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八十二章驚天秘密


    渾身都是血跡的葉默籲了口氣,然後站了起來。他估摸了一下,從吃第一顆丹藥到現在,至少過了好幾天的時間。

    金丹三層了,而且真元渾厚,沒有絲毫的不適感覺。除此之外,他甚至感覺自己體內的經脈不但擴大,而且更為堅韌了。果然是一顆丹藥就是一個境界,這種丹方要是泄露出去,將會引起多大的瘋狂?葉默甚至不敢想象。可是現在這個丹方就是他都不完全清楚。

    第五種藥材他用的是靈晶代替的,顯然第五種藥材本來不應該是靈晶。

    晉級到金丹三層,葉默沒有休息,繼續留在了靈脈當中開始鞏固自己的修為。五天後,葉默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已經完全鞏固後,這才再次拿出餘下來的兩顆‘天華丹。

    他看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繼續升級。

    經曆過一次,雖然他不想再去經曆這種恐怖的升級痛苦,可是他知道,沒有實力說不定接下來遇見的就不是痛苦,而是死亡了。

    葉默閉上眼睛,依然還在靈脈當中再次吞下一顆‘天華丹’。他明白雖然在靈脈當中修煉更加危險,可是沒有靈脈‘天華丹’的效果就不能完全爆發出來。

    這一次葉默有所準備,而且經曆過了一次痛苦。當第二次痛苦來臨之前,他更是早就開始運轉‘三生訣’了。

    他體內的經脈再次破碎,再次修複。如此反複。這一次葉默沒有像上次那樣受罪。有了準備的葉默,在忍受了那種煎熬之後,不出意外的晉級到了金丹四層。

    葉默感覺到雖然他現在已經晉級到了金丹四層,可是藥效似乎沒有了第一顆大。

    就算是這樣,葉默已經非常滿意了。兩顆丹藥,就讓他晉級到了金丹中期。而他在金頁世界麵充其量也不過才一個多月而已,一個多月就晉級到金丹四層。說明那個家夥說他半年就可以晉級到金丹圓滿,是沒有騙他的。

    晉級到金丹四層,葉默鞏固修為後。沒有繼續吞服‘天華丹’,而是每日不停的用‘凝碧丹’修煉,並且開始研究幻雲刀法的第五刀和‘紫眼神魂切割’。

    幻雲第五刀。葉默不但考慮到了幻雲刀法,甚至還想到了他曾經遇見的兩名用劍陣的修士,一名就是在‘沙原藥穀’遇見的那個金丹中期修士,一名就是那個金丹九層的路盜。

    他自己本身就精通陣法,他感覺如果將陣法融合到他的刀法當中,他的‘幻雲九刀’將會再上一個台階。

    葉默反複不停的試驗和驗證,但總是欠缺了那麼一點點。

    在使用了‘凝碧丹’和靈晶修煉一個多月後,葉默的境界完全穩定下來。他沒有繼續吃‘天華丹’晉級金丹五層,而是出了金頁世界,準備殺一些妖獸。

    葉默很清楚。他之所以遠超同級修士,除了因為他的法決是‘三生訣’外,還和他不斷的殺戮打鬥有關係。

    葉默離開了這處海島,再次找到了一個不小的海島。這處海島雖然沒有‘水麻海苔’,但是卻有不少的三級以上的妖獸。甚至還有一隻五級的雙頭鱷。

    那頭雙頭鱷本來懶洋洋的留在沙灘邊上,對葉默的入侵根本就不屑一顧,可是當葉默連續殺了十幾頭三級四級妖獸的時候,它終於坐不住了。

    那五級雙頭鱷吼叫一聲,衝向了葉默,抬起一隻頭對葉默就是數道烏黑的刃芒噴了出來。

    如果在金丹二層的時候。葉默遇見這種五級雙頭鱷還有很大的興趣和它打鬥一番,可是現在葉默對這種五級中期的雙頭鱷真的還不會在意。

    ‘紫銊’被葉默劈出,帶起一蓬紫芒,葉默想要試試看他還不成形的幻雲第五刀。

    紫芒和雙頭鱷噴出來的黑霧卷在了一起,發出啪啪啪啪的聲音。隨著聲音消失,葉默失望的發現他這一刀根本就沒有任何建樹,那種刀陣根本就沒有激發出絲毫。唯一的用途就是擋住了雙頭鱷的攻擊。

    葉默有些失望,那雙頭鱷同樣失望,它看見自己的第一招竟然被破解了,還是區區一名境界比它還低的修士破解的,頓時大怒。它揚起巨大的身體甩向了葉默,同時抬起了兩個巨大的腦袋。

