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七十二章這好大的雪


    正當葉默打算查看一下蘇靜雯,卻發現蘇靜雯已經從沉睡中醒過來,她睜開了眼睛。

    葉默心頓時大喜,卻沒有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需要給她時間。

    蘇靜雯看見葉默,忽然又閉了一下眼睛,但是轉眼她再次睜開,然後忽地爬起來,喃喃說道:“難道這不是幻覺?”

    “靜雯,我沒有想到能在這遇見你,這不是幻覺,這是真的。”葉默看著蘇靜雯的樣子,忽然有些心酸。他不知道蘇靜雯吃過多少苦,但是他可以想象的到。

    當初蘇靜雯在寧海的時候,哪吃過這種苦頭,她一直是被人高高捧在上麵的天之嬌女。葉默心愈發愧疚起來,他不是不知道蘇靜雯為什麼要來到這,隻是他不知道如何麵對而已,因為他根本就不懂的如何去處理男女之間的感情。唯一的辦法,就是裝著不知道。

    “真的不是幻覺?”蘇靜雯再次說了一句,忽然她醒悟過來一般,一下就衝到葉默的懷抱住葉默,放聲大哭。

    葉默安靜的摟著蘇靜雯,沒有說話,或許這個時候需要讓她發泄一下。

    蘇靜雯哭了一會後,忽然抬起頭,有些神經質的問道:“你怎麼會在這,這好大的雪,好冷……”

    葉默擦了擦蘇靜雯臉上還掛著的淚水,柔聲說道:“這沒有雪了,以後你都不會在雪流浪了。這是我飛船上。這個房間不冷。”

    蘇靜雯聽了葉默的話。忽然四周看了看,然後她又仔細驚詫的盯著葉默,又是良久才再次‘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抱住葉默更是不願意鬆手,“葉默,我終於找到你了。”

    葉默舒了口氣,他知道此時蘇靜雯才真正的恢複了過來。看著懷蘇靜雯激動的樣子,還有一絲不敢鬆動的手,他心最柔軟的地方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這個時候。他任由蘇靜雯在他懷發泄,他沒有詢問憶墨的事情。

    良久之後,蘇靜雯才徹底的安靜下來,她有些臉紅的從葉默懷起來。坐在了葉默的身邊。然後小聲的問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雖然她不知道那天葉默在雪地麵為什麼不說話,而且似乎有些神遊外物,可是她現在也知道了,不是她找到葉默的,而是葉默找到她的。”

    “我到了江川城後,無意中發現了這個手鏈,然後才通過手鏈一路尋找來的。”說著葉默拿出了那隻手鏈。

    蘇靜雯立即將手鏈拿過來,摩挲了半天,這才再次戴在了手上。頭卻低了下去。似乎不願意再說話。

    而葉默一時也找不到合適的話來說,剛剛重逢的場麵竟然有些安靜下來。

    蘇靜雯有些傷感,自己和他相遇比宋映竹和寧輕雪都早,可是他為什麼對自己一點都沒有表示?

    忽然蘇靜雯想到自己根本沒有辦法修煉的事實,竟然安靜下來,現在的她已經不是一無所知的那個蘇靜雯。她已經明白有一種人可以修真,隻要他們修煉的進度不會停止,他們的生命幾乎沒有限製。而自己充其量也不過百年而已,現在都已經過了三分之一還多,百年之後呢?

    百年之後葉默還是那個葉默。而自己已經變成了一抔黃土,又談什麼愛戀和在一起?那些失落,傷感瞬間充斥了蘇靜雯的心間。

    似乎感覺到了蘇靜雯的憂鬱,葉默忽然拉起她的手說道:“靜雯,這是我的飛船靈器。我帶你到船頭去看看。”

    蘇靜雯有些恍惚,卻沒有反對。

    看見蘇靜雯和葉默走上了船頭。黎經旻忽然驚喜的說道:“葉兄,你成功了?你真的將‘楫蘭春曉’入丹了?而且還可以治療精神執念?”

    葉默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用‘楫蘭春曉’,讓我去找我,我還真的束手無策了。”

    此時黎經旻這才發現清醒過來的蘇靜雯比起沉睡當中的她更為動人,眼神中帶著一種憂鬱的目光,讓她整個人變得猶如弱柳扶風一般,但又有一種獨特的美感。讓人忍不住在會多看幾眼,心不由的暗自佩服葉默的眼光。

    蘇靜雯不知道葉默說的讓我去找我是什麼意思,但是卻聽出來了,葉默之所以可以救好她,似乎是眼前這個人的幫助,她連忙上前感謝。她知道這的人都是不簡單的,絕對和她來的地方不同。

