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七十六章寧海丹藥


    葉默四人一邊在各處丹閣尋找宋映竹等人,一邊尋找‘水麻海苔’。

    讓葉默驚喜的是,‘水麻海苔’很多人都知道,也就是說‘水麻海苔’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但是讓葉默失望的是,‘水麻海苔’卻很少有的賣。不是‘水麻海苔’太珍貴,而是這種藥材太不值錢。不值錢還是小事,采集這種藥材還很危險。

    ‘水麻海苔’一般都生長在遠海的一些小島嶼之上,大多的情況下‘水麻海苔’都有五級甚至六級妖獸護住,很多的海妖都喜歡吃‘水麻海苔’。

    所以要采集‘水麻海苔’就必須要先將守護的妖獸給幹掉,然後才可以采集區區四級靈草‘水麻海苔’。‘水麻海苔’隻是四級靈草也就罷了,關鍵是‘水麻海苔’在修真界隻有一個作用,就是煉製‘水苔丹’。‘水苔丹’的作用是讓水屬性築基修士修煉用的,但是效果遠遠不如‘清元丹’,甚至不如‘益元丹’。

    正因為這樣,冒險去遠海采集‘水麻海苔’是沒有人去幹的。就算有人去遠海,也不是為了采集‘水麻海苔’,而是為了妖獸的妖丹,或者是為了別的靈藥出去的。

    葉默打聽到這些消息後,已經下定決心,先在斐海城找一圈,如果找不到映竹她們,他就先在斐海開一個丹藥店。

    “葉默,寧海丹藥。”蘇靜雯忽然指著不遠處一個偏僻的角落驚喜的叫了一句。

    葉默在蘇靜雯說話的時候,就已經看見了‘寧海丹藥’幾個字。同時看見了宋映竹和甄小珊。幾乎想都沒想,他就拉著蘇靜雯匆匆的趕了過去。同時心一塊石頭落了下來,顯然映竹等人都沒事。

    “退丹藥?你知道這丹藥給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擾嗎?隻是一句退丹藥就完事了?”兩名金丹修士冷眼看著急的臉上通紅的宋映竹和甄小珊,眼盡是戲謔。

    葉默隻要一看宋映竹和甄小珊的表情,就知道她們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了,雖然不知道以前她們怎麼解決的,但是葉默心卻明白了她們在斐海過的並不好。隻是不知道虞雨芊為什麼不出來?要宋映竹和甄小珊來處理這種事情。

    宋映竹已經是築基二層了。而甑小珊顯然境界已經下落到金丹之下,隻有築基八層。

    “映竹,我回來了。是怎麼回事?”葉默跨進有些狹小的丹藥店,開口問道。

    宋映竹呆了一下,立即就看見了葉默。她眼閃過喜悅,帶著哭腔叫了一句老公,就衝進了葉默的懷。似乎這一刻她的委屈有了發泄的地方。

    “嘿嘿,來了正主就好,斐海城可不是你們可以欺行霸市的地方。”兩名金丹修士當中的一人看見宋映竹抱住了葉默,眼角露出一絲不屑,冷冷的說道。

    葉默拍了拍宋映竹的後背,“別擔心,什麼事情我來就好了,靜雯也來了。”

    “靜雯。”宋映竹這才看見蘇靜雯。連忙過來打招呼。蘇靜雯看見宋映竹有些憔悴的麵孔,心竟然感覺自己比她又幸福了不少。

    看見幾人隻是敘舊,那名金丹修士一拍旁邊的櫃台,將一個櫃台拍的粉碎,然後冷冷的說道。“難道不想交代了?想要裝死?”

    黎經旻早就憤怒不已了,隻是葉默沒有發話,他隻能呆在葉默的後麵。

    葉默又拍了拍宋映竹的手這才問道:“映竹,是怎麼回事,你說給我聽聽。”

    宋映竹見到葉默後,心激動加上委屈。竟然無法完整的說出來。甄小珊見狀連忙說道:“這些人在我們店麵購買了丹藥後,然後將那些丹藥換成壞丹過來,說我們店出售的丹藥是有問題的,就要索賠。這已經不是一次了,前麵幾次我們隻好打落牙齒往肚吞,賠錢給他們,可是這些人越來越過分……”

    “小娘皮,你說話小心點,我們什麼時候用假丹騙人了?如果你們店出售的是真丹藥,你們前幾次會賠?”那名金丹修士立即大怒,指著甄小珊破口大罵。

    甄小珊嚇得後退了幾步,葉默站了出來,然後說道:“你將你買的丹藥拿出來我看看。”

    那金丹修士聽見葉默這麼說話,不屑的一笑,區區一個金丹二層修士,除了妥協,還有什麼廢話敢說的。他身後的那名修士雖然是金丹八層,不過這是他們的地盤,自己金丹五層,同伴金丹七層,諒他們也不敢動手。

    那金丹修士拿出一顆‘益元丹’丟到葉默的手,冷聲說道:“這顆‘益元丹’就是了。”

    葉默拿著‘益元丹’立即就知道這丹藥不是他煉製的,而且這根本就是廢丹。宋映竹可以在這出售‘益元丹’,顯然是以前自己煉製後多餘下來的,她自己不可能煉製丹藥。

    葉默將手的‘益元丹’捏成粉碎,丟在地上冷聲說道:“我倒也好奇,你一個金丹修士要買築基修士用的‘益元丹’幹什麼?”

