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七十七章虞姐的傷


    那金丹七層修士呆了呆,心說這條也是難以辦妥啊。

    葉默冷笑,“既然你不願意麻煩,那我就自己動手了,去了你的金丹,廢了你的丹田。”

    “不,不,我願意答應第二條路。”這名金丹七層修士立即就連聲說道,第二條路雖然困難,但是還有一線希望,第一條路現在就是死路。況且如果有人可以幫他解了禁製,他就可以遠走高飛了,就算是死他也不再踏進斐海城。

    葉默微微一笑,隨即快速的在這金丹七層修士身上下了一個禁製。然後再若無其事的說道:“我的禁製除了我之外,無人能解,如果強行解除,會向我提出的第一條路靠齊。”

    聽了這話後,那名金丹七層修士心一冷,唯一的一絲希望也消失不見。可這還不是最讓他失望的,最讓他失望的話是葉默隨後又說道:“當然,我不在意時間的多少,但是我的禁製一個月就會複發,你自己看著辦吧,滾。”

    看著這名金丹七層修士跌跌撞撞的滾出丹藥店,外麵看熱鬧的修士心一寒。原本‘寧海丹藥’是最老實的一家藥店了,很多人都打算也來訛詐一下的,可是沒有想到這家丹藥店還有這麼恐怖的一個存在。一些想打主意的修士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幸虧沒有去訛詐。

    葉默看著躺在門口呻吟的那名金丹五層修士,對黎經旻說道:“你將此人送到斐海城管事府衙,並且將我‘寧海丹藥’受到的委屈如實上報。”

    “是。”黎經旻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拎起那死狗一樣的金丹五層修士消失不見。

    周圍的人看著更是心悸,這人不但將別人打成了廢人一個,還要先告狀。簡直麵麵俱到。

    葉默當然不會一來就在斐海城殺人,就算是將這訛詐他們的人打成廢人了。也要知會一下斐海城的管事。畢竟,現在斐海城不是他的,他也是在這生活。他這樣做表明了對斐海城的態度,他相信,斐海城的管事者,不會因為這件事對他怎麼樣。

    況且剛才葉默在廢了那金丹五層修士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隱晦的神識在他身邊掃過。雖然他不知道此人是誰,但是那神識掃過後,也沒有人出來。葉默就猜測應該是斐海城的大人物。

    ……

    “有些意思,這倒是一個人物。”在斐海城的一處豪華住處,一名中年男子收回神識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子魚兄說誰是一個人物?”這中年男子對麵的一名老者笑著開口問道。

    那中年男子一笑說道:“斐海城來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金丹修士,還是金丹初期。不錯。”

    那老者也哈哈一笑。“能讓子魚兄說不錯的顯然是真的不錯了。”

    那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是的,他修為隻有金丹二層。竟然能秒殺金丹五層,而且做事也老道圓滑,有些意思。”

    這一句是他第二次說有些意思了。

    ……

    等店外的人全部走掉後,葉默這才來的及詢問宋映竹河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虞雨芊到底怎麼了,居然沒有見到她的人?

    經過宋映竹和甄小珊的敘說,葉默才知道。這半年多發生了多少的事情。

    當初在河州,‘華夏藥業’被晉級元嬰的魯九城和‘仙寶樓’的另外一名管事聯合攻破。

    虞雨芊一個人不敵兩名元嬰。況且當初來‘華夏藥業’的還不是隻有兩名元嬰,還有許多的金丹修士。

    因為情況緊急,甄小珊吃下了‘嬰暴丹’,要是沒有‘筍益丹’,她當時就差點暴體了。就算是這樣,事後她的修為直接落到了築基四層。現在她的築基八層,還是後來努力修煉,加上有些丹藥才達到的。

    而虞雨芊當場就受了重傷,不過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帶著數人從葉默預留下來的傳送陣逃走了。隻是之後虞雨芊就元嬰萎靡,完全沒有辦法聚結真元。

    “葉菱怎麼樣了?”葉默對葉菱的消息一樣的擔心。

    “葉菱也當時受了傷,隻是她修為低沒有被完全波及到,現在她已經康複了,現在在麵照顧師父。”宋映竹擔心的說道。

    葉默已經明白,難怪一些金丹修士也來訛詐,原來虞雨芊重傷到現在還沒有痊愈。

    想到這,葉默站起來說道:“我去看看虞姐,你們將這整理一下,這個‘寧海丹藥’暫時停業了,我們需要重新開一個大點的丹閣。”

    ……

    虞雨芊的房間外麵有屏蔽神識的陣法,葉默進入房間後,虞雨芊正坐在一個蒲團上麵,似乎在療傷,葉菱正在旁邊小心的整理一些藥材。

    葉默一進來就感受到了一種冰寒,似乎這種冰寒來自虞雨芊的身體。而葉菱修為太低,卻一時感受不到。

    “哥。”葉菱看見葉默進來,立即驚喜的衝了過來,和宋映竹一樣嗚咽不已。隻要是葉默回來了,她就感覺自己的心定了下來,似乎那些事情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葉默,你來了。”虞雨芊也清醒過來,眼似乎也放鬆了一些,不過她隨即就驚訝的問了出來,“你已經是金丹了?”

