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九百六十章遇見你的時候

  
  葉默的神識要查探的範圍越來越小,對他來說卻越來越煎熬,他到現在為止已經查探過了十分之九的地方,查探過上百萬的人,卻沒有發現蘇靜雯的影子。
  一個身上穿著破布棉衣的婦人蹣跚的從葉默所站著的街心走過,她看見葉默一動不動的站在紛揚大雪的街心,心堜艙M有了一種共鳴。
  這個人是不是和她一樣,因為最後心埵釧狺ㄙ晼A這才出來獨自站在雪地媊恁H她知道當大雪出來的時候,真正的嚴寒就要到來了,她流浪在外的日子即將消失。
  那不是她找到了好的去處,那是她已經做好了即將死去的準備。她本想在這大雪的街道轉一轉,回想一下當初寧海的日子,回想一下當初為了他從寧海到洛月城,從洛月城到小世界,又從小世界來到這個陌生的猶如地獄一般的地方。
  當這些都回想完了後,她將會離開江川城,在野外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獨自安靜的離開這個世界。也許來世的時候,她會有一個好的歸屬。也行來世的時候,她會遇見一個她喜歡,也很疼愛她的人。
  她唯一遺憾的是,那串手鏈被人搶走了,如果能在她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那手鏈還在手上戴著就好了。她沒有想過後悔,人這一生有的時候總要追求一些自己想要的,她不是那種可以湊合著過的女人。
  隻是不知道在寧海的媽媽過的好不好,憶墨和婉青還有月華姐她們好不好。隻是不知道他還好不好……
  也許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她最後的歸屬,竟然是這樣一個地方,這樣的一個世界。
  她走過一動不動的葉默身邊,走了數米之後,忽然心有所感,竟然回過頭來看了一看這個站在街心一動不動的男人。
  他手堮陬菄漱熁魽H任憑飛雪飄落。他依然一動不動。
  她忽然呆滯住了,良久後,她這才從手鏈上麵移開自己的眼光。將目光移到葉默的臉上。
  雖然葉默此時閉上眼睛,他的眼眉頭發都已經有了一層雪花,可是她卻渾身顫抖起來。一陣陣的戰栗。讓她內心深處噴薄而出,她有了一種無法言表的莫名。
  我已經死了嗎?還是我產生了幻覺,為什麼我感覺到眼前的這個人是他?為什麼如此真實?
  她不敢用手擦自己的眼睛,她不敢動一下,她怕一動這個人影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然後她就從幻覺當中清醒過來,最後還是自己一個人在這無邊無際一個人也不認識的陌生地方。最後她還要在這大雪紛飛的日子,出城去尋找自己的安息的地方。
  淚水沿著她的眼角流了下來,曾經無數的苦難,無數的煎熬。她都沒有流過一滴淚水,可是此時她卻沒有辦法克製自己的眼淚。
  在她最孤單,最寂寥,最無助,最彷徨的時候。哪怕她即將要麵對一個人死在這孤單無比的世界,沒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她也沒有想過要去哭泣。可是當她看見眼前這個人的時候,她竟然再也無法忍受住內心的那種彷徨,那種孤單和無助,她再也無法忍受住內心的那種渴望。
  她有了哭泣的想法。
  可是她更加不敢動了。她寧可就這樣慢慢的死去,也不願意讓眼前的幻覺消失不見,她更不敢說一個字,她怕這一個字說出來,這寂寥的地方還是隻有她一個人,她很怕……
  當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
  我走在故鄉繁華的大街
  人潮湧湧
  你獨自在街道的一角賣符
  那時
  你不是我的風景
  卻救了我的媽媽
  ……
  當我最後一次遇見你的時候
  我走在異鄉寂寥的大街
  雪花紛紛
  你獨自站在大街的中心等雪
  這時
  你卻是我心堛漱裗
  你讓我走的了無牽掛
  ……
  雪花同樣將她全身裹起來,可是她卻一動也不動,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算是永遠,她也不要眼前的人消失,哪怕是幻覺。為了他,她又何止追了數萬堙H
  葉默的心越來越沉,他的神識全心而為,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人,此時他已經將全部的精力放在了神識查探的範圍之中。就算是有人拿刀砍他一下,他甚至都不會察覺。似乎以前,他還從未如此專心的去做一件事。
  可是他搜到周圍十米的地方,都沒有發現蘇靜雯。葉默失望的歎了口氣,他收回神識,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麵前數米遠的地方,一個人和他一樣的站著,動也不動。
  什麼距離最遠?最遠的就是你四處尋找,卻不知道你要找的就在你眼前。
  “靜雯”葉默頓時就認出來了眼前的人正是蘇靜雯,他正在尋找她,沒想到她竟然先找到自己了。可是她既然找來了為什麼不說話,在這一直站著幹什麼?
