了葉默的話,倒是發出了一聲感慨。
  那黑衣修士卻說道:“之前聽說一些金丹修士組隊,然後聘請了‘傲城商會’的船艦出深海驅逐那些妖獸,不知道是否成功了。”
  葉默過來當然不是為了探討這些內容的,他一笑說道:“我還聽說,那些金丹修士就是‘傲城商會’組織的。不過他們不是去驅逐妖獸,‘傲城商會’組織那些金丹修士是去和妖獸交易的,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將金丹修士騙出去,然後出賣給妖獸,收取妖獸的好處……”
  葉默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名女修連忙伸手攔住了葉默,連聲噓了數下,這才小心的四處看了看說道:“我說這位小哥,你不想活了嗎?敢這樣瞎說。這堥麭B都是‘傲城商會’的人,一旦被他們聽見了,你就是死路一條,就是我們也都要受連累。”
  葉默知道她說的是事實,隻好微微一笑說道:“好吧,不談論這些,那個北望洲的傳送陣是怎麼回事?”
  好像是為了不讓葉默有機會再說‘傲城商會’的事情,那名女修連忙接口說道,“北望洲的洲際傳送陣就布置在斐海城,聽說有好幾個化真修士前來布置,至於劫變修士那就更多了。對了,斐海城的‘墨月’你聽說過嗎?現在已經是斐海城最大的商會了。聽說他們和來斐海城布置陣法的一名劫變陣法宗師有很深的關係。”
  葉默愣住了,他的‘墨月’有幾個人,他是清清楚楚的,什麼時候和劫變修士有關係了?他怎麼不知道?
  想到這婺倣q立即問道:“我知道‘墨月’,可是‘墨月’是一個新起來的商家,怎麼可能和劫變陣法宗師有關係?”
  那女修見葉默不知道,談性更濃了,“‘墨月’媊悛漱H一個個都是生意場上的天才,他們的生意理論一套一套的,隻是兩三個月的時間,‘墨月’已經成了斐海城的第一商家了。但是因為這樣,他們也得罪了斐海城原來最大的商會‘揚海商會’。”
  葉默聽到這堙A一下就緊張起來,斐海最大的商會‘揚海商會’絕對不是‘墨月’現在可以得罪的起的。
  

Snap Time:2018-10-17 16:29:06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