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八十三章財迷心竅


    葉默隻能聽,不敢用神識觀察,也不敢用眼睛去看。他聽到兩方打的甚是激烈,不斷的有炙熱的火焰從他的頭頂飛過,甚至一些激發出來的沙石都會打擊在他的身上。

    開始的時候,葉默還以為自己隱匿的萬無一失,可是當那打鬥飛起的碎石擊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終於感覺到了不對。

    打鬥的雙方都相當於元嬰後期的修為,他一個金丹中期,如果在之前他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要躲藏他們的耳目,憑借‘三生訣’倒也是可以。但是這些他們打鬥飛濺出來的碎石擊在自己身上,肯定也會被他們的神識撲捉到。

    既然對方都已經知道自己躲在這了,他還躲什麼?掩耳盜鈴?

    想到這,葉默再也顧不得身形暴露,立即遁走,想要鑽入海麵。

    葉默是一個果斷之人,他在想到遁走的即刻就動了,在他動的同時,就聽見那名元嬰修士大喝一聲:“鄭元,動手……”

    葉默雖然不知道他叫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也知道這話肯定不是好話。

    果然葉默剛剛想到這,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攻擊力量轟在了他剛剛躲藏的地方,他剛才躲藏的地方已經被轟成一片碎渣。

    好險,葉默心暗自後怕,如果不是他提前想到,先走半秒,現在他已經和那些碎石一般被那個六級後期的妖獸轟擊成為碎渣了。就算是他不怕暴露金頁世界,估計都來不及了。

    葉默心思反應迅速。已經落在了海邊,他此時完全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那元嬰修士和那個妖獸來的時候,說不定就已經發現了躲在一邊的他了,畢竟之前他用神識查探過兩人之後,才隱匿起來的。更何況這還有雙頭鱷的血腥味道,他和雙頭鱷的打鬥現場也在。

    隻是這兩個來的家夥都裝著不知道,那名元嬰修士更是想要利用他。元嬰修士明知道妖獸也清楚自己躲在一邊。他卻邊打邊往自己這邊移動,到他移動到自己處於妖獸的背後時間,他突然叫一句‘動手’。甚至幫他安了個鄭元的名字。

    這樣一來,那妖獸以為自己早就埋伏在這個地方,和元嬰修士是一夥的。加上妖獸也知道自己之前就躲在那個地方。妖獸肯定會在自己動手之前給自己來一下。

    事實上,那名修士和妖獸都已經成功了。那元嬰修士成功讓妖獸動手了,而妖獸成功在那修士喊出動手的同時先對自己動手了。

    如果他葉默不是先想到已經暴露了,在元嬰修士說話之前,也在妖獸動手之前逃走,他死了後還弄不清楚。而現在的情況是,就算是那妖獸也有傷在身,那一擊也是隨意的一擊,在葉默已經提前逃出他攻擊的範圍後,依然感覺到丹田氣血翻湧。

    好奸猾的兩個混蛋。葉默此時反而不著急了,他落在了海邊並沒有鑽入海麵。妖獸和那修士在打鬥,說不定他可以利用這兩人的矛盾,雖然危險,但是他葉默也不是吃了悶頭虧就往肚吞的人。

    此時葉默才有心思來觀察那隻妖獸。是一隻六級的獨角蛟。隻是那隻蛟長了兩隻手,讓人看起來很是不舒服。

    果然那元嬰修士叫出‘動手’兩個字後,立即就噴出一口鮮血,那口鮮血很快就化成了一道詭異的圖案,這家夥竟然想要利用妖獸打自己那一下的時間血遁。

    可是他聰明,那個妖獸也不笨。似乎也知道那元嬰修士的想法,他竟然在元嬰修士叫動手的同時就動手了。而且他一擊完畢後,卻不再管葉默,而是再次對那元嬰修士又是一擊。

    此時那元嬰後期的修士已經開始在發動血遁了,卻發現自己的這一招竟然沒有完全奏效,頓時心大急,事實上,再給他一兩個呼吸就夠了,可是他缺的恰好是這一兩個呼吸。

    如果麵對六級妖獸的全力一擊,他還無動於衷的完成自己的血遁話,那他除了死路外,也沒有什麼好選擇的了。

    顧不得再發動血遁的元嬰修士手一動,一個巨大的印狀法寶就被他砸了出來,那印狀法寶被那元嬰修士一砸出後,轉眼就變成一座小山一般和妖獸的攻擊撞擊在一起,再次激起漫天的碎石。

    雖然那元嬰修士擋住了妖獸的攻擊,可是他再也沒有辦法發動血遁。

    那元嬰修士顯然也是一個果決之輩,不等妖獸下一次攻擊到來,立即就從戒指麵拿出一枚烏黑的珠子,然後快速的砍斷自己的一條手臂。

    下一刻他的那隻手臂就化成了一團血霧將那黑色的珠子裹住,此時妖獸的第二次攻擊恰好到來。

    那手臂血霧裹住的黑色珠子和妖獸的攻擊恰好又一次撞擊在一起。

    “轟”的一聲,那恐怖的巨響讓相距數千米之外的葉默都感覺到腳下顫動。

    葉默看著漫天卷起的碎石和激發多高的海水,心暗自驚歎,這個黑色的珠子不知道是什麼,和那修士自身的一條胳膊被一起祭出後,竟然能發出這麼大的威力。

    葉默注意到,那修士用自己的胳膊激發了黑色的珠子之後,整個人都蒼白的猶如一張白紙一般。可是他卻恨恨的盯了葉默一眼,然後再次噴出一口精血。

    雖然葉默知道他又一次準備血遁,這個時候是算計偷襲他的最佳時刻。隻是他距離那名元嬰修士實在是太遠了點,這樣上去根本就沒有辦法偷襲。而且葉默也知道,那元嬰修士雖然受傷嚴重,但是要殺他還是不費什麼力氣。

    葉默同時也注意到了那隻蛟獸,雖然受傷沒有那元嬰修士嚴重。可是被那黑色的珠子炸了一下,顯然也是受傷不輕,似乎連一條胳膊都不見了。這片刻的時間,他也沒有辦法繼續偷襲元嬰修士。可以說那元嬰修士傷殘了一顆黑色的珠子,還有付出一條胳膊後,他也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無論那蛟獸還是那個元嬰修士,就算是都重傷在身。也不是自己能打的過的。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葉默想都沒有想,立即真元鼓動,就要遠遁。可是他剛想移動。卻突然停了了下來。

    停下後,葉默沒有選擇原來的方向,而是換了一個方向猶如一道輕淡的影子一般衝了過去。然後在空中抓住了一樣東西,立即就衝進了海。

    “鼠輩找死……”那蛟獸看見葉默抓走的東西,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勢,也完全顧不得那元嬰修士血遁了,竟然猶如一道殘影一般衝向了葉默。隻是他抓住的卻隻是葉默的影子,而葉默早就落入大海,消失不見。

    “鼠輩,拿走赤某的戒指,竟然還想從海逃走,你做夢去吧……”那蛟龍怒吼一聲。同樣的衝進了海麵。

    此時那元嬰修士的血遁已經發動,他隻聽見赤紅說那個金丹修士拿走了他的戒指,然後逃了。

    忽然他心一驚,自己最後自殘的那一下攻擊似乎也炸斷了赤紅的一條胳膊,那赤紅說拿走了他的戒指。顯然他的戒指就在斷臂麵。隻是不知道那個金丹四層的修士怎麼搶到的。

    看著赤紅追進海,那元嬰修士忽然有些後悔起來,早知道那赤紅不追他了,他還發動什麼血遁?同時他心也是在暗自搖頭,一個金丹四層的修士,竟然敢搶一個六級妖獸的儲物戒指。

    赤紅的儲物戒指麵有什麼東西。就是那元嬰修士都眼紅不已。不過他當然知道那個金丹修士是無法逃出赤紅的追殺的,畢竟這是在海麵,金丹四層和七級妖獸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無論怎麼樣,這元嬰修士也已經看不到了,他的血遁已經發動,他整個人帶著一團血影,轉眼就從這海島上消失不見。

    妖獸赤紅追進海後,隻是片刻時間就停了下來,他忽然驚慌起來。因為他竟然失去了葉默的蹤跡,區區一個金丹四層的修士怎麼可能在海躲過他?

    要知道他的神識在海,方圓數百的範圍,就算是一隻蝦子產卵,他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可是他卻偏偏失去了那個金丹四層修士的蹤跡。

    他和那元嬰修士不同,失去了胳膊,以他的財富完全可以重生。可是失去了那枚儲物戒指,他就失去了所有的東西。

    ……

    葉默一搶到斷臂,就知道自己似乎幹了一件蠢事,雖然他可以進入金頁世界,可是這是無心海,這是海中妖獸的地盤。

    他的金頁世界猶如一點金光一般,懸浮在海麵,要騙過那蛟獸顯然很困難。就算他可以遁入海底麵的泥土麵,最後被這個妖獸找出來的可能性也很大。況且一旦他發動遁術,那真元波動顯然瞞不過去。

    葉默入海隻是片刻時間,就考慮清楚的厲害關係,他是財迷心竅,還有一個是不忿被兩個相當於元嬰修士的家夥算計,這才找點利息。

    忽然一群速度極其快的白魚從葉默身前結隊而過,這群魚數量甚至有數萬之多,葉默想都沒想,就控製金頁世界進入了一條魚的嘴,他同時進入了金頁世界。

    雖然如此,葉默心依然惴惴不安。

    

Snap Time:2018-01-19 17:51:40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