  蘇靜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兩行淚水猶如冰淩一般掛在了臉上。她沒有葉默那樣的真元修為,體質本來就差的她,如果不是有那種堅定的信念支撐著讓她不敢動彈,說不定她早就倒下去了。
  她的心堨H為自己看見的是幻覺,所以動也不敢動,她怕一動,那追尋了許多年的夢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默的神識立即就感受到了蘇靜雯竟然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他心堣j駭,急忙衝了上去,抱起蘇靜雯,將她帶到了自己的客棧。
  ……
  葉默卸去了蘇靜雯的易容,露出那張俏麗無雙的熟悉臉龐。
  本來葉默以為他金丹修為,又是丹王,要讓蘇靜雯恢複原來的健康根本就不是問題。可是讓葉默失望的是,無論他用什麼手段,蘇靜雯依然是臉上帶著微笑,睜著眼睛看著他,一旦他從她眼前消失,她立即就會流下淚水。他甚至不敢戴上‘九變’,因為他的麵孔一旦變化,蘇靜雯一樣的會流淚。
  葉默心媗f然,他想不到蘇靜雯對他竟然會這樣,他在內心深處甚至有了一種深深的慚愧。他想起過很多人,但是他著急蘇靜雯竟然有一部分憶墨的原因。
  他想到了第一次蘇靜雯請他吃飯的情景,他甚至想起來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舞就是和蘇靜雯跳的。
  無論靜雯怎麼樣了,我一定要治好她,葉默心媟t自下了決心。他不再顧忌,甚至開始幫她洗澡換衣,照顧她的生活。
  原本葉默隻要在江川城留下一天的,但是因為蘇靜雯,他停留了三天時間。第四天,葉默帶著蘇靜雯去了江川最有名的醫師哪堙C
  他一個修真者,甚至是金丹修真者,卻想不到有一天要找一個凡人的醫師看病,這要是換成以前,葉默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可是哪怕他自己也曾經是一個杏林高手,現在還是丹王,卻也不知道蘇靜雯是什麼病,為什麼會這樣。而且他都已經幫助過蘇靜雯洗髓,甚至連她體內的憂鬱造成的舊疾都去了,可是她依然還是這幅摸樣。
  葉默接連去了數家醫館,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對蘇靜雯的病有了解,甚至連一個原因都說不出來。
  不過他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他得知了蘇靜雯的病可能有一個人能知道,那就是醫王孫厚常。
  孫厚常不但是醫王,聽說還是一個仙師,居住在距離江川數千堨~的岷鶴山。
  葉默從那名說這個消息的郎中口中就知道,那郎中應該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到過這個人,他肯定也從未見過孫厚常。他之所以這樣說,也隻是看在自己出錢多的份上而已。而且從他的眼神當中,葉默就知道,他肯定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孫厚常的。
  葉默是不會和一名普通的醫師去計較的,他當天就前往了岷鶴山。
  讓葉默無奈的是,他隻能抱著蘇靜雯走路,卻不能背著她,因為一旦蘇靜雯看不見他,馬上就會流淚不止。
  葉默到了岷鶴山後,立即就知道孫厚常是一個散修,而且還是一個不怎麼樣的散修。因為這堛瘋F氣一樣的不充足,隻是因為有一個聚靈陣法而已。
  看到這點後,葉默心堣j是失望。或許這個孫厚常連他都不如,隻是因為是修真者,這名聲才會如此之大。
  不過無論怎麼樣,他來了,總要去看看,至少要知道他是真的有本事,還是假的有本事。
  孫厚常有沒有本事葉默不知道,但是卻知道他的架子可是非常大。葉默被擋在了陣法之外,兩名練氣期的女弟子直接說她們的師父孫厚常在外遊曆還沒有回來。
  隻是這兩名女弟子剛剛說完這句話,媊挬N再次出來了兩名男子。其中一人長髯及胸,顯得仙風道骨。另外一人相貌普通,沒有任何獨特的地方會引人注意,葉默卻發現這兩人都是金丹七層修為。
  “孫兄,此事就拜托了……”那名相貌普通的男子抱拳說了一句。
  葉默立即就知道這長髯男子就是孫厚常了,沒想到這家夥竟然有這麼一副好裝扮。
  孫厚常哈哈一笑,說道:“黎道友放心,我孫某必定會盡心盡力,不負所托。一個月後,黎道友就有好消息了。”(未完待續)
  列表
  

Snap Time:2018-10-16 20:55:06  ExecTime:0.047