    “就算是你將丹藥捏碎了,一樣要賠償。我買‘益元丹’幹什麼?需要你來管?老子就喜歡吃‘益元丹’不行嗎?”這金丹五層的修士看見葉默捏碎了‘益元丹’,立即是一臉的猙獰。

    葉默點點頭,淡聲說道:“可以。”

    不等那金丹五層的修士反應過來,葉默就突然一拳擊出,那金丹五層的修士瞬間竟然無法掙脫葉默這一拳帶來的真元束縛,被葉默完全禁錮住。

    或者他根本就想不到葉默竟然敢突然動手,不要說他沒有想到,就算是他已經想到了,葉默這一拳他也無法掙脫。

    這一拳脫胎於‘幻雲束元刀’,將對方的真元完全束縛住,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這金丹修士還要掙紮的時候,葉默一腳踹在了他的丹田之上,他吐出一口鮮血,同時金丹竟然被葉默一腳踹碎。

    此時那名金丹七層的修士才反應過來,他愣愣的看著葉默,轉身就要走。

    “既然來了,還想走?”不用葉默吩咐,黎經旻已經拿出烏黑的乾坤尺攔住了門口。

    “你他媽的竟然敢廢我的金丹……”那金丹五層的修士一臉的驚恐,卻依然沒有想到自己的處境,他的驚恐完全是因為自己的金丹被葉默廢了。

    葉默冷笑一聲,走過去又是數個耳光,直到將他的嘴巴完全打爛,然後一揮手,地下剛才被他捏成粉碎的丹藥被葉默再次攝起,這些廢丹的粉末全部落在這名金丹五層修士的嘴。然後葉默這才一腳將他踹到了門口,冷冷的說道:“既然你喜歡吃‘益元丹’,那就不要浪費了。”

    葉默並沒有殺了這名金丹修士。

    那名金丹五層的修士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頓時真正的驚懼交加起來。不要說葉默沒有殺他,就算是現在讓他走,在斐海城,他一個廢了金丹和丹田的廢物,也是死路一條。

    “這位前輩,不關我的事情。”那名原本一臉不屑的金丹七層修士被黎經旻攔住去路,立即回身驚恐的對葉默說道。

    他想不到葉默會如此囂張,在斐海城竟然敢將一名金丹打成如此模樣,而且他也知道葉默能兩招就將一名金丹五層修士的金丹毀去,顯然已經是金丹圓滿修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此人對手。況且他還有一個金丹八層的同伴,想到這,他甚至有些後悔起來。

    他也是聽別人說‘寧海丹藥’好欺負,隻要去訛詐,就肯定可以有好處,沒想到輪到他們卻遇見了麻煩。

    “哦,不關你的事情,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還拿出‘益元丹’來了?”葉默語氣冰冷,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這個家夥。

    “前輩,前……”這金丹七層修士想到同伴的淒慘遭遇,頓時說話無法連貫起來。他修煉到金丹後期吃過多少苦,數次差點死去,現在簡單就要被人完全毀去,他實在是不甘心啊。

    “你是想要我饒你?”葉默冷冷的說道。

    那金丹七層的修士此時哪還顧得上臉麵,急忙點頭說道:“是,是,求前輩饒,饒……”

    葉默淡聲說道:“要饒了你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是有這個例子在前麵的話,我的丹藥閣還怎麼開下去?”

    雖然心鄙視葉默隻有一個小店,還叫丹藥閣,但是這金丹修士卻絲毫不敢這樣說。他隻能哆嗦的求饒,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好多看熱鬧的修士,他甚至期盼著有人出來抱不平,可是顯然他的想法落空了。

    “饒了你也不是不可以……”葉默這句話出來,這名金丹七層修士簡直如聽仙音,他恨不得立即就跪了下來。

    但是葉默的話鋒卻是一轉,“不過有兩條路讓你選擇,第一就是自廢金丹和丹田,然後滾。”

    這金丹修士一呆,讓他自廢金丹和丹田,那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別?他立即連聲求饒並且詢問第二條路。

    葉默早就知道他會選擇第二條路,隨即說道:“這第二條路也很簡單,之前我的丹藥閣也有一些人來訛詐過。你現在讓我在你身體麵下一個禁製,然後你去將那些訛詐過我店閣的人帶來,如果確認沒有漏掉一個人,我倒是可以饒了你。”

    ......。。)

    

Snap Time:2018-01-20 05:44:03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