    黎經旻不敢讓蘇靜雯行禮,連忙擺手讓開。

    ……

    “好美。”蘇靜雯站在飛船的船頭,看著沒有一絲汙染的天空,白雲在腳底下飄搖,心頓時開闊起來。那種憂鬱和彷徨,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她久久都不想說一句話,隻是安靜的站在船頭看著飛船外麵潔淨的天空。

    也許在天空的另外一邊,就是她的故鄉。也許故鄉的那一邊,媽媽也在看著她。

    葉默站在蘇靜雯身邊,沒有打攪蘇靜雯,他隻是靜靜的和蘇靜雯著遠處白雲藍天般的色彩。

    黎經旻拉著餘奇洋離開了船頭,將這個地方留給了葉默和蘇靜雯。

    好久好久,蘇靜雯籲了口氣,心竟然沒有了原先的擔憂,她靜靜的看著葉默忽然說道:“葉默,我想回家了。”

    葉默理解蘇靜雯要回家的意思,她累了,想回去寧海了。如果他能夠做到,他毫不猶豫的帶著蘇靜雯回家,可是他也不能做到。

    他將蘇靜雯拉到了自己的懷,輕聲說道:“對不起,靜雯,我現在沒有辦法帶你回家,可是我保證總有一天,我可以帶你回家。以後你就和洛影、輕雪還有映竹她們在一起吧……”

    還有一個小韻,葉默心呻吟了一下,他忽然感覺自己太離譜了,一定不能有下一次了。小韻現在還沒有半點消息,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蘇靜雯渾身顫抖了一下,她抬起頭,心忽然有了一種酸楚,他這是給我的承諾嗎?

    葉默緩緩的吻了下去,蘇靜雯的嘴唇很柔軟,但是卻很冰冷。但是很快她的嘴唇就變得熱烈起來,漸漸的有了些許的溫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蘇靜雯忽然驚醒過來,她想起來了這船頭還有另外兩個人。可是當她看過去的時候,黎經旻和餘奇洋早已離開多時了。而她卻發現自己已經完全擠進了葉默的懷,似乎不是這樣,她再也找不到安全的感覺。

    “靜雯,從今天開始,你跟隨我修煉。”葉默感受到了蘇靜雯體內沒有一絲真氣,知道她到現在還沒有修煉,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葉默卻不會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啊……”蘇靜雯忽然顫抖了一下,剛才溫度上升柔軟無比的身體一下變得有些僵硬起來,那種溫度甚至很快就下落下去。好像葉默的話,讓她想到了一種可怕的結果。

    “怎麼了?”葉默運了一絲真元給蘇靜雯,讓她安穩了下來。

    蘇靜雯沉默了一會,這才緩緩的籲了口氣說道:“對不起,葉默,我沒有靈根,沒有辦法修煉。”

    說完她抬起頭看著葉默,她想知道葉默到底有多失望。可是她卻失望了,葉默隻是露出恍然的神色,連眼神都沒有變一下。

    蘇靜雯的心有些沉了下去,她緩緩的推開葉默,“我不能修真……”

    語氣愈發失望和低落,這是她沒有辦法跨過去的坎。

    葉默再次將蘇靜雯拉了過來,微微笑道:“我知道你不能修真,當初我妹妹葉菱也不能修真,現在她可能都築基了。所以你不用擔心,有我在,就算是沒有靈根也沒什麼。”

    “你可以讓我修真……”蘇靜雯的語氣徹底的沒有辦法冷靜下來。

    她聽說過,沒有靈根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可是葉默竟然有辦法?這一刻她再也無法壓製住內心的那種激動和欣喜。她激動的不是可以修煉了,而是可以通過修煉依然能和葉默在一起。

    他不知道,他是和自己唯一跳過舞的男人,他還不知道,他是唯一一個上過自己車子的男人。他更不知道,他是自己唯一喜歡的男人。

    當她覺得累了、倦了、彷徨了的時候,上天將他再次送到麵前,上天再次給了她一個機會。人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可是她相信,在華夏那片土地上,沒有一個女人追一個男人有她這麼辛苦的。

    葉默肯定的點了點頭,“是的,我可以煉製一種‘五元丹’,可以讓你產生靈根,而且還是不錯的靈根。所以,你不用擔心。”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蘇靜雯為什麼之前那麼憂鬱,見了自己後隻是片刻欣喜之後,再次顯得落落寡歡起來,原來她不能修煉,沒有靈根。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自己沒有靈根的?”葉默忽然有些奇怪的問道。

    蘇靜雯剛想回答,就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她一把抓住葉默的手說道:“憶墨被人帶走了,你趕緊去帶她回來。”

    “憶墨怎麼了?”葉默再也無法冷靜下來。

    (最強三百萬字了,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可是看看月票又退後兩名,真的高興不起來啊。求一張月票祝賀一下!)

    ......。。)

    

Snap Time:2018-06-24 15:31:45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