    宋映竹等人看不出來葉默的修為,但是虞雨芊一入眼就看見葉默已經金丹二層了。

    “啊,哥,你已經結丹了?”葉菱更是興奮的拉著葉默的手,哥哥結丹了,就是說那些訛詐‘寧海丹藥’的人再也不敢來了。因為虞雨芊的房間有隔音和隔絕神識的陣法,所以外麵發生的事情葉菱根本就不知道。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已經是金丹了。”葉默心想,如果他找到了‘水麻海苔’,就算是結成元嬰,也是不遠以後的事情。

    說完他看著葉菱說道:“妹妹,靜雯姐來了,你快去看看她吧。”

    “啊,靜雯姐也來這了。”葉菱驚喜的重複了一句,不過隨即她就白了葉默一眼,“哥,你又要多一個老婆了,對吧。”

    葉默臉一紅,說道:“這是最後一次,肯定是最後一次。”

    “切,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當初映竹嫂子你也說是最後一次,可是呢,聽說還有一個小韻嫂子。”葉菱似乎也感覺自己說的有些多了,連忙換了一個話題說道:“好了,我去看看靜雯姐,你一定要幫師父治療好。”

    看見葉菱出去,葉默才鬆了口氣,他真的不知道怎麼去和洛影還有輕雪說靜雯和小韻的事情,倒是映竹,他反而感覺好說一些。

    “虞姐,你受了什麼傷,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康複?”葉默回過神,這才有些擔心的看著虞雨芊問道。

    虞雨芊笑了一下,然後說道,“隻是傷及了根本,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隻要再修養一兩個月,就會康複了。”

    葉默再次感受了一下,忽然問道:“虞姐,你是不是被一種冰寒凍住了元嬰?”

    虞雨芊驚異的看了葉默一眼,“你竟然能感受到我體內的冰寒?你才金丹二層啊。”

    葉默笑了笑說道:“那是因為我對冰寒或者火焰都有一些特殊的敏感,虞姐要不我幫你看看。”

    虞雨芊有些扭捏,雖然她比葉默大了不少,可畢竟是葉菱的師父,如果葉默要幫她看的話,勢必就要運轉真元查看她的經脈,這讓她一時難以接受。

    葉默猜測到了虞雨芊的猶豫,忽然想到如果用‘無影’去查看,似乎也可以。不過用‘無影’查看,和他自己查看又有什麼區別?

    “好的,你看吧。”虞雨芊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一個修士追求的是天地大道,這種小事情何必放在心上。葉默點了點頭,他也認為這根本不算什麼。

    葉默的真元小心的探入到虞雨芊的丹田之中,果然發現她的元嬰被一層白白的冰霜被禁錮住了。

    好厲害的功法,葉默心暗歎。他的‘冬至’也是冰係攻擊效果,可是和虞雨芊體內裹住元嬰的冰霜比起來,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麵的。

    “虞姐,等會你配合我一下,我要吸收你元嬰上的那層冰霜。”葉默說完不等虞雨芊反對,就已經開始運轉‘冬至’吸收了。

    虞雨芊大驚,這是可以禁錮住元嬰的冰霜,是魯九城的看家本領,就是同為元嬰修士也不敢這麼做。葉默區區一個金丹期修為就敢吸收禁錮她元嬰的冰霜,這簡直和找死沒有區別。

    她待要阻止的時候,葉默已經開始運轉真元吸收了。虞雨芊心一歎,隻能全力幫助葉默。

    但是虞雨芊很快就震驚起來,她發現包圍住她元嬰的那層冰霜,果然被葉默吸收走了,而葉默竟然沒有什麼變化。

    難道他是也是冰係靈根?這不可能啊,冰係靈根從未聽說過煉丹師的。

    葉默確實很爽,他的‘冬至’威力一直沒有‘無影’上升的那麼快,現在又吸收了這多的冰寒之氣,立即就壯大起來,甚至那種徹骨冰寒已經超過了當初他剛得到的時候。

    (未完待續)

    列表

    

Snap Time:2018-04-25 02:12:46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