    顯然它在等著葉默落下來,然後再進行第二次攻擊。

    葉默的幻雲第五刀沒有成型,心也沒有打下去的欲望,直接劈出幻雲第一刀‘幻雲束元刀’。

    那妖獸顯然沒有想到自己比對方更為深厚的修為,竟然會在瞬間被束縛住,它還沒有來得及驚恐,就被葉默反轉過來的刀鋒帶去一隻頭顱。

    餘下一個頭的雙頭鱷頓時大急,甚至連找葉默報仇的願望都沒有了,轉身就衝向了海。

    葉默正想攔住這雙頭鱷,忽然感受到一種極度的危險感傳來。他想都不想,連忙將地下的鱷頭踢入海中,然後找了一個地方隱匿起來。隨即葉默就感受到了兩股真元波動向這邊而來,而且還很快。

    這是深海,經曆過無數的葉默,當然知道危險總是不經意之間。況且一旦他在這遇見一頭六級妖獸,他就完蛋了。更不要說,他還聽說過這有七級妖獸出沒。

    葉默剛剛隱匿好身形,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那兩股真元波動就已經來到了他所在海島的上空。

    讓葉默驚異的是,這兩股真元波動中,有一股他竟然有些熟悉。很快他就想起來了,那股真元波動和兩三個月前,他在路上遇見的那個下品真器艦船上傳來的真元波動是同一個人。

    是一名元嬰修士,更讓葉默驚異的是,這個元嬰修士竟然是逃的一方,而追他的居然是一頭妖獸。

    此時葉默哪還敢用神識觀察一個六級妖獸和一個元嬰修士的打鬥,更是全神的凝神鼻息,甚至連看都不敢看。他甚至有些懷疑,自己已經被這兩個來的家夥發現了。

    “赤紅,你為什麼不受信用?難道你不怕我商會報複?”那名元嬰修士落在了島上,顯然他知道再逃下去,似乎也沒有多大的用處了。

    葉默從這元嬰修士的聲音就聽出,他似乎受了極重的傷。

    雖然葉默不敢看,可是卻大致猜出那被叫著赤紅的應該是一個妖獸。果然他隨即就聽到一個沙啞難聽的聲音嘿嘿冷笑說道:“信用?你們說個屁的信用。說好了送三百金丹過來,結果你們卻想依靠那些金丹修士造反,幸虧我這也有準備,不然說不定還真的被你們成功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那些突然起來造反的修士和我們沒有關係,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突然得到了消息,竟然臨時反水。”那元嬰修士語氣有些惱火的說道。

    “很好。”那沙啞的聲音冷聲說道:“既然和你沒有關係,但是你發現那些金丹修士反水,而且占了上風的時候,為什麼不幫我的忙,反而要趁火打劫?難道說這也和你們沒有關係?”

    那元嬰修士氣結,卻根本沒有辦法辯駁一個字。過了半晌,他才沒有什麼底氣的說道:“如果我們要騙你們,也不會這次吧,我們何不等到下次送元嬰修士的時候再反水?”

    “是啊。”沙啞聲音的妖獸不屑的說了一句,“幸虧你提醒了我們,和你們這些修士交易簡直就是和陰謀詭計打交道,幸虧我們沒有等到下次元嬰的交易。”

    葉默心凜然,果然是沒有好事情。那‘傲城商會’找了一船的金丹修士,竟然隻是為了將金丹修士送給妖獸,進行一筆交易罷了。可憐那些金丹修士絲毫不知情,還被蒙在鼓。

    雖然在最後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個事情被暴露了出來,造成了金丹修士的反抗,可是葉默心卻在後怕。幸虧他沒有聽那兩個金丹修士的話,如果聽了,現在他是不是逃出來了,還不一定。況且聽那元嬰修士的口氣,似乎下次還有一筆交易,不過交易的都是元嬰修士的元嬰了。

    ‘傲城商會’,果然是好狠毒的一個商會。當初他隻看見一百多金丹,原來去的竟然是三百多金丹修士。這個‘傲城商會’不但狠毒,而且還很有辦法,一下就可以網到這麼多的修士。甚至這些修士還心甘情願的去送金丹。

    “赤紅,我們前後交易也不是第一次了,這次算我們對不起你們。我願意拿出我的儲物戒指,隻希望看在我們多次交易的份上,這次就這樣算了。”那元嬰修士似乎很是忌憚赤紅,被逼到這樣了,還不願意動手。

    “算了?你們殺了我一個六級的兄弟,就這樣算了?別做夢了。姓古的,拿命來還吧。”說完,葉默就聽見了空氣的爆響之聲。

    葉默猜測那妖獸已經發動攻擊了,不過他從這兩人的對話就已經聽出來,那個元嬰修士顯然是真的要和妖獸做生意,最後沒做成可能不是他的問題,應該是泄密了。那妖獸未嚐不知道這點,之所以還要殺那元嬰修士,肯定是因為別的原因。

    ......。。)

    

Snap Time:2018-07-17 19